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辣手摧花

上一章:第二百章 血海 下一章: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春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连声叹息了好一阵子,少女才轻声说道:“不过,为了制造那两具有着天仙实力的肉身,本宫父亲的确消耗了太多的宝物和血晶,加之要用血海大阵破开昆仑神禁一事也失败了,他手上如今应该很是窘迫。看样子,他还得派人去地球,不过,这一次他肯定不会让你去了,毕竟你已经失败了两次。闹不好,小沅还要奉命对你进行惩罚,所以,你要小心哦!”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得意的事情,突然‘嗤嗤’的低声笑起来。

林遥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他苦笑道:“小姐,小林子的一切行事都是按照小姐的吩咐做的,若是因为小林子失败了两次被小沅惩戒的话,还请小姐一定要出手相救才是。”林遥苦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那少女,长叹道:“小沅那小贱人下手极其狠辣,小姐您可~”

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手一点,林遥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慢慢的落在少女的面前。少女慢条斯理的解开林遥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抚摸起林遥光洁的皮肤。少女冷飕飕的说道:“这件事情,我自然有主意。小沅也舍不得杀你,最多让你多吃点皮肉之苦。只要你好好的为本宫办事,让本宫好好的开心了,自然有你无尽的好处。”

林遥的身体急速兴奋膨胀,他急不可待的一把搂住了少女,怪声道:“小姐,小林子自然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个,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的为小姐您办事呀!”他一把将少女按在了身下,双手飞快的起落,将少女身上的血衣撕得干干净净。血焰莲花的花瓣猛的往中间一合,整朵莲花慢慢的沉入血海之中,很快海面上就泛起了一丝丝微妙的涟漪,好似海面下正有一台活塞发动机在运转。

过了足足三个时辰,血焰莲花才在数十里外的海面上慢慢的升起。莲花瓣慢慢的绽开,脸上多了几分水色的少女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的用手指梳弄起头上的长发。她满意的朝面白唇青的林遥点了点头,微笑道:“你这次倒是得了不少好处,怎么修为涨得这么快?不过,你的道行境界实在是太差,修为涨得太快了,对你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处。本宫将你的修为吸走一部分,这也是为你好,明白了么?唉~等会你还要留着精神去应付小沅,本宫也就给你留点精力。记住了,好自为之!”

一掌将林遥从莲花上打了下去,血焰莲花慢慢的沉入了血海。那少女端坐在莲花上,一层浓烈的血光将她周身裹得结结实实。过了没一会儿,一面直径数里的青白色宝镜突然自血海里冲天而起,有如一轮明月静静的悬挂在血海上空。宝镜中有几条黯淡的人影在挣扎扭动,一丝丝精纯的仙灵之气不断的自他们身上抽出,慢慢的融入了宝镜中。这些人影张开嘴拼命的咆哮着,却连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隐约看去,这几个人正是屠龙老人、虚行等一众在白衡星失踪的散仙。

林遥呆呆的望着那面宝镜,突然低声骂道:“千人骑万人跨的骚娘们,妈的,这里有这么多顶尖好手让你采补,你居然将我的修为硬生生的从五劫散仙巅峰采补到了三劫初期下品!我~~~我操你老母!”愤怒的跺了跺脚,元气大伤的林遥恶狠狠的问候了一阵那少女的祖宗十八代,这才整顿了一下面容,在脸上整出了一副胆小怯弱却又做错了事情的童养媳的表情,可怜巴巴的朝血岛飞去。

刚刚飞到血岛上空,一张黑漆漆的大网就突兀的在林遥身边浮现,林遥好似掉进陷阱里的野猪被那大网一举擒下,大网闪了闪,带着林遥径直挪移到了血岛主峰中部一栋豪华宫殿的偏殿中。容貌中隐隐有几分英气的小沅正在偏殿中一张奢华得令人目眩的凤床上疯狂的起伏,一名有着虚境巅峰修为容貌俊秀的魔修四仰八叉的躺在凤床上,正声嘶力竭的发出爽快到了极点又痛苦到了极点的嚎叫声。小沅用尽各种法门吞吐着那魔修的阳物,一双隐隐散发出银色幽光的小手不断的在那魔修的身上四处拍打,她的手指所到之处,那魔修的肌肉就有如流水一样起伏,大量的生命精华不断的从小沅碰触过的身体组织内涌出,顺着小沅的双手指引,不断的汇入那魔修的丹田。

林遥刚刚被那大网拉进偏殿,小沅白皙滑嫩的翘臀就狠狠的往下一压,身体坐在那魔修的身上狠狠的转了几转。那魔修身体猛的一阵抽搐,他的面孔扭曲着,双眼几乎都从眼眶中跳了出来,他四肢疯狂的抽搐着,双手十指狠狠的抓住了凤床上的被子,将那被子撕出了几条长长的裂缝。他的生命精华不断的自下体滚滚射出,被嘴里默默念诵魔咒的小沅涓滴不剩的吸入体内。

