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为谢玉璋的受宠,朝霞宫的事在宫里便是大事。朝霞宫的吩咐,立刻就有人执行。

宝华公主想知道河西节度使李铭带来的两个义子都是谁,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有小内侍来回报了:“是行七和行十一的。行七的叫李卫风,行十一的叫李固。”

李十一郎。

那位陛下,原来在这个时候已经来过云京了吗?谢玉璋怔然,她竟全然不知道、不记得。

一个疑问不禁浮上心头——这个时候,她和他……已经见过了吗?

看着谢玉璋又神思恍惚,林斐担心地推推她:“殿下?”

谢玉璋回神,她看了林斐一眼。那黑黢黢的眼睛里幽幽的目光,让林斐感到陌生。

“来人!给我更衣梳妆。”谢玉璋忽然说,“还有,叫小膳房准备两盏香薷饮子,要冰澎过的。”

前世,她和他在这时候有没有见过,她不知道。

但今生,既已知道他来了,谢玉璋想,怎么能不去见见?

她必须去见见他!

“去送给陛下吗?”林斐看着宫人给谢玉璋梳头绾发,问。

“是。”谢玉璋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回答,“天热人乏,容易食欲不振,我送去给父皇解解暑。”

这是她从前做公主的时候常做的事。

母后临去前,唤她到跟前,贴着她的耳朵说:“你此生之幸,全系君王一念之间,勿忘,勿忘……”

她一直遵照着母后的叮咛,事皇帝至孝。冬日里往紫宸殿送燕窝、夏日里往含凉殿送冰饮子这种事,她做得比四妃都更多。

谢玉璋望着铜镜中的自己。

乌发如墨,肌肤胜雪,两颊粉红莹润,是保养得当、气血饱满之态。这是还没有及笄,养在深深宫闱之中,千娇百宠,不知人生疾苦的自己。

谢玉璋闭上眼。

在被远嫁到漠北汗国之前,她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理解母后遗言中的含义——失去母后怙恃的她,一生幸福与否,其实全在皇帝一念之间。

她继承了母亲的血脉,音律、舞蹈、字画,都极有天赋。虽然读书上弱一些,但是这些天赋,已经足以获得父皇的宠爱了。

“不愧是梓潼的骨血。”她那多情又善感的父皇摸着她的头,眼中含泪地说。

有这份宠爱,即便没有了母后,她也成为了这个宫闱中过得最好的女子。四妃对她,无不是笑脸相迎,温柔宠爱。宫中诸人,又有谁敢对她有一点点不敬。

母后临终的叮咛渐渐在耳边消散。

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母后所言是多么睿智,简直称得上一语成谶。

皇帝一念之疼爱固然能使她享尽尊荣富贵。

皇帝一念之狠心也能让她坠入地狱。

谢玉璋疾步走在长长的廊下,脑子里闪过这些胡思乱想。

因为是去见皇帝,林斐没有跟随,留在了朝霞宫里。身边宫人不知道公主近日究竟是怎么了,竟像换了个人似的,没人敢出声,不管公主走得多快,只紧紧跟随。

但谢玉璋的脚步忽然停住。

身后的一串人都跟着急刹。

“殿下,那两个就是河西节度使的义子。”內侍及时上前,告诉谢玉璋,“厚壮些的那个是行七的李卫风,清瘦些的那个是行十一的李固。”

谢玉璋凝目遥望树荫下的两个青年男子。

此时的李固大约不过十八九,还在少年人因抽条长个而显得格外瘦削的阶段。

可纵然年轻许多,青涩许多,瘦削许多,李固负手而立的身躯,已经有了令人生畏的锋锐气势。

在非正式的陛见中,皇帝更喜欢让臣子着便装。他还常常点评臣子的穿着。皇帝品味高雅,凡是被皇帝赞过的,立刻便成了云京城的时尚新标。

李固身着不合时下潮流的便服,腰间也无宝刀,可他身上在战阵中磨炼出来的铁血之气又怎么藏得住。

这样一个人,纵站在人群中,也不会叫人忽视了去。

谢玉璋茫然。

她既见过李铭,十有八九也在什么时候见过李固了,前世怎么竟对他全无印象?

她茫然了片刻,忽然自嘲地笑了。

现在的她,自然看人先观气。可从前未及笄的她看什么呢?

在云京城的盛夏里居然还穿着锦而不是今年最流行的单罗纱,那花纹、配色,无一不落后了云京城的流行风尚至少三年,身上也没有任何值得别人称赞的精致风雅的配饰——这样一个西北地界来的土包子,如何会被从前的她看入眼里呢?

大约看到了,也只当做空气吧。

所以的确那么早的时候就……见过了吗?

“云京可真热,带的衣服还是厚了。”李卫风对李固说,“我看张五郎他们穿的都是单罗纱,看起来很凉快。我们也置几身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