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夏嬷嬷的事捅到了皇帝面前,这些日子一直心情不好的皇帝竟派人将夏嬷嬷传唤至含凉殿召见。

看到这位旧人,皇帝泪水涟涟:“如见梓潼。”

皇帝欣慰于中宫旧人的忠诚,在他心目中,所有的忠诚自然是属于他的。

不管怎么说,皇帝召见夏嬷嬷,颇有赏赐,反正不是坏事。

谢玉璋的嫁妆,从她出生之日起便开始准备了,即便是皇后去世了,这件事在宗正寺手里也没有停止过。

只是谁都没想到她会和亲漠北,内里许多东西便得重新调整。

各司各衙都忙碌起来。

京畿兵营里,名单宣布下来,也如宫里一片愁云惨淡。只有王石头、李阿大等人一脸懵逼。

升官了?

李阿大等人提为队正、旅帅,已经够令人吃惊的了。王石头竟然一下子提为校尉了?

且他这校尉还与普通不同。正常说,两旅为一团,一团才设校尉。公主这卫队却有五百人,足足五旅。这个校尉的权力,就要比正常的校尉大得多了。

哪怕只是副职。

他们这一群人,大多是乡里乡亲的关系,平时就好,也都不是会溜须拍马逢迎上官之人,这次放出风声要甄选五百兵丁为公主护卫,随公主北上。李阿大早早就说了:“肯定有咱。”

大家都骂他乌鸦嘴。虽然骂着,可心里却也忐忑。互相商量着要不要使些钱走走路子,可一是囊中羞涩,而是……没路子可走。

名册公布,果然被李阿大不幸说中,真的有他们。

唯独想不到还能升职加薪。且名单公布下来看一圈,升官的这几个不是旁人,全是平日里就相熟的兄弟。

怪哉。

可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吧。

一群穷光棍,过了最初的难过,后来的懵逼后,就把这些情绪都抛开了。

“走走走!喝酒去!王校尉请客!你都校尉了你还不请客!”

王石头是懵逼中的懵逼。

他被上官的上官的上官的上官召去谈话才知道,自己不仅升为了校尉,还是公主卫队的副队之职。

一人之下,五百人之上!

一脸懵逼着就被兄弟们拥去喝酒了。

酒先喝了三圈,话匣子打开,七嘴八舌地说起这次大家一起升迁是多么的奇怪。一直闷不吭声的王石头忽然开口:“是公主。”

“啥?”大家还没反应过来。

“宝华公主。要嫁到漠北去的那个。”王石头解释说,“上边说是,公主亲自圈的咱几个,都给提上来了。”

一群男人呆住。

过了片刻,哄堂大笑!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咱差点信了你的邪!”

“你还‘上边’了你!”

“不得了,这当上校尉就是不一样了!”

不管王石头怎么脸红脖子粗地解释,大家伙没一个肯信他的。

他们是哪根葱,那宝华公主天潢贵胄,又是从哪个旮旯认识他们的?王石头这牛吹得,忒假!一戳就破!

男人们闹着说着,谈起以后就要跟着这位公主去塞外,有人忍不住哭了。一时带得众人强压着的情绪都压不住了,想到这辈子可能跟着那公主埋骨异乡。

王石头见了,便把“上边”提前告诉他的关于给这五百兵丁的“安家钱”的事也提前告诉了兄弟们。众人一听还有一笔钱拿,注意力一下子又被吸引住。

这次甄选就和打仗时抽丁是一样,优先选择家有兄弟的。这些人都不是独子,家里都还有兄弟。

便只围着王石头想知道这笔钱经过层层盘剥之后,到他们手里到底还能落到多少?够不够留给爷娘养老,给兄弟盖个房子娶新妇的?

唉。

时间转眼到了八月初,不论是宫里还是兵营,那些要跟着谢玉璋去塞外的人,慢慢地也认命了,情绪也没有从前那么低落。

公主该有的一套班子也已经搭好。公主家令姓袁名聿,是勋国公府推荐来的人,皇帝和太子都知道这是谢玉璋外家特意为她挑选的人,自然是毫无异议地走马上任了。

前世他到了汗国不到半年,就因水土不服的急症去了。但谢玉璋与他打交道的时间虽然短,却知道他踏实、务实,有干吏之才。

名册公布不久,勋国公府请了谢玉璋过府。

寻常公主都是开府才有自己的属臣,公主府便是公主自己的地盘。谢玉璋却是还住在宫中,十分不便。

杨长源将她请到勋国公府,便是要她在和亲之前先见一见自己以后的家臣们。

以家令袁聿为首,率着一众家丞、主簿、录事、舍人等等,连同要跟谢玉璋同去的通译管事和太医包重锦,一起拜见了谢玉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