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固喝道:“永宁!”

谢玉璋恍惚回神。

李固盯着她,道:“你已经回来了。你已经在云京了。”

李卫风道:“永宁你别怕,阿史那家让老蒋打得屁滚尿流呢。”

谢玉璋长长吐出一口气,道:“是呢。我就是……”

她抬头道:“蒋侯骁勇,我是极佩服的。只是咥力特勒必得防他。他虽一时臣服,但野心不死。他临走前跟我说,迟早有一天要打到云京来,到时候捉了我去,给他一个人跳舞。”

李卫风叉腰:“我日他姥姥!”

在这种该骂娘的时刻,李固却问:“你在草原跳过舞?”

李卫风侧目。

谢玉璋脑子飞快转过,实话实说道:“没有呢。本来和俟利弗说好了要给他跳一支的,结果他没回来,他死了。”

李卫风神色微动,按捺不住有想说话的冲动。李固抬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谢玉璋视线在李固压在李卫风肩头的手上转了一圈,不知道他们弄什么玄虚。

放谢玉璋离开后,李固带着李卫风往李珍珍那里去。

李卫风抱怨:“你怎么不告诉她呢?”

李固没有表情:“告诉她什么?”

李卫风道:“你还装。当年你突然跑到漠北是干嘛去了?好好的你去狙杀老头子?一去你还就找到他了,老天爷给你透的方位的啊?”

他道:“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当年我就觉得不对,后来事情都落定了,我掐着蛮头的脖子问他来着,他招了——你根本是去接永宁的。只是运气赶上了,才杀了老头子。”

李固道:“那你想让我跟她怎么说?”

李卫风道:“说你去接过她呀,起码让她知道你为她做了什么吧。”

皇帝的脚步停下。

“七哥。”他盯着地面,说,“你是要我告诉她,在那个时候,我弃了她?你想让我告诉她,她二嫁父子,都是因为我杀了老头子?是吗?”

李卫风哑然。许久,他说:“不是这么算的。”

皇帝却没再接他的话,径直向前走了。

李卫风跟在后面,犹自挠头喃喃:“不是这么算的……”

到了李珍珍宫里,李珍珍抱怨:“永宁这张嘴,可真能说。”

两个男人已经恢复得面色如常,李卫风一如往常,还笑嘻嘻地问:“咦,她说什么了?”

李珍珍道:“我想让永宁也进宫来,与我们姐妹三个做个伴。”

李固刚从宫人手里接过茶杯举到唇边,闻言顿住。

李卫风大乐:“你直说啦?不愧是大姐!哎,永宁怎么说?”

李珍珍犹自郁闷:“她叭叭叭叭把我说了一顿。”

李卫风哈哈大笑。

笑完,追问谢玉璋都说了什么,李珍珍学了个大概。李卫风啧啧赞叹:“这话一套一套的。”

李珍珍找着知己了:“憋死人了,我想插话都插不进去。你还笑,别笑了!”

看这两个,犹如昔日河西老大人还在时的模样。

李固无奈,放下杯子,挥退宫人,对李珍珍道:“大姐,这个事,你别管。”

李珍珍说出来就是想看看李固的反应,只李十一这个人,她从来也没看透过,竟不知他是真的不想她管还是怎地。

但照李珍珍想着,男人嘴上再正经,心里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譬如霍九,在她面前都不敢多看她的爱婢一眼,一朝得势,啊呸,他还没得势呢,便急吼吼地把那婢子带走享用去了。

霍九死了,那婢子想回李珍珍身边,李珍珍不要她。她在正房外面给她磕了几个头,回去便上吊了。

终结在十六岁的年华上。

李珍珍说:“可是你把后宫交托给我的,我怎么能不管?”

李固道:“大姐管好后宫就行了,她不是后宫的人,别为难她。”

李珍珍对李卫风道:“我竟成了那为难别人的坏人了,你知道我有多难?”

李卫风这会儿可开着心了,把先前那些不那么开心的情绪都丢到脑后去了,架秧起哄:“就是,就是,有些人就不识好人心。”

李固看了他一眼:“我不如下道旨给你?”发到谢家村去。

李卫风立刻老实了。

李珍珍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问李卫风:“过些日子宫里的春日宴,张氏来不来?”

“她怎能不来?”李卫风“嘿”了声,讥讽道,“她可得让别人看到她过得多好呢。”

李珍珍道:“我可从来也没为难过她。”对手下败将,当然要以大度示人。

李卫风道:“你别理她就是,在外面她也不敢闹的。她要敢胡闹,张家第一个不放过她。”

李固则肯定道:“大姐一直做的很好。”

于男人们来说,女人们只要大面上能过得去,家里面有点什么,便都是小事了。可以忽略不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