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一长老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六章 故人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八章 又是一位故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何掌柜的,这几块寒淬金是和尚我好容易从大荒星淘来的宝贝,怎么也有个千儿八百斤沉重,你看看能换多少百花香。”太方上人斜斜的依靠在柜台上,似乎是脚丫子上的伤口有点疼痛,太方上人刚刚说了几句话,脸上的肌肉却是抽搐了数十次。

百花阁的何掌柜是个普通的仙民,身上一点儿修炼仙法后特有的发力波动都没有。但是他生得肉团团的极其富态、极有亲和力,更兼他生就一份算帐馆长、管理人事的上好本领,故而他成了百花阁的总管掌柜。

看着太方上人丢在柜台上的那几块加起来快有人头大小的淡金色矿石,何掌柜随手掂了掂几块矿石,笑吟吟的朝太方上人笑道:“太方上仙,这儿一共是寒淬金七块,净重一千零三十五斤,品级是上上好的,起码能提炼出寒淬金髓十斤往上!这寒淬金髓是打造庚金、葵水双属性飞剑法宝的最佳材料,一斤寒淬金髓价值极品仙石五十块,就能换一坛净重百斤的百花香。”

太方上人点了点头,他歪着脸怪笑道:“你们百花阁不是做矿石生意的,所以你们收寒淬金就要打一成的折扣,所以你们给我九坛百花香就是。”

“好咧!”手掌一翻,七块寒淬金已经消失在何掌柜的手中。何掌柜招呼小二将九个小孩人头大小的白玉酒坛放在柜台上,太方上人点了点头,又着何掌柜给了他一个普通的布袋将九个酒坛装进去,随手背在了背上。

何掌柜诧异了,他惊问道:“太方上仙,您的储物戒指呢?”

太方上人淡淡的一笑,嘻笑骂道:“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次去大荒星想要找点好东西,结果碰到了两条修成大罗金仙的黑鳍毒鲤,那两货不讲理,和老子硬拼了三个月,老子重伤逃走,就连储物戒指都被毁啦!啧啧,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将损失补回来!”

何掌柜干笑了几声,他想要安慰太方上人几句,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自嘲的摇了摇头,太方上人叽里咕噜的嘀咕道:“早知道当年何必这么大方?哎,所有宝贝都留在了下界,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结果自己在仙界穷得要卖裤子啦~他娘的,当年是哪个王八蛋给老子说的,说仙界满地都是珍宝,随手一抓就是一块极品仙石呢?”

林逍苦笑了起来,仙界的确满地都是宝贝,随便一块石头都是珍宝级的好货色。可惜这些宝物都是有主的,除非太方上人投靠某个势力任人驱遣,否则他太方上人别想在仙界已经有主儿的地方捞到一根草!大荒星的名头林逍也知道,那是仙界偏远得令人吃惊的所在,除了一些犯事了的孤魂野鬼,根本没人去那种地方。那一片星域距离鼎天星域有数百万个星域,就算是大罗金仙也要不断的施展瞬移之术连续瞬移数年,才能去到大荒星!

太方上人也只能去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寻找一些珍贵的矿石折换成各种仙石,才能勉强让自己在仙界生活下去。

想到太方上人在下界洞府中留下的无数珍宝,林逍的心头不由得一酸!这个秉性古怪的太方上人哪!

