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被影响的命运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农村,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很快就能传遍全村。

陆扬家的消息,很快就在陆家村传遍了,上了《新闻联播》的陆扬开着三辆轿车,还带着两个女人回来了,其中一个非常漂亮,应该是陆扬的女朋友……

这样的八卦消息,很能勾起村里人心中的八卦之火,尤其是妇女、老人和小孩。

比如陆扬小学同学陆小薇的妈妈,本来在家里用筛子滚黄豆,坐在大门口一会儿见几个人议论着去村头,一会儿又看见几个议论着过去。

有人看见她在滚黄豆,就顺口喊她一起去看热闹,陆小薇妈妈好奇心本来没那么强,又要做事,一次两次都拒绝了,但眼看着从她家门口过去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她就有点儿坐不住了。

陆扬那小子变化很大?那小子今天带回来的女朋友真有那么漂亮?

两三十人,大人、小孩的,像以前看老电影似的,不由就没了继续做事的心思。

心不在焉,就容易出错,一不留神,筛子里滚着的黄豆就溅飞二三十颗到地上,等她一惊,发现的时候,二三十颗黄豆已经在地上滚得远了。

“他骂了隔壁的!”

农村妇人受男人影响大,一来火就骂粗话。

骂了一句,望着筐子里还有大半框没有滚的黄豆,她心里就更加烦躁。干脆将手里的竹筛子用力扔在筐子里。

用竹筛滚黄豆这种农活,不累人。但很考验人的耐心。要一捧一捧地将夹杂着碎纸碎叶的黄豆,通过在筛子里的滚动。一点一点挑选出来。

半天黄豆滚下来,不说变成斗鸡眼,看人的眼神也会变得模糊。

陆小薇妈妈本来就被外面的热闹勾起了好奇心,这里还滚出去二三十颗,顿时便有了不干了的心思。

把盛黄豆的竹筐拖到墙角,随便把现场收拾了一下,就随手掩上大门,就也往村头那边去了。

经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见村长老婆黑着脸站在厨房门口望着陆扬家方向不说话。陆小薇妈妈随口就喊:“青青她妈!站在这儿像根桩似的干啥呢?那边那么热闹,跟我一起去看看?”

话出了口,陆小薇妈心里马上又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因为她突然想起来,前几年陆青青她妈到处跟人说,要把她家青青订给陆扬那小子……

而现在几年时间过去了,陆扬那小子越混越厉害,今天还听说带了个漂亮女朋友回家。这种情况下,喊陆青青她妈去看热闹,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好在陆青青她妈虽然有点大嘴巴,但到底还自矜自己村长夫人的身份。没有张口骂人,还对陆小薇她妈挤了个笑容,勉强说:“不了!我家里还有事。你去看吧!”

陆小薇妈妈既然已经想起几年前的往事,自然不会再触陆青青她妈的霉头。毕竟,两人一没仇怨。二,住在这陆家村里,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事求到村长,得罪了村长老婆,对她一点好处没有。

陆小薇妈妈讪讪地笑笑,加快脚步走了。

陆青青老妈站在厨房门口,已经不是黑脸那么简单了,牙齿都咬在了一起。

女人的气量,很多到了四五十岁,都还是那么小。

……

w市第二医院。

住院部4号房,陆青青正在拿着小册子,一边询问刚刚送来的急症病人病情,一边用笔快速在小册子上写着关键信息。

几年的时间,陆青青变化也很大。

如今她一身白大褂,满头乌黑发亮的青丝编了个一尺来长的麻花辫,随意搭在胸`前,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银边眼镜,清秀的瓜子脸,用肤白貌美来形容,用来形容现在的她是显得很苍白的。

最让人欣赏的是她那双眸子显得很文静,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如今,她五年医学本科已经读完,正在这家医院一边实习,一边跟一位主任医师后面读研究生,难以理解?

因为那位主任医师,就是她在学校的研究生导师。

从人生的轨迹上看,这一世的她,比原时空更加优秀。

是因为陆扬重生的影响?

也许吧!

在原时空中,她五年医学本科读完后,就没有再读研究生,但这一世她还在学习。

人的命运,是很难说的清的。

简单举两个例子吧!

历史上,吕雉,因为嫁给了刘邦那个流氓,所以她后面才有机会成为一代权后;叶赫那拉氏因为嫁给了咸丰皇帝,最后她才有机会成为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慈禧太后。

试想,如果以上两位女人嫁的不是那两个人,她们后面的命运还会那样吗?还能掌控朝野?

