第724章 梦中问答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酒席开了二十八桌,二十八桌同时开席,陆扬二叔和另一个掌勺的师傅,同时做同样的菜出锅,村里帮忙的小媳妇帮着将一盘盘新鲜出炉的菜肴,穿花蝴蝶一般端到每一桌上。

陆扬带回来的烟酒也不够用,只得紧急打电话,让四叶草公司的员工以最快的速度采购好,然后立刻送过来。

陆扬这边,则端着一只小小的酒杯,护着自己弟弟、弟媳挨桌的敬酒。

一直忙着敬了一个多小时才算完。

一圈酒敬下来,除了张燕,陆飞醉倒了,陆扬也有了**分醉意,被心疼他的童亚倩硬拉着送上了二楼卧室,让他赶紧休息。

婚宴还没结束,陆扬就不见了。

这让一些人有些失望,比如武顺、比如王海洋,他们俩都还有一些事想跟陆扬私下交流的,最后两人只得带着遗憾,随着婚宴结束离开。

……

二楼,陆扬的房间里。

外面,天渐渐黑了,童亚倩还在楼下帮忙收拾婚宴的现场,如此热闹的婚宴结束,剩下怎样一片狼藉,可想而知。

二楼房间里,陆扬沉沉地睡着,平时不打呼的他,因为醉酒,呼吸比平时粗重很多,也发出微微的鼾声。

身上的长裤和衬衫,早就被童亚倩脱下、放在床边的书桌上,陆扬的手机就在裤子口袋里,在陆扬沉睡的时间里,他的手机一会儿响起一阵铃声、一会儿又响起一阵,口袋里的手机屏幕每一次都伴随着铃声响起而亮起,随后又暗下去,前前后后,手机铃声响了十几次,陆扬愣是没有醒来。

是因为他码字的时候,习惯用音乐做背景屏蔽外界的杂音?还是他今天醉得太厉害了?

没人知道。

天黑后,外面的灯光逐渐亮起,夜幕上,繁星点点,四下里,虫鸣鸟叫声隐隐约约,打开的窗户外面吹进来凉凉的夜风,吹走房间里残存的暑气,也带来田野的清新气息。

在不时响起的手机铃声中,陆扬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真实的梦,真实到让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梦中。

梦中,他已经头发胡子尽皆灰白,高大的身形也显得消瘦了,他刚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个人走进母校——h市师范大学的校门。

这里的大门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一道,只是陈旧沧桑了许多许多,校园里,记忆中的那些树,似乎也都老了,树皮开裂得厉害,树叶也泛着黄色,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迎面吹过,吹乱他的发、吹动他的衣,也吹落许多飘零的叶……

记忆中很多建筑物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崭新的高楼。

物是人非……

回来了?

陆扬心中复杂地慢步走在校园里,这里也是傍晚,身边偶尔三三两两的男女学生经过。

陆扬下意识地想去看看芮小秀,但走到记忆中那片荷花池的时候,荷花池还在,但芮小秀家的小卖部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片青草地……

“小秀……”

我的小秀哪儿去了?

陆扬忽然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心里一痛,眼眶当时就酸涩起来,他偏着头努力去想,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的小秀到哪儿去了,这让他进校园时波澜不惊的面容中出现一抹惊慌和无助。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陆扬!”

一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音传进陆扬耳中,陆扬缓缓回首,站在他身后的,竟是冯婷婷。

同样已经上了年纪的冯婷婷。

当年乌黑发亮的长发,也变得花白了,面上倒是没多少皱纹,她保养得还好,看上去比陆扬年轻至少十岁。

陆扬目光一凝。

“你怎么也回来了?”陆扬眼中透着疑色,这个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但怎么想,就是发现不了自己是在梦中。

冯婷婷看着他,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神情怅惘地望向旁边的荷花池,看了好一会,才说:“听说你这次回来,有一个问题,搁在我心里几十年了,想趁这个机会问出来!我怕再不问,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什么问题?”

陆扬暂时不再去想芮小秀去哪儿的问题,站直身子,神情又恢复波澜不惊的样子,梦里的他虽然衰老了,但威势比年轻时候更盛,一双花白的浓眉下,一双眸子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事一切人心。

面容上刀刻一般清晰的表情纹,显出他性情远比常人坚毅。

“我想知道……当年进入这所学校后,你为什么突然不再喜欢我了?为什么?”

