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蜕变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调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邪、霸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林逍将白季乐从地上抓了起来,朝白叔桦笑道:“给你儿子找几件衣服穿着吧,赤身裸体的,不成体统。”白叔桦急忙叫人去给白季乐找合身的衣物,林逍又朝白季乐点头道:“本来,按照修道界的规矩,徒弟拜师,为师的要给你一份见面礼。但是,为师也不瞒你,师父倒了大霉,被人设计误入了一处上古绝阵,从战魂域黑沙星被送来此处,身上所有的物事都被大阵绞碎,为师如今一穷二白,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这拜师的见面礼么,以后为师再补给你。你可不要说为师的太小气。”

“师父说得哪里话?徒儿怎敢如此想?”白季乐笑得脸上有如绽开了一朵牡丹花,傻子才会认为林逍太小气。长青真气还在他体内翻滚,不断的转化为他自幼修炼的真炎劲,一滴滴炽热、霸道却柔和有如情人双手的抚摸的真气在体内奔涌,白季乐只觉自己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就连五感都敏锐了许多,被自己数拳打碎的墙壁就在眼前,这可都是林逍造成的奇迹!这样的师父,会小气?

白伯堂以及几个儿子孙儿则是又极大的震惊了一下,从战魂域黑沙星被送来这里?如此说来,林逍果真不是地球人!

白伯堂的心里一阵火辣辣的热啊,地球之外,还有如此神奇的存在么?白伯堂眼巴巴的望着林逍,眼珠子似乎都能伸出一对小手,恨不得将林逍一把攥住了吞进肚子里。修道、长生、纵横星宇、往来于一颗颗的星球,这神话一般的人和事就真真切切的在眼前哪,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白伯堂根本无法原谅自己。

白伯堂就这么看着林逍,深情款款、柔情蜜意,他那水波一样温柔的目光紧紧的笼罩着林逍,一张老脸上春潮滚荡,就好似千年的老枯木突然开出了鲜花,又好像深宫中的老太监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爆发出了核弹一样炽热的感情。

林逍打了个寒战,他瞪了白伯堂一眼,冷声道:“你想要进我大罗丹道修炼,也不是不可以。但你白家,就要成为我大罗丹道的供奉家族!以后你白家的收益,有六成要用于发展大罗丹道。作为回报,本门以及本门的盟友,在你白家遇到危难之时,将以全力助你。”

林逍所说的,是修道界的一个惯例。所有的修道门派,都会将自己势力范围内某些个国家的王族和某些大家族变为自己的供奉家族。这些供奉家族为各个修道门派提供钱财和日常所需的各种事务,派出嫡系的子弟为这些门派效力。作为回报,这些修道门派将会保护这些供奉家族,另他们的荣华富贵昌盛不衰。比如说大元国的王室家族、比如说回春堂花家,都是大罗丹道的供奉家族。

白伯堂看着林逍,林逍也笑吟吟的看着白伯堂。

白伯堂长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白家的事情,我可以一个人就做决断。但是,我总要一个能够说服我族人的……”

白伯堂想要一个能够说服白家所有族人的理由――每年将白家所有利润的六成拿出去发展大罗丹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林逍也明白白伯堂的顾虑,他点了点头,脚下一片白云腾起,他已经踏着云头离地尺许的悬浮着。

林逍摊开双手,左掌心一缕紫色天火腾起有三尺来高,急救室内温度直线飙升,可怕的热浪差点将白伯堂他们熏得晕了过去。就在白伯堂他们的体液都要被这热浪蒸干的时候,一缕黑色的玄气自林逍右掌心腾起,刺骨的寒气中和了那滔天的热浪,急救室内的温度又恢复了正常。

“左掌的火焰是紫雷天火,乃是我自伏魔天雷中幸运汲取的一缕天地间至阳至刚的力量;右掌的玄气~~~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名字,是我在一次奇遇中,蒙某位修道界的老前辈赐予的至阴至寒的能量。”林逍双手托着天火、玄气,淡淡的说道:“我不能保证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能够顺利的成为修道者,但是你们总有机会和我一样,飞天遁地,长生不老。”

一直以来,说话时的语气都是温文尔雅、端庄肃然的林逍,此时的语调中却多了几分邪异的诱惑力。他低声说道:“凝气期巅峰,就能有三百年的寿命――白大哥如今距离凝气期,也不过是一步之遥。若是能结成金丹,就能有千年寿命,在我大罗丹道而言,结成金丹实在是太容易的一件事情。若是能碎丹成婴,则只要不遭受外劫,就有永世不坠的长生。若是能演化婴儿化为元神,则元神不死,就能逍遥于天地之间。若是能窥破天地的奥秘,天人合一跨入虚境,就有希望突破这一世界,直达仙境。”

林逍的话,有如恶魔的低语或者说有如仙子的轻声呻吟,令得白家众人为之陶醉。再加上林逍脚踏云头、手舞水火两气的神异就在眼前,再也没人怀疑他说的是不是事实了。白伯堂当场拍板道:“那,兄弟啊,以后我白家,可就要劳累你多多照看了。”

“这是自然!”林逍抿着嘴笑了。对于自己的供奉家族,修道界的各个门派都是青眼有加照顾得无微不至,毕竟这是各个门派在世俗界的根本哪。白伯堂实在是不理解其中的关键,这才说出了要林逍多多照看的话。

走廊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清朗有力的声音在急声问道:“二弟在哪里?二弟怎么样了?嗯?快说啊!”

