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昆仑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雷霆手段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魔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手一指,脚下一片淡淡的白云腾起,托着林逍扶摇直上高空。林逍站在和这座大山平齐的空中游目四顾,寻找着可能有修道人潜居的灵地、洞府。白季乐听了林逍的训斥,不由得吐了吐舌头,低声嘀咕道:“乖乖,这才几天的功夫,师父比起前两天,又要冷酷无情得多了。呃,真奇怪,师父他这几天的脾气变化好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给他看看?”

“嗯?”林逍突然冷哼了一声,从离地数千米的高空狠狠的低头看了一眼。两道精光自林逍眼里射出,恰恰轰在了白季乐面前,将他面前的一块人头大小的山石打成了粉碎。白季乐吐了吐舌头,认命的叹息了一声,扛着两个沉甸甸的巨大包裹,卖力的朝山顶攀登了过去。这时候的白季乐,再也没有了刚进山时的好奇和新鲜,他苦哈哈的吐着舌头,寻思着要何时这个苦功才能到头。

林逍眼里闪过一片片朦胧的幽光,自青色宝塔传来的对天道的感悟碎片中,就有这么一门奇妙的‘搜天彻地洞幽神目’功法。这门功法修练到极致处,上能看破三十三重天,下能窥视九幽黄泉,中能破除一切的幻术和化形之术,是一门极其厉害的旁门神通。茫茫昆仑山脉中,想要寻找几个修道人的踪影,无疑是大海捞针一般困难。林逍的脑海中就自然而然的涌现了这门‘搜天彻地洞幽神目’的心法,急就章的按照法诀施展了出来。

只是略微依法施为,林逍眼里的昆仑山就变了模样。山体都带上了各种不同的颜色,七彩缤纷、绚丽得令人心碎。

那带着七彩光芒的山峰,就是山下有龙穴地脉经过灵气充沛的。那带着绿色的山峰,就是山体内蕴藏了天材地宝,自有灵气外泄的。那带着红色的,就是山体内有珍奇的金属材料。带着白光的,就是有修成灵性的精灵潜藏……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林逍的这一对神目也只是刚刚开始修炼,功候还浅,也看不出太多太详细的东西。

“嘿、嘿嘿,好一座昆仑山!”林逍仰天大笑道:“果然是神仙祖庭,不愧是中原大地数一数二的灵山大川!这外表有如九十老妇没有一点儿颜色,原来好处都藏在了山腹里。如此英华内敛,倒也符合我道家的精义!这天地大道,可不就是这样晦涩难知么?”

林逍手舞足蹈的朝一座在他神目窥视下散发出浓烈绿光的山峰扑去。在他神目观测下,这座山峰内有一团方圆百米的绿色火团在急速的涌动,火团扩散开的绿光笼罩了整个山体,令得山体都绿油油的,有如一块极品的翡翠。那绿光更是冲天而起,染得天空中灰色云层都带上了一层浓浓的绿意。绿色的云层翻滚,高空中又有阳光洒下,将那云层中的绿意投射在地上,山峰方圆数十里的地面都尽成绿色,好似有巨人挥动巨大的画笔,在山峰周边的大地上狠狠的涂上了一层绿色的颜料。

白季乐刚刚气喘吁吁的爬到了半山腰,就猛不丁的看到林逍踏着白云有如疯癫一样朝十几里外的一座山头飞去。白季乐无比幽怨的大叫起来:“师父啊~~~徒儿在这里~~~您去哪里啊~~~”白季乐耷拉着面孔,呆呆的望着林逍急速飞开,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幽怨。他高兴的是,自己真的拜了一个腾云驾雾的神仙做师父;幽怨的就是――自己为什么没能长一对翅膀?

林逍双眸中幽光更盛,他死死的盯住了这座高有六千余米的大山腹中的那团绿色火团,双手指印变幻,结成了一个有如大刀巨斧一般,给人一股洪荒苍凉、狰狞猛厉感觉的手印。那手印一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就滚滚涌出,就好似在那洪荒时代无边无际的荒漠中,一名高达百丈的巨人正手挥巨斧,朝天空高高在上的神灵挥出了不甘、不愿、不屈的一斧。

惨烈的杀意在林逍的手印上翻滚,林逍也是本能的结出了这个名叫‘斩天’的印诀,却是根本记不起自己从哪里学来了这威力惊人的手印。手印刚刚成形,林逍丹田中比常人浑厚数千万倍的真元就被手印抽取了九成九,就留下了一丝丝淡薄的真元在丹田中有气无力的翻滚。一团刺目的强光在林逍的指缝间射出,笔直的射向了那座大山。

“嗡!”

