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演技

上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恩人林逍 下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作证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道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何苦如此?”林逍厉声道:“难道你一死了之,就真的没有任何后患了么?你不把这里的事情通知同门,不将这里的变故告诉你父亲,难道你不怕这后面隐藏着什么对付你乙道门的阴谋么?就算要死,你也要将这里的事情带回乙道门后再死!不过是丢了一件宝物而已,宝物再强也不过是死物一件,难道你的性命还比不过一件宝物?”

用力的将叶无双往地上一丢,叶无双就狼狈的趴在了地上,林逍厉声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返回乙道门,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你父亲,然后带领大批人马返回白衡星报复血域修罗门和鬼帝幽谷的一干魔头,夺回两仪剑!死,能解决什么问题?留下一条性命将功补过,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应该的行径!”

“是~说得及是!”叶无双猛的一下跳了起来,他死白色的面孔上多了一层血色,他尖声叫道:“没错,我不能死,我还要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爹爹,我要亲手夺回两仪剑!我要将功补过,我要向这些妖人讨回今日的血债。”

话音刚落,数里外的天空中就有两名虚境初期的血修罗带着三十六名元神巅峰的血夜叉急速飞过。前面的那名血修罗手上,端端正正的捧着一柄色分黑白的奇形长剑,那剑极长、极宽、极厚重,通体散发出一缕惊人的剑气,正是乙道门的镇门之宝两仪剑。

叶无双猛不丁的看到那两仪剑,顿时一口冷气抽在了喉咙口,差点没将他憋死过去。他用力的掐了一把林逍的大腿,用力叫道:“丹道友,那是两仪剑,那是我乙道门的镇门之宝两仪剑!他们要将那两仪剑送去哪里?前面就是两鱼岛,他们要将两仪剑送去两鱼岛!天哪,风长老果然是被他们害了,他们夺走了两仪剑,天哪,天哪,我们要怎么办?”

“两名虚境初期而已!”林逍冷笑了一声,厉声喝道:“叶道友,我们一起出手,不过是两名虚境初期,我这里有本门密制的丹毒~”

咬咬牙,林逍低声道:“哪怕胡乱使用丹毒是大犯本门的忌讳,丹逍今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我们上,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修道界的正气长存,万万不能让两仪剑这般重宝落入魔头手中。”林逍的身体已经化为一道金光激射了出去,空气中就留下了他义正辞严的喝声:“前方魔头,留下两仪剑,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不死!”

一股热浪从叶无双的心头冲起,叶无双呻吟了一声:“好一个急公好义的丹道人!这个兄弟,我叶无双交定了!”他也掏出一柄备用的上品宝器飞剑,架起一道银光紧跟上了林逍。

三十八名血域修罗门的魔修同时停下了剑光,他们诧异的转过头去,用看傻瓜的目光看着林逍。两个元神期的傻瓜说什么呢?要他们留下两仪剑?莫非他们看不出自己这边的实力比他们强了数十倍么?更何况前方三百里外就是两鱼岛,两鱼岛上可是有血域修罗门的大批高手,他们敢在这里打劫血域修罗门的人?不不不,彻底错了,居然有人敢打劫血域修罗门的人?

林逍的遁光迅速,他一眨眼的功夫就飞到了三十八名血修罗、血夜叉面前,林逍也不多说废话,他手一举,几道五彩烟雾脱手飞出,这烟雾扩散的速度极快,刚刚出手,这些烟雾就弥漫了方圆数百丈。魔修们一个不查被那烟雾扑了一下,众人急忙屏住了呼吸,哪知道这些五彩烟雾却是大罗丹道密制的歹毒丹毒‘绝五行散’,魔修们屏住了呼吸,毒气却顺着他们的皮肤毛孔渗入了身体,丹毒入体,魔修们体内五行之气一阵大乱,原本调和的五行之气当即相互冲突,金克木,木克土,真元也胡乱的冲突起来,将他们的身体冲得支离破碎。

三十八名修为绝强的魔修啊,甚至都来不及飞出剑光,就被林逍的丹毒放翻在地。

两个虚境的魔修在临终之前很是愤怒的问自己:“下毒?居然下毒?居然有人用毒干掉了自己?到底自己是魔修,还是这个家伙是魔修啊?”而且,这些魔修都很不解,修道界什么时候有了扩散速度这么快的丹毒?如果不是绝五行散扩散的速度快得离谱,这些魔修也不至于没有半点儿反应啊!

绝五行散并没有直接毒毙这些魔修,而是令得他们体内的五行之气崩解造反,令他们的修为当场下降了三个境界。虚境初期的修士变得只有元神初期的修为,元神巅峰的修为变得只有元婴巅峰,林逍的功法快意,身上的法宝和飞剑又是品级极高的货色,祝融剑斩出,三十八名修士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林逍劈开了身体,将他们的元神一并斩碎。

一把抢过了两仪剑,林逍小心翼翼的将两仪剑递向叶无双。

叶无双没有接过两仪剑,而是一把搂住了林逍失声叫道:“丹逍道友,以后你就是我叶无双的亲兄弟!”

