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落井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电影只看到一半,白衣女子就突然起身匆匆离去。

邵大海一愣,还以为自己手刚刚悄悄摸她肩头让她生气了呢!仔细一看那女子头也不回的身影,他又觉得不像。应该是刚刚失恋,她心里本来就难过,看这样的爱情电影,心里更加难受,所以才中途离场。

这样一想,邵大海眼睛一亮,赶紧放下手里的爆米花,起身就要追出去,追出去两步,好似有点舍不得还剩下大半的爆米花,又匆忙回身抓了一把边往嘴里塞,边继续加快脚步往外追去。

匆匆追出影厅,邵大海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这么着急,因为他刚追出影厅,就看见那白衣女子的身影,此时她就靠在影厅门口的墙壁上,低着头怔怔地在那里发呆。

没跑远?

邵大海心里一喜,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有点没经验,踌躇了下,咽下嘴里的爆米花,小心地注意着白衣女子的神情,尝试轻轻走到她身旁,轻声说:“喂!你没事吧?电影看的不开心?要不我请你去唱歌吧?”

邵大海本是打算看完电影之后,请白衣女子去喝酒的,不过此情此景,说请她吃饭好似有些突兀,脑中灵光一闪,让他想到一个好提议——去唱歌!

唱歌也可以点几瓶酒喝啊!

白衣女子清冷的目光终于落在他脸上,莫名的眼神看了他好一会儿,看得心里本就有鬼得邵大海有点不自在,有种小妖被照妖镜照出原形的窘迫感。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嘿嘿傻笑一声。

“我想静静!”

白衣女子冷淡地说。

邵大海脱口而出:“静静是谁?”

这话出口。邵大海脸皮就有些发热,因为这句话是大学时候。他跟陆扬那里学来的,那家伙可能写小说写多了,经常冒出一些让人发笑的话来,不管邵大海当初对陆扬的观感如何,毕竟在同一间宿舍里住了几年,多少受了些陆扬的影响,刚才他明明知道白衣女子的意思,但还是像以前在学校一样,一听到“我想静静”这句话。就脱口问静静是谁?

白衣女子嘴角淡淡地翘了下,似乎想笑,但因为心情不好,笑得非常勉强。

“我想去公园坐坐,你想陪我的话,一起来吧!”

白衣女子丢下这句话,已经往电影院外走,“公园”二字,让邵大海心头一跳。下意识地想到前段时间的糟心事,不过,那件事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邵大海知道那是自己的心理阴影。其实没有什么,自嘲地笑笑,便加快脚步跟上前面的白衣女子。

有电影院的地方。一般附近都会有一座公园。

这不是定律,但很多地方都是如此。正好邵大海今天来的这家电影院附近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座挺大的公园。

公园中心是一面上百亩水域的城中湖。整座公园将这面湖囊括在其中,邵大海跟在白衣女子身旁,只走了百来米远,就到了那里。

任何一座公园,无论什么时间,都不可能每一个角落都有很多人,心情不好的白衣女子寻了个灯光昏暗的地段进入,脚步不疾不徐,走着走着,偶尔还停下脚步在湖边围栏前驻足片刻,怔怔地望着夜晚黑黝黝的湖面。

邵大海胆子不大,如果是以往,他不可能晚上一个人来这种冷清的地段,不过今天他打着龌蹉的心思,白衣女子主动往这边走,他心里反而暗喜,一路上表现得很温柔很有风度,不时提醒白衣女子一句小心脚下台阶、不要走到离湖边太近之类。

不多时,两人面前出现一座凉亭,凉亭内没有装灯,只在凉亭四周的草丛里装了几只高压钠灯,灯光惨白,贴着地面,并不能照亮凉亭内情形,白衣女子却拾阶而上,走进亭内,邵大海亦步亦趋也跟了进去。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打野`战?”

触不及防,邵大海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背对着他站在凉亭里的白衣女子面朝着外面的草地,忽然出声清冷地问邵大海这个问题。

“啊?”

邵大海一时怔忡在那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这个问题一下命中他的死穴。

白衣女子没有听到他回答,缓缓转过身来,面色清冷地在亭内石栏上坐下,清冷的目光目视着邵大海,淡淡地说:“你是五元小姐门的邵大海!不用否认,在电影院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你知道今晚我为什么主动让你请我看电影,还带你来公园吗?”

邵大海有点想逃离的感觉,不过这女子神情、语气和之前没有丝毫不同,一点鄙视他的意思都没有,倒是让他还能在这里站得住。

听了白衣女子德问题,邵大海犹豫一下,在白衣女子对面的石栏上坐下,问:“为什么?”