只是四五个呼吸的时间,那魔修身上的法力波动就从虚境巅峰直落到了元神中期左右,他原本结实细致的皮肤也变得干瘪枯萎,本命精元被小沅以魔功强行抽取了七成以上。瞬间就老了数十岁的魔修大声大声的喘息着,嘴里居然发出宠物狗向主人献媚的哼哼声:“小沅姐姐,您的‘夺阳功’越来越厉害了!再来几次,属下可就再也无法突破合道期了!”分明是一须眉男儿,这魔修说话的声音却是扭捏作势,就和那宫里的太监差不多,他的一对桃花眼更是一个媚眼接着一个媚眼的抛给了小沅,哪知道小沅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好似丢垃圾一样将他丢出了偏殿,随后他的衣物和百宝囊也纷纷飞出。几个守在偏殿门口的娇美少女怪声怪气的笑着,将那魔修一把从地上拎了起来,远远的丢出了这一片宫殿的大门。

小沅从凤床上站了起来,随手扯过一条丝巾擦拭了一下身体,缓步走到了一张大椅上坐下,端起茶几上的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香茶。她瞥了一眼倒在地上无比狼狈的林遥,淡淡的说道:“怎么就一个人回来了?我派去的人呢?姜自在姜老前辈呢?还有,地球昆仑山脉中的宝物呢?嗯?你难道就一个人回来了不成?还有,你的修为怎么回事?怎么降到了三劫水准?”

林遥可怜巴巴的望着小沅,他突然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身体奋力的挣扎了几下想要从那黑色大网中脱困而出,但是那大网立刻放出一片黑光,大网死死的往他肉里勒了进去,勒得林遥一阵惨叫。小沅放下茶盏,双手轻轻的一拍,那黑网上的光芒一敛,李瑶这才喘了一口粗气,用益发可怜的目光看向了小沅。他也不吭声,也不动作,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小沅。

小沅沉默了一阵,手指轻弹,黑网化为一条条极细的绳索慢慢的从林遥的身上脱落,她淡淡的说道:“好了,起来说话罢。看样子,又是出差错了,你一个人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遥将昆仑山发生的事情删删改改的给小沅说了一遍,出来捣乱的林逍在他的陈述中就变成了三名芬灵宫的使者,三名三劫散仙趁着林遥和姜自在发动血海大阵的时候以秘法偷袭,一举杀死小沅派出去的百多名血修罗和血夜叉,更是破坏了血海大阵的阵基,令得血海大阵反噬,林遥和姜自在受了重创,又被昆仑神禁困住,若非姜自在从不知名的所在招来了那强横无比的血色人影,怕是林遥和姜自在都要被打得魂飞魄散。饶是如此,姜自在被那血色人影救走,林遥却是在三名芬灵宫使的追杀下好容易才逃出了性命。

“芬灵宫!”小沅愤怒的跺了一下脚,厉声喝道:“那群混帐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违背禁令派人去源星取宝,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林逍轻轻的咳了一声,他低眉顺眼的说道:“可不是么,若非属下运气好,这次属下定然不幸了。”一缕精光在林遥的眸子里闪过,他很小意的凑到了小沅的身边,轻轻的替她揉捏起肩膀。“小沅姐姐,您别气啊,可千万别气坏了身体,那芬灵宫的三个贱人,叫做什么绿盈、黄嬕、红芫的,属下可记得她们长什么样子。这口气,我们可一定要出,她们不过是三个三劫的散仙,可是很容易就会被人干掉的。”

小沅眼里精光一闪,她手上突然多了一块血色鬼头令牌。她将令牌丢给了林遥,冷冰冰的说道:“你带着我的人出去追杀她们,不死不休。”沉思了一阵,小沅小心翼翼的从嘴里喷出了一面古色斑斓的青铜镜,有点不舍的递给了林遥。她阴沉沉的说道:“这是三阴搜魂觅影镜,只要你将本命元气注入宝镜内,在识海中默想她们的面容,依你如今的修为,只要和她们在同一星球上,就能发现她们的踪影,进而以血魔索命咒将她们元神抽入镜中好生折磨。这可是我心肝尖儿的宝物,你可千万不要再失败了。”

林遥急忙接过宝镜塞进储物戒指中,他轻轻的敲打着小沅的肩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小沅身上的敏感处轻轻的触摸。他低声笑道:“小沅姐姐,您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失败了。嘻嘻,我这就带着人去她们芬灵宫附近守着,只要碰到了她们,定然将她们擒来。”

“也好!”小沅淡淡的说道,她将林遥一把拉到了怀中,双手麻利的撕开了林遥的衣服,同时淡淡的说道:“尊主还在闭关参悟无上魔道,这次的失败……尊主定然会大为恼火,这次的责任,我会全扣在芬灵宫的头上,让她们去背这个黑锅罢!哼,我这次又救了你一条小命,你要如何谢我?”一抹淫亵的笑容在小沅冷冰冰的脸上浮现,她低下头,用力的吻住了林遥。

