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许多道目光都落在赵公主谢玉璋的身上。

她手持金刀,一身孝服。人明明纤细得不得了,可震慑得古尔琳指甲抠紧了女奴的手臂,却不敢再上前。

乌维、当当、詹师庐、屠耆堂等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得格外的久。

阿巴哈道:“宝华说的是正理!乌维,叱骨邪呢?野利刺邪呢?把他们都叫来,我们一起来问问!”

阿巴哈不仅是国师、大萨满,还是阿史那的亲弟弟,王子们的亲叔叔。此时老可汗身故,新可汗尚未继位,他站出来主持大局,正合适不过。

叱骨邪是阿史那的私人管家,几乎不离身。野利刺邪是一员大将,可汗亲卫队的大统领。这一次的事件,他们都在阿史那身边。

这两人立刻便被唤上前来。

叱骨邪嘴巴利索,给大家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不等阿巴哈开口,谢玉璋便上前一步,抢先问道:“乌维殿下说,‘可能’是赵人,你们是有什么证据?”

叱骨邪看向野利刺邪,野利刺邪粗声道:“只能是河西的人。”

谢玉璋心头一凛,质问:“抓到活口了吗?”

“没有。”

“可有尸体?”

“没有。”

“那,箭矢上有特征、标记?”

“没有,就是普通的箭。”

“对方遗落了什么表明身份的印记?”

“没有。”

“马身上有烙印?是河西马?”

“没有烙印,是混种马。”

李固行事从来缜密,他们潜伏漠北也不是头一次了,内衣外衣、箭矢钢刀到马匹,是绝不会留下破绽的。

谢玉璋自不知这一切,但这一串问下来,她放下心来,柳眉倒竖,叱道:“那你凭什么说是河西人干的?”

她咄咄逼人。野利刺邪也不禁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他们太厉害了!”

“这伙人太厉害了!”他说,“能跟我们可汗亲军一样厉害的,除了河西铁骑,我想不到别的人!”

他嘴巴不是那么灵巧,有些感觉说不出来。

那些控马的技巧,射箭的姿态,唿哨的节奏……其实都是细节。但到了嘴边,就笨拙地变成:“我觉得就是河西人!”

谢玉璋险些气笑。

“你觉得?这样大的事,可以凭你觉得吗?“她说,“所以什么证据都没有,全是你觉得?”

野利刺邪争辩说:“可我觉得……”

谢玉璋打断他说:“我还觉得古尔琳汗妃生得比我好看呢!可大家为什么说我才是草原第一美人?”

这种时刻,绝不是应该发笑的时候。以至于许多人,尤其是那些年轻、自控力差的人,不得不猛地咬唇低头,把脸孔藏了起来。以免发出不合时宜的声音,遭到训斥。

古尔琳气得面孔发青。

可谢玉璋举的这个例子,有力地说明了主观感觉的不可信。

阿巴哈终于开口道:“宝华说的有道理,除了你觉得,可有别的证据吗?”

野利刺邪只能实话实说;“没有。”

阿巴哈点点头,把乌维等几个有权势的大王子召到身边低声商议。

谢玉璋也不再说话,她也不理会那许多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和那些嗡嗡的议论声。将金刀还鞘,她和自己的护卫们站在一起,等着男人们下定论。

扎达雅丽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儿子。

咥力特勒的目光一直停在谢玉璋的身上,年轻人的眼睛闪闪发亮。

扎达雅丽微哂。

过了片刻,王子们闪开身,阿巴哈木杖在地上咚咚敲了两下,人群安静下来。

“可汗为人所害,我们不知道仇人是谁,这事先放下。等以后查清楚了,必要为可汗报仇雪恨。”他说,“眼前,先迎了可汗回账,让长生天接走他的灵魂。”

人群静了静,再一次哭声四起。

女人们哭得尤其响。

有人偷看谢玉璋,看到赵公主只是微微地垂首,目光落在地上。

“看,她不哭呢。”她们说。

阿史那汗的遗体在灵帐中停灵三天,王帐并未向各部落发出消息——在新可汗继位之前,这样做才是稳妥的。

阿史那的身体清洁过了,遗体上涂满了油脂。

他的儿子们、亲人们各自屠宰自己的牛羊马匹,作为贡品献上,堆在灵帐的周围。

女人们是可以不必这样做的,因为女人就和牛羊马匹一样,是男人的财产。

但那些格外有头脸的女人可以。

如扎达雅丽及几个来自大部落的公主,不管她们年纪如何、是谁的妻子,都象征性地献上了少量的贡品。

赵公主谢玉璋惊掉了大家的眼球,她献上的贡品多得几乎要赶上乌维和屠耆堂几个大王子了。

要知道,这贡品的数量,本身也喻示着献祭人的财富多少。王子与王子之间相互较劲,女人与女人之间相互较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