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皇俣心思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拉拢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血尊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半个时辰后,乙道门的山门中。

乙道门玄玄山脉各处,突然有一万两千多个青色的光点闪出,这青色的光点瞬间就扩张成了直径数百丈的大窟窿,从中卷出了一道道青色的狂飙。以这些青色的窟窿为中心,方圆百里内的一切――除了乙道门的修士――被席卷一空!

从乙道门的大小建筑一砖一瓦柱子屋梁、到花圃中的花花草草、药圃中的各色灵药、矿脉中的无数灵石和天材地宝,乃至厨房里正在蒸煮的食物、牲畜圈里的猪马牛羊、下人仆用正晒在外面的衣物抹布、还有扫帚拖把等等,外带乙道门中所有的风景秀美的山山水水,尽被这青色的狂飙卷得干干净净。这是离神宫灵这个极度无良的家伙,用启元世界一个空间世界的吸引力进行大范围的掠夺!

仅仅是因为林逍的功力不够,他和清静琉璃宝塔的契合度还不够高,离神宫灵还没办法调动足够的空间之力抢劫乙道门的修士,否则以离神宫灵的秉性,他就能将乙道门靠近这些空间坐标的修士都一个不落的给弄进离神星域去!这种事情,当年陨界之主初创启元世界的时候,因为启元世界中没有人烟,离神宫灵就不知道干过多少次,早就是熟极而流的了。

不过,这也足够了,乙道门原本富饶美丽的山门核心玄玄山脉,在短短三个呼吸间就出现了一万多处空白。那一块块方圆百里的空白中,是真正的挖地三百丈,平平整整的白地干净得就好似镜面一般。

听得惊变匆匆赶来,带着一干长老飞身到了高空俯瞰玄玄山脉的叶凌天看到如此凄惨的一幕,不由得当即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给我一查到底!到底是谁敢在我乙道门的嘴上拔毛!”

叶凌天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再也顾不得什么风范,他跳着脚的在高空中问候起了某个人的祖宗十八代!

离神宫灵,则早就在离神星域中,和青锄、沈小白、敖雪、瑶璎、凌霸天一行人,乐滋滋的清点起今天的收获。

离神宫灵不无感慨的思忖道:“如果主人的修为能够尽快的达到金仙境界,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那时候,可就不仅仅是抢劫一些死猪死马回来了!啧啧,乙道门养这么多牲口干什么?上亿头的牲口,够敖雪、白季乐、凌霸天这三个仅有的吃烟火食的家伙吃到何年何月啊!”

离神宫灵很幸福的笑了。

杭州,西湖。

被血光笼罩的西湖原本碧绿的湖水也变成了令人恶心的酱紫色。一叶小舟飘荡在湖面上,几朵血色莲花缠绕着小舟,林遥卖力的划动着船桨,笑吟吟的朝坐在船头撑着一柄丝绸面仕女伞的少女献媚卖好。身穿红衣,长发飞舞,眸子里隐隐有一缕血炎射出,直冲到头顶数丈高这血炎才缓缓消散的少女,正是血域修罗门尊主的女儿,血域修罗门的少门主皇俣。

纤长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拨动着伞柄,皇俣呆呆的看着西湖上的断桥,突然叹息道:“好美丽的传说,好傻的白蛇精。若是本宫到她那种地步,区区一个法海又能奈何得了本宫?早就一掌劈碎了那光头,将他的灵魂儿贬入血海化为一堆饲料喂养怨灵了。唉~同样是女人,她做人又何必这样累?同样是女人,她报恩就报恩,又何必一定要嫁人?就算要嫁人嘛~”

林遥笑吟吟的说道:“小姐您这样的才学,这样的人品,这样的容貌,这样的身段,这样的实力,怕是天上的大罗金仙,您都看不上的!”

纤长的脖子轻轻摇了摇,皇俣妩媚的扫了林遥一眼,她叹息道:“胡说~若真有大罗金仙看上了本宫,本宫二话不说就嫁了。”悠悠一笑,皇俣手指轻轻的在湖面上点了点,酱紫色的湖水上泛起了几点涟漪,皇俣悠然说道:“等得本宫将那大罗金仙一身修为吸得干干净净,本宫就一纸修书修了他,然后重新再找一个仙君、仙尊,岂不是快活?”

