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逍遥侯才想哭。

如今他已经不是能决定别人生死的皇帝,眼前的女郎,也不是伏在他膝头哭泣求垂怜的小女儿了。

她站在那里流着泪,却让他感到害怕。

“先处理他。”她说。

逍遥侯脑子混乱,没有反应过来,问:“什么?”

“你的儿子,我的五哥。”她说,“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逍遥侯如今有生吃了五皇子的心。

“他,他……”逍遥侯面色变幻,“我们……”

他咬牙,开始解腰带:“我们,给皇帝一个交代……”

谢玉璋看着她的父亲解下了腰带,看着他唤来八郎九郎,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把那腰带绕在了五皇子的脖子上。

她没有阻止。

五皇子弑兄,并企图弑父。他该死。

前世,谢氏族人因他血流成河。他该死。

到五皇子眼球凸出倒在她脚边的时候,谢玉璋也没有为他掉一滴眼泪。

她对逍遥侯说:“去写谢罪表。”

又对于氏说:“与我寻件衣裳。”

还对八郎九郎说:“你们死心,南人不过是要立个傀儡。人一旦把权力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再不会想交出来,只会想自己做皇帝,绝不会立个皇帝在自己的头上。”

每个人都麻木,都被她指挥着才动。

谢玉璋走出大厅,命令自己的护卫:“看好他们,尤其是我父亲。”

她换了衣裳走出逍遥侯府的时候,胡进才刚走。京兆府少尹迎上去:“公主?可否告知发生何事?”

谢玉璋道:“惊扰少尹了,少尹不必过问,我这就入宫向陛下请罪。”

禁中。

因紫宸殿兼具处理政务之功用,李固从不许后妃入紫宸殿,胡进便直入了紫宸殿。

李固披衣而起,出来见胡进。

“何事?”他问。

胡进禀报了。

李固沉默了一息,又问了一遍:“她做了什么?”

胡进无奈只得重复一遍:“永宁殿下带人封了逍遥侯府,自称处理‘家事’,还说,待处理完便来请罪。”

他又补充道:“刚才进宫时,我嘱咐了宫门处,如果殿下来了,就放她进来。”

李固还在沉默,良辰进来禀报:“永宁殿下来了。”

胡进松了口气。

李固道:“叫她进来。”

良辰躬身:“殿下跪在殿外不肯起。”

李固顿了顿,大步向前殿走去,穿过前殿,推开殿门。

雕玉栏杆,青石板铺就的平台上,洒了一地月华。

谢玉璋素服披发,跪在地上,闻声抬起眼。见他披衣出来,她伏下身,额头触着手背:“陛下。”

“起来。”李固说。

谢玉璋抬起头,泪流满面。

李固弯腰捉住她手臂,谢玉璋不肯起来,流泪道:“陛下先听我说完。”

李固心中恚怒。他盘膝坐下,就坐在谢玉璋面前,道:“你说。”

谢玉璋垂泪:“臣妾请陛下革去永宁的公主封号以谢罪。”

李固问:“逍遥侯府怎么了?”

谢玉璋道:“歆州高氏想效仿卢氏立一伪君,盯上了逍遥侯府,与我三兄、五兄有所接触。三兄、五兄深受皇恩,不敢辜负,三兄投水,五兄自缢,已经以死谢罪。”

她双手奉上一张纸:“这是歆州高氏藏匿之地,我的人已经去了。”

李固直接从她手里接过那张纸,看了一眼,交给了胡进。

胡进即刻便匆匆去安排。

“如今父亲正在家里写谢罪表。”谢玉璋又伏下身去,额头紧紧贴着手背,“此事,与谢家村全无干系。邶荣侯为了我姐姐,将谢家村守得水泼不进,外人决渗入不了。谢家村人安分度日,日沐圣恩,只盼大穆强盛,陛下安康,决无二心。”

李固盯着她伏下的背脊:“玉璋,说实话。”

谢玉璋抬起头来,脸上犹有泪痕:“实话便是,我三兄五兄都死了,逍遥侯府里还活着的人,都是陛下的臣民,决不敢生出旁的心思。”

李固盯着她问:“这是你‘处理’的结果?”

谢玉璋的眼泪又流下来:“是。”

她今天的眼泪特别多。无需调动情绪,无需逼自己哭。那些泪水自己便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

她伏下身去:“请陛下开恩,陛下对谢氏的仁厚,必将载入史书,为万世传颂。只臣妾愧对陛下,臣妾的封号,臣妾的性命,都请陛下拿去。”

还有我这个人,你若想要,一并拿去。

明明,筹谋了那么久,明明,就是为着这一刻,可事到临头,谢玉璋想到面具下那双蕴着星光的眸子,终究耻于将自己贩卖给他,终究是说不出那最后一句。

李固盘膝而坐,两手搭在膝盖上,看了她半晌,道:“知道了,等胡进回来再说,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