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回家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次日上午,陆扬便独自驾车回老家那边,出门之前,何白铭开口问她要不要随行,陆扬考虑一下,便说不必。¥℉頂點小說,

乡下风气不同于大上海,他老家那边十里八乡也没听说谁家有保镖,他要是把何白铭带回去,一旦被人知道何白铭是他私人保镖,肯定传得沸沸扬扬,难免被人非议,如果不解释,就有可能被人误以为是他新女朋友,一样不好。

何白铭没有坚持,陆扬说不必,她便不再开口。

……

陆扬独自驾车疾驰在路上,午后一点左右,便已进入家乡所在市范围,两点左右便到了家门口。

车子停在院外,家里养的大黑狗小黑又是第一个跑到院门口,本是汪汪地吠着,看见陆扬才夹着尾巴,耷拉下耳朵跑过来,围着陆扬脚边打转。

7月的m县乡下田野显得空旷了许多,放眼望去,地里的油菜早就收割了,大部分地方都已经插上秧苗,轻轻的一片,看着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钱钟书先生曾经写过一本书,名叫《围城》,大意是城里的人,渴望到城外去,而城外的人,却渴望进城。

如今这个时代也是如此,生活在乡下的人,多数渴望能去城里生活,而生活在城里的人,却有很多渴望自由的田园生活。

许是陆扬在外面生活久了,每次回到家乡,看见熟悉又略带陌生的景物,呼吸着家乡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每次回来。都觉得很亲切。

其实,以他的性子。是很喜欢生活在乡下的,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但容易让人疲惫,有时候会忽然觉得在外面的拼搏很没有意思,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谁都不能例外,辛苦挣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再多的钱,他一个人每天也只睡一张床,一顿吃一两碗饭,一旦这辈子过完了。剩下的钱再多,也不再属于自己。

这样的念头,大约每个在城里生活久了的人,都曾经生出过。

好在他目前的生活越来越清闲,已经不需要太过拼搏,随随便便,一年挣个几千万,不再是难事。

老妈很快便走到院门口,看见陆扬正从车上搬下大包小包的礼物。诧异了下,赶紧回头对屋里喊了一声:“哎!老头子!快出来帮忙!老大回来了!”

喊着,她自己赶紧把手上择了一半的一把韭菜放在门口的水泥地上,一边拍着手上的污渍。一边快步过来准备帮忙。

“妈!”

陆扬露出笑脸喊了一声,跟着问道:“小飞呢?不在家?”

“他呀!小飞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时哪里能在家里待得住?跟小张燕出去玩了!不到晚饭时间不可能回来的!你就别提他了!”

老妈貌似对小儿子有些怨气。陆扬一提到陆飞,她就直摇头。

陆扬笑笑。不觉烦恼,只觉温馨。从小老妈就对弟弟跳突的性子很不满意,不知道骂过弟弟多少次,但陆飞从小就是那个性子,屡教不改,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贪玩了点。

“小英呢?”

陆扬一边继续从车上搬东西下来,一边继续问老妈。

在他想来,现在高考早就结束了,只等最后的高考结果,妹妹应该在家。

结果,老妈却说:“也出去了!你今天回来,昨天晚上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你这个大哥昨天晚上要是来一个电话,那两个小东西今天哪还会出去?”

“哦,小英干嘛去了?”

陆扬这是纯粹跟老妈闲聊了。

在外面的这些年,他平时已经很少跟人聊这些闲话,平时话语越来越少,也就回到老家,在老妈身边,可能才会问这些琐碎的问题了。

“她啊!你二叔家萍萍最近正好回来了,去你二叔家跟萍萍去采菱角了,一会应该就回来了!我马上打个电话给她!只要听说你回来了,肯定马上跟萍萍一起来了!”

陆扬笑笑,这个时候老爸也从院里大步出来,老妈虽然刚才喊老爸老头子,其实现在还不到五十岁的老爸,比他记忆中13年的时候过得还好,除了头上有一些花白头发,脸皮有些褶皱外,精神头还不错。

这也是陆扬欣慰的地方,这几年他努力的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到底还是有效果的。

车上,陆扬带回来的东西,他和老爸老妈一起搬了五六趟才全部搬完。

老爸老妈一边责备他乱花钱,一边却是满脸的笑容。

正好这期间,有两个村民从旁边经过,看见一家三人不停地从车上搬那许多东西进屋,羡慕地说了两句,却是让爸妈的心情更好了。

从老爸老妈回应那两个村民的话语中,陆扬也发现,以前木讷少语的老爸老妈,和村民说话声音也大了许多。

想几年前,那时候一家五口挤在村里那套逼仄的老房子里,兄妹三人都在念书,爸妈也没什么大本事,除了在地里刨食吃,就是养点鱼,每年辛辛苦苦挣点钱,给他们三兄妹交学费都勉强。