背着布袋,哼着小调往百花阁的大门快步行去,太方上人右脚上的伤却又发作了,一股股黑色的血液不断的自伤口流下,随后瞬间蒸发成了淡淡的黑气飘散。百花阁内的仙人们都看出来了,这是黑鳍毒鲤特有的毒液‘情吻’,一旦入体就有如情人的吻一样热烈缠绵,极难将其驱除。太方上人被那两条修成大罗金仙的黑鳍毒鲤妖仙伤了,怕是要治好这伤就得将他这次辛辛苦苦挖来的天材地宝消耗一空。再看看他身上那件残破的仙袍,没人看好太方上人在仙界的前途。

沦落到太方上人这种地步的仙人,要么乖乖的投靠一个势力做人的鹰犬,要么就是碰到自己的仇人,在一次次的争斗中无奈的身陨。运气好的,还能保留一丝灵神轮回投胎辛辛苦苦的从头修炼起,无数年的苦功一朝化为画饼;运气差的,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就是魂魄被那些邪道出身的仙人擒去炼成仙器中的器灵,从此永世不得超生。

以太方上人的这种个性,怕是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投靠哪个势力的吧?

哼着小调,一步一趔趄的往门外行去,太方上人还是那样懒洋洋的,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豪壮之气令得在场的仙人同时叹了一声。

林逍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喝道:“太方前辈且留贵步。”

太方上人淡淡的笑道:“罢了,我太方何等人?自由自在懒散惯啦,要我为你们办事,嘿嘿,免了,免了!”

林逍随手飞出了轮回剑,他轻轻一弹轮回剑的剑锋,轮回剑顿时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剑鸣。林逍大喝道:“你看这是什么!”一边大喝,林逍一边将轮回剑用力的丢向了太方上人。

太方上人怒道:“想要动手么?别忘了会仙大陆的规矩!”他反手一抓,一个拿法将轮回剑的剑柄握在手中,那无比熟悉的手感,剑柄上那一处处曾经和他相伴无数年的细微细节,以及剑体内太方上人熟悉至极的气息,甚至是那一声同样熟悉的剑鸣,都让太方上人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一缕仙识本能的往轮回剑内一探,轮回剑顿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丝丝锋利至极的剑气朝着四周激涌。

林逍早就下令叫离神宫灵将白季乐找了过去,将岁月和光阴两件至宝也通过清静琉璃宝塔送了过来。看着身体不断哆嗦的太方上人,林逍抖手将三枚长针和佛珠丢了过去,笑道:“您再看看这两件法宝,不知道您可熟悉?”

一声尖啸,太方上人身上的仙袍无风自动,太方上人急转过身,一把将长针和佛珠抓在手中,他惊骇不定却又是欢喜万分的叫道:“居然是~这,这,小子,你是什么人?”

林逍笑了笑,他朝太方上人长身鞠躬行礼道:“小子丹逍,见过太方前辈!前辈遗泽,令得小子数次得脱大难,今日终于得见前辈仙颜,还请前辈移驾,让小子对前辈一表心意!”

“丹逍?”太方上人的眉头一阵抖动,他怪声怪气的问道:“听说最近仙界出了个了不起的大丹师,似乎把愚丈人那老王八蛋都给赶下台了的,就叫做丹逍!你就是丹逍?那个乙道门的丹堂长老丹逍?那个就要接管仙庭丹部大权的丹逍?”

林逍毕恭毕敬的朝太方上人又是躬身一礼:“正是小子!”

‘轰~’,整个百花阁内的数千仙人同时悚然,这小子就是丹逍?就是那个以刚刚飞升的仙人的身份力压仙庭第一炼丹宗师的丹逍?这两百多年来,乙道门在仙界的诸大集市上以低价倾销数百种珍奇的仙丹灵药,每一种都有着令人咋舌的强大功效,听说让向来不以炼丹着名的乙道门能够炼制出如此多灵丹妙药的人物,就是眼前的丹逍长老!

两百九十七年,在丹药市场上几乎将仙庭丹部彻底打垮的乙道门丹堂,就是被他一手掌控!

他几乎是一个人击垮了整个仙庭的丹部,令得仙庭这两百九十七年来的收入锐减,甚至到了丹部的仙人都发不出薪水的地步!这一切,都是丹逍长老造成的!而他,居然对这个落魄得和叫化子一样的太方上人如此的恭敬!