当然,用吕雉和慈禧的例子来比喻陆青青命运的改变,不很恰当。

但意思差不多,女人的命运,或者说每个人的命运,都会受身边其他人的影响,这一世,陆扬和陆青青的交集虽然不多,两人之间几乎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但这一世陆扬和陆青青短暂的交集,到底还是改变了陆青青的命运。

让她变得更加优秀。

今天,她是这边五个病房的值班医师,按惯例,刚送来的病人,只要是进她管辖的五间病房之一,询问病人病情,以及进行初步治疗的任务,就在她身上。

只有遇到她束手无策的病症,才需要立即上报上面的主任医师。

陆青青这里正不疾不徐地问着病人的病情,她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抱歉!稍等一下!”

陆青青神情平静地跟客人道了声歉,拿出手机。见是妈妈的号码,清秀的眉头就微微皱了一下。随手掐断电话,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刚才的问题问病人:“大叔!我们继续!请问您最近的睡眠质量怎么样?一夜要醒来几次?大小便正不正常?”

“大小便?大小便正常正常!一夜醒来几次?一夜……”

被询问的病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此时皮肤蜡黄,整个人显得很虚弱,看穿着应该是乡下人,文化程度应该不高,回答陆青青的问题,也是不按照顺序来,他这里正一边想着一边回答,陆青青刚刚挂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连续两次。病房里几乎所有病人和家属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好在,陆青青值班期间的工作早已得到这些病人和家属的认可,目光虽然都看了过来,但并没有人指责她。

毕竟,这是别人打电话给她,不是她在工作期间总是打电话出去。

“抱歉!不好意思!”

陆青青这次道歉两声,眉头皱着再拿出手机,见还是老妈的号码,眉头不由皱得更紧。在这里上班,她早就跟家里打过招呼,如果她没有立即接电话,就是手边正有事在忙。稍后回打回去,让家人不要在她挂了电话之后,再次打过来。

而今天。她妈妈明知道这一点,却还连续打过来两次。不由让陆青青怀疑是不是家人出了什么急事。

心里有了这方面的怀疑,她就抬起头歉意地对床上的病人说:“不好意思大叔!稍等一下!我接一下电话。没有急事的话,马上就继续给您看!”

“行行!”

病床上的中年男人虚弱地笑了笑,他身边的妻子神情焦虑,张了张嘴,见陆青青神情平静,不像不负责任的医生,才忍住没有骂人。

陆青青歉意地对病人和家属点了点头,按了接听键,轻移两步走到病房门口,将手机靠近耳边,轻声说:“我正在工作!妈!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急事?”

电话里,陆青青妈妈愤怒的声音很大,宛如扑面而来:“工作工作!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你个傻丫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再努力工作又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陆扬那个小子昨天晚上上《新闻联播》了?知不知道他现在一年能挣1700万?知不知道他刚才开了三辆轿车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小狐狸精回来?我早就让你跟他定亲!结果你个没脑子的,几年时间除了念书就知道工作!学费给你花了一万又一万,你现在呢?你工作一辈子能有人家一个月挣得多吗?你……”

陆青青一听到妈妈气急败坏的声音,就有些头疼的感觉,无奈地吁了口气,低头无奈地望着脚下,耐着性子听了好一会儿,见老妈还没有打住的意思,病房里还有病人等着她,她这才轻声打断妈妈的话:“妈!你打给我,就是这事吗?”。

“怎么?就这事怎么啦?你知不知道你妈我现在有多来火?你知不知道……”

妈妈的怒气未消,陆青青却不想再听下去了,淡淡地说:“妈!我下班后再打给你,我正在忙!”

说完,她就神情平淡地挂断电话,想了想,又将手机静了音、放回口袋,刚才妈妈在电话里跟她说的事,好似对她一点没有影响,转身就回病房继续询问病人的病情。

但,一个女孩子突然听了这些消息,真的对心境一点影响都没有吗?

也许,她只是善于调节心情而已。(未完待续……)

ps:感谢meim打赏100点币,感谢好俊的文昊再次打赏300点币,感谢顶风而行再次打赏588点币,感谢书友150101113312091打赏10000点币,成为本书舵主!感谢诸位月票!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