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自上次被赶走后,李固隔了一个月才又来了洛园。万幸这次她没有赶他走。

“我作什么非要与她说这些呢?作什么非要逼着她面对呢?”她垂泪道,“我好后悔。”

谢玉璋不是第一次在李固面前流露出脆弱的模样。许多次是假的,但李固能分辨得出,这一次又是真的。

李固试着将她揽在了怀里。

谢玉璋没有挣扎。这一次不是假作柔顺,她是真的想靠一靠,歇一歇。

她支撑了太多,也需要有人支撑她。

李固的胸膛十分宽阔结实,手臂有力。谢玉璋伏在他怀中,有片刻的时间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仅仅只是靠着他。

作为一个女郎,她承担了太多。

李固想起了他最近一直在读的那本书,《漠北垂云记》。

那本书是陈良志拿给他的,告诉他:“陛下看看吧,有些意思。”

他翻开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当年随谢玉璋和亲的文士将这些年的笔记集成册子,花钱雕版,印了出来。文人们常这样,自己花钱出书与人看。

既是笔记,自然记录了许多在漠北时的日常,在那些日常里,“宝华公主”时不时便闪过一个身影。

李固于是在书里看着她带着侍女们鲜衣怒马,纵情骑射;看着她关心农事,认真倾听农人们的汇报;看她养蜂,看她建糖坊,看她在大赵亡国的消息传来时是如何稳定住人心。

宝华公主决定再嫁给新可汗,消息公布,百姓们松了口气,觉得又可以得到庇护。

“惟余等涕泪,彻夜不能停。”

中宫嫡出的金枝玉叶被迫从了胡俗,文士们为她哭了一夜。

他记录了宝华汗妃是如何的有贤名,她深受宠爱,却从不与乌维可汗的其他妃子们有冲突,她和可汗大妻扎达雅丽相处得非常好。

看到这里的时候李固沉默了许久。

因为他希望谢玉璋为后,便是想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文人甚至写道,倘若乌维可汗不死,公主的人生亦不失为“和美”。

文人也是男人。但凡天下的男人,都愿意看到女人们这样和和美美的。在文人的眼里,宝华公主所为,是道德正确。

只文人不知道,谢玉璋亲手杀死了乌维。

但李固知道。

李固合上了那本书,许久都没有再翻开。

九月秋收,今年的云朵花终于增产,产量稳定了下来。到了十月万寿节前,李固过来西山,谢玉璋将云朵花进献给了他做礼物。

有絮,有线,有纺成的布,有匠人们精心设计出来的轧花机。还有这些年农人摸索出来的栽种培育的经验,往年的产量对比,都集成册子。

这些东西一看便知,是准备了许多年,累积了许多年的成果。也即是说,她很早就在做这个事了。

李固问:“怎么会想到钻研这个。”

“因为有用啊。”谢玉璋玩着那雪白的絮。

她说得简单,李固却能明白。

因为臣子们都想在他面前成为“有用”的人。

“拿去给工部的人和丞相们看吧。他们会明白这东西的价值的。”谢玉璋说,“只不用记在我头上,我姓谢,不需要。”

看李固想说话,她又摆手笑道:“你也不要给我什么奖励,我如今什么都不缺。且这个是给你的生辰礼物,你送我花,我也还你花。扯平了。”

李固只将她的手捏住,许久不肯放开。

待将云朵花交与工部研究后,肯定了其价值,再拿出来与帝师和丞相们看。

众人皆交口称赞。

李固道:“此永宁公主所进,公主不肯居功扬名,但卿等不能不知公主的功劳。”

抛开永宁公主与皇帝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点事,她的功劳是不可否认的。

莫师称赞:“公主殿下胸有丘壑,不同一般女子。”

皇帝道:“我所见女子,无出其右者。”

丞相们哪个不是人精,都从皇帝的话里品出点什么。

丞相们离开,莫师单独留下,问:“陛下现在可有了能兼顾皇后与妻子二职之人?”

“有。”李固道,“只她不愿。”

“而陛下不想以势迫她?”

“是。”李固道,“妃嫔们都是因势所迫才来到我的身边的,我不想我的妻子也这样。若那样,于我不过一场水月镜花,自欺欺人。”

杨长源问杨怀深:“你知道的比我多,我只问你,珠珠何时入宫?”

杨怀深问:“入宫做什么?”

杨长源说:“自然是为妃。德妃之位还空着,陛下对珠珠,嗯,虽她二嫁过,李氏还生过孩子呢,不照样是贵妃之尊吗。只是咱们珠珠屈于李氏之下,怪委屈的。”

杨怀深在这事上与皇帝站一个阵营,蚌口似的:“我不知道,都是你瞎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