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寒潮将至,昨日里便说好,晚间便举行婚礼,第二日便拔营。

谢玉璋早上醒来,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许多人已经开始忙忙碌碌拆帐篷、收拾东西了。

她喊了侍女进来,先问:“晚秀怎么样了?”

“还好,亏得天冷,外面又有冰雪。”侍女说,“昨晚上了药,将军让我们用布包了冰块给晚秀敷脸。吓,竟是用冰敷不是热敷!刚刚我们看了,真的没那么肿了,只是也不好看就是了,嘴角都破了。”

“叫她休息几天,不要乱动。”谢玉璋说。

侍女一边应着,一边服侍谢玉璋穿衣。又有人端水进来,服侍她洗漱。

正忙碌间,又有侍女从外面探头——贵人讲究多,宫闱尤甚,侍女间也分等级,外面这侍女便是没有资格近谢玉璋跟前回话的。先前回话的侍女便过去,听那侍女附在她耳边低声禀报。她再回到谢玉璋的身边,脸上便有犹豫之色。

“怎么了?”谢玉璋坐在鼓凳上,正由梳头侍女服侍着绾发髻,从铜镜中看到,便问。

“王校尉、钱队正跪在外面,说要向公主请罪。”侍女回禀。

谢玉璋的目光冷了下去。

昨夜,王石头让谢玉璋太失望了。她淡淡地说:“知道了。”

却没有说让他们起来,或者进来。

谢玉璋向来待下宽厚慈蔼,少有这样严厉冷淡的时候。但昨夜之事委实吓人,女郎们都受了不轻的惊吓。王石头、钱富贵本该在外面护卫公主和她们,却放了那样可怕的蛮族可汗进了帐子。

晚秀被一掌抡倒在地上吐血的情形,她们现在想起来还发抖。

从前朝霞宫里何曾发生过这样的事,便是宫闱里要教训人,也都是悄无声息,让人痛都不敢叫。何曾这样野蛮、粗暴过?

若不是将军及时赶来,还不知道那粗鲁野蛮的可汗会怎么对公主。太可怕了。

谢玉璋不吐口让那两个人起来,没有一个侍女多嘴为那两人求情。

谢玉璋一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内心既挫败又迷茫。

她重生至今,一直在凭着前生记忆,依仗着对未来的先知行事。然而昨夜她问了李固如何会及时出现。李固答,正在回营半路,忽感心神不宁,临时起意折返。

所以昨夜能躲过厄运,纯属偶然。她的安排,全失败了。

她错了吗?不该因前世之情就贸然将王石头提拔到这样的位置上吗?

因着今日就要拔营上路,侍女给谢玉璋梳了简单利落的发髻。有人将朝食送进来。她们一些人服侍谢玉璋用饭,另一些人已经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东西。

谢玉璋才用完饭,便有侍女禀报:“寿王和五殿下来了。”

谢玉璋点头,漱过口起身,侍女打起帘子,随她去了外帐。

“宝华。”寿王见她出来,站起来对她上下打量,见她仪容整洁,神情正常,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道,“无事就好。”

他道:“早上醒来便听他们说昨晚可汗闯了你的帐子,可受惊吓了?嗐,男人们喝了酒便是这样,你不要放在心上。”

寿王是一贯的和稀泥。作为男人他怎么可能不明白昨夜险些发生什么,但他此行的责任便是将谢玉璋交给阿史那,让她完成和亲的使命,自然是不能让昨夜这样的小事坏了和亲这等大事。

五皇子却满脸怒容,大声道:“蛮夷实在可恨!竟趁我们酒醉做出这等无礼之行!”

“可恨我昨晚醉了!”他扼腕,“但我不醉,必当面斥退他!”

谢玉璋才刚刚坐下,闻言睫毛颤了颤,抬起眼:“五哥昨晚醉了?”

“是呀,你不知道这里的酒有多烈。那些人一碗接一碗的给我们敬酒。”五皇子顾左右而言他,问,“听说昨晚上可汗打伤了一个侍女?是哪个?明晴?还是月香?”

仿佛寒潮已至,让谢玉璋觉得冷到了骨子里。

她并不知道五皇子整晚都在喝清水,根本无需她那一晚解酒汤。但她却知道,他只要喝了那碗解酒汤,便不会醉。

一个解酒药能被称为一族大巫代代相传的秘方,自然是有原因的。

漠北男人嗜酒如命,偏这里又多战火。每设宴,必备这解酒药,若酒前服用,能保不醉,若酒后服用,片刻即醒,上马便能战。

昨夜阿巴哈便是喝醉了,王石头找去,他的学生给他灌了一碗下去他便清醒了,来到这边便能应对李固,给阿史那可汗收拾烂摊子擦屁股。

昨天谢玉璋给五皇子灌下那么浓一碗,他生平头一回用这药,正是药性最有用的阶段,不像有些草原人服用得太多,渐渐失效。他既在酒前服了,便不可能醉。

五皇子的帐篷与谢玉璋的毗邻,他便是睡下了听不到吵闹喧哗,他的侍卫、从人也不会干看着不去禀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