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春

上一章:第二百零一章 辣手摧花 下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落魂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阴笑了几声,林遥将凤床边属于小沅的几套衣衫尽数用血焰焚毁,随后将小沅身上脱落的储物手镯用神识扫了一下后,也塞进了自己怀里。手镯中庞大的财物令得林遥心中一阵狂喜,他好容易才按捺住自己心中的得意。

施施然的打开偏殿的大门,林遥反手轻轻的拉上了殿门,朝门口的几个少女轻声道:“嘘~小沅姐姐累了,正在休息,千万不要进去打扰她。唔,我奉命带人去追杀几个不知死活的贱人,你们把小沅姐姐的血煞三卫全部招来,立刻随我出去办事!”林遥手晃了晃,将那血色鬼头令牌给那几个少女看了一眼。

一盏茶的时间后,林遥带着二名五劫散仙、三名二劫、三劫的散仙以及合道期高手三人、虚境高手一百三十五人、元神期高手一千八百余人离开了血域修罗门的驻地。临行前,林遥还以小沅的名义,从血域修罗门的仓库中调集了大量的丹药和布阵的法宝以及各种可能用得上的辅助品,那庞大的数量,足以让胆子小的修道者活活吓死。

离开血域修罗门的时候,林遥给那血焰莲花上的少女发送了一道神识信息,没人知道他和她商量了些什么。

血域修罗门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门派,林遥带着大批魔修离开血域修罗门都过了一个多月,还没有人想起小沅已经有一个多月没露面了。直到,直到某天驮着血岛的四头大龟同时将长长的颈子伸出了血海,它们同时长咆了一声惊动了血岛上的所有魔修,直到血岛深处的某处秘府中传来了沉重的钟鸣声召集所有的血域修罗门的高层集会时,他们才惊讶的发现,小沅没有出现。

而且,任凭他们用尽各种法门都联系不上小沅,血岛顿时一阵大乱,血域修罗门的尊主亲自派出了他座下的十二名修为极强的散仙来调查这件事情。最终矛头全部指向了林遥,林遥是见过小沅的最后一个人。但是,他们同样联系不上林遥,故而血域修罗门的尊主派出了那十二名散仙去抓捕林遥。

林遥,却早就赶到了白衡星,甚至就是和林逍前后脚的功夫赶到了白衡星――毕竟林遥的修为比之林逍他们高明太多了。

洞悟山,虚逸云静静的站在林逍面前,鬼火森森的双眸冷冷的一次又一次的扫过林逍的身体。刚才虚逸云社出的五道黑光将附近的几座小山头绞成一片粉碎,林逍却是依靠辟空鉴逃脱了黑光的追杀就连一根头发都没伤到。虚逸云自身的修为甚至还不如林逍,她只是凭着几件厉害的法宝对敌,故而一见林逍能瞬移,虚逸云就全没了法子,只能气急败坏的停下了手。

林逍同样谨慎的看着虚逸云,这个女人不好惹,这是林逍看到虚逸云的第一个感觉。尤其是林逍知道虚逸云是虚行的女儿后,这种感觉就益发的强烈了。他已经让雪琅等人避开了百里开外,虚逸云原本想要拦住雪琅一行人,却被林逍以雷法拦下。虚逸云的两名侍女道童和两头黑虎的实力却又不够,两个小丫头和两头大虎对着林逍张牙舞爪了一阵,却也只能躲在虚逸云身后朝林逍发狠。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爹在哪里?”林逍突然笑出声来:“难道姑娘你以为,我能将一名七劫以上的散仙怎么样了?”

虚逸云恶狠狠的瞪着林逍,她冷冰冰的说道:“当日一战,在场的所有修士要么被杀要么失踪,你是那一役后出现的唯一一人。我不问你,我该问谁?你的修为的确不能将我爹爹怎么样,但若是你用了什么阴谋诡计,七劫散仙也说不定就中了你的暗算。”

摇了摇头,林逍很认真的说道:“我真不知道你爹的下落。”顿了顿,林逍指着下方的洞悟山笑道:“我不和你一般计较,这洞悟山,我要一半!唔,那被打飞的山峰你要负责挪回原位,否则这么奇妙的一座天地生成的聚灵阵,岂不是被毁掉了?”