“呃~”林遥干笑道:“那是,那是!”他摸了摸鼻子,随后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中不由得一阵哀叹。

“好了,好了,小林子,不就是吸了点你的修为么?至于这样小气?本宫若是不尽快增长修为,又怎能和那老不死的对着干?”皇俣白了林遥一眼,她慵懒的打了个呵欠,这才懒洋洋的说道:“小沅也被你杀死了,你倒是好手段。嘻嘻,那老不死的勃然大怒派出心腹人手缉捕你的时候,本宫心中可是欢乐。小沅是他最好的炉鼎,他想要祭炼血焰神罡,可少不了那几个臭丫头。”

林遥眯着眼睛笑道:“所以,小林子杀了小沅,尊主他的魔功进度,岂不是又慢了一等?”

“那是~”皇俣欢快的说道:“所以,这次你也算是立下了大功。所以,老不死的派出来追杀你的人,已经被本宫命人偷偷的解决了,你就放心大胆的在白衡星附近捣乱吧!”

乐滋滋的伸出手指对着林遥的眉心点了点,皇俣得意的扭着腰肢笑道:“能给乙道门这样的名门正派找点麻烦,倒也是一件快活事情,尤其是你要把动静闹大点,这样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省得他们巴巴的跑来源星坏了我们的好事。”

“小林子明白!”林遥飞快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皇俣的手指,他笑道:“有小姐您撑腰,小林子可什么都不怕了。”

娇媚的白了林遥一眼,皇俣轻哼一声道:“少说些好听的,乖乖的替本宫办事才是正经。我可警告你,你若是再和这次一样,偷偷的潜入地球,若是被老不死的手下看到了,本宫可都没法子救你,只能翻脸亲手将你擒下了。本宫着人干掉了老不死的那几个心腹,这罪名可全扣在了你的头上。依你无声无息杀死小沅的手段,老不死的倒也没怀疑是本宫下手,所以,你最好不要碰到他的直系属下。”

“小林子真的明白。”林遥眯着眼睛斜睨着皇俣的胸脯,他轻笑道:“就按照小姐您的意思办,以后小林子在外捣乱,您就在里面和尊主计较,总有一天,这血域修罗门的大权就是您的!嘻嘻,到了那时候,您可不要忘记小林子的好处!”

“安啦,安啦!”在地球厮混了几个月,皇俣的话里面也带上了一些地球人常用的词句。她挥挥手淡淡的说道:“赶快离开地球,本宫给你属下多派几个高手,省得你还没把动静给闹大就被乙道门的人抓住给撕了。记着本宫给你的那份密档,你将密档上记载的所有人都给本宫杀个干干净净,那可都是老不死的留在修道界的心腹铁杆,也不知道他留着那些人有什么用,总之全杀了就是。”

“小林子遵命!小林子这就告退!小姐您在地球,可一定要小心又小心!那昆仑神禁中的宝贝嘛~”林遥的眼珠转得飞快。

皇俣‘噗哧’一笑,她得意洋洋的说道:“昆仑神禁中的宝贝么,本宫起码是要有一半的,到时候给你两件玩玩也不错。”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皇俣幽幽的叹息道:“你赶快去办事吧~唉,真羡慕你可以去杀杀人玩玩,本宫这里,可真无聊。这源星附近的禁制太离谱了些,本宫想要血洗源星玩玩居然都不敢,居然随时会有天罚落下,你说这不是气人么?”