白伯堂眉头一扬,沉声道:“季骅么?给我进来!”

林逍收起手上水火二气,散去足下白云飘落在地,他走到了白季乐的身边站定,笑吟吟的望着门口。

白叔桦刚刚着人给白季乐找来了一套衣物,白季乐一边更衣,一边低声说道:“是我大哥白季骅来了。哼,他如今负责我白家的很多事务,倒是忙碌得很。我差点没被撞死,他居然到了现在才赶来。果真是贵人多事,贵人多事啊!”白季乐的语气里,充满了愤愤不平的怨气。

这怨气,立刻让林逍联想到了少年时的自己。面对受到花梧娘极度宠爱的林遥,面对毒死了自己母亲的花梧娘,少年时期的林逍,心中何尝没有万分的怨毒,何尝没有这朝天的怨气?林逍从来不是一个偏听偏信的人,但是今天,青色宝塔和陨界之主留下的精神禁制联手施为下,林逍的心性已经有了极大的转折。几乎是本能的,林逍就素未谋面的白季骅产生了恶感。

一个身长玉立、俊朗无比似乎整个面孔都在散发出淡淡光彩的年轻人走进了急救室。他一眼看到了白季乐,不由得惊呼道:“二弟,你怎么~你似乎~没有受伤?”年轻人的脸色突然略微一沉,他转过头去,朝身后一名青年冷哼道:“二弟分明无事,你们瞎嚷嚷什么?”

“嗯,季骅啊!”白仲远轻咳了一声,轻声唤道:“过来参见你二曾祖。”

正待责骂自己属下人给了自己错误信息的白季骅一惊,急忙转过身来,毕恭毕敬的问候道:“曾祖父,祖父,各位叔祖,爸爸,各位叔伯~季骅无礼,但是这些人也太不像话,二弟分明~”

白伯堂双目一瞪,大声喝道:“罗嗦什么?过来见过老子的二弟,也就是你的二曾祖。”白伯堂随手指了林逍一指。

“是!”白季骅被白伯堂的怒吼吓了一大跳,他急忙转向了林逍鞠躬行礼道:“二曾祖。”一边行礼问候,白季骅一边偷偷的用眼角余光打量林逍,目光中满是好奇和戒心。尤其是当他看到林逍很亲热的和白季乐肩并肩的站在一起的时候,白季骅的那点戒心,就很快转化为了敌意。林逍将那一缕敌意尽收眼底,那冰冷的目光,令他想起了自己的大哥――林遥。

轻轻的点了点头,林逍冷声道:“不用多礼。季乐,随为师的回去。嗯,就在今天,为师传授你入门的口诀。”

二曾祖,为师?白季骅被林逍的话弄得满头雾水,他诧异的看着林逍带着满脸是笑的白季乐分开人群走出了急救室,硬是半晌没转过弯来――这都是唱的哪一出戏?

这几日他忙着在外商谈一个大项目,可不知道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今天他刚好将那项目敲定了,就听得白季乐出了车祸。白季骅心情复杂的赶来医院,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逍的话等于又是给他的脑袋上来了一闷棍。

“这,这是~”白季骅呆呆的看着白伯堂。

白伯堂得意的拈须微笑道:“哦,林兄弟是老子的结拜兄弟,又是你二弟刚刚拜的师父。唔,以后我白家就是林兄弟所在的大罗丹道的供奉家族,哈,以后我白家的发展,可就有了助力了。”

见识了林逍的神奇,白伯堂如今是真的高兴,这老人一高兴么,说话就有点语无伦次的,一番话弄得白季骅更是差点没晕了过去。白伯堂却懒得对白季骅解释什么,他拍拍屁股就走出了急救室,一边走一边大声叫道:“孩儿们,赶快收功回去。季咨留下,把这里的首尾打扫干净,可别留下什么八卦小报的头版新闻。”

白家老小纷纷跟着白伯堂离开,白季骅也只能乖乖的跟在了后面。只是,白季骅的心里沉甸甸的,林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给了他极大的压力。尤其是白季乐居然和林逍结成了师徒关系,这更让白季骅感到了直接的威胁。

