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固仅有两个儿子,他有江山皇位要传承,怎么可能不爱自己的儿子。

谢玉璋道:“再取个大名。”

邓婉落泪道:“好。”

谢玉璋又道:“生孩子太疼了。”

邓婉道:“疼得要昏过去。”

谢玉璋道:“看东西都重影。她们还叫你别喊,留着力气。”

邓婉道:“只想喊,疼得受不住。”

“可生出来……”她怔怔地说,“你就会那样爱他……”

作母亲的邓婉,眉间绚丽,浑身笼光,很美。

谢玉璋从草原成功归来,就喜欢看这些美好,最心痛美好破碎。

谢玉璋缓缓伸出手去,握住了邓婉的手。

“永宁,”邓婉说,“大家都叫我再生。”

谢玉璋抬眼看她。

邓婉说:“我不想生了。”

谢玉璋说:“你有四妃之尊,若无心大位,可以。”

“什么大位,”邓婉道,“抵得过生孩子的疼?抵得过失孩子的痛?”

谢玉璋道:“那就对他去说去。”

邓婉眼泪流下来:“可以吗?”

“若是别的皇帝,肯定不可以。”谢玉璋道,“但你幸运,你嫁给了李十一郎。他可以依靠。”

邓婉反握住谢玉璋的手,很用力。

谢玉璋功成,回到紫宸殿复命:“她哭出来了。”

许久,李固道:“……多谢。”

谢玉璋却没告退,她在那里站了一会儿,道:“这种时候,不可能不想哭。她只是不知道怎么对皇帝哭。因她需要的不是皇帝。”

李固沉默许久,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谢玉璋福身退下,并没有去安慰同样遭受失子之痛的皇帝。

过了片刻,李固转头看向门口,她的背影已经消失。

当日听到二皇子夭折的消息时,林谘正在中书省的公房里当值。

同僚们都扼腕叹息,又感慨皇帝子嗣太单薄实在该广选秀女。还有人问:“仲询,你说是不是?”

林谘迟了一拍道:“正是呢。”

回到家里,去找林斐。林斐下午才从公主府赏荷回来,道:“我已经知道了。”

林谘迟疑道:“竟叫你梦着了。”但其实小儿总有夭折几率,这几率还颇高。固而林谘迟疑。

林斐道:“我知哥哥所想,只哥哥若如我一般,反复做同一个梦,便知这梦决不普通了。哥哥与其纠结,不如好好思量张府那事。”

林谘道:“思量过了,一国相府被满门抄斩,无外乎几种可能,于他自己,要么欺君,要么谋逆。于外力,则可能像我们家,官场倾轧,消灭异己。”

林斐道:“官场的事我不懂,哥哥觉得哪种更有可能?”

林谘道:“张贼八面玲珑,会给自己安排许多退路,若要对人下手,亦下死手,使人他日再无反击之力。如我家,若不是赶上世道动乱,改朝换代,我今日仍不过一逃犯,不会有机会立于朝廷。他不像是会败于官场倾轧之人。”

林斐道:“那么假设我们知道他将来可能会谋逆或欺君。哥哥,我们该怎么做?”

林谘叹道:“以这种假设为前提来计划真实之未来,太难了。”

他道:“只再难……也不能放弃。”

到了五月,温度一下子升上来了。

还不到旬末,邓婉使人来请谢玉璋。谢玉璋便进宫去见她。

邓婉道:“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只是想与你说说话。”

谢玉璋知道越是说“没有事”的,其实便越是有事。

她自是不急,只告诉邓婉:“初一那天我去相和寺为虎头做了法事。”

她总是能一句话便击溃邓婉的防备,邓婉落泪道:“多谢你。”

她又道:“陛下给他赐名‘荣’,他叫李荣。”

谢玉璋道:“好名字。”

她说完,便不再说话。

屋中安静了许久,邓婉擦干眼睛,抬头道:“永宁,我想与你说说话,实在是因为我心中有事,难以决断。”

谢玉璋道:“我听着。”

邓婉依然犹豫了许久,才咬牙开口:“我也不怕丑,告诉你,我家里……想送个妹妹进宫。”

谢玉璋恍然。

她并不知道前世李固的妃嫔里有没有邓婉的这个妹妹,但她的确听张芬的宫人背后议论说:淑妃性子拧成那样,与娘家闹翻,以后谁给她撑腰?

不难想到,其间矛盾,十有八九便是此事。

邓婉这些年,一共才生育两个孩子,还都夭折了。家族想再送个女郎进来固宠,合情合理。

整体利益上讲,当然是对的。

但,如果换位站在邓婉的角度去感受一下,便能体会到那扎心剜肺的痛。

邓婉与谢玉璋说这个,不免交浅言深了。

但便是她身边信重的宫人,都在劝她遵从家里的意思。邓婉实在痛苦纠结,无人可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