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皇帝下午时过来,进了公主的房,紧闭了房门。

一直到天黑了许久,守在门口的良辰和谢玉璋的贴身侍女才听到皇帝隔着门让他们准备些“容易的吃食”。

谢玉璋的侍女何其周到,早料到公主东窗事发怕是要遭一番苦刑,早早就令厨房熬好了肉羹准备着。皇帝一唤,即刻便端了上来。

皇帝却并不让他们进去。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皇帝披着衣衫,精赤着胸膛,单手将托盘接了过去,又“咣当”一声紧紧关上了门。

侍女和良辰对视了一眼,各自叹了一口气。

侍女压低声音道:“我守着,哥哥先去吃饭吧。”

良辰摆手道:“妹妹先去,多吃点,这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侍女掩袖而笑,忙去先吃饭。

李固端着托盘看了一眼,香炉倒在地上,重锦桌布也掉落,盖住了地上谢玉璋凌乱的衣裙。那裹胸的小衣被他拿来擦拭,皱成了一团。

桌面上还有斑斑点点,淋淋漓漓的痕迹。

李固便把餐盘放到了坐榻的几案上。走到床边撩起帐幔:“吃些东西。”

谢玉璋雪背横陈,遍布咬痕,有气无力地哼唧几声,却不动。

李固眼中现出笑意,用被衾裹了她抱起来,一路抱到坐榻上,让她坐在自己怀里,端了肉羹送到她嘴边。

谢玉璋就着他的手喝了半碗,又就着他的手用了漱口茶,才回复点活气儿。裹着被子靠在他胸膛上看他把一罐肉羹都喝完。

全喝完了那小腹依然平平,丝毫不见鼓凸,不知道那许多食物都到哪里去了。

谢玉璋摸了又摸。腰腹紧致,肌肉富有弹性,才能有那样的腰力。那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李固也漱了口,道:“别着急,消消食。”

谢玉璋啐他,问:“今日经筵如何?”

李固道:“顺利。”

谢玉璋把手缩回来,把被子裹好,道:“只是这第一次的试举,你莫要抱太大期望,最后取中的人中,世家必然是压倒性的胜利。”

“我知。”李固搂着她道,“我不急,老师也不急。他早说过,这个事不是一代人能功毕的。”

“是呢。前朝最盛是文帝之治,可那也是武帝荡平敌寇在先,康帝安乐抚民无为之治在后,然后才有文帝的太平盛世。”谢玉璋道,“我发现你这人,不急不躁,耐心其实是极好的。”

李固道:“是,我耐心极好。”

说完,便低头咬住了谢玉璋的唇。

这红润润的唇,他付出了多少日夜的等待,才能恣意地品尝。

待放开,那红唇已经微肿,还泛着光泽。李固又啄了几下,问:“过六礼的话,你家这边让你二叔应答?”

谢玉璋:“……”

这思维跳跃度真大。

谢玉璋道:“这是我亲叔叔,且我姓谢这件事,绕不过去。”

李固道:“我娶了赵朝的嫡公主,她出身高贵,不必绕。”

谢玉璋道:“我二嫁的事,必将被人提起。”

李固道:“他们可以试试。”

“玉璋,这些事你不必担心。都有我。”李固轻轻摸着她的脸,“你好好地待嫁,等我娶你便是。”

谢玉璋抚摸着他好看的下颌,轻吻他的喉结,道:“好。”

那喉结微微滑动。

李固一言不发,将榻几推到了一边去……

侍女匆匆用完饭,从窗下经过,听到了自家公主的呜咽之声。

“陛下饶了臣妾吧。”公主服软求饶。

“不饶。”皇帝却冷酷无情,“你罪不可恕。”

公主的呜咽又响起,时断时续,极有韵律。忽又变了音,像被堵住。

看吧,玩火者终烧身。

活该。

侍女捂着嘴偷笑,一路跑回去:“良辰哥哥,你快去用饭。”

谢玉璋没有去旁听经筵,谢宝珠却去了。她换了男装,由李卫风带进去。

纵穿着男装,谢宝珠那容貌,也一看即知是美貌女郎。只她由显赫贵人带着护着,也没人敢说什么。

李卫风昏昏欲睡,强撑着陪谢宝珠听完了整场。

待皇帝退席,经筵散了,李卫风还觉得头昏。

抬眼却看见谢宝珠漆亮瞳眸生光,竟是意犹未尽的模样。无语半晌,道:“这么喜欢?”

“当然了。”谢宝珠道,“言辞为锋,思想碰撞,何其精彩。”

这一群人一整天就不说人话,个个之乎者也,李卫风头都昏了。此刻听她盛赞,李卫风也只能腹诽,自己也知道不能真说出来露怯,只道:“以后再有,还带你来。”

谢宝珠叹道:“这样的盛事,哪是寻常便常有的。若真能常有,说明大穆已经大治。我倒愿有这一天,如此,我们村子也能解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