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衣人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警信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毒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嗯,山脚的酒楼里?‘太白楼’呢?好的,我马上就过来。你清醒一下脑子,看看你说话舌头都打卷了。好生把脑子清醒一下,等会告诉我你看到的那个人是怎么样的。和我长得相像?呵呵,总不至于是我的兄弟吧?”林逍随手合上了手机,淡淡的苦涩的抿嘴一笑。兄弟?他只有一个兄弟,一个叫做林遥的花花公子兄弟,曾经被林逍当作敌人看待的不成器的二世祖兄弟。但是,归化城破,这个兄弟也被黑刀匪杀死,他的魂魄,想来都被吸入了黑刀匪的旗阵,被炼成了法宝吧?

心中猛的一酸,林逍用力的摇了摇头,抛开了这些让他不快的念头。他扫了一眼青城山外的几条公路,正准备按下云头去山脚和光头胖子一行人汇合,青城山中突然爆发了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那波动是如此的剧烈,使得青城山在那一瞬间,在修道人的神识扫描下,有如灯塔一样散发出了万丈强光。林逍心头一抽,这种能量波动极其的熟悉,分明就是星空挪移阵发动时特有的振荡。

顾不得去找光头胖子一伙人,林逍踏着白云朝波动传来的青城后山奔去。后山苍谷有一挪移阵,这是昆仑山的知机道人那里得来的资料。林逍没想到的就是,自己刚刚来到青城山,就正好碰到了挪移阵的开启。是谁在使用挪移阵?会是谁?按照知机道人的说法,如今地球修道界想要找到第二个金丹期的修士都是难于登天的事情,是谁有这个能力开启挪移阵?

青城山某条隐蔽的山道上,赤裸裸有如一条小白羊的碧姐用两条长腿死死的缠着那青年有力的腰肢,两人同时发出了销魂的呻吟。猛然间,青年的身体用力的抽搐着,他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碧姐两团白玉般的臀肉,牙齿狠狠的咬在了碧姐白嫩细致的肩头。

碧姐发出了尖锐的呻吟声,她拼命的将头向后扬去,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她白净的身躯很快变得粉红一片,亮晶晶的汗水从体内渗出,很快就有一条条小溪般的汗水从她身上淌下,顺着她赤裸的身体溜到了青年的身上,顺着青年的身体流到了地上。

碧姐猛的张开小嘴,狠狠的咬在了青年的肩膀上。她用力的撕扯青年的肩头肉,牙齿和皮肉用力的摩擦,发出令人耳酸的‘吱吱’声。碧姐的身体剧烈的抽搐,很快就软得有如一摊烂泥一样,软沓沓的挂在了青年的身上。她慢慢的松开牙齿,有气无力的将小嘴凑到了青年的耳朵边,低声的媚笑道:“小林子,你越来越厉害了啊?碧姐姐如今也只能抵挡你不到一刻钟了。嘻嘻,你这次回去了,小姐还不爱死你啊?嗯,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哩?哎哟,你干什么?”

惊呼了一声,碧姐手忙脚乱的想要从青年的身上脱身而出,可是那被唤作小林子的青年却是邪笑着,用力的将碧姐的身体圈在了自己身上。他用力的耸动起自己的身体,怪声笑道:“好姐姐,你好容易来这么一趟,好容易小姐不在身边盯着,小弟我自然是鞠躬尽瘁,好好的报答一下姐姐你这几年对小弟的厚待和照顾哩!哎哟,你可别乱咬,嘿嘿,有力气,就花在别的地方吧。”

碧姐翻着白眼,双手用力的撕扯着小林子的长发,嘴里发出不知道是痛楚还是痛快的呻吟。晶亮的涎水从她的嘴角冒了出来,随着她头颅剧烈的前后摇晃喷出了数尺远。小林子的脸上带着一丝怪异的邪恶的笑容,猛的转过身体,将碧姐按在了山崖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鞭挞着。他的笑容里,有讥嘲、有不屑、有蔑视、更有一丝刻骨的仇恨。只是,那一丝仇恨被他很好的掩饰住,他的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那些怪异的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脸上一时间充盈着狂暴的情欲,再无丝毫其他的感情。