冷冷的望了林逍一眼,虚逸云突然掏出一口巴掌大小的布口袋,她将袋口的一条丝线一抽,右手拎着口袋狠狠的往下方一抖,数万粒绿豆大小的阴雷被一缕缕淡淡的黑烟裹着从口袋里激射而出,瞬间覆盖了地面上的三十五座小山头。

一团团绿火在地面上腾起,无声无息中,三十五座小山被阴雷化为粉碎。

林逍呆呆的看着虚逸云,愤怒的咆哮道:“你~”

虚逸云冷冰冰的说道:“这座洞悟山是我第一个占下的,就是我的东西。你要抢,我就能毁了它!”

冷笑几声,虚逸云手上的袋口一扬,口袋中再次飞出了数万粒细小的阴雷朝林逍激射而来。这数万粒阴雷覆盖了方圆天地的天空,林逍还来不及瞬移出去,虚逸云心神一动,这些阴雷已经同时炸开。阴柔的震波一层层的鼓荡开,满天的都是磷火毒气胡乱飞舞,好好的一个青天白日硬是被虚逸云弄得好似荒郊野坟一般。

头发散乱略微有点狼狈的林逍自百多里外闪现,虚逸云突下杀手,饶是林逍已经警惕了又警惕,那阴雷飞行的速度还是太快。饶是林逍即刻发动辟空鉴遁走,一颗阴雷的震波也略微擦过了林逍的身体,令他受到了一点点振荡。不过,这阴雷的数量极大,威力却是不尽如人意,一粒阴雷爆炸开,也不过相当于一名元神巅峰的高手发出的掌心雷的杀伤力,以林逍强横的肉体,只要不是同时被上百粒阴雷命中,甚至连皮都不会破一点。只是,这也太狼狈了一些,林逍心中无端端的就生出了一团火气。

“虚小姐,你也太不识好歹!”林逍淡淡的说道:“你父亲追杀我,那是你父亲和我的恩怨,我并不想将这仇怨牵连到你身上。但是,既然你非要咄咄逼人,那也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心念一冻,冻圐珠中射出大片的黑色寒气,空中卷起了一片片乌云,雪花飘然而下。冻圐珠隐藏在黑气乌云中,快若闪电般分化出三百多粒拳头大小的黑珠,快捷绝伦的朝虚逸云当头砸下。

虚逸云只觉头顶一阵恶风传来,她急忙将刳鬲仙甲的防护禁制全部打开,体内真元被仙甲急速抽走,仙甲上腾起一道黑烟,正好挡住了三百多粒鱼贯落下的冻圐珠。沉重的压力将虚逸云打得向地面坠下了近百丈,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刺骨的寒气呼啸,一道道寒气凝结成锋利如刀的气劲对着虚逸云一阵狠劈,刳鬲仙甲不愧是仙器级的防御至宝,任凭林逍诸般施为,这些攻击却没有一样能攻破那一层淡淡的黑烟。

林逍收回了冻圐珠,左手轻甩,数十道红光射出,碗口粗细的数十道雷霆快若闪电般落在了虚逸云的头顶上,一道道闪电在黑烟上炸开,无数细小的红色电光绕着虚逸云的身体一阵阵的流转,虚逸云体内的真元急速消耗,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有一种后力不继的感觉。她急忙掏出了几颗通体漆黑的丹药塞入嘴里,大量的真元生出,虚逸云咬着牙对着那瑶琴狠狠的一拨,一股奇异的声浪突然在林逍耳中响起。

林逍的元神一震,好似被雷霆当头劈了一记,林逍身体摇了摇,好玄没从云头上坠了下去。林逍赞叹道:“好厉害的法宝!这瑶琴看来也是仙器啊!只是,不知道虚小姐你有多少真元让你同时使用两件仙器呢?”