淡淡的月光下,白衣女子淡淡一笑,目光又从邵大海脸上离开,望向亭外,淡漠地说:“我男朋友和我在一起三年了,今天才知道他经常跟我一个同事在这座公园里打野`战,因为这件事,我跟他分手了,就在这里!你连五块钱一次的小姐都找,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在这里跟我做一次!有这个胆子你就过来!没有的话,现在就走吧!”

随着白衣女子的话,邵大海的嘴巴渐渐张开,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这种事,这女的男朋友在这里跟她同事经常打野`战,她今天跟他分手了,还要在这里找别的男人报复她男友……

这个逻辑邵大海听明白了,类似的事以前也曾听说过,但从来不曾想过这样的事有朝一日,能落在他邵大海身上。

下意识地,邵大海咽了一口口水,紧张地往四下望了了几眼。

“放心吧!这里晚上一般不会有人来,就算来了人,我们往后面的竹林一藏就行了!要不然他也不敢在这里跟我同事做……”

白衣女子似看出邵大海心里的想法,淡淡地解释一句。

这话邵大海信,因为刚才他跟在白衣女子身旁来这里的一路上,鬼毛都没看见一根,而这里距离最近的公园入口已经有很长一段距离。

上?还是不上?

邵大海眼神变幻不定,脸色也变幻不定。

如果这个女子今晚跟他说,让他甩了现在的女友,跟她在一起,邵大海肯定不同意,这样刚刚被人甩了的女人,就算再漂亮,他也不会选择跟她在一起,因为她近段时间肯定心无所恋,即便跟他在一起,也绝对不是出自真心,早晚会离他而去。

但这样的美女,能打80分以上的美女,在这样的夜晚,跟他说只要他敢,就可以和她做一次……

虽然她神情清冷,有点让人不敢亲近,但邵大海还是怦然心动了。

实在是机会难得,错了这个村,以后就未必还有这个店了。

也许这辈子这样的机会只有今天这么一次。

邵大海没有考虑多久,就松了松领口的领带,试探着缓步往白衣女子面前走去。

白衣女子仍然目光悠远地望着亭外的夜色,似没有察觉到邵大海走近。

这让邵大海心里很紧张,心跳加速,嘴唇发干,不自觉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还是咬着牙坚持走到白衣女子身边,深吸一口气在她身边坐下。

但紧张之中,邵大海又觉得非常刺激,这种事,比跟他女友在一起做的感觉刺激多了。

白衣女子依然望着亭外,似乎依然没有察觉到他已经坐在她身边,邵大海几次鼓起勇气,目光几次在身边白衣女子身上巡视,寻找下手的地方,但胖乎乎的右手伸了几次,眼看就要碰到白衣女子的时候,又几次缩了回去。

实在白衣女子这种无视他的感觉,让他有点忐忑不安,深怕这女子刚才只是说着玩的。

又一次深呼吸,邵大海心一横,终于下定决心,颤抖的右手颤巍巍地落在白衣女子的大`腿上。

白衣女子依然没有反应,目光依然望着亭外,只是大`腿微微颤抖一下,这给了邵大海莫大的勇气,悄悄试探着在白衣女子的大`腿上摸了两下,见白衣女子依然望着亭外,没有其它的表示,邵大海激动得心都快要跳出胸膛,兴奋的几欲大呼出声。

他终于明白了,其实这白衣女子第一次做这种事,也紧张,她只是用不在意的态度掩饰内心里的紧张而已。

邵大海嘴角一咧,掩饰不住笑容,此时他胆气大壮,再也不小心翼翼,反而因为担心这白衣女子随时变卦,而让煮熟的鸭子飞了,邵大海当即一把将白衣女子搂在怀里,还带着爆米花味的大嘴直往白衣女子白皙的面上亲去。

犹如一颗水灵灵大白菜被猪拱了。

……

时间一点点过去,白衣女子虽然清冷淡漠,但始终不曾抗拒邵大海的动作,犹如一具尸体任由邵大海急切地乱拱。

也许是太激动了,天上的月色几乎一点都没有偏移,邵大海刚刚猛烈起来的动作突然一僵,白衣女子清冷的目光看着他,邵大海窘迫得一张胖脸通红,几乎无地自容。

从始至终,他完全没有发现在身后的竹林里有一个人影,有一只镜头。(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会飞猪猪爱上书、秦始皇五世打赏100点币,感谢葬曰打赏200点币,感谢赏花品玉打赏588点币,感谢诸位的月票!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