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谢玉璋的心脏揪了起来

“听什么话?”她问。

杨怀深却只说:“你去。”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谢玉璋站在院子里,望着那一道房门,许久,才迈出步子走过去。

林斐便坐在坐榻边沿上,大约是长途赶路的缘故,她的脸比从前瘦了一些,下巴尖尖,让人心疼。

听到声音,她抬起眼,看到谢玉璋,露出微笑。

“珠珠,我回来了。”她说。

谢玉璋站在原地呆呆看了她半晌,慢慢走过去,缓缓抬起手,那手悬在了半空。

林斐微笑,捉住了她的手,轻轻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别怕,没什么可怕的。”

谢玉璋一直都惧怕孕妇的肚子,林斐很早就知道了。

林斐的腹部隆起,正是有了身孕的模样。

这大小得有四五个月,算起月份,不可能是杨怀深的。

谢玉璋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打掉!”她落泪说,“把这孩子打掉,就当没有过!阿斐,不怕!有我和二哥呢,不怕!”

“珠珠,我没有怕的。”林斐按住她的手,缓缓道,“我只不想打掉孩子,我想生下他。”

谢玉璋滞住,许久,才问:“……为什么?”

林斐扶着腰慢慢坐下,一只手轻轻地抚着腹部,道:“自然是因为我是他的母亲。珠珠,这是我的孩子,我爱他。”

林斐的脸上有光辉,这种光辉谢玉璋在邓婉的脸上见过。

那时候邓婉拥有二皇子。她爱着李固,为心爱的男人生下了儿子,面庞上全是幸福的光辉。

这种光辉,谢玉璋活了两辈子,都想不到会从林斐的脸上看到。

她呆了许久,问:“孩子的父亲是……?”

林斐承认:“是高大郎,我曾经订过亲的那个,就是他掳走了我。”

谢玉璋又流下眼泪:“他强迫了你是吗?”

“没有。”林斐道,“珠珠,我和他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谢玉璋问:“你爱他是吗?”

林斐沉默了许久,没有回答。

谢玉璋流下了欢喜的眼泪,说:“他一定是个优秀至极的人是不是?”

所以林斐才会爱上那个人。因为林斐骨子里骄傲极了,她那么聪明,那么优秀,以至于眼中从来看不上任何一个郎君,从来没有爱过任何男人。

她嫁给了杨怀深,谢玉璋从来不敢问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杨怀深。

不管怎么说,杨怀深都是林斐可以作出的最优选择。他出身名门,年轻英俊,知情识趣,还功成名就。他在娶林斐之前,虽还没有爵位,已经被公认为是云京城最有价值的单身汉。

林斐却哂然一笑,道:“并不是,他不及你二哥多矣。他……就是个傻子。”

谢玉璋无法理解:“那……为什么?”

林斐会爱腹中的孩子,只能是因为她爱这孩子的父亲。

她不爱乌维,对乌维的孩子便弃之如敝履。

林斐叹息一声。

“珠珠,你知我自视甚高。我也以为,一个男子必得是文武全才,十全十美,我才有可能喜欢上他。”她轻轻地说,“可其实不是那样的,珠珠。喜欢一个人,跟他是不是优秀出色,并不全相关。他哪怕是个傻子,喜欢上便是喜欢上了,没有道理的。”

谢玉璋还想问。

林斐却说:“珠珠,我和他……你别问了。”

那个傻子啊,她对他说“我之所以与你订亲,是因为我的出身、学问、人品都与你匹配。若不是世事无常,我便该是你的正妻。你若侮辱我,便是侮辱你自己。”,那个傻子,便真的不强她。

只歆州高氏偏安一隅,承平太久,傻子的一生太顺遂,没有被世道磋磨过,心性上其实远不如杨怀深成熟沉稳。

但林斐身边都是成熟沉稳的人。她欣赏的全都是这样的人,包括兄长、丈夫、好友乃至皇帝,所有这些人都聪明,都冷静,都坚忍,都有大毅力。

但所有这些人也都有个通病,他们都没有傻子身体里一直有的那股热和气。

包括她自己,也没有。他们都是被世道磋磨过的人,早被磨去了那股热气。他们都只做该做的事和对的事,不冲动,不任性,尽量作出最优的选择。

傻子却不是这样。傻子做事很冲动,常犯傻。譬如她跳江,聪明人都该及早驱船离开射程。

傻子却跳下江去,把她救了回来。后来在船上,她吐尽了水,他裹着毯子,眼睛精亮,嘿嘿笑说:我偏不让你死。

可林斐偏偏知道,这个满身热气的傻子,他的寿命有限。大穆的皇帝有一天会带着他的铁骑踏破江南,踏破歆州,将高氏这个姓氏从世家谱上抹去。

他什么都不知道。歆州是他家的天下,以后是他的天下。他以为他还有很多时间,他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说:迟早让你喜欢上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