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谢玉璋深知自己生活在云京,天子脚下,想要安安稳稳就不可能避得开李固这个人。

她其实也从没想过要避开他,甚至在那日暖阁之前,她都做好委身于他的思想准备了。她只是珍惜小命,不想入宫被牵扯进宫闱之争而已。只是世事常常不受人的控制,意外取得了比预期得好得多的结果。

谢玉璋十分感激李固。

她道:“家里的小妹妹,才从我父亲那边将她接过来,有些不妥,这些日子都在照顾她。”

李珍珍便关心起来。

谢玉璋道:“当年黄允恭兵乱之日,她年方九岁,亲眼看到我另一个妹妹没于乱中,受了惊吓。现下,这孩子几乎是不说话的。刚到我的府里,睡觉也睡不安稳,我便陪着她一起,是以这些天有些疲累。”

李珍珍默然,过了片刻,道:“囡囡好很多。”

李固和李卫风都沉默。

谢玉璋问:“可是河西郡主?”

李珍珍叹气,道:“她本也是个爱说爱笑的孩子。这几年却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起来。只没有你妹妹那样严重。”

谢玉璋道:“宫中寂寞,小孩子还是该多出去走走,交些朋友。”

李珍珍道:“我办的花会、宴席,她都不爱,也不爱与人交际。”

谢玉璋想了想道:“从前云京,毛家和林家的家塾是最有名的,他两家的女郎也最出色。许多人家不管是郎君还是女公子,都想办法找路子想去附学。如今林家的家塾是没了,不知道毛家的还有没有。若有,不妨让郡主也去附学,与同龄的女郎一同上课,或许能交些朋友。”

李珍珍眼睛亮了。

李固问:“毛家是哪个毛家?”

谢玉璋道:“是佐州毛氏。”

李固问李卫风:“礼部郎中毛利是否佐州毛氏?”

李卫风:“是……吧?”

谢玉璋主动揽下来:“这个事,我去问问舅舅吧。他一直在云京的,这些年动荡,云京的事,再没谁比他更清楚了。”

皇帝既许诺了她,不管李珍珍什么心思,谢玉璋便都不怕了。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既知李固如此重视家人,谢玉璋便想做点什么,既酬他对自己的好,又为自己积攒圣宠。

果然,她主动揽下河西郡主的事,李固脸上虽然依旧没什么变化,但谢玉璋就是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心情变好了。

看着时间近了午时,谢玉璋起身告退:“惦记家中妹妹,心中不安。”

李珍珍颇慈爱,道:“那快回去吧。唉,这孩子要好些了,也告诉我一声,让我安心。”

谢玉璋谢过贵妃,李卫风也抬屁股:“那我也……”

李珍珍喝道:“你给我坐下,饭都不吃就想走?”

李固站起来:“我还有事,七哥陪大姐吃饭。”

李卫风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固和谢玉璋一起离开了。

李珍珍问他:“你今天怎么跟永宁一起来了?”

李卫风道:“赶巧了。”

李珍珍眯眼看他,道:“老七,你当我傻?永宁就是那个人吧?”

李卫风知道瞒不过,叹了口气:“是。”

要不是座位隔得远,李珍珍就要去戳他的脑袋了:“你既知道,还和她共进共出?”

李卫风只梗着脖子作一副傻样子,瓮声瓮气地说:“我们又没什么见不得人。”

李珍珍要气死:“谁跟你说这个。她难得进宫,你给十一留个空子行不行?”

然而李固和谢玉璋之间已有约定,李卫风却不会告诉李珍珍。

更不会告诉李珍珍,谢玉璋这样一个漂亮的孀妇初到云京立脚,他在宫外多照应些,李固是默许的。以他们两个人的默契,这些事甚至都不需要李固特别去交待他。

李卫风军功对得起爵位,用心对得起帝宠。

谢玉璋跟着李固出来,这一次李固走得倒不快,她正常速度便能跟上。谢玉璋便与他并排,落后半步跟着。

李固问:“你妹妹可需要让太医看看?”

“臣妾正有此意呢。”谢玉璋道,“只她现在在我府里也惊惧不安,我只恐怕她乍见生人不行,想过些日子将她安抚好了,再哄着她让太医看看。”

五品以上官员可以请太医问诊,谢玉璋是正一品的公主,这些事她自己便可以做。

李固点头,没再就此事多说什么。

待走到岔路口,谢玉璋福身告退,李固道:“囡囡是我甥女,她的事你上心。”

谢玉璋笑道:“打算出宫就去舅舅家呢。”

她笑起来眼睛弯弯。

那年夏日,她骑装的裙摆像花一样散开,仰头对他笑,也是这般明媚,好像发着光。

一个人怎么能笑起来如春光绚烂,哭起来却又那样让人心碎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