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珍珍入住了安排给她的宫殿,对侍女感慨道:“十一郎,是皇帝了啊。”

崔盈娘和邓婉娘也在各自的寝宫里发出了同样的感慨:“郎君,是皇帝了啊。”

她们的心腹侍女则如商量好了一般,心有灵犀地问:“那,谁来做皇后呢?”

真是个好问题。

李珍珍的侍女问得最平静,好奇更多。

崔盈娘的侍女眼睛里闪着希冀的光。

邓婉娘的侍女眉头轻蹙,带着担忧。

邓婉娘垂首不语,崔盈娘轻叱,叫侍女“慎言”。

李珍珍说:“这种事,从来由不得女人们自己决定。”

侍女“哦”了一声。

李珍珍看着她,饶有兴味地问:“你是不是觉得肯定不会是我?”

侍女愕然,而后嗫嚅:“那个,可大娘子你……那个……”

“因为我和十一郎不是真夫妻?”李珍珍笑问。

侍女定定神,怯怯点头。

李珍珍含笑:“那又怎么样呢?”

“皇后,不必长得好看,不必贤良淑德,不必才华满腹,甚至不必非有皇帝的宠爱,乃至不必非得生孩子不可。”李珍珍的眼睛里闪着光。

这光,侍女从未见过,令她莫名心中生出怯意。

李珍珍说:“皇后,说到底,还是比谁的拳头硬。”

这心腹侍女二等奴婢出身,便是聪敏,又能有多大的见识?她听了不免困惑,难道当皇后,还要动刀动枪,像郎君们那样打打杀杀吗?

三妻初到云京的第一晚,算上囡囡和青雀,一家六口吃了顿团圆饭。蕙娘等人既然定位了是妾,便没身份出席。

待饭席散了,各人回各宫。

邓婉娘的侍女问:“陛下今晚……”

邓婉娘闭眼,道:“别等了,一定是去崔十七那边了。”

李固对长子的喜爱谁都看得出来,崔十七立此大功,李固定然加倍宠爱于她。

原本在凉州府中时,他去崔十七房中的次数就比来她这里多。

却不料,才烘干头发,李固来了。

邓婉娘见到他,惊愕之后,忍了一年多的眼泪便夺眶而出,扑进了他怀里。

李固将她搂在怀中,问:“她长得像谁?”

邓婉娘哽咽:“像你,她眉毛特别长,像你!”

李固沉默片刻,轻声道:“想哭就哭吧,我知你难过。”

邓婉娘放声大哭。

生了女儿,娘家人何其失望。女儿死了,他们更加失望。

若不死,怎么也是长女。总比没有强。

这趟来之前,母亲谆谆叮咛她要温柔小意拢住李十一的心,早点再有孩子。崔十七已经占了先,万不可让别人再抢在她前头生出儿子来。

他们想的都是那个位子。

没人还记得她的女儿。她粉粉白白的一团,多么可爱!

更没人去想,她是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她还难过着,并不想再生出新的孩子占据她对头一个孩子的回忆。

这些眼泪,已经憋得太久了,邓婉娘终于等来了这个胸膛,这个肩膀,让她可以靠在上面不用再掩藏悲伤。

邓婉娘是哭着睡着的。

第二天她醒来,是在李固的怀中。

他亲吻她的脸说:“孩子还会有的,我给你。”

晨曦中,他给了她。

第一日当晚李固没有去崔盈娘处,崔盈娘的侍女十分失望,抱怨道:“咱们生了皇长子呢,怎地先去了那边?”

崔盈娘微微一笑,道:“她失了孩子,陛下自然先去安慰她。”

侍女道:“都一年多了。”

崔盈娘没接她的话,她嘴角带着微笑,轻声道:“十一郎,面冷,心柔软。”

侍女不信。

河西李十一郎手上的血,能染红一条江。

霍府、王宅,连只老鼠都没跑出来。

谁敢说他柔软。

李珍珍知道,哂然一笑。

“这就是了。”她道,“也省得崔十七轻狂起来。十一脑子清醒得很。”

蕙娘三人也只比李珍珍三人早到几个月而已,她三人连名分都还没有,宫里的事谁也没掌着,李卫风掌着。

李珍珍来了,便把后宫事务从李卫风手里接了过来,令李卫风大大松了一口气。

李固的登基大典就在眼前了,所有人都忙得脚打后脑勺,李珍珍也不添乱,好好地把后宫管了起来。

直到李固正式登基称帝,李珍珍才把李卫风喊去,问他:“皇后的事定下来了吗?”

李卫风道:“还没,还在争呢。”

他说:“河西这里,邓家和崔家人头差点打出狗脑子来。这世家吵急眼了,原来跟咱们一样,也是要撸袖子揍人的。”

李珍珍问:“是邓五,还是崔十七?”

李卫风嘿嘿一笑。

“都不是。”他说,“是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