如此过了小半个时辰,就在碧姐连续第七次发出歇斯底里的呻吟声和求饶声时,后山传来的法力波动令得小林子和碧姐同时一惊。

小林子迅猛的冲刺动作猛的停下,他歪着头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后山一条山谷,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微笑:“碧姐,似乎,有人来了。”

碧姐手忙脚乱的从小林子身上脱身而出,她两条白生生的长腿刚刚触地,就双腿一软,差点没瘫在地上。碧姐气急败坏的娇声喝骂道:“小林子,你作死!还不快点帮我把衣服穿上,我这副模样,怎么能见人?还不快点帮我把衣服找来,快快,快帮我把衣服穿上!哎哟,你作死~你作死哩~姐姐我这么心疼你、照顾你,你故意这样对付姐姐哩!”

小林子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衣服穿戴整齐,吊儿郎当的斜靠在山崖上,双手懒散的抱在了胸前。他用调侃的语气怪声笑道:“好姐姐,我这才是倾尽全力的报答你哩!啧啧,姐姐你的‘姹女功’可不是好惹的,若非小林子我天赋异秉,早就被姐姐你缠成了人干。嘿嘿,姐姐穿衣服的模样好美,唉,小姐坐下十二玉女,碧姐姐您是最美的。穿衣服的时候,美~美极了~”

正慌张的从地上拣起衣服穿上的碧姐姐妩媚的瞪了小林子一眼,‘嗤嗤’笑道:“小林子,这张嘴,可真甜。不过,你不会和其他的姐姐,都是这样说吧?哼哼,尊主送你来地球前,你在小沅的房间里做什么?”

小林子笑嘻嘻的撇了撇嘴,长叹道:“小沅姐姐啊?这个,修炼,修炼~修炼啊~碧姐姐,你穿衣服的时候,这个样子是美极了,不过,你还是脱衣服的时候最好看。嘿嘿!”小林子伸出手去,放肆的在碧姐姐的胸脯上用力的揉搓起来。

碧姐姐任凭小林子的大手在自己胸脯上肆虐,慢条斯理的将外套整理整齐。

刚刚将衣服穿戴完毕,碧姐姐的神情就变了,变得有如冰山圣女一般神圣不可接近。她慢慢的将头发盘起,盘成了一个发髻斜斜的挂在脑后,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冰冷刺骨,小林子耸耸肩膀,将手从她胸脯上缩了回来。碧姐姐斜斜的瞥了小林子一眼,冷冷的说道:“好罢,应该是他们到了。尊主这次好容易抓了两个‘崇真门’的修士,那可是修道界玩阵法数一数二的门派中最顶尖的两个好手。呵呵呵呵,尊主高瞻远瞩,这次我们定然又有大好处了。”

从荡妇瞬间恢复成了圣女,碧姐姐一边低声向小林子述说着这次他们来到地球的用意,一边朝后山传来法力波动的苍谷凌空飞去。她带着小林子,低低的擦着树梢朝前飞行,衣袂翻舞,远远的望去,两人真有如神仙眷属,好似那画儿里面的神人降临了人间。

青城后山的苍谷,修道之人称之为苍谷的山谷,是一条长不到半里、宽不过十丈的河谷。谷地上密布着拳头大小的鹅卵石,谷底两侧的山崖上,生长了一株株虬形青松,松枝茂密,将那谷顶遮盖得结结实实。自远处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一条山谷,山谷内也是不见天光,只有那些光洁如玉的鹅卵石散发出淡淡的幽光,令人可以勉强看清谷底的情形。