那时候,老爸眉头几乎整天都是皱着的,以致早早就在眉间形成一个川字纹。

生活的重担几乎压得老爸老妈喘不过气来。

那时候,爸妈最担心的就是他们自己突然生病,他们俩不管谁生一场病,这个家马上就要垮掉,兄妹三人下个学期的学费跟着就要没有着落。

那真真是朝不保夕的生活,就像一根绷紧到极限的弦,稍稍出一点问题,那根弦就要崩断。

人都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也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家里困顿的时候,村里大人见到陆扬爸妈。一般就算不远远避开,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热情的打招呼、开玩笑。

一来。是知道陆扬爸妈没心情也没时间跟他们闲聊,二来。不过是不远和陆扬家走得太近。

乡下人都是现实的。

一户人家太穷,就没人愿意跟你走近,就怕你日子难过的时候,找他借钱什么的。

这大概也是陆扬重生前,养成冷漠性子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穷的时间太长,他看多了人情冷暖。

当一个人发现,连人际关系,都变得如此势利的时候,他的心不可能再火热。

再说远一点。其实不仅陆扬是这样,所有贫苦出身的人,无非只会产生几种性格。

一种,就是和陆扬一样,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无人援手,以后自己生活不论怎样,他对待别人,也是冷漠的。

另一种。死皮赖脸!偷鸡摸狗,完全抛弃羞耻之心。

第三种,表面上热情待人,其实热情的只是一张嘴巴。一旦涉及到利益,马上翻脸。

这便是古人为什么会说“穷山恶水,出刁民!”的真正原因所在。

因为穷地方。穷人多,而穷人出身的。基本上都是以上三种性格。

而那三种性格,无论是哪一种。都说不上是什么好人。

……

东西全部搬进家里,陆扬自己去厨房冰箱找了一瓶矿泉水,老妈那边却是已经在给陆英和陆飞打电话。

不用说太多,只说他们大哥回来了,无论是陆英还是陆飞,都马上在电话里惊喜地说马上回来。

被人需要,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陆扬笑吟吟地喝着冰镇矿泉水,听着老妈微笑着说:“小飞、小英马上就回来!”,心情很好。

小黑年岁渐长,越来越会讨好人了。

从陆扬回来到现在,一直摇头摆尾地围着陆扬脚打转。

看着这家伙一米多长、狼一样的体型,陆扬心里也是愉快,就坐在大门前的矮凳上,一只手喝水,一只手摸着小黑的脑袋。

小黑呜呜地欢叫着,两只眼睛像笑一样弯着,咧开着大嘴,吐着舌头,亲昵在用脑袋拱着陆扬的大手。

“小黑现在会抓老鼠了!”

看见小黑跟陆扬这么亲近,陆扬也跟小黑玩的高兴,老妈就在旁边笑着说。

“哦?狗拿耗子?这不是多管闲事吗?”

陆扬有些惊讶。

提到这个话题,老爸一边抽着香烟,一边笑着说:“呵呵!这东西现在可精了!今年已经逮了七八只老鼠,每次逮到老鼠,它都把咬死了,放在厨房门口给我们看!前两天还咬死了一只黄鼠狼!”

“过年没多久,它还咬死一只野猫呢!”

老妈笑着在旁边加了一句。

这让陆扬更想笑,看来小黑是连猫和老鼠一起通杀啊!

没多多久,陆英最先回来,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陆扬二叔家的陆萍。

两人骑着二叔家的电动车,还没进门,还在院子外面,陆英就喊了一声大哥。

车子刚停稳,两人就先后小跑着进来。

半年没见,陆英又长高了一些,陆萍打扮上也多了几分时尚气息,两人进门时都时满脸的笑容。

“大哥!”

“大哥回来了?”

陆英的欣喜毫无掩饰,陆萍也许是大了,虽也是欢喜的笑容,但多少有些大姑娘的矜持了。

两人刚进院门,陆扬就注意到陆英手里提着一只小篮子,里面是紫红色的菱角,一个个都很大,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

刚跑到陆扬面前,陆英就把小篮子递到陆扬面前,讨好似的说:“大哥!刚摘的!尝尝!”(未完待续。。)

ps:感谢影幽梦月、王上加一点、骑着乌龟上北京打赏100点币,感谢闻道亦香打赏688点币,感谢练哥哥再次打赏1888点币,感谢诸位月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