林遥抿着嘴笑了笑,他没搭理皇俣的话茬。站起身朝皇俣行了个礼,林遥手一招,天空血光中落下了数百条扭曲的血影,这些血影整齐划一的朝皇俣鞠躬行礼后,纷纷站在了林遥身后。林遥长吸了一口气,朝满脸是笑的皇俣点了点头,正待施展魔功遁走,猛不丁的他们听到从西方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雷鸣声。这雷霆暴鸣声是如此的巨大,似乎整个地球都颤悠了一下,满天里的血光血雾都狠狠的向下一降,一股灼热的阳刚气息翻滚着扫过血光血雾,满天血雾居然被那纯阳气息引得燃烧,荡起了满天的虹霓。

皇俣、林遥的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这股纯阳气息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毒药一般的存在,以皇俣深不可测的修为,当那气息飞过的时候,她也觉得浑身毛孔中一阵阵的刺痛,那气息似乎顺着毛孔钻进了身体,就好似一根根细小的针在刺她的皮肉。

“老不死的对头来了!呵呵,十三位和他同级的散仙呢~本宫倒是要看看,老不死的这次是不是还要把他手上的那点实力给藏着掖着,本宫要看看他手上到底有多少本钱!”皇俣的神念往雷霆声传来的方向一扫,她突然揉着肚皮大笑起来:“好,好得很;妙,妙极了。小林子,你赶快带人从挪移阵离开地球,顺便把老不死留在挪移阵那边的人都给宰了。唔,本宫去看看热闹!”

皇俣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她突然对林遥说道:“用七风绝魂钗对本宫后心全力一击!”

林遥惊讶的看着皇俣。皇俣看出了林遥眸子里的那一抹不解、惊恐、以及一份掩藏得恰到好处能够让她看到的浓浓情义,皇俣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沉声道:“本宫不是在考验你的忠心,赶快给本宫来一记重的,本宫好带着伤去见那老不死的。哼,这次,本宫要看他怎么应付十三位九劫散仙,本宫可没兴趣帮他出手应敌!快,快点用你全力对本宫来一记!”

“原来如此!”林遥好似明白了一点什么,他小心翼翼的转到了皇俣的身后,掏出了小沅的七风绝魂钗,果真是用尽全力祭出了七风绝魂钗,狠狠的朝着皇俣的后心击去。七风绝魂钗荡起一声沉闷的啸声,一道紫红色的凤形血光狠狠的钻进了皇俣的身体,在她身上破开了一个拳头粗细的透明窟窿,殷红的带着刺鼻血腥味的鲜血狂喷而出,皇俣身体猛的一抖,她大喜道:“恰到好处,你赶快带着人离开!”说完,皇俣左手捂着伤口,兴致勃勃的化为一道血光朝西方昆仑山方向飞去。

林遥怪声怪气的笑了几声,他冷冷的扫过皇俣支援给他的数百位高手,阴恻恻的说道:“从今以后,你们要听公子我的,否则,本公子就奏请小姐灭了你们的元神!哼哼!走,去青城山,把尊主留在那边的人都给公子我斩尽杀绝,然后尽快离开地球。”

太空中,叶馨冄轻轻的搂着林逍的胳膊,温柔的望着绿髯仙人笑着。林逍惊愕的看着叶馨冄,正如一个初出道的愣头青所应该表现出来的那样,手足无措的林逍浑身都绷得紧紧的,他身体微微有点哆嗦的看着叶馨冄,脸上满是不解和疑惑,更有着几分惶恐以及那种标准的年幼的少女被色情狂魔调戏后的惊惶。

叶馨冄轻轻的拍了拍林逍的手臂,她幽幽说道:“绿髯前辈,丹逍长老,是我们乙道门的客卿长老呢。”

绿髯仙人和身后五名美妇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同时大笑起来:“当然,当然,我们知道。”绿髯仙人真的知道了,乙道门为了这个‘丹逍长老’,也投下了沉甸甸的筹码,看样子,想要收买拉拢‘丹逍长老’,必须想别的法子,如今大敌当前,可千万不能乱了阵脚。芬灵宫在背后撬同道的墙角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但是如果在血域修罗门的尊主面前撬同道的墙角,这也太蠢了一些。

血海之上的魔像缓缓上升,巨大的魔像随着高度的增加不断的融解,在大片血雾的笼罩重,魔像慢慢的融化为一团粘稠发黑的血水。‘汩汩’冒着气泡的血水在虚空中一阵阵的蠕动,慢慢的缩小到三尺高下,最后凝结成了一个身高不过四尺高下的老人。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拉拢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血尊现
热门: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斩仙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易中天中华史:王安石变法 死亡草 连城诀 只有他知道一切 耳语娃娃 清明上河图密码3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