谷底中心处,有一块平坦的黑色砂岩,砂岩光洁如镜,平日里上面不见丝毫的异样,但是今日,砂岩上却出现了一副以银色光纹勾勒出的阵图,直径六丈许的阵图上悬浮着近百块拳头大小的灵石,灵石喷吐出一道道银色的灵气,被那阵图急速吸取,化为一蓬银色的光幕冲起来有十几丈高。光幕中无数人头大小的符文流转,符文每动一次,就有一道强劲的能量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林逍就盘坐在山谷上方一株斜斜伸出来的青松上。这株青松怕是有千年以上的气候,树冠方原有数丈,枝叶茂密,林逍盘坐在树冠中,根本无虑有人能看到他。林逍小心的屏住了呼吸,运起玄武宝簶中的心法,精神全部沉浸在体内,体内一丝儿波动都没有,整个人就有如一块石头般成了死物。林逍双眼似睁似闭,只留下了一丝眼缝,透出一缕黯淡的目光望着那银色光幕。

光幕流转,内中突然出现了几条人影。

步伐声中,四名身穿血色长袍,脸上也刺满了血色花纹,通体邪气冲天的男子缓步从光幕中走了出来。四名身高差不多都在八尺上下,同样是长发披散在腰间,衣着打扮无不一模一样,甚至就连面孔都有五六分相似的男子就好似从阴间走出的四具厉鬼,他们给山谷内带来了森森邪气,他们的脚下缠绕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黑烟阴风,一声声细小的冤魂哭嚎声隐隐从他们身周散发开,刺骨的寒气覆盖了整个山谷,‘咔吧’声中,地上的鹅卵石同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更有一些质地不甚坚硬的鹅卵石被冻得炸裂开。

四名男子眯着细长的眼睛,眼眶那有如鬼火一样闪烁着幽绿光芒的眸子朝四周转了一圈,同时发出了得意的狞笑声。

狞笑声中,光幕里再次冒出了几条人影。

铁链叮当,八名身穿血袍周身邪气冲天的男子缓步自光幕中行出。其中一人的手上拎着两条血色的铁链,铁链上用一层白色的麻布包裹,麻布上用极细的血迹描绘了大片的符箓纹路,符箓扭曲诡谲,同样是邪气冲天,有一层黑色的浮火在纹路上缓缓流转。

铁链的尽头,是两名身穿青色道袍,胸前衣襟上用银线刺绣了一副无比复杂的九宫八卦阵图的道人。两名道人一个看似有百岁开外,另外一人也在八十岁往上的模样。两人都是面容枯槁,那细细的血色铁链穿透了两人的琵琶骨,又从他们的肋骨上穿了过去,铁链上黑色的浮火灼烧着两人的身体,两个道人的脸蛋不时的抽搐着,拖着有气无力的步伐,慢慢的自挪移阵走了出来。

当先走出的四名血衣人中的一名狰狞的笑了笑,怪声怪气的奚落道:“点星老道、盘星老道,你们乖巧一点,帮我们尊主用心办事,说不定以后还有你们的好处。嘿嘿,若是你们再动主意逃走,可就不仅仅是元神被种下‘盘神蛊’这点小小苦头了。”

两个老道的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黑气,他们有气无力的望了那血衣人一眼,脑袋一耷拉,根本懒得开口。

十二名血衣人同时发出了得意洋洋的狞笑声,他们扭头看向了挪移阵。

挪移阵内光华更盛,一声轻咳,三名头顶二尺高冠,身高在丈二左右,奇瘦无比有如竹杆一般,身上穿了件宽宽荡荡的血色道袍,胸口用黑色丝线绣了个骷髅头的男子缓步自挪移阵内行了出来。三名男子不仅是身材极瘦极长,他们的面孔也是尖削的三角脸,塌鼻梁、高颧骨,加上那软沓沓的好似腊肠的鼻子,以及薄薄的嘴唇和三角眼,难看得就好似腐烂后又被暴晒了几年,随后放在阴沟里腌制了数十年的老僵尸。

三名男子摇摇摆摆的出了挪移阵,三人同时望了望左右,猛不丁的怪笑起来:“碧姑娘不是说了给我们打前站的么?怎么人不见呢?”