两仪剑被抢了回来,叶无双就根本不在乎区区近万人的伤亡。凭他父亲的权势,区区近万人的伤亡很容易就可以被抹掉。等得他叶无双率领大批人马返回白衡星报了今日之仇,他叶无双的功绩依旧是光芒万丈的,足够他接掌他父亲的大位!

林逍心中一喜,他等着的就是叶无双的这句话呢。不过,林逍却也没空和叶无双多做感情上的交流,因为一片红晕从两鱼岛上冲了起来,正翻滚着朝他们这边急速射来。林逍一把拉起叶无双,纵起一道金光极快的朝远处逃去。一边飞逃,林逍一边沉声道:“叶道友,闲话少说,我们如今要赶紧离开白衡星。否则,那些超级门派,也一定会对我们落井下石,我们如今的处境,极其危险哩!”

叶无双猛的醒悟,他狠狠的挥了挥手上的两仪剑,大声喝道:“那,我们兄弟俩就这么并肩子杀出去!”

浓浓的杀气从叶无双的身上翻滚出,这一刻,他又变回了修道界的俊彦第一人!

后方血云中的人几个闪烁间就到了林逍和叶无双的身后,一柄奇形血色长刀狠狠的朝林逍、叶无双斩下。

血云中的人,是林遥,他放出了无边的邪气煞气,摆出一副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对林逍和叶无双用尽全力出手。

只是,他的力量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但是那刀势却是飘忽不定,怎么看他那刀锋落下时,距离林逍、叶无双的身体起码还有七八尺远?

刀锋上射出一道血光,血光朝前激射百里,将百里外数十名悬浮在空中往这边指指点点的修士一刀斩下了云端。一道道血光不断的从林遥的刀锋上射出,刀气上狂暴的邪气令得叶无双身体一阵阵的绷紧,他实在是紧张到了极点。

血光一道道的擦着林逍和叶无双的身体朝前飞射,就好似开路的先锋,替他们将前方可能阻拦他们的修士一一的逼退。

在林遥的护送下,林逍和叶无双终于‘顺利’的赶到了最近的一个挪移阵。一道血光自天空落下,挪移阵上的修士们被重伤了数十人,一个个狼狈的浴血逃窜。林逍的肩膀上也被林遥的刀锋带上了一点,一条深有三寸长有两尺的刀痕出现在林逍身后,鲜血一下就喷了出来,将林逍全身染得一片猩红。

叶无双惊怒交集,他一把抓起‘重伤待毙’的林逍,一头扎进了挪移阵中。

挪移阵内毫光闪烁,两人终于‘艰难’的‘逃离’了白衡星。

※※※

仙禽迎风戏舞,仙兽绕山狂奔。满山满野的姹紫嫣红,森森林木葱茏,风从那林木中吹过,隐隐做龙吟之声。山溪潺潺,洞府幽深,峰回路转的幽谷之中,大片大片有如烈酒般浓香的兰花盛开,一枝枝兰藤自虬生的松枝上垂下,藤蔓上吊着一朵朵拳头大小的酒盅形半透明兰花,山风绕着花朵嬉戏,花蕊花朵相互碰撞,竟然隐隐有银铃钟琴妙音。

一丝丝乳白色灵气所化水雾在这一片美得让人心碎、美得让人无法忍受、美得让人要操起大刀狠狠的将这副画面破坏几处方才甘心的山林中飘荡,水雾所过之处草木益发的郁郁葱葱,偶尔可见几只禽兽盘踞在一块块蕴含着充沛灵气的大石上吞云吐雾,自由自在的修炼。

一座座古朴庄严的殿堂稀稀落落的散落在山岭之中,一个个身穿飘逸长袍的修道之人踏着云头轻松的往来山岭之间。更有男女道童在山林之中辛勤的培植灵药、采集各种药草,还有刚入门的低辈修士摇摇摆摆的在导师的教训中生平第一次的御剑飞起,很有人一不小心从剑光上一头栽下摔了个头破血流。几座书院中,大批身穿灰色、蓝色道袍的青年修士正摇头晃脑的背诵一篇篇道家典籍,将《道德经》、《黄庭经》、《得道真解歌》等等经文翻来覆去的念诵了又念。

这里就是乙道门的山门总坛所在,位于修道界核心圈珩衍星域大衍星的玄玄山脉。

乙道门是修道界排名最前的几个超级门派之一,若是要说它的规模有多大,则可以用启元世界的元宗来和他进行对比。总之,将元宗的所有数据都乘以一百或者更多倍数,就是乙道门所拥有的实力。乙道门控制的星球数是元宗的百倍,门人弟子的数量是元宗的百倍,拥有的灵脉矿脉是元宗的数百倍,而乙道门拥有的虚境、合道期、散仙一级的高手数量,则是元宗的数千倍。

仅仅以修道界的巅峰力量散仙来说,每年乙道门都会人为的制造少则七八人、多则二三十人的散仙。他们故意的让虚境修为的门人在渡过最后一次天劫的时候失败,让他们失去肉身,然后以事先准备好的天材地宝替他们重铸身体修成散仙。依靠这样的手段,乙道门这样的超级门派积蓄了大量的高端武力,这才是他们之所以成为超级门派的底气――换了其他的中小型门派,哪里有这么多的虚境高手好消耗?就算有门中长辈修到了虚境巅峰就要渡天劫时,也定然是整个门派出动为他护法让他渡过天劫成为合道期的高手进而顺利飞升。除了这些超级门派,谁会让一个有很大希望飞升的虚境高手转修散仙?

