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河西的消息是很快的,毕竟早早就有眼线安插在云京,盯着云京的风吹草动。

李铭一直在观望,四郎李启按捺不住劝了好几次,他总是说:“再看看。先出头的椽子容易烂,咱不当那先反的。”极为沉得住气。

当云京沦陷的消息八百里快马加鞭送到他这里的时候,李铭心里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大家都差不多要出手了,该去抢这一张大饼了。

但不巧的是,偏他这时候,染疾卧床。

李铭派了人,将几个最重要的义子召回,共议大事。

北境边军大营。

“知道了。”李固道,“回去禀告大人,我这边有些事要处理,一时脱不开身,晚些日子回去。”

凉州来的传令兵行礼退下,回凉州覆命去了。

“将军,做什么晚些回去?”他贴身的亲兵不明白地发问。北境这边,并没有什么事务缠身啊。

“现在回去,必要跟二郎相争了。”李固说。

亲兵脸上现出不忿神色。

这是他贴身的人,以后也要放出去的。

李固看了他一眼,道:“你不必心中不服,咱们每个人,都是依附于大人,依附于河西的。我们之所以看起来强大,便是因为河西是铁板一块。若没有河西,谁单独出去,都只有任人践踏的份。所以河西,必须上下一心。”

“能维持河西上下齐心,我与二郎之间,我便退让一二也没关系。”李固说出了一个他自己都想不到是预言的预言,“河西这块铁板要折了,想再重建起来,必是要死人,要血流成河才行。那种局面,你可想看到?”

“蛮头,去把敬业叫来,让他替我坐镇中军。”李固说。

叫蛮头的亲兵奇道:“不是说晚些才回凉州吗?”

李固沉默了片刻,他的瞳眸便得幽邃起来。

“我,要趁这功夫去趟漠北。”他说,“处理些私事。”

漠北有什么私事,漠北只有……

蛮头犹豫,欲言又止。

李固的目光压过来,他到底是没敢,领命去了。

李固跟着出了大帐,点了一队人:“收拾一下,跟我去漠北办事。”

亲兵们去做出行准备。李固遥遥北望。

今天收到的信息量极大,林修浦、黄允恭、云京、李铭、二郎……他的脑子飞快的转动,考虑这天下大势,考虑河西的形势,考虑自己必争的利益和必做的妥协。

但,在这样多的思量、考虑与权衡中,李固终是给自己留了小小的一块空间,考虑他自己。

当他问清云京的形势和凉州方面的意思时,他在那一刻意识到了一件事——此时此刻,是谢玉璋回来的一个契机!

云京沦陷,现在的形势,大赵必亡。和亲已经失去了意义,没有大义的名分束缚她了。

而李铭尚未反,依然算是大赵的臣子。他先斩后奏把她接回来,便师出有名。便是李铭日后反了,义父大人胸襟广阔,也不会容不下她一个失国的女子。

漠北当然不会放人。

不说她带去的财帛人口,便是她的美貌,阿史那也不会放她回来。

但李固此时此刻顾不上别的人了。

当初她作为大赵公主和亲,于大义、于身份、于能力上,他都毫无办法去改变去阻止。而现在,出现了这样的契机,他也有这样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这契机极其短暂,转瞬即逝!错过了,她可能这一生再没有回归故土的机会!

李固其人,会审时度势,会妥协退让,亦会在机会来临时毫不犹豫地牢牢抓住!

所以此时,他顾不得别的人。她的侍女,她的子民,他都顾不得了!

此时此刻,李固一颗心火烧一样滚烫——他要利用这短暂的契机,去漠北接回宝华公主谢玉璋!

十一郎李固令他的副将蒋敬业坐镇北境,自己带着一队亲兵乔装打扮,秘密潜入了漠北。

而此时,李二郎带着李三郎回到了凉州。

父亲生病卧床,李珍珍带着夫婿和女儿回娘家侍疾。父女毕竟男女有别,实际上在李铭房中侍疾尽孝的是李珍珍的夫婿霍九郎。

霍家是河西著姓,霍九郎虽不是长房,却也是嫡支。夫婿对岳父这般尽孝,若在寻常人家不免为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婆家也难免不快。但这岳父若是河西的土皇帝李铭,所有这些便统统可以忽视了。

霍九跟着妻子回来之前,他的父亲还当着李珍珍的面对他谆谆叮嘱,要他服侍好他的岳父。

李珍珍刚刚探望完父亲,与他说了会儿话:“看好的是我四嫂娘家的女郎,虽是旁支,到底在河西也是有底蕴的人家,不是那等暴发户。十一这般人材,倘随便找个什么女子配了他,我可不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