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固将西山上的一处别业给了谢玉璋。谢玉璋带着嘉佑和林斐住了进去。

六月十九的晚上,李固来了。

林斐也不吃惊,因明日便是旬末休沐日,云京到西山,快马也不过就一个时辰。李固是什么人,在河西可以千里奔袭几日几夜的人,这段距离于他,说不定一个时辰都不到。

她告诉他:“刚用了晚饭,在园子里。”

李固问:“怎地这样晚?”

林斐道:“白日里她没胃口。”

李固问:“吃了什么?”

林斐说:“只喝了一碗荷叶粥,一些清口小菜。”

李固皱眉,却没有马上去见谢玉璋,说:“我洗漱一下。”

他骑马而来,身上尽是灰尘。

林斐立刻安排了。等去见谢玉璋的时候,他已经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了。

谢玉璋躺在芭蕉树下的躺椅上,似睡非睡。

当她被惊醒睁开眼看到李固的时候,只顿了顿,便叹了口气,问:“晚饭用了吗?”

李固在一旁坐下:“路上用了。”

谢玉璋更叹气,问:“带胡进来的?”

李固道:“是。”

谢玉璋唤了侍女来:“去问问胡统领他们,想用些什么,叫厨下去准备。再端碗粥过来,荷叶粥就好,开胃。弄些小菜。”

李固道:“不用。”

谢玉璋道:“路上能吃什么?无非是干粮。”

李固道:“带了烙饼和熏肉。”

烙饼和熏肉,于平常人是不错了,若行军,也是一餐好饭。

可他是皇帝,于皇帝而言,这一餐粗糙得让谢玉璋叹气停不下来。

李固道:“怎么老叹气?”

谢玉璋道:“我在这边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李固想起刚才她躺在躺椅上似睡非睡的模样,宛如那些头发都白了老妪,成日里打着瞌睡,没有精神。他的眼睛里便写满了不信。

谢玉璋只能告诉他:“真无事。我经历过很多事,许多都并不比这回的容易,也都过去了。”

李固听了,心头涩然。

谢玉璋也没法告诉他,她的人生经历过两世,看过谢家村血流成河。今生,怎么都不能说比前世更差。这几天在西山,她已经渐渐缓过那口气来了。

“不过是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已。”她说,“以前就很明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必须做什么。便是讨厌做的事,也告诉自己得认真去做,还要做得很好。”

李固沉默了一下,问:“讨厌做的事都是哪些?”

谢玉璋含笑不语。

李固眼神微黯,问:“包括我吗?”

谢玉璋轻摇团扇,道:“一开始是包括的。”

李固问:“一开始?”

“是呢。”谢玉璋回忆道,“回到云京见到这个人,和记忆中不太一样呢。倒和草原上那些人差不多了。坐在高位上,可以予我华丽衣衫,予我珍珠宝石,便理所当然觉得可以拥我在怀里,让我为他解衣裳了。”

这话直白地说出来,李固这样的城府,都觉得后脖子发烧。因他当时的心态,实在是被谢玉璋说中了七七八八。只强撑着道:“是你先扑上来的。”

谢玉璋团扇遮着半张脸:“是啊,要我脱的衣裳都替我准备好了。我去见他的一路上,很是酝酿了一番情绪呢。说起来,当日发挥得着实不错。”

那一日谢玉璋完全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上,李固想起来,后颈烧得更厉害。

谢玉璋轻轻一笑,指甲掐着团扇的硬边,顺着那圆一点点捋过去,缓缓地、懒懒散散地道:“我呢,十四岁便开始与男人周旋了。对于男人,大约懂得比你后宫的人多那么一点。所以常用这些小手段吊着你,却又一直不从了你。实是我原就怕逍遥侯府有需要我救命的一日,我是想着,等到那一日再委身给你。毕竟我也没有别的可以与你交换的了。”

李固心酸,问:“后来呢?”

“后来就……如你所说,人心换人心吧?”谢玉璋道,“那天晚上你坐在我面前,我就只想哭。事到临头才觉得自己傻得可以,知道你断不会为了我委身献媚便做不对的事。更知道我若是把那话说出口,既侮辱了我自己,亦侮辱了你。总之,我说不出口。”

她抬眼,慵懒道:“只我既那一日都说不出口,以后,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再听到那话。”

李固道:“我望你一辈子都不说。”

“也不用一辈子。”谢玉璋道,“我今年再过生辰,便是二十四了。再过个几年,颜色消了去。你的后宫里全是新人,入宫十五六,水葱似的年纪。我这个人自然而然地便成了过去。只你这人长情,相知一场,大约也不会刻薄我。我享着公主的待遇,吃穿不愁,见人不跪,大概一直都能过得挺舒心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