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邪、霸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蜕变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雷霆手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了结了来到地球时的一段因果,林逍一身轻松的回到了白家大宅。

因果了了,如今要考虑的就是在地球发展大罗丹道以及返回黑沙星汇合敖雪等人。心情轻松、满脸是笑的林逍带着做了半个多小时的苦力,将光头胖子小区附近的几个超市库存的啤酒全部扛上了十几层高楼,累得浑身臭汗,脸色也黑漆漆的白季乐走到白家大宅的正厅前,正待和白伯堂打个招呼呢,大厅里正好传来了白伯堂的大吼声:“什么?找到那个兔崽子了?给老子抓活的!”

一队白家的子弟从大厅里冲了出来,白季骅正在其中。

看到白季乐,白季骅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他有点不自然的对白季乐点了点头,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白季乐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他一把抓住了走在队伍末尾的一个少女,低声问道:“小妹,大哥的脸色不对啊?”

少女飞快的望了一眼冲在最前面已经远去数十米的白季骅,低声说道:“二哥,和你撞车的越野车的主人已经找到了。车是挂在大哥的一名得力属下的情人名下的。您在酒吧争夺的那个女人,是那个女人的亲生妹妹。”

白季乐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无比难看,他愤愤的跺了跺脚,脚下一块青砖‘啪’的一声炸成了粉碎,他右脚膝盖一下尽数没入了地面。一蓬细细的粉尘扬了起来,附近的几个白家子弟同时骇然望向了白季乐。这份功力,实在是过于骇人。

林逍皱了皱眉头,冷声道:“静心、宁神,以后你就是修道之人,这么点小事,就能让你心慌成这样,哼!”

白季乐心里一惊一喜,急忙朝林逍道:“师父,你要为我做主!大哥要害我!”

以林逍的经验阅历,林逍本能的觉得,这就是白季骅在计算白季乐。但是,林逍的元神中如今却多了许多东西。林逍张了张嘴,眼珠略微呆滞了一下,他突然冷笑道:“倒也未必,你大哥要计算你,就不会动用他的直系属下。傻子才会这么做。”

白季乐一呆,他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冷笑道:“这么说来,大哥倒是被栽赃了。不过,幸好我没事,否则他也得倒霉。”

那少女则是无比崇拜的看着林逍:“二~林~这个……你怎么说的话和曾祖父说得一模一样呢?”

林逍笑了笑,点了点头,走进了大厅。白季乐和那少女匆匆的说了几句话,也急忙跟了进去。

大厅里,白家的高层尽聚于此。白伯堂阴沉着脸蛋端坐在大厅正中的太师椅上,漆黑的脸上能刮下一层霜来。看到林逍,白伯堂这才挤出了一丝笑纹,起身朝林逍点头道:“兄弟,你来了?嘿嘿,倒是让你看了笑话。”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白伯堂的脸上就有带上了很得意的笑容:“哈哈哈,果然老子是有先见之明,让季乐趁早拜你为师,嘿嘿,现在弄得那些外人都知道了我白家的家事,都想着要利用这点事情来兴风作浪了。嘿嘿,若是再犹豫几年,怕是~~~”

兄弟阋于墙!所有人心里都冒出了这句话,但是没人说出口。

林逍则是走到了白伯堂身边坐下,无比笃定的笑着对白伯堂说道:“大哥说得哪里话,既然大哥已经查到了什么,那些人的小手段也就没有用了。唔,大哥可否给小弟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白仲远在一旁插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还不清楚。但是和季乐的车祸有关的一批人,已经都被我们找到。有些人已经连夜跑出了数百里地,不过好在我们白家还有一点朋友,他们都被找到了。”望了白伯堂一眼,白仲远低声道:“只是,父亲,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警~~~”

“警什么?”白伯堂双眼一瞪,大声吼道:“江湖是非,就按照江湖规矩来解决!”