是夜,白伯堂坐镇白家大宅,指派人手追查白季乐车祸的真相。

惬意轩内,林逍则是架起了香案,点起了香烛,正式的行那收徒入门的典礼。

林逍的书画很有点功底,他急就章的按照丹气凌霄殿上的画像,画出了大罗丹道开山祖师的真容悬挂在惬意轩的北墙上,画像前供奉了香烛祭品,白季乐朝着画像叩首九拜,再向林逍磕了三个响头,这就算是正式的踏入了大罗丹道的门庭,成了林逍这一支脉的开山弟子。

“很好。”换了以前,林逍绝对不会在一个年岁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面前摆架子,但是自从吸收了那青色宝塔传来的无数对天道的感悟碎片后,林逍的心性也在七天七夜中成熟了许多。他如今板起面孔,却也是为严无比,那凛然的气势,令得白季乐都不敢抬头。

“为师的这就给你说明,我大罗丹道的由来,以及在修道界的身份地位。”林逍令白季乐跪在自己面前,他详细的将大罗丹道的历史和如今都一一的告知了白季乐。

如今林逍的心计也深沉了许多,大罗丹道遭逢魔劫几乎灭门的事情,他就很有选择性的没有告诉白季乐,总不能在新门人刚入门的关头,就把自己师门的丑事暴露出去吧?

林逍选择了大罗丹道最光辉、最荣耀、最有脸面的事情,给白季乐嘀嘀咕咕的述说了足足六个小时。尤其是重点描述了某位大罗丹道的祖师,利用天字号丹炉和十八位仙人同道联手,炼制了一粒惊天动地的‘飞升丹’,直接令一名金丹期修士脱胎换骨成为仙人的事例。这可是曾经令远古的修道界津津乐道了数百年的大事。

白季乐跪在地上,虽然跪的双腿酸软、膝盖生痛,却是听得津津有味,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了林逍描述的神奇世界中。

飞天遁地的仙人,毁天灭地的大神通者,轻松就能令一颗星球‘星灭’的可怕力量,广袤的修道界,数以万亿记的俗世凡人,数千万大大小小相互征战攻伐的国家,横贯星域的挪移阵,各种奇妙的法宝,无数的神奇药材,说不出、道不尽的,尽是白季乐闻所未闻的稀奇。白季乐一次次的深深的呼吸,努力的平复自己奔涌的心情。他就要成为其中的一员,这由不得白季乐不心花怒放,由不得白季乐不激动、惶恐。

等得东方天色微白,林逍对已经面露疲色的白季乐说道:“为师罗嗦了这么多,只是要让你明白一些修道界的基本。如今,为师就传授你修道的功法。你是火、木双属性的体质,为师就传授你本门《燎原丹诀》。”

燎原丹诀,是大罗丹道专为火、木双属性的门人编撰的修炼法诀,本意是取草原上焚天大火、火木相生的用意。大火烧过草原,留下肥沃的土壤,却能让来年的春草益发的茂盛,这其中就蕴含了生死消长、阴阳转换的至理。

当然,大罗丹道的《燎原丹诀》并没有这般神妙,但是经过林逍的些许加工,改头换面后的燎原丹诀就直指本心,贴近了天地间最玄妙的大道。

白季乐不愧是白伯堂吹嘘的天才中的天才,长有万余字的燎原丹诀,林逍只是复述了两次,他就牢牢的记住了。而且以他自幼修炼真炎劲的基础,理解这些穴道、经脉的学问也很是轻松,无非是有些比较关键的搬运功夫,需要林逍解释几句而已。

林逍很是欣慰的看着白季乐,白季乐的天赋,真的是超出林逍的预料。林逍的五行属性比白季乐好出太多,但是林逍自忖在得到陨界之主的传承之前,他绝对没有这么变态的记忆力。一万多字,而且都是古朴拗口的词句,白季乐只是听了两遍就记得清清楚楚,这份天赋实在惊人。

背着双手站在惬意轩外的游廊上,望着东方的一轮朝阳缓缓升起,林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白季乐侍立在林逍身边,他偷偷的转过脸去望着林逍的侧脸。看到林逍那给人一种有如风中花枝轻摇般逍遥闲淡的笑容,白季乐不由得问道:“师父,您笑什么?”