问到这里,年过花甲的冯婷婷转过头来,眼神复杂地看着他,继续问:“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你并没有真的喜欢过我?”

“为什么?”

陆扬望着她,波澜不惊的眸中倒映着冯婷婷的复杂的神情,他那苍老的面容也终于微变,嘴角无意识地出现一抹淡淡的嘲讽,似在嘲讽冯婷婷,也似在嘲讽他自己,抑或是嘲讽他们的命运。

他的目光从冯婷婷脸上移开,望向记忆中冯婷婷宿舍所在的方向,恍惚中,依稀还能看见那栋宿舍楼上的编号。

脑海中也浮现她当年的手机号码和她在火车上,对他俏皮地眨动一只眼睛。

往事如烟,尽成过往。

曾经以为很重要的人,时过境迁,终成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陆扬微微仰起脸,淡淡地说:“曾经,你是我的梦想!小说只是我的爱好!可惜,我无法让它圆满!”

说完这句,陆扬平静地望向神情迷惑的冯婷婷,继续道:“既然不能圆满,我情愿它破碎!很多人都以为小说是我的梦想,你离开后,我也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呵呵!其实这个梦想挺好!至少,它不会像你一样离开我!”

“你在说什么?”

冯婷婷一脸迷惑,完全听不懂陆扬说的是什么意思,疑惑间,她在心里自问自己什么时候离开过他?

可惜,陆扬是重生的,她不是,所以,这个疑问她注定是想不明白的。

而陆扬在说完刚才那段话后,也不再回答她最后的问题,转身就走了,留下冯婷婷一个人站在风中。

应景的是,此时校园的广播又开始播放每年7月都要播放很多次的那首歌《七月》。

“那一年的寒风中,我画了很浓的妆,第一次牵你的手啊!我装作老练的模样,我等你说、等你说我很漂亮!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又一次手机铃声中,陆扬终于被惊醒。

惊醒后,陆扬才发觉刚刚都是梦境。

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房间,没有开灯,房间里一片黑暗,但眼睛适应黑暗后,房间里的情形还是能看见。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躺在床上,陆扬怔怔地问自己,心里有点酸楚的感觉。

醒来后,他才意识到梦中自己对冯婷婷说那番话的时候,其实他的心里是难受的。

如同他在梦中所说,她曾经是他的梦想。

他无法让这个梦圆满,因为记忆中她背叛过他,所以,他重生后,选择不再走近她的身边。

既然不能圆满,他情愿它破碎。

此时心里依然酸楚,但陆扬不后悔自己在梦中对冯婷婷说那番话,也不后悔现实中,与她渐行渐远。

是因为今天弟弟结婚,所以我才会梦到她吗?

陆扬想了一会,好像只有这个解释了。

书桌上裤兜里的手机铃声还在响着,陆扬思绪从梦境的影响中抽离出来,目光望向手机所在的地方,淡淡地笑了笑,便起身去掏出手机。

此时他的醉意还没有尽去,脑仁还隐隐发胀,但意识已经清醒很多。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路过的小羊的名字。

“喂?土豪羊!有事起奏吧!”

接通电话,陆扬调侃着跟路过的小羊打招呼。

“靠!文老大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发达了,就不想跟我等小扑街联系了呢!文老大!我们可是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啊!”

路过的小羊语气很夸张。

陆扬脑仁还有些胀,没心情跟他闲聊太久,便再次重复:“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靠!”

路过的小羊再次骂了一声,不过还是立刻进入了正题:“文老大!你今天新书首订怎样了?破几千了?大家都在等着你的24小时首订消息呢!刚在群里问编辑,编辑只说很好很强大!我呸!他怎么不说很`黄很暴力呢?我们当然知道会很好很强大!哎!文老大!你不会也跟我保密吧?”

“新书首订?”

陆扬愕了一下,拍了下胀胀的脑袋,才记起今天确实是《师士时代》上架的日子,今天凌晨开通的上架销售。

凌晨的时候,自己还一口气传了五章上去,首订怎样了?

“这个……今天我弟弟结婚,我还没看呢!要不,你稍等一下,我打开电脑看一下再告诉你?”陆扬道。

“啊?”

路过的小羊很意外,但还是马上说好。

挂了电话,陆扬起身将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启动,然后登陆起点、进入作者后台,再输入密码,进入vip专区,点开《师士时代》的订阅查询……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