“呃,是。”白仲远被白伯堂一瞪,只能乖乖的退后了几步。

林逍微微一笑,点头道:“然也,江湖是非,就用江湖的手段解决吧。我们修道界的恩怨,原本世俗界的法理也是难以插手的。”

有了林逍的话,白伯堂是益发的得意了,他眉毛一阵跳动,得意洋洋的朝着自己的儿孙们一阵挤眉弄眼。过了一会儿,白伯堂乐过了这阵子,这才朝白季乐说道:“季乐啊,你放心,你受了委屈,老子会给你找回这个场子的。嗯,你也不许嫉恨你大哥,这件事情,依我看来,和你大哥没有半点儿关系。是你大哥被人扣了黑锅了,嘿嘿,目的么,自然是要让我们白家内乱呢。”

白季乐认认真真的朝白伯堂行了一礼,沉声道:“曾祖父,季乐知道轻重。大哥和我虽然有点嫌隙,但是大哥万万没有出手害我的道理。”思忖了一阵,白季乐很认真的说道:“季乐也想清楚了,季乐手上还有一点资金,还有些许产业,都会交给家里打理。以后季乐~”看了看林逍,白季乐笑道:“季乐会全心全意的跟随师父修行,这些事情,却是无心理会了。”

“好!”林逍首先拊掌叫好。

白伯堂、白仲远、白叔桦等白家的老人面色一呆,然后同时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白季乐如此表态了,白家内部唯一的一个隐患也就消失无形,自然值得他们高兴。

茶水送了上来,林逍和白伯堂品茶论事,林逍给白伯堂稍稍讲述一些修道界的事情,白伯堂则讲述他年轻时在上海拼斗的往事、讲述一些他见识的光怪陆离的勾当,两人的谈兴涌了上来,说得是天花乱坠,听得白季乐他们是津津有味。

时间推移,过了四个多小时,面色铁青的白季骅带着大批人手回到了白家大宅,几个面无人色的男女被他们押送了进来。其中一名瘦长脸、脸上架着一副眼镜的青年正不断的朝白季骅哀求着,白季骅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刚刚走进大厅,就狠狠的给了他一记耳光,随手将他丢在了地上。

“曾祖,爷爷,各位叔祖,父亲,各位叔父,夏门棠带到。”白季骅的眉头抖了抖,突然又冲上去,对着倒在地上大声呼号的瘦长脸青年狠狠的踹了几脚。

“季骅,退下!”白伯堂冷哼道:“夏门棠,季乐出事,和你肯定有关系。是谁指使你的,说出来,饶你不死。”

软在地上不断哀嚎的瘦长脸青年猛的止住了声音。他低下头,半晌没有动静。过了许久,等得白伯堂都已经有点不耐烦,正准备走上去好好招待他一顿的时候,夏门棠才有气无力的叫道:“老太爷,二少爷出事,我怎么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另外几个男女纷纷被推倒在地,被尼龙细绳绑得结结实实的他们只能僵硬的倒在地上,一个个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最后目光全投向了夏门棠。夏门棠则是艰难的扭过头去,朝他们苦笑道:“我们素不相识,却都卷入了这件~~~啊~~~”

夏门棠发出了一声惨叫,却是林逍出手了。

林逍懒得听夏门棠抵赖,他只是‘习惯性’的出手,使出了一招他从来没有学过的‘九幽搜魂手’。

五道绿油油的鬼火自林逍指尖射出,有如五条扭曲的毒蛇,顺着夏门棠的鼻孔、双耳、嘴巴钻进了他的脑袋。绿光覆盖了夏门棠的头颅,一道极细的碧光自他天灵冲起,幻化为一片朦朦的光幕。

夏门棠发出了惊叹动地的惨叫声,鲜血‘汩汩’的从他毛孔中渗了出来,他的身体急骤的抽搐着,肌肉绷紧的力量是如此大,以致于他的骨骼一寸寸的断裂,发出恐怖的‘咔吧’声。断裂的骨骼扎破了他的肌肉,白生生的带着血迹的骨头探了出来,鲜血从破裂的肌肤处不断喷出。

白家老小以及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女同时发出惊呼声。

林逍阴恻恻的笑了一声,双眸中闪过一抹惊人的邪气、霸气,右手突然变幻了一个指诀。

夏门棠尖叫了一声,他头顶的光幕中突然出现了一幕活动的影像。

影像中,夏门棠正从一个满脸是笑的中年人手中接过一个黑色的公文箱。紧接着影像变幻,敞开的公文箱里露出了大堆绿油油的钞票。

“是杜自忪这个混帐!”白季骅猛的跳了起来:“该死的,是他!他,他!”

