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年初五,嘉佑坐在谢玉璋的次间里等她。她们两姐妹,常在一起吃午饭。

嘉佑本是沉默地拆着一个九连环——这种简单且重复地动作,是她最喜欢做的事。

此时谢玉璋在前院,屋里的大侍女都跟去了。次间外面打帘侍女和茶水侍女在窃窃私语。

她们的声音其实很低,但嘉佑这些年不怎么说话,听力变得极为敏感。

“陛下今天会来吗?”

“前晚来了,昨晚没来,今晚或许会来。”

听到“陛下”这个字眼的时候,她的手停住了,沉默地抬起头。

侍女听到九连环的声音停下,打帘进来,问:“十九娘是不是口渴了?”

嘉佑点点头,侍女便去端了饮子来。

陛下—— 嘉佑喝着温热的饮子,安静沉默,可是脑子里全是这个称呼。

又有侍女从前院回来传话:“殿下让十九娘别等她了,今天田庄的管事们都过来给殿下拜年,一时半会怕是忙不完。十九娘自己先用饭吧。”

嘉佑点点头,收起九连环,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这日到了天黑吃完晚饭,洗漱过,拆了头发,侍女给嘉佑梳着头。

嘉佑却打开了妆台的抽屉,取出一只扁扁的匣子,递给侍女。

侍女“咦”了一声接过来,打开。里面全是小巧可爱的金锞子,梅花纹、海棠纹、如意纹,各种花式都有。侍女道:“这不是殿下给十九娘的吗?”

嘉佑点点头,又用下巴点点外间的侍女,道:“赏。”

嘉佑竟然肯说话,侍女又惊又喜,心道明天一定得禀告给公主殿下。她又欢喜地笑问:“是要赏给大家吗?”

嘉佑又点头。

“初一都赏过一回了,又赏。”侍女开心地说,“十九娘对大家真好。我这就去分给大家。”

她说着,捧着匣子出去了。

外间的侍女们也轻声欢呼,大家一起去外面喊人,聚在耳房分赏。此时,嘉佑的正房里便没了人——晚秀姑姑随丈夫回老家过年去了,又是喜庆节日,年轻女郎们不免便松懈了些。

等侍女再回到寝室,看到床帐已经放下来了,还轻声咦了一句说:“已经睡了?”

嘉佑虽然不说话,但也从不生事,其实非常好照顾。

她便熄了灯,退到次间去了。

这天晚上李固果然来了。

他昨晚没来,因他自己知道,他不可能天天到宫外去睡觉,是以他在谢玉璋这里休息过一晚,第二日便留在宫里,试着自己入睡。

只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紫宸殿里明明烧着地龙,始终让他觉得冷。儿臂粗的牛油烛,抵不住墨一样漆黑的夜色入侵。

每失败一次,他便得到谢玉璋这里来补一觉。今天,他便又来了。

谢玉璋见他来,便知道他的尝试又失败了。

“要吃些东西吗?”她问。

他说:“不用,来之前吃过了。”

谢玉璋便说:“那早点睡吧。”

他若昨晚没睡着,就又是两天没睡了。

谢玉璋唤了侍女进来伺候他洗漱。

侍女都退下了,李固却还不想睡:“说说话。”

谢玉璋诧异:“还不困吗?”

李固道:“困,但还想和你说说话。”

谢玉璋无奈,只得和他在榻上坐了。

“崔氏、邓氏的父亲这几天一直请罪,我今日见了他们。”他说,“我告诉了他们这个事到此为止了。只是我不想再看到他们,叫他们从云京滚回河西去。”

谢玉璋点点头,问:“宫里现在三位公主、三位皇子,但他们的母亲都降为才人了,已经没有资格再亲自抚养孩子了。你打算怎么办?”

李固顿了顿,道:“我还没想过。”

谢玉璋“唔”了一声。

李固问:“应该怎么办?”

谢玉璋道:“陛下看着办就行。”

李固道:“玉璋。”

谢玉璋只得道:“西边的延福宫、延寿宫,前后是挨着的,不知道陛下以前去看过没有。那两宫的格局与别处不同。延福宫以前是给小皇子们住的,延寿宫是给小公主们。嫔以上才有资格亲自抚养孩子,位份低的人,孩子都被放在那里一起养。各有乳娘和专门的教养尚宫。”

她顿了顿,又道:“只三公主和三位皇子都还小,若在平常人家,还是离不开母亲的时候。你若不愿这样,便罢。你若照做了,莫让人知道是我告诉你的,平白让我招人恨。”

李固本正在考虑她适才的话,不料听她这样说,微诧,道:“你在乎她们?”

“怎能不在乎。”谢玉璋道,“都是你的枕边人呢,都是你孩子的母亲。现在虽一时不如意,或许将来哪一日重新得了宠,或者母凭子贵了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