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从离京前,陪嫁人员便按照谢玉璋的要求学习胡语。只是这么多的人被迫离开故土,个个哀戚,远行前又有诸多要打理的事宜,哪有那心情。通译们的工作一开始十分不顺畅。

及至上了路,谢玉璋知道后,把袁聿请过来请教。

袁聿这人十分接地气,说:“尝有人以青菜吊于驴额前一尺,那驴子为吃到菜叶,四蹄不停,奔走竟有百里。人也一样,得有个奔头才行。”

谢玉璋恍然大悟。

从前这些事,都是林斐在做的。她其实早该想到的。

想起林斐,伤感在心头一闪而过。但她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比起勋国公府,草原对林斐的伤害太大了。她再不想她遭遇那些事了。

“可以发赏钱。每日里凡是肯上课学习的,都发。”谢玉璋请教,“袁令觉得每日里发多少合适?”

袁聿竖起一根手指。

“一百文么?”谢玉璋点头,“可以,一日不过一、二百贯而已,不多。”

一抬眼,却见袁聿扶额。

“……”谢玉璋,“袁令?”

“一文!殿下”袁聿哭笑不得,“每人每日一文即可。”

谢玉璋凤眼圆瞪:“哈?”

她的人生中,对金钱的计量从来没有小到过“文”这个单位。从前在云京的时候是,后来到了草原也是,再后来归于逍遥侯府,李固对逍遥侯府颇为仁厚,从来不曾在衣食住行上苛待过他们。

谢玉璋时常被皇后张芬召进宫里,宫闱里向来是银钱开道的,但即便那个时候,谢玉璋再寒酸,也寒酸不到“文”——林斐总是在她的荷包里塞满打赏用的小银锞子。

“又不是使他们做甚苦力,不过学说话而已。每人每日一文足矣了。”袁聿说,“殿下,臣一个月不过才二十五贯而已,马建业比我还少,他才二十二贯。”

谢玉璋失笑,打趣道:“袁令是嫌本宫给得少了吗?”

袁聿捻着胡须,道:“涨月俸这种事,不急,慢慢来,不急。”

两人大笑。

笑完,谢玉璋又说:“只是一文也太少了些。不如另再设奖励,通译们每人每日负责的那组人里,学得最好最快的前三个,奖励他们每人一……一百文。”

她这次学乖了,本想说一贯,临时改成了一百文。

袁聿大笑,拍手道:“善。”

若不是亲眼见到,谢玉璋是想不到一文钱竟有这般大的驱动力,特别是那前三名的奖励设置,原先没精打采不用心学话的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

待问清楚不只限于本人,随行家属也算在内的时候,那真是全家出动。

一连几天,各组前三的一百文都被一群小娃娃们得了去。许多人甚为眼红,个个鼓了劲使劲学,却发现大人普遍比不上这些小儿。

于是这就成了各家娃娃间的较劲。爷娘在后面悄悄给打气。

一时间整个队伍的气氛都生生扭转了。

“只要有奔头……”看着这全新的气象,谢玉璋喃喃地道。

她这一世,不也是因为有那么一点点奔头吗?所以前路变得并不可怕了。

她微微一笑,放下车窗的帘子。

路上行了快两个月,抵达凉州界碑的时候,众人都已经穿上了发下来的新袄。

因着皇帝和太子对谢玉璋的怜惜,她的队伍里的一应用品不仅都没有纰漏,质量还都称得上颇佳。

这批袄是统一制作派发的。不仅布料又厚又结实,内里还絮了厚厚的木棉和麻绒。这厚度,许多人家要自己做的话,可舍不得。如今穿在身上,暖烘烘的。

然而谢玉璋知道,对于漠北的寒冷来说,木棉和麻绒还是薄了。

谢玉璋记得那时候刚到漠北,正遇到气温骤降,她的队伍准备不足,很是冻伤甚至冻死了一些人。

谢玉璋想起这些,再看着此时队伍里为学胡语而热火朝天的人们,内心里充满了愧疚。

他们都是因她才来到塞外,她却没有照顾好他们。

“袁令,大家的羊皮袄都赶得怎么样了?”谢玉璋问袁聿。

“赶得差不多了,殿下放心。”袁聿笑道。

在朝廷眼里,一件厚厚的袄,对这些人来说已是够了。去了塞外,冻伤冻死一些,都是正常“损耗”。

宝华殿下却宁肯自掏腰包大量收购羊皮,也不肯要这“损耗”。

只是队伍足有千余人,在云京收购,一是一时没有这么大的量,二是会在短时间内将羊皮的价格拉起来,扰乱行市。袁聿便与来自西北的皮货商说好了,不必非得将货运到云京来。反正他们是要向北去,只要运到他们前行的路线上便行。

如此一来,皮货商成本降低,袁聿也拿到了更合理的价格,很是给谢玉璋省了不少钱。虽然他知道这位公主殿下根本不把这些钱放在眼里。但替她精打细算、合理安排,正是他这个公主家令存在的意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