乙道门这样的超级门派的实力可想而知。在这种超级门派中,虚境满街走,元神期不如狗,也就散仙身份金贵一点,合道期的嘛,如果你那一系的师长在门派中没有掌握实权,你还得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的好。

高手不值钱,所以如今盘坐在林逍的身边,用自己的仙灵之气为林逍驱散体内血煞魔元的,就是一名六劫散仙。

一缕缕血气不断从林逍体内渗出,慢慢的飘散在空气中。这名看似不过十三四岁的散仙则是努力的将自己的仙灵之气不断的注入林逍的身体,将侵入林逍体内的血煞魔元赶尽杀绝一滴不剩。另外几名身穿白袍修为深不可测的白须老人则是站在屋子正中,其中一名老人手持一面明镜,镜面上射出一道朦胧的黄光洒在林逍身上,几个人正在窥视林逍修行的功法和身体的一些情况。

若是换了以前,也许这些老人还能看破一点林逍身体的异状。但是如今么,且不说林逍体内的清静琉璃宝塔已经和林逍有了一点元神上的联系,清静琉璃宝塔就能完美的隐藏林逍身体的情况,就说潜藏在林逍元神中的十七件至宝,也不会让这些人偷窥自己这一代主人的身体啊!故而那手持宝镜的老人耗费了老大的力气,最终只得出了一个结果――这位‘丹逍’道人,是一个修炼火属性功法,精擅火属性雷法,更兼修锻体功法的正道修士。这位‘丹逍’道人的身体内没有一点儿邪气,元神的光泽也是金光熠熠,元神法相更是端庄威严,可不和那些邪道修士要么血淋淋要么阴气冲天的元神相近。

“是个好人!”手持明镜的老人最终做了决断,他收起手上的宝镜,淡淡的说道:“想不到如今修道界,还真有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呃,愣头青。”

“他赠送给无双的那瓶灵丹,品质极高,我们乙道门的丹师,炼不出那样的灵丹。”又一个老人说话了:“方才丹堂的几位执事从无双手上要了一粒灵丹,耗费了三个时辰,硬是没弄清那丹的配方。但是丹药的力量极大,而且丹药中杂质极少,若是说丹药的疗效,我们乙道门的一品灵丹都不如它;如果说丹药的品质,这丹的品质起码是仙丹一类。”

“他的那柄飞剑,是一柄上品宝器,里面有极多的雷法禁制,与其说是飞剑,不如说是一件用来催发雷法的法宝。”第三个老人开口了:“器堂的几位执事很好的研究了一下他那柄飞剑,炼制的手法很高明,年月也很久远,起码是十万年前的古物。”

方才手持明镜的老人缓缓点头,他沉吟道:“精擅火属性功法,会炼丹,会一点锻体的法门,手上的法宝是古物,居然还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以致于招惹上了鬼帝幽谷和血域修罗门这两批杀胚。各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人啊?”

相互看了看,老人们将林逍定性为一个不知名的散修家族出身,心里还很有点热血激情,具有‘强大’潜力,值得乙道门‘花费大力气’‘拉拢结交’的‘有价值’的年轻人。林逍的那点儿战斗力,他们还有点看不上。但是林逍炼丹的技术么,他们是很看得上的。

不管是能够瞬间愈合阴雷造成的伤口的灵丹,还是可以顷刻间让虚境高手着道儿的丹毒,都是他们乙道门急切需要的东西。尤其是那丹毒,如果能够大批量的制造、能够大批量的使用,乙道门岂不是又掌握了一道杀手锏?需知道乙道门自己的丹堂炼制出来的丹毒,最多能让元神巅峰的修士打个晕儿,偶尔炉变出现一炉能够让虚境高手头疼的丹毒就很不错了,能够毒得虚境高手实力大降的丹毒,不要说见过,他们想都没想过世上有这么神奇的药物。

乙道门的几位长老作出了决定,那名六劫散仙也终于驱散了林逍体内的所有血煞魔元。于是林逍很配合的苏醒过来。刚刚苏醒,林逍就掏出一个玉瓶,随手从瓶子里倒出了两粒丹药。一粒外敷、一粒内服,他伤口上原本涂了一层乙道门密制的伤药,这伤药的效力也很大,起码林逍被劈出的那一道伤口已经开始收痂了。但是林逍这一粒灵丹涂上去,伤口上的血痂立刻脱落,伤口即刻痊愈,血痂下的皮肤变得光洁细腻一点儿疤痕都没有。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恩人林逍 下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作证
热门: 与鬼厮混的日子 伽利略的苦恼 白骨令 死亡的精确度 放学后 诡电脑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万丈豪情 不连续杀人事件 “蔷薇蕾”的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