一声巨响,一团蘑菇云自地面涌起。林逍手印上放出的强光和大山相撞,将大山表面厚有百丈的一层岩石一扫而空。岩石被强光直接湮灭,从纯物质直接转化为纯能量,就有如核聚变一样,湮灭的山体爆发出了令远处的白季乐吓得魂飞魄散的恐怖能量,强光覆盖四野,毁灭性的冲击波朝天地间肆无忌惮的扩散开,方圆数十里地一阵地动山摇,天空的云层都被冲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强烈的阳光从那广阔有数十里的窟窿里照射下来,天空的阳光和地面的强光相互辉映,天地都为这亮光失色。

‘斩天’印撕裂了山体上厚有百丈的普通岩层,这座大山的本来面目露了出来。这是一座通体碧绿、色泽绚丽、材质介于玉石和琉璃之间,通体晶莹剔透、有着数百千万个大小不等的窟窿的绝美大山。外面覆盖的普通岩层一去,山体刚刚接触了天风和阳光,就有浓烈令人窒息的淳厚灵气滚滚而出,灵气化为罡风,呼啸着卷向了四面八方。林逍的斩天印根本无伤这座山体分毫,反而是山体内的罡劲扫出,有如铁板一样击中了林逍,将他有如一只小虫,重重的轰飞了百里。

一口血自林逍嘴里喷出,他周身骨骼寸寸碎裂,被那山体扩散出的罡风一举轰入了远处的山体,深深的陷入了岩石中。

一座通体碧光四射、光焰万丈的大山出现在昆仑山脉的边缘。强烈的天地灵气扩散开去,天地间风云卷动,大地在轰鸣,巨大的能量波动令得地球都隐隐颤抖起来。林逍贸然的一击,令得昆仑山终于揭开了它真实面目的一角。

十几里外的山腰上,白季乐呆呆的看着那扑面而来的强光和冲击波,发出了绝望的叫声。死亡,近在咫尺,白季乐本能的吼道:“师父!”

“哼哼!”一声讥嘲的冷笑飘进了白季乐的耳朵,一只美丽得近乎妖异的突兀的自白季乐身前丈许远的空气中出现。这只手似乎是撕裂了虚空,直接出现在了那里。手掌上闪烁着令人心悸的血光,浓烈的血腥气传来,白季乐只是略微闻到了那血腥气,就差点没呕吐起来。那只手是如此的美丽,却是如此的妖异,妖异得好像只是看了它一眼,就连灵魂都会被吸进那只手中。

一道血幕自手掌上冲天而起,强光和冲击波被拦住,白季乐身周百丈方圆就连一点儿微风都没有卷起。毁灭性的冲击气浪扫过了白季乐所在的山峰,山峰剧烈的颤抖着,一层层岩石被冲击波揭开,渐渐的露出了这座山峰的本来面目――这是一座通体金黄,有如黄金打造的大山一般,金光熠熠,通体半透明,在山体内有一道道暗金色的强光奔涌,每一道强光,都给人一种那是一柄绝世神兵,能够将天地都轻松撕裂的错觉。更远处,有数十座山峰一一被那奔腾的冲击波撕开了表面的岩层,露出了它们的原本面目。数十座闪烁着奇异光芒的大山矗立在昆仑山脉的边缘,奇光异彩染得天空都变成了七彩的调色板,光怪陆离、有如不在人间。

“这,这是~”白季乐跪倒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这数十座和先前死气沉沉的模样迥然不同的大山,惊得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

“真能干哪,果然是无知者无惧!”刻薄的讥嘲声自空气中传来,杜自忪奉为神明的那名青年穿着一身雪白的燕尾服,慢慢的自虚空中浮现。他冷冷的扫了白季乐一眼,随手一点,一道血光射在了白季乐的头上,白季乐顿时晕了过去。

青年轻轻的拂动了一下脑后的长发,静静的望着深陷在远处山体内,通体血如泉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逍,脸上是一种说不出的、极其古怪的笑容。那笑容是如此的复杂,似乎包含了人类所能拥有的一切感情,怪异无比,却充满了一种浓浓的苦味。过了许久许久,这青年才突然低声笑道:“这就是命啊~一时好奇,偷偷的跟着你这个白家突然冒出来的修道之人来到了昆仑,却想不到~这就是~命啊~”

两行血泪自青年的眼角缓缓淌下,青年低声道:“嘿,你做梦也想不到!”

迈开步伐,轻轻的朝林逍所在的大山迈出一步,青年几乎在迈步的同时就到了林逍身边。

瞬移神通,这是起码元神期的高手才能勉强施展的法术。但是看青年这么轻松自若好似只是喝了一口水,一点儿都不费力的样子,就可以得知,他的实力远超元神期。也许,他已经是虚境的高手。

手指朝深陷山体内的林逍一勾,陷入昏迷的林逍就摇摇摆摆的从山体内飞出,悬浮在这青年的面前。

青年仔细的打量着林逍,突然间惨笑起来:“你长大了啊,可惜,还是这副模样。嘿嘿,真不知道,你的脾气,是不是还和以前那样让人讨厌?嘿,嘿,嘿,嘿,金丹中期?似乎是金丹中期,也算是了不起了。只是,你这个金丹中期,怎么~有点古怪?”眉头皱了皱,青年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面造型有如美女面孔的青铜镜,手一晃,青铜镜就射出了七道青红色幽光,牢牢的照在了林逍的丹田上。

林逍整个身体的情况,就纤毫毕露的展示在青年的面前。

青年呆呆的望着林逍体内那空荡荡望不见边际的经脉、穴道、丹田、识海,惊骇的退后了一步,大声道:“见鬼,这是什么功法?这么说来,这小子想要从金丹中期晋升到金丹顶峰,岂不是需要耗费普通修道士数十万倍的功夫?这,这,这是什么邪门功法?”