林遥和小沅深深的舌吻了一阵后,‘嗤嗤’的怪笑起来:“小沅姐姐,小林子自然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快马加鞭马不停蹄,这个日以继夜夜以继日的报答您哪~尊主那边,可要您好生的应付,对了,那姜自在到底是什么来头?”林遥从小沅的身上脱身,一把抱起了小沅,大声吼了一声,搂着小沅冲到了那张凤床上,两人赤裸裸的身躯疯狂的纠缠在了一起。

小沅气喘吁吁的说道:“那~那姜自在~是,是尊主隔代祖师的一缕分神~也不知道那缕分神在外游荡了多少年~哦,用力一点~这次突然破碎虚空来到这一界~对,就是这里,重一点~尊主奉命给他造了肉身,让他去主持昆仑山的事情~对极了,就是这里,小林子,你好生知情识趣~这一次既然是他主持大事却失败了~尊主的火气也只能发泄在芬灵宫头上,你先灭杀了那三个贱人,定然是有大功劳的~嘻嘻,那姜自在对尊主很是不敬,虽然他背后的本尊不能招惹,尊主对他却也没什么客气!”

“原来如此!”林遥一边大力的鞭挞小沅,一边用尽全力的揉捏着小沅胸前的两团软肉。他用尽了各种技巧,终于慢慢的将小沅推到了最高峰。小沅的四肢死死的勾住了林遥的身体,双眼渐渐的翻白,喉咙里不断的发出了‘咯咯’的怪响声。

林遥的右手慢慢的放在了小沅的额头上,他怪声笑道:“小沅姐姐,我来报答你了!”

小沅大声的呻吟起来:“快,快,快~”

话音未落,一道血光自林遥手中冲出,化血神刀深深的没入了小沅的眉心,直透她识海紫府,一刀将她的元神洞穿。‘咔嚓’几声传来,小沅的四肢本能的反应,她有如一条大蟒般收紧了身体,林遥的身体被她一把绞碎,体内的骨骼被震得寸寸碎裂,林遥死死的咬住了牙齿,好容易才控制着自己没有发出痛呼声。

小沅的双眸中射出两道血光,她愤怒的看着林遥,她死死的提住最后一口气息,就待发动拼命的禁制将林遥化为齑粉。

一支拳头大小的黑色钟形法宝自林遥眉心钻出,一声清脆的钟鸣发出,小沅的元神一阵混乱,三声钟鸣后小沅的元神就被震成了碎片。她失去了对体内真元的控制,哪里还能发出那拼死一搏的最后一击?

化血神刀贪婪的掠夺着小沅体内庞大的仙灵之气和本命精元,小沅的身体慢慢的化为一道血光融入了化血神刀。一股精纯至极的血道魔元冲入林遥的身体,林遥破碎的身躯迅速的修复,体内血道魔元以一个恐怖的速度直线飙升。小沅的实力相当于七劫散仙,而且是七劫散仙中修为最精湛的那一类,这股庞大的血道魔元冲入林遥的身体,刺激得林遥修为暴涨,林遥那点可怜的道行修为根本控制不住这股庞大的能量,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体就到了自爆的边缘。

林遥心中满是绝望,他愤怒的咆哮道:“林大少我只是想要为爹娘复仇,我怎能死在这里?”

一道神妙无方的精神波动突然自化血神刀中涌入林遥的身体,这道精神波动来自于化血神刀的第一代主人,曾经的血道魔修一代巨檠。这股神妙的精神波动抚平了林遥体内快要爆炸的血道魔元,并且强迫着林遥的元神融入了这精神波动中,无数的画面在林遥的眼前闪过,这是化血神刀的第一代主人对于天道的感悟遗留在化血神刀中的一点点痕迹。很微弱的一点痕迹,但是对于如今的林遥已经够用了。

林遥体内血道魔元循着化血诀的功法一次次的运转,血道魔元不断的凝炼,变得更加的精纯,更加的诡谲,更加的邪气,更加的阴损,更加的阴狠毒辣杀伤力惊人。林遥好似一条死狗躺在那凤床上,这一躺就是七天七夜。他有如死人一样躺在那里,甚至就连呼吸都没有半点。就在这无声无息的死寂钟,林遥体内产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魔元、他的身体都有如茧子里的蝴蝶,慢慢的被化血诀推到一个崭新的高度。

一股生人的气息从林遥的身体上扩散开,他的身体居然被化血诀硬生生的从散仙之躯转化为近乎生人的体质。

林遥的头发也带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他突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睛里只有一片血光翻滚,在他的瞳仁中隐隐有两个小小的充盈着无边煞气、邪气的蝌蚪符文在闪烁。那符文不断的变化,每一次变化林遥身上的气息都是一变,他的气息变得诡异无比、不可捉摸。

慢条斯理的穿上衣衫,林遥双手轻轻的朝天空一拱,低声嘀咕道:“祖师爷,多谢,多谢!化血诀,是真正的血道第一魔功!”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章 血海 下一章: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春
热门: 黑豹传奇 人间(下卷):拯救者 灵飞经(全) 追踪师:隐身术 长安道 穿越诸天万界 真相推理师:嬗变 十四年猎诡人 白玉堂:局外局 镇墓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