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入了河西境内,李固就在身侧,谢玉璋却没有与他接触的机会。

李固也一直只是跟在李启身后,寡言少语,说话的机会都留给李启。然他带来的二百人却带给了云京诸人极大的震撼。

赶路之时,除了马蹄声,竟连一声咳嗽都听不到。纪律森明,令行禁止,二百人行动起来整齐划一,宛如一人。

到了驿馆安顿下来,五皇子在谢玉璋面前咋舌:“你看那李十一在云京时候不声不响的,像个老实人,听说在河西杀起人来从不手软。你再看李四郎的人,就不行了。”

“是飞虎军吧?”谢玉璋问。

五皇子奇道:“你怎么知道?便是叫飞虎军,我打听过了。”

谢玉璋说:“我听二哥哥说的。”

谢玉璋和舅家亲近,杨怀深又跟李十一走得近,她听杨怀深提起过也合理。

五皇子说:“在云京没看出来,这个李十一是员杀将啊。”

他说话的时候,眸光闪动,透露出了些许盘算的心思。

谢玉璋默然。从前,她不知道她这五哥原是个这么容易被人看透心思的人。

志大而才疏,才疏而不自知。

后来太子哥哥酒醉溺死于逍遥侯府花园的池塘,南边的那些人在剩下还活着的皇子里选了他,是不是也是因为易看透、好控制的原因?

但五皇子提醒了她。她就算自己不方便去和李固接触,也还有别的办法。

她派人去请李固来。

李固正和李启在一起,听到公主召唤,他面上倒未露出什么异样,李启却斜着眼睛瞅他,只是碍于侍女面前不好当面询问,只得放他去了。

侍女本该为李固带路,不料这位李将军身高腿长,步履铿锵,大步迈出,侍女竟不得不小跑着才能跟上。进去禀报的时候还气喘吁吁的。

李固进了房间,暖意扑面而来。

这房间是整个驿馆最好的房间,为了公主莅临,多日前就准备好了,李固亲自来看过的。此时却大变了样。

帐子、插屏、熏炉、茶具、坐垫……,一应用品全换上了谢玉璋自带的东西。样样精致,处处高雅,还隐隐带着女郎特有的柔和温软。

李固在那一瞬忽然意识到,这扑面而来的便是谢玉璋的生活。

是了,她这样的人儿,原就是该过着这样精致华美,叫人见到便不由自主地变得小心翼翼的日子的,李固想。她就是一个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爱着,精心呵护着的人。

可这样的人儿,却就要去到阿史那老狗的身边了。

谢玉璋不知道李固为什么神情如此冷硬,他从外面进来,带着一股凛冽之意,生生地将屋子里刚熏出来的暖融融的感觉全打破了。

他站在那里,跟整间屋子,跟她,都格格不入。

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十一郎。”她嘴角含笑地唤他,“怎地见到我不高兴?”

李固一僵,绷着脸道:“公主说笑了。”

谢玉璋抿着嘴笑了,表明她确实是在说笑。“快坐。”她抬抬手。

河西之地,许多生活习俗都与云京大不相同,胡风颇重。驿馆的家具,多是高桌胡凳。

李固走过去在谢玉璋下首坐下:“殿下唤臣何事?”

谢玉璋发现自己竟然很喜欢看李固在她面前这种紧绷绷的状态。当李固这样紧绷的时候,谢玉璋就会放松几分。

这大概就是,此消彼长,敌退我进。

“北边真的好冷啊。”谢玉璋开启话题说,“一路走过来,就觉得嗖嗖地便冷下来了,这跟在云京的时候不一样,云京是慢慢冷下来的。”

听起来全然像是闲聊,她到了陌生的地界,见到他这个曾经认识的人,大概会情不自禁地感到亲近吧?李固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了些,顺着她的话题说:“便是夏日里,这边也没有京城那么热。殿下初来,慢慢会适应的。”

“不适应也不行。”谢玉璋说,“毕竟以后,北边才是我的久居之地。”

李固看了她一眼。她神情淡然,眉间并无愁苦。李固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没有多激烈的情绪,是一种钝钝的、缓缓的难受。

“臣常在边塞,殿下日后若有事,可使人传信来。”他忽地说。

没有豪言壮语,像是闲谈时的随口一说,却令谢玉璋心里惊疑。李固……是在暗示她什么吗?

谢玉璋不敢自作多情,无法确认。她低了下头,再抬起,神情已经恢复自若,问他:“从这里算,我还要走多久?”

若要李固带兵突袭,快马走起来,不过十日。但谢玉璋的队伍,多是辎重,还有妇女、稚儿甚至少量的老人。李固按照她从云京到河西的速度估算了一下,说:“大约再一个半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