白季骅看向了白季乐,沉声道:“二弟,是他故意要挑拨我们的关系。”

白季乐点了点头,朝白季骅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哥,我已经决定跟着师父一心修炼了。”

白季乐看着林逍指尖上射出的五道绿光,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狂热。

林逍冷笑了一声,右手轻轻一甩,五道绿光卷起夏门棠缩成一团的身体,重重的将他摔出了大厅。

‘啪’的一声,夏门棠摔在了地上,身体突然碎裂成了一摊碎肉。

“那个杜自忪,我应该和他好好的谈谈了。”林逍的声音很平和,很平淡,却有一股令人心惊的寒意在里面。

此刻的林逍,他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完全不像是以前的林逍,反而有如一个杀人无数的盖世枭雄,邪气袭人、霸气冲天。

海外,某处私人小岛上,一片隐藏在绿茵丛中的建筑群外,是一处大略有三千平米的不规则多边形游泳池。蔚蓝的池水随着海风泛起点点鳞光,三十几个赤身裸体的少女,正摇摆着白生生的躯体,在游泳池中嬉戏,清脆的笑声有如一千只百灵鸟在齐鸣,随着海风传遍了整个小岛。游泳池边摆放着一张宽松的沙滩椅,一个同样是一丝不挂的青年男子正仰天躺在上面,接受四个少女温柔的抚摸。

“享受啊~这里的姑娘,可真~这个词怎么说?开放哪~”青年呻吟着,白皙的身躯上一块块流线型的肌肉轻轻的颤抖着,他兴奋到了极点,少女们轻柔的按摩每一次接触到他的身体,都将一股融化的铁水一样的热情注入他的身体,令得他身躯似乎都融化了开。

“酒!”青年轻轻的哼了一声,一旁侍立着的两名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就机灵的端起酒杯,将香醇的酒液喂进青年的嘴里。

‘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尽了足足三大杯不同品种的极品好酒,青年仰天打了个饱嗝,喷出了一股浓浓的酒气。睁开双眼,青年懒散的哼了一声:“都来了,就过来吧~在旁边畏畏缩缩的,显示你很尊敬我么?”

“嘻嘻!”几声嘻笑传来,从游泳池边的一丛绿树后走出了一个相貌堂堂奈何长了一个阴鸠的大鹰钩鼻子,气质威严却可惜被一个地中海大秃头破坏了整体气氛,衣着华丽富贵可惜一个大驼背令得他看上去有如钟楼怪人,浑身上下的零部件搭配在一起,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难受的中年男子。挥挥手,手上一枚硕大的祖母绿大戒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中年男子谄媚的朝青年哈了哈腰,‘嘻嘻’笑道:“公子,您对这里,还满意么?”

“满意!”青年随手捏了一把身边少女的胸部,怪声道:“可惜这些女子的资质都太差,否则,我会更满意。”

顿了顿,青年没好气的挥手道:“说吧,有什么事情是逼得你不得不来找我的?”

中年男子凑上前几步,低声下气的说道:“公子,那件事出麻烦了。白家的人,把那几个废物都抓回去了。若是他们说出了我~”

青年横了中年男子一眼,冷笑道:“我早说过什么来着?让公子我出手,不就天下太平了么?你非要用你的那一套小手段,结果如何?哼哼~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你还能指望他们?”

森严的目光令得中年男子浑身哆嗦,冷汗大颗大颗的从额头上淌了下来。他的嘴唇嚅动了几下,想要说点什么,青年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好了,看在你过去一年对公子我很是恭敬,为公子我办事也是尽心尽力的,为了帮公子我收集那些物件,也花费了你大半的家产,这件事情,公子我就替你处理了。杜自忪,你放心,公子我出手,怎可能有人发现?”

