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晨曦中,谢玉璋雪白足背绷紧,痉挛。

乌维身体强壮,有用不完的力气。谢玉璋呜咽的声音没有男人听了能把持得住。待这一阵过去,他还想再来。

谢玉璋懒懒道:“可汗们还等着与你辞行呢。”

这是婚礼的第二日,乌维没办法,温存了一会儿,还是起身离开了。

新婚夜被他闹了一晚,清晨也没睡好。他走了谢玉璋睡了好大一个回笼觉。再醒来唤人,便有两女进来要服侍谢玉璋起身,竟是晚秀和月香。

谢玉璋讶然:“你们怎么又来了?”

二女道;“我们来服侍殿下。”

谢玉璋裹住身体,责备道:“你们已经是臣子之妻,不该做这些事了。”

她婚礼前一日,二女便联袂而至,脸红红地想要跟她说说夫妻敦伦之事。

谢玉璋直接抽出一本春宫甩给她们:“嬷嬷走前,都给我安排好啦。”

又道:“这个你们也可以拿回去看看,宫中秘藏,很好看的。”

反把二人给羞跑了。

月香跑之前还不忘卷走了那册子。

月香笑道:“不过两个校尉的妻子,听您说得还以为我嫁了侍郎、尚书呢。”

若在云京,校尉之妻与公主直如云泥,连公主的鞋子都摸不到。

谢玉璋不过是因为器重王忠李勇,才不叫他们的妻子再做这些奴婢之事而已。

晚秀道:“嬷嬷不在了,她们小姑娘家家的懂什么,还得我们来。”

月香道:“阿斐姐在外面呢,想进来被我们拦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谢玉璋不想让林斐沾手她的房中事,那便还不如让晚秀和月香。

晚秀和月香便服侍她沐浴。

谢玉璋身上的痕迹,令她二人又脸红又吃惊,咋舌道:“漠北男人也太、太粗鲁了……”

“还好。”谢玉璋说,“我的皮肤就那样,稍稍碰到就泛红泛青的,看着吓人其实一点事都没有。”

谢玉璋肌肤娇嫩,的确从小是这样的。

二女想想,也放下心来。

三人都是人妇,便不免开启了些熟女话题。

林斐在外面等了许久,站在内帐门口问:“怎地还没好?”

三人异口同声地喊:“你别进来!”

又一起笑。

林斐听三人笑声,知谢玉璋无碍,放下心来。

悻悻地想,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些春宫册子,她十岁的时候便从父兄书房的暗格里翻出来过。若不管实际经验,单论理论,她保管比她们懂得还多!

她道:“差不多行了,药熬得差不多了,我还要去请扎达雅丽。”

谢玉璋道:“好啦,好啦,就出来,你现在就去吧。”

林斐便去了。

扎达雅丽听到谢玉璋有请,微感讶然。

林斐表现得十分恭敬:“失礼了,原该殿下过来的,只有些东西不太好拿来拿去,只好请您过去。”

扎达雅丽的帐子和谢玉璋的帐子是离可汗大帐最近的,相互之间隔得也不远。胡人其实没中原人那么多礼数和讲究,但赵公主和她的人表现出对她的尊敬,扎达雅丽怎么都是受用的。

她随林斐去了谢玉璋的大帐。才一进去,便闻到一股子药味。

“这是什么味道?谁生病了吗?”她问。

谢玉璋起身迎她:“姐姐。”

从前是婆媳,现在做了姐妹,这等可笑事也只有草原这等化外之地才能发生。

请了扎达雅丽坐下,便有侍女端上一碗浓浓的药汁。

扎达雅丽的目光落在那碗上:“这是?”

“今日请姐姐来,便是想与姐姐说个清楚。”谢玉璋道,“不知乌维可与姐姐说了,当日国师主持定下了我与他的事,乌维曾答应过我,不叫我生孩子。”

扎达雅丽道:“女人怎么能不生孩子。”

谢玉璋微哂,道:“我要孩子有什么用?”

她说:“若说养老送终,我的子民自然会奉养我。若说继承人,我们已经有了咥力特勒了不是?”

扎达雅丽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审视地盯着谢玉璋。

谢玉璋也看着她。

她是一个标准的漠北女人,不管从前什么样,生了孩子之后就变得圆圆滚滚了起来。她总是带着慈爱的笑,像个充满爱心的老妈妈。

在外人面前,她也对乌维表现得十分恭敬,处处遵从,从来不僭越。乌维亦表现得十分阳刚勇猛,有男儿气概。

可前世,谢玉璋活在他们两个人的宠爱之下。她是如此弱小,对他们毫无威胁,许多事在她面前便懒于费力遮掩。

扎达雅丽和善慈爱的面孔下,对乌维有多大的影响力,前世谢玉璋隐隐感受到了。

今生,当她对乌维强势时,看到乌维眼中一瞬的畏缩。那完全是……自小形成的本能反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