左手一扬,近千道雷霆再次轰然落下,重重的砸在了虚逸云的头顶上。虚逸云闷哼一声,好似一桶水浇在了一团火上,虚逸云体内的真元‘唰’的一声被刳鬲仙甲吸走大半,刳鬲仙甲上的黑烟腾起有近丈高,近千道雷霆被黑烟悄无声息的吸收,虚逸云的脸色一阵惨白,正在拨弄琴弦的手指猛的一僵,她脚下腾起一片黑云,飞快的朝后方退却。两名女道童和两头黑虎立刻扑到了虚逸云身边,恶狠狠的瞪着林逍,唯恐林逍趁机对虚逸云下毒手。

晃了晃巴掌,林逍背着双手看着虚逸云直笑:“虚大小姐,洞悟山已经被你毁了,本尊也不和你计较,这处洞府毁了,白衡星上的洞府多得是,本尊还可以再找一处洞天福地休养生息。但是呢~鬼帝虚行的下落,我的确不知道。”想到鬼帝幽谷凶名,林逍眉头微微一皱,朝虚逸云拱了拱手,转身架起一道青光往雪琅等人飞去。

虚逸云冷漠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她咬着下嘴唇,浑身哆嗦着看着扬长而去的林逍,眼睛里‘啪嗒啪嗒’的滴下了几滴眼泪。那梨花带雨的美丽面容,没能让林逍欣赏到,却惊呆了一个大挪移刚刚来到附近的林遥。

看着虚逸云那鬼气森森带着一种诡异美感的面容,林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头发芽了。

林遥立刻给林逍传言问道:“老二,这个女子是谁?”

“鬼帝虚行的女儿~你问她作甚?”

“我~老二~你戒指里还有多少灵石和宝物?若是如今见了鬼帝虚行,你能帮我再下一份聘礼么?”

林逍身体一僵,差点没从云头上栽了下去。他慢慢的、慢慢的转过身体,惊愕的望着远处的林遥,愤怒的传音咆哮道:“你刚刚和昭月定下了婚事!”

“昭月是我人生的春天!她给我这颗浪子的心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林遥幽幽的感慨道:“但是,这个女子,她是我人生的第二春啊!”

林逍心头一阵憋涨,他差点没一口血喷了出来。

人生的第二春?林遥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他碰到了真心喜爱的女子,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么?可是~他居然这么快就焕发了人生的第二春?那,他会不会还有第三春、第四春、第五春乃至第一万春?林逍只觉得,他存在清静琉璃宝塔中的无数灵石好似一块块都长了翅膀,‘哗啦啦’的飞出了去、飞出了去~~~

“我操~”林逍仰面望天,苍天无语!

突兀的,西方天际处一线黑烟急速朝这边涌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远远的喝道:“何方妖孽敢骚扰我家小姐?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喝声中,数百道水缸粗细的绿色阴雷呼啸着自黑烟中射出,几乎是在阴雷发出的同时就落在了林逍和林遥的头上。

林逍脚踏金色莲台,佛焰稳稳的护住了林逍,数百道阴雷尽在佛焰外炸开。

林遥只顾望着虚逸云发呆,一道阴雷正轰在他头顶上,林遥闷哼一声,浑身冒着黑烟的被天雷轰下了地面。

后方昭月大急,她娇叱一声,一道红光脱手飞出,飞快的朝那黑烟绞杀过去。

雪琅、秋梧叶相互看了一眼,带着几个徒儿同时出手。

神识交流的速度何等快捷,林逍、林遥兄弟俩顷刻间就将两人这一段时间的事情交待了个清清楚楚。林遥听得林逍说了虚逸云的身份,不由得双眸一阵发亮。大袖一卷,一支凤头金钗从袖子里飞出,化为一片金灿灿的凤形金光将天空飞来的黑烟和雪琅等人的剑光隔断。林逍更是右手一震,近千道雷霆自天空一字儿落下,在空中组成了一片天雷组成的墙壁,硬生生逼得冲上前来的那片黑烟朝后退了数百丈。黑烟滚滚缠绕着虚逸云飞舞了一阵,从黑烟中显出了数百名有着元神期修为的鬼修。

这些鬼修的面容和普通人类一般无二,但是他们隐约有点飘忽的身形和体内不断渗出的阴风鬼气,却是明白的昭显了他们的身份。这些鬼修一出现,就整齐划一的跪倒在乌云上,朝虚逸云请罪道:“属下无能,让小姐凭空受了屈辱,属下等定然为小姐出这口气!”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一章 辣手摧花 下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落魂
热门: 怪钟疑案 燃烧的电缆 非常道 中国历史的侧面Ⅲ:历史的缝隙与灰烬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千劫眉·不予天愿(第四部) 易中天中华史:两汉两罗马 生死金 破镜谋杀案 箫声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