林逍沉默了片刻,这才笑着点头道:“我在想,这一切,都是缘分。不仅仅是和你的,和你白家的,更有为师刚来地球时,碰到的那一伙人。”抬头望着天,林逍微笑道:“初始还认为,和他们的结识是无关紧要的,但是方才传授你修炼法诀时,为师才突然明白,认识他们、和他们厮混了这几个月,对为师有多么重要。”

“是什么人?为什么重要?”白季乐很诧然的望着林逍。

“是一伙妙人。如何重要么,也许是因为,他们在我的心里打了一个洞,让我真正的进入了红尘。”林逍转过头来望着白季乐,沉声道:“不进红尘,为师就没有今日的心境。没有今日的心境,也许,就不会收下你。”

林逍‘明白’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他甚至‘明白’他的心境发生变化的过程。但是林逍自以为他‘明白’了他变化的起因是因为他认识了那些人,和他们在一起接触到了红尘,却不知道,真正的缘由却在他的体内。

“等会,随我去见几个人。”林逍淡淡的吩咐道。

“是。”白季乐也不多问,他只是恭声应诺了。

等得天色大亮了,林逍盘算着那光头胖子应该已经挣扎着爬起了床,正在犯愁是出门吃一顿饱饭还是偷懒缩在家里不动宁愿挨饿一顿。带上白季乐,由白季乐驾车进了市区,来到了光头胖子寄居的地方。

用钥匙打开房门,林逍走进了屋子。四仰八叉的倒在沙发上望着屋顶发呆的胖子哼了哼,懒洋洋的说道:“啊,老林啊,你回来了?我们正打赌,你是被几个漂亮妹妹给勾引走了那。我盘算着,依你的本事,起码要十八个美女围攻,你才会一个多星期不见人影吧?啧啧,你还活着?没被吸成人干?啧啧,那正好,给我去买两盒方便面吧。”

林逍笑了笑,带着直翻白眼的白季乐走到了胖子的沙发前,沉声道:“胖子,我问你一件事情,你愿意改变一下么?”

“改变?”正眯着眼睛哼哼的胖子正开了眼睛,他望了望林逍身边的白季乐,尤其是重点盯了一下白季乐手上的车钥匙――钥匙上带着一个很明显的豪华轿车品牌的标志。胖子懒洋洋的摇了摇头,哼哼道:“不愿意。”

“为什么?”林逍望着胖子,不由得有点诧异的问道:“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实在是有点~~~”

“腐化、堕落,嗯,我也知道啊!”胖子抬起头来,看着林逍笑道:“只是,这是我的本心所在啊!我觉得这样活着很轻松、很愉快,所以,哪怕别人怎么看我,我愿意这样活着。也许,我以后会改变一下,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指了指沙发边书架上厚厚的一叠繁体字版本的道家典籍,胖子笑道:“改变不改变,这是机缘。”

“机缘么?也许!”林逍沉声道:“那么,希望你能及早的找到你的机缘,你们都能早点碰到你们的机缘。不过,我欠你一份人情。”

林逍想到自己刚被传送来地球时的凄惨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以他那时候的心性,他真怀疑他能否在地球上活下去。那污浊的灵气,那和修道界完全不同的人和事,以及突然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时自己的惊惶和恐惧,若非这个胖子和他的那几个朋友,林逍也许真会困死在地球。尤其是,以前的林逍只能以纯净来形容,纯净得他甚至缺少一些必要的生存能力,是这个胖子带着林逍,接触到了真正的红尘人心。

红尘炼心,林逍进入了真正的红尘,真正的锻炼了自己的心性。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林逍在心境上的收益,超过他以往二十多年的全部所得。这份人情,林逍觉得自己欠得极大,他必需要做点什么。

当然,他也不会勉强这个胖子。如果他不乐意改变自己的生活,不愿意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林逍就不会做什么。

只是,这份人情,是一定要还的。因果、因果,若是不了解因果,日后又是一份障碍。

“呃~人情啊?好还啊!”胖子带着宿醉的酒意傻笑起来:“给我用啤酒和方便面帮我把这房间给填满了,这就还了我人情了。”

“这样么?很简单。”白季乐笑了,这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点了点头,林逍将书架上的繁体版《道德经》等经文抱了起来,大步走出了门外。

漫漫道途,会有无数过客经过林逍的身边,林逍必须学得果断甚至冷血一些。不是所有的过客,林逍都要给他们一个‘改变’。他不是神,就算是神,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将他碰到的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心意改变。

胖子提出了要求,那么,就满足他的这个要求,了解林逍来到地球后的第一份因果。

手上抱着的道德经等经文,有点沉甸甸的。

林逍心里一阵的黯然。毕竟是通过胖子,他才接触到了这些经文。若是他在那滨江大道上碰到的是其他人,也许他要过很多年,才会接触到这些精妙的典籍,其中就会产生无限的变数。这份因果结下了,却也了结了。

林逍就这么走了出去,走进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人流自他身边穿过,他泯然于人流之中,就有如一颗水珠融入了海洋,如此的和谐自然。

心境,再次的蜕变。林逍的心境,朝着他自己都觉得陌生的状态转变。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调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邪、霸
热门: THEBOOK 阴师人生 七月冰八月雪 金甲虫 第十三只眼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天龙八部 大黄蜂奇航 风雷震九州 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