“是,是!”光头男子杜自忪谄笑着朝青年连连点头,不断的恭声应是。

青年抿着嘴笑了笑,思忖了一阵,点头道:“地球的灵气太过污浊,公子我若是耗费太大,补充真元也是一件麻烦事情。唔,用点耗力少的法术罢~叫你的人,把白家上下老小的头发都收集几根,公子我一次全部解决他们。”

杜自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狂喜的笑容,他连连点头道:“好,好,就按公子你说的办。其实,自忪也只是害怕~”

“害怕有修道人会发现公子我出手?”青年邪气十足的笑了几声,仰天大笑道:“放一百个心吧,地球~嘿嘿,如今怎会有修道者有那能力对付公子我?公子我出手,保证干净利落,不会给你留下任何祸患。”

眉头挑了挑,青年朝杜自忪冷笑道:“公子早就看穿了你那点小心思,嘿嘿,既然不相信本公子,那么,就让你自己去碰墙吧!如今岂不是还是得求公子我出手?嘿嘿,早干什么去了?”青年说得起劲,用尽恶毒的言语对杜自忪冷嘲热讽了好一阵子,这才心满意足的挥手道:“好了,去派人收集白家人的毛发吧,公子我会给你出气的。唔,再送几个口齿嫩的美女过来,地球上的美女资质不够,只能用数量来补了。公子我修炼的功法正在紧要关头,可不想拉下功课。”

“是,是!”杜自忪点头哈腰的赔着笑脸恭声应了几句,他嘻笑道:“公子你出手,那是一定成功的。只要解决了白家,白家如今正在洽谈的几个大项目就定然是自忪的口中食,自忪也就有能力更好的为公子办事了。”

“嗯!”青年很满意于杜自忪的态度,他挥了挥手,双手用力的搂住了身边少女的腰肢,将一名少女拉得倒伏在自己身上。他一双手在那少女的身上游走起来,指尖上一缕缕粉红色的淡淡光雾溢出,慢慢的渗进了少女的身体。少女的身体扭曲起来,皮肤变得一片通红,嘴里也不断的发出了令人心神荡漾的呻吟声。杜自忪只是听了几声那少女的呻吟,就只觉小腹有如火烧一般痛了起来,精神也有如做噩梦一般飘飘欲飞好似要被抽出体外。杜自忪吓了一跳,急忙转身就待离开。

铃声突然响起,杜自忪口袋里的,仅仅用于他联络某些重要人物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杜自忪愣了愣,一边急匆匆的远离这邪异的青年,一边掏出手机,往手机屏上望了一眼。

“白季骅?他~找我?”杜自忪呆了一下,他有点手足无措的回过身,朝那已经将那少女压在身下猛力冲击的少年叫道:“公子,是,是,是白季骅~他,他电话找我~这个,白家,白家肯定是已经知道了事情是我安排人做的,这个,这个,您看?”

“怕什么?”青年正在兴头上,他一边奋力的对着那少女大力冲刺,一边回过头朝杜自忪呵斥道:“接他电话就是。你难道还害怕一个死人么?”

“是,是!”杜自忪突然有了底气,没错,他害怕一个死人做什么?这位法力无边的贵人就要亲自出手了,他还害怕区区一个白家么?白家的那位老祖宗的确是不好惹,传说他还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甚至整个白家在商场里的名头就和某些江湖势力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有了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坐镇,他杜自忪还害怕区区白家么?

得意洋洋的冷笑了几声,杜自忪的大鹰钩鼻子抽了几下,矜持的用一根手指点了一下手机的触摸屏,接通了白季骅的电话。

“喂,是白先生呀!哎呀呀,不好意思,我如今不在市内呀,我正在海外渡假,敢问找我有什么事体呀!”

杜自忪的语气中,透着无限的轻松,甚至他那张让人不舒服的脸上,都带着很惬意的微笑。

“你就是杜自忪?”手机里传出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呃?您哪位?”杜自忪愣了愣,急忙反问了一句。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蜕变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雷霆手段
热门: 谍网 第三个女郎 野性的证明 赤朽叶家的传说 樱花厉魂 易中天中华史:青春志 仙灵图谱 古井奇谈 鬼吹灯之盗破天机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