“哎哟,这太方上人可是走运了哪!”何掌柜脸上的油肉都在哆嗦,这太方上人可是时来运转了,这丹逍长老似乎是欠了太方上人一个极大的人情,这还有不死命报答的?修仙之人,最害怕的就是欠人情、欠因果,这太方上人这下可发达了!

“啧啧,这太方上人嗜酒如命!若是他发达了,我百花阁的百花香能多卖出去多少坛哪!”何掌柜的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线了。

林逍毕恭毕敬的朝太方上人请了又请。太方上人犹豫了许久,这才随手将背上背着的布袋丢给了林逍,背着手大咧咧的走上了楼,直到了百花阁消费最贵的第九层雅阁中。

大马金刀的在酒桌边坐下,太方上人抓起桌上的酒坛就往嘴里‘咕咚咕咚’的灌酒,他一口气将一坛百斤美酒喝得干干净净,这才喘着酒气大声笑道:“过瘾~嘿,想不到和尚我当年自负之举,居然还能得来这么一个好报!一饮一啄,的确都是天定!小子,若是换了别人,我是不好意思将轮回剑它们收回的,但是既然是你,是你这个乙道门丹堂的长老,老子我今天也就厚一把面皮了!”

老脸一红,太方上人略带酸楚的大笑道:“飞升万年,老子可苦得紧啦!自以为凭借老子的本事到了仙界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结果全部是这么回事!妈的,老子当年光着屁股飞升仙界,刚到迎仙驿就被他奶奶的关了起来,说是老子有伤风化!操,足足关了老子三个月哪!”

正一口酒含在嘴里的林遥‘噗哧’一声将酒水全喷了出来,正殷勤的递给太方上人一个酒坛的林逍则是半晌儿哭笑不得!

太方上人也不让林逍和林遥说话,只是絮絮叨叨的将他这些年的事情述说了出来。

他是憋苦得狠了,很多东西他根本不屑于和其他人交流。如今碰到了林逍这个得了他遗泽的,在某种意义上算是他太方上人隔代传人的弟子,太方上人终于抛去了心头的一份倔犟和执着,将他的一切经历一五一十的述说了出来。这一刻,太方上人的心,无比的放松!他的三件炼魔至宝就悬浮在他身边,不断的发出有如婴孩碰到母亲般的轻鸣。

可怜太方上人,当年在下界简直就是盖世天骄,他强行压制自己的法力波动,等得自己有了相当于金仙巅峰的实力,有了相当于大罗金仙的道行修为后,这才志得意满的将所有的法宝和在下界无数年收藏的宝物留在了洞府中留待有缘,这就干干净净赤条条的飞升仙界。结果到了仙界,还因为有伤风化被囚禁了起来,好容易才扯脱了身。

身为佛道双修的异类修士,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佛门不要他,道门不理他,邪道修士更是将他视为洪水猛兽,见他一次就围殴一次。

凭着自己的道行修为,太方上人只花费了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就突破到大罗金仙境界,成为仙界有数的高手之一。奈何到了大罗金仙之后,每一点道行的增加,都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参悟、去体悟――除非有仙君、仙尊级别的大人物传道授业解惑,否则凭借大罗金仙自己想要提升道行,那是动辄以十亿年为单位的漫长时间。

一个无门无派,又佛道双修被视为异类的下品大罗金仙,偏偏又性情倨傲得近乎飞扬跋扈,到了仙界没几年就得罪了一大批人、招惹了一大批人,被百人规模的追杀就有十几次之多,万年的时间,太方上人混得是凄惨无比。若是他肯投靠仙界的某个势力任人驱遣,以他的天才资质,也许他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但是太方上人岂是愿意做人鹰犬的人物?

就这么孤魂野鬼一般的厮混了一万多年,又整日里被人追杀,被逼无奈之下太方上人跑到了会仙大陆居住,以他大罗金仙的身份,在会仙大陆勉强混了一个小小的洞府,起码日常居所是有了。但是仙人修炼就需要各种辅助物品,比如说仙石、仙器等等,从何而来?