其中一男子摇头晃脑的怪笑道:“打前站是未必,打野战么这是肯定的。嘿嘿,碧丫头那妞儿的一身细皮嫩肉,也不知道如今正在便宜谁。”

又有一人摇摇头,阴森森的笑道:“也好,她若是正在野战,等会我们兄弟三人正好参合一手。嘿嘿,闭关三年苦修‘枯髓神炎’,三年不知肉味,可想死她们那一帮子丫头的细嫩皮肉了。”

三人同时‘桀桀’怪笑起来,随后,他们同时长声喝道:“只不过,在找那丫头前,总得先收拾了那些不知道死活的。”

三人同时朝林逍藏身的青松一指,三人指尖射出了一道赤淋淋有如鲜血的火光,急速烧向了林逍。火光距离林逍还有十几丈远,刺鼻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差点没将林逍熏得呕吐起来。血炎中更有一股逼人的邪力直透内腑,隔开这么远,林逍都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被一股子奇寒刺骨的‘热力’烧得快要焦枯,体内的血液也猛的沸腾开,烧得林逍通体剧痛,差点没栽下青松。

“呔!”林逍也不知道这三个血衣人是如何发现自己的,他只是本能的掐了雷诀,自天空招来雷霆迅猛轰下。

自金丹期突破到元婴初期,林逍上清雷火真诀又得到了突破。连续三十六道水缸粗细的青色雷霆呼啸而下,每一道雷霆中都有一朵青色的莲花状火焰熊熊燃烧,这是天雷自九天之上带来的一缕清灵天火,最有降魔驱邪、驱散一切负面能量的神效。

三十六道青雷正轰在三条血炎上。血炎光芒一黯,三名血衣人同时惊咦了一声,眼里邪光大盛。原本三道细细的血炎变得粗有丈许,有如三条狂龙,呼啸着卷向了林逍。血炎所过之处,青松苦干、山石尽成灰烬,血炎烧得山谷两侧的岩壁尽成白地。

林逍眼见青雷遏制了血炎的凶焰,心中正一阵高兴,猛不丁三道血炎气焰暴涨数百倍,铺天盖地的朝他猛扑了过来。林逍吓得惊呼一声,张嘴喷出一道精光,星淬银炼制的飞剑化为一道十几丈长的银光,笔直的迎向了三道血炎。林逍的御剑手法极差,毕竟是师承大罗丹道一脉的御剑法诀,林逍这几年,根本没功夫修炼来自陨界之主传承的御剑心诀。

剑势笔直的迎向血炎,一道血炎一抖,扭曲着缠上了剑光,和银光在空中一阵绞缠。林逍只觉心头一寒,仅仅是剑光和血炎撞在一起,体内气血就有不受控制飘飘欲飞的感觉。林逍心头大震,手忙脚乱的在身上翻了一阵,就连一件法宝都没翻出来,这才突然醒悟,他的储物戒指早就在来到地球的时候成了飞灰,除了这件在昆仑山炼制的飞剑,他哪里有什么映衬的法宝?

仓皇之中,另外两道血炎已经扑到了面前。血腥气、寒气透体而入,林逍暴吼一声,体内磅礴的真元疯狂涌出,在体外形成了一个直径数十丈的罡气层。紫黑两色罡气和血炎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罡气球上爆发出丈许高的紫雷天火和漆黑玄气,水火二气一阵绞杀,看看抵消住了两道血炎的侵袭。林逍身体略微沾染了些许邪气,正有点呕意,天火玄气一绞,体内顿时一阵清凉。

三名血衣人同时惊呼:“好小子,居然有天火护体!”当紫雷天火从林逍的身上腾起,三人就收了法诀,收回了三道血炎。他们知道,自己炼制的‘枯髓神炎’是不可能对紫雷天火有任何作用的。紫雷天火从根本上,就是他们这种邪门道法的克星。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警信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毒手
热门: 老间谍俱乐部 布谷鸟的呼唤 韩熙载夜宴 护花铃 虫图腾2:危机虫重 暗黑童话 雨夜杀人游戏 轩辕诀3:龙图骇世 长安十二时辰 真珠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