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谢玉璋的语气似乎有点不一样,但李固正高兴,没有注意到。他一夹马肚,甩开了众人,和谢玉璋两人一骑进了山。

云京地势平坦,周边虽有丘陵,但并无险峻高山,这里可以称得上是山清水秀。山里果然如李固所说,一个人都没有,安静极了。

“刚才我们去取水,在那边找到一条小溪,沿着小溪走过去,有个小石潭,潭里有鱼。”李固道,“我带你去看看。”

要在水边吗?也好,谢玉璋想。

迎面吹来的风里带着花香,怀中的人纤腰袅娜,素体轻盈,李固觉得心里都飘起来了。

自上次之后,他再没去过公主府。谢玉璋也没再卡着旬末的日子,但她还会时不时地进宫。她与三妃处得都好,没人不称赞她。

她每次来也都会来看看他,只在宫里相处,终究跟此时此刻不一样。

李固当年送谢玉璋去漠北,骑马行在她的车旁,脑子中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过像现在这样与她共乘一骑,幻想着他和她一起驰骋,全世界只有他与她,再没有旁人。

只是造化弄人,她终于从漠北归来,他与她之间却隔了那么多事、那么多人。那些事、那些人,又不可能消失,几乎是永远地横亘在他们中间。

李卫风问他为何不可选秀,他没法解释,只因说出来实在太可笑。

正如李卫风所说,他娶也娶了,纳也纳了,她也从不曾在意过后宫诸人。可李固有种清晰的感觉,他和她之间不能再出现新的什么了。每多出一点什么,她就会离他更远一分。

这所谓的“感觉”无法诉诸于口,毫无逻辑可言,说出来便十分可笑。可却是一种近乎于动物般的直觉,这直觉许多次在战场上救过他的命,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到了马不能跑的地方,李固翻身下马,一国帝君亲自给她牵马。这待遇怕是别人再没有了,谢玉璋想,也值了。

那溪水和小潭幽静胜雅,潭水里还有鱼。潭边有平滑大石,正可以躺人,只是有许多青苔,不免黏腻。

李固道:“我们在这边取水的时候,有只獐子跑过去,我们便追了过去,在那边逮到了。”

咦,不在这里吗?谢玉璋想。

李固牵着马带她离开溪水小潭,又去看他们一路追踪獐子的痕迹,最后看到了逮到獐子的地方,那地方还有刚才残留的血迹。

谢玉璋四下看着,这里的草倒是又厚又软,应该会比石头更好些。

只是李固也并未在这里停留,他牵着马带她继续走。

到底要去哪里,谢玉璋困惑。

然而李固只是一直给她牵着马,给她指前面的山,水边的石,脚边的花和忽然自草丛中窜过去的兔子。

他心情太好,不想张弓搭箭,饶了那兔子一命。

谢玉璋只愈来愈蹙着眉头。

李固牵着马在山谷里绕了一大圈,开始往回走。

“玉璋,”他说,“我盼着有这一天好多年了。”

“只有我和你。”

“我给你牵着马,你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

“今天,终于遂了一次心。”

谢玉璋沉默半晌,终于道:“你说想遂一次心,指的是这个?”

“是啊。”李固回头看她,他唇边还带着笑。

可李固随即怔住,因为谢玉璋看他的眼神一言难尽,复杂极了。

两个人四目对视了片刻,谢玉璋移开了视线。

李固沉默了一息,终于反应了过来。

“谢玉璋!”他恼怒道,“你在想什么!”

谢玉璋铁嘴铜牙:“我想着让陛下给我牵马,不大合适,叫人看见不好,幸好这里没人。”

李固停下脚步,扯住缰绳抬头,盯着她质问:“你想岔了,却肯答应?”

谢玉璋恼羞成怒,几快要把马鞍上的宝石都抠掉了,道:“你当着那么多人面说想遂一次心,我能怎么办,你是皇帝啊!”

草原上,见惯了胡人男男女女钻帐子钻草丛,有时候只是跑个马,明明空旷无人的地方也能惊起一对赤果裸的野鸳鸯。李固那种姿态那种语气跟她说想“遂一次心”,实在不能怪谢玉璋想歪了。

皇权,是悬在她头上令她无法违抗的一把刀。就像她之前与他说的,她得靠讨好皇帝来活。

因此,刚才,她无法在那么多人面前拒绝他。

走这一大圈,表这许多情,全喂了狗!媚眼全抛给了瞎子看!

李固想起她先前垂着头半晌,才低声说了一句“……好”的模样,一时恼怒,一时心疼。

他气得不想说话,转过身扯着缰绳拉着马走。谢玉璋也绷着脸,两个人谁也不跟谁说话。

直到前面看到山口,还有影影绰绰的护卫们,李固的脚步忽然停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