他倨傲到甚至不愿意去仙庭供职!他身上的仙袍和飞剑、法宝,都是去大荒星等凶险之地一点点的收集材料,又一点点的自己炼制或者央求人炼制――求人炼制法宝的代价也是极其高昂的。就这么的,厮混了一万多年,太方上人在仙界也就凑齐了中品仙袍一套、中品仙剑两柄、防御和攻击的中品仙器各两件!

可怜太方上人在下界的时候以为,只要飞升了仙界,就有无穷无尽的仙器等着他大把抓呢!哪知道仙界的仙人也没有多少富足之人。虽然仙界物产丰富,也不缺乏炼器的高手,可是仙界的仙人太多,每个仙人对仙器都有着本能的渴望,所以他耗费了偌大的心力、耗费了偌大的代价,也就凑起了这么点家当。要说起来,他在下界就能有数件极品仙器随身,这简直就是天大的造化,就算是仙界的大罗金仙都会羡慕他!

可惜就这么点家当,他这次在大荒星遇险,被两名同样有着大罗金仙境界的黑鳍毒鲤妖仙围攻,除了一套破破烂烂的仙袍,他别的仙器都尽毁于这一战中。好容易找到几块寒淬金吧,因为忍不住口腹之欲,他不想着用寒淬金去换取几件好一点的飞剑和法宝,反而是一骨碌的都丢在了百花阁,换成了百花香这种极品美酒打牙祭!

奇人就行奇事,林逍和林遥所见过的奇人中,就以太方上人为最了!

林遥结结巴巴的问道:“您腿上中了黑鳍毒鲤的妖毒,您准备怎么驱除?”

太方上人怪眼一翻,他怪声道:“和尚命不该绝,总有办法。喝了这九坛百花香,慢慢的用真火将这毒液炼化了就是。也不过花费百多万年的苦功,总能成功。反正和尚我在会仙大陆有一处洞府,虽然小了点,洞府占据的地盘只有方圆十几里,但是仙灵之气是足够了!”

林遥瞠目无言,林逍则是一坛又一坛的将美酒递给太方上人。

等得太方上人发泄光了肚皮里的怨气,林逍无比诚挚的朝太方上人稽首道:“前辈,晚辈得您遗宝之助,免去了几次灾劫不提,更是依靠您的遗宝,让晚辈的一个小小基业中的属下有了起步的本钱,起码他们的第一批仙器,都是用您留下的材料打的基础。”

顿了顿,林逍朝太方上人行礼道:“按照情义而言,您对我有半师的恩惠。您如此景状,让晚辈情何以堪?所以,晚辈斗胆,还请前辈~~~”

不等林逍的话说完,太方上人就鼻子一歪的怪声骂道:“要和尚我替乙道门做狗腿子,没这样的道理!和尚我虽然窘迫,还没窘迫到真正做叫化子的地步!有了你还给我的三件极品仙器,和尚我足够纵横仙界的,我没事跟着你走做什么?”

“晚辈不敢求前辈为乙道门办事!”林逍诚挚的对太方上人说道:“晚辈也不是乙道门的直系传人,晚辈的师门,是大罗丹道!若是前辈愿意,晚辈愿意以师尊之礼对待前辈,以后前辈就是我大罗丹道的长老!您爱管门户中的事情,您就管!您不爱管了,拿着仙石来百花阁整日里喝酒都成!总之,如今我大罗丹道在仙界只有晚辈一人,您就是我大罗丹道在仙界的第一个长老!”

“啊?”太方上人也呆了,能够和林逍这样说得如此透彻如此干脆的,还这没人!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六章 故人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八章 又是一位故人!
热门: 镇墓兽 腐蚀 祈祷落幕时 黄河古道 戮仙 钟表馆幽灵 仙剑问情4:血色神魔 仙剑 只差一个谎言 觉醒日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