转瞬间,青年又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吓得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嘶声道:“但是,如果是这样,岂不是,他以金丹中期的修为,就能硬拼元婴期的高手?,若是他能修成虚境,以他这么强盛的真元储备,就算是仙人,怕是也要在他面前吃瘪!若是他能修成仙人~老天,这,这~”

眸子里一阵奇光闪动,青年突然邪笑道:“妙啊,妙啊,妙得紧。这么古怪的功法,正好扮猪吃老虎。嘿嘿!好一个~好一个~林逍!”

青年在原地转了几圈,突然间放手拍打着肚皮狂笑道:“自幼就循规蹈矩,自幼就是好好先生的林逍呵,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以后若是得知,你的一身修为里,有一大部分真元是来自于数亿凡人被屠杀后凝结成的血晶后,你会怎么做?”

狂笑了三声,青年无比郑重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乌木匣子。他打开匣子,匣子里是整整齐齐十二粒拇指大小的不规则多面体血色晶体。血晶中充盈着令人心魄动摇的血光,那血光急速的抽缩,好似人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血光飘荡开,方圆数里的虚空都被血光所覆盖,天空的云层也变成了血色,一层层的血云堆积在一起,有如凝结了的污血透出一股子暗褐色的幽光。

“一颗血晶,就要屠杀八千一百万精气充沛的凡人,凝聚他们的全部精气神,加入数千种珍贵的药物才能配成。每一颗血晶,能增强相当于普通修士三万年的修为。十二颗血晶啊,相当于普通修士三十六万年的苦修,就算是你这么怪异的功法~嘿嘿!想来也足够让你达到元婴后期吧?希望,你的心境修为能控制暴涨的真元,否则,我也没办法了!”

青年有点不舍的望了望十二颗血晶,咬了咬牙,猛的将乌木匣子朝林逍一倾。十二颗血晶‘滴溜溜’的冲进了林逍的身体,有如有灵性的活物一样直冲他丹田,飞快的融入了林逍的金丹中。随后,十二颗血晶爆发了,一圈圈血光自林逍丹田部位扩散开,充沛至极的精血能量被天火玄气转化为水火真元,一浪浪的冲进了林逍的身体。

林逍的金丹有如吃了大补的灵丹,急速的膨胀,金丹上的丹火冲起来老高,将金丹上悬浮的青色宝塔整个包裹了进去。

强烈的丹火灼烧着青色宝塔。宝塔外表的斑斑锈迹缓缓消散,宝塔的表面渐渐的又恢复了那青色柔润的光泽。

十二颗血晶转化的真元并未如那青年所预测的那样被林逍全盘吸收,而是有八成都被那青色宝塔掠夺了过去。青色宝塔的下方,紫色天火和黑色玄气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太极图,太极图急速旋转,就有如黑洞一样将巨量的真元一口气抽得干干净净。青色宝塔好似春夜的竹笋,‘噌噌噌噌’的暴涨了一千多节,宝塔周身更是散发出浓烈的青色光雾,一片片青色的莲花自宝塔内飘荡开,莲花缠绕着宝塔缓缓的旋动,莲花瓣缓缓张开,莲蓬上一丝丝精光射出,一条条朦胧的人影在莲蓬上浮动,似乎要凝聚成形。奈何似乎莲花还缺少了足够的能量,这些朦胧的人影时而凝聚、时而飘散,始终无法凝聚出真形。

剩余的两成精血转化为水火真元,充盈在林逍的体内。庞大的真元充满了林逍的身体,金丹也急速的增大,很快的,金丹就达到了极限,金丹中的元神胚胎打了个呵欠,猛的苏醒,深深的伸了一个懒腰。

巨量的水火真元被金丹抽得涓滴不剩,林逍体内一时间空荡荡的,紧接着,金丹中一缕刺目的紫黑光芒爆发开,林逍的体表突然腾起了紫色天火和黑色玄气,天火、玄气在林逍体表生生不绝,水火冲击,一道道紫色电光不断自林逍体表迸射出来。电光不断的轰在了那青年的身上,打得青年体表的一层血光荡起了点点涟漪,却没能碰到他哪怕一根头发。

林逍丹田中金丹突然爆裂,一团金光冲天而起,碎丹成婴,林逍正式踏入了元婴期。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雷霆手段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魔王
热门: 死钥匙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满江红 人性的证明 猎狐 布里坦纳第二次短暂生命 最后一个道士Ⅱ(道门往事) 盗天仙途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谁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