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结拜

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救命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兄弟的请求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白伯堂一声令下,虽然距离午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美味佳肴极品美酒依旧是在极短时间内送了上来。白伯堂强令林逍坐在了主席上,他自己在一侧相陪,他的儿子、孙子、重孙子,全部成了陪客。

端着一个大海碗,白伯堂站起身,对林逍大声道:“林小兄弟,你救了老夫一命,这一碗,是敬你的。”

些许酒水,林逍并不害怕。他也站起身,端起海碗,温和的说道:“老人家客气了。”

白伯堂双目一瞪,大声喝道:“叫我老白!”

“好!老白你客气了。”林逍和白伯堂碰了一下海碗,微微一笑,将里面一斤许六十五度的烈酒喝得涓滴不剩。

“好酒量!”白伯堂的几个儿子――年纪都在七十五岁以上、九十岁以下的老头儿同时比出了大拇指。

白伯堂的大儿子,今年八十九岁的白仲远笑吟吟的站起身,同样举起了一个海碗:“林小兄弟,够豪气!你救了咱们家老头子,这碗酒,你不喝,那是不行的!”白仲远眯了眯眼睛,笑道:“我们练武之人,三五斤水酒,算不得什么吧?小兄弟但请放心,我们不会故意灌你!”

正如白仲远所说的,些许水酒,林逍会害怕么?他同样面带微笑的举起酒碗,自有人给他注满了一碗烈酒,林逍喝白仲远也碰了一碗。

白仲远所谓的不灌林逍,就是他的五个兄弟又鱼贯和林逍碰了一碗,随后是他的十三个儿子、侄儿轮番和林逍喝了一碗,接下去就是三十五个孙儿、侄孙、孙女、侄孙女和林逍又喝了一碗。

前后林逍一共喝掉了五十几碗烈酒,这就是将近六十斤的分量。林逍除了额头上略微有了点汗水,就连面皮都没红一下。

“好酒量呵!”白家的一干老少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看若无其事的林逍,再也没人有胆量和林逍拼下去。

白伯堂‘哈哈’大笑了几声,挑起大拇指笑道:“好,果然是英雄年少,这样才对!能够将走火入魔快要爆炸的老子救活的年少英雄,本来就该有这样的好酒量才是。来来来,吃菜,吃菜~他妈的!”

一边招呼林逍坐下吃菜,一边举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嘴里,白伯堂突然放声骂道:“他妈的,菜都凉了,这种货色,怎么能拿来招待贵客?”一拍桌子,白伯堂对家里下人一通批口大骂,轻轻松松的就将自己一家老小故意灌林逍烈酒的事情撇得干干净净。等得新烧的热菜重新送上来时,白家一家子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做过的事情,再次热情的招呼起林逍。

酒过三巡,喝得满脸通红的白伯堂瞪着通红的双眸望着林逍,大声说道:“林小兄弟,我知道你是高人!不是高人,今天也救不活我!所以,你且说一句话,我家这真炎劲缺了奠基的口诀,一旦功力深厚了,就变得不受控制的缺陷,到底可以弥补不?”

慢慢喝了一口鲜汤,林逍眯着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是真炎劲,这种世俗武功在林逍看来能有什么麻烦?他在回春谷修炼的真火诀就比真炎劲高明了千百倍,就更不要说他如今修炼的玄武宝簶了。

要知道,玄武宝簶可是水火同修的玄妙法门,对于火属性灵气的把握已经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就更不要说林逍还继承了大罗丹经和陨界之主的那部分学识。

不过是对真炎劲缺少的奠基口诀进行增补而已,林逍只是略微思忖了一阵,就洋洋洒洒的说出了二十几句口诀。念完了口诀,林逍自顾自的吃菜喝酒,纯然不理已经彻底呆住了的白家一家老小。

白家在场的上下五十几人一个个呆呆怔怔的坐在那里,不断的默默念诵林逍口述的口诀,有那定力差的人,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白伯堂前前后后将林逍传授的口诀念叨了百多次,每念叨一次,他就觉得其中玄妙无穷,真正是字字玄微,每一条口诀都有如醍醐灌顶,令得他周身清凉一片。

体内真炎劲真气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循着林逍口诀中指引的穴道、经脉运转起来,只是更换了三条行功的经脉和七处真气鼓荡、温养的穴道,原本霸道绝伦每运功一次都要刮得经脉生痛的真炎劲,就变得顺服了不少。虽然还是那样的霸道、那样的炽热,但是真气从穴道中流过时,不再有痛感,反而有一种暖洋洋、痒酥酥、令人飘飘欲仙的美妙快感。

只是一个大周天,白伯堂就觉得自己的修为又深厚了一分,而且修为的增加是稳固踏实的,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有如沙滩上打地基一样,摇摇欲坠的错觉。

白伯堂惊讶的睁开了双眼望着林逍,他的子孙们也纷纷扭头看了过来,目光中满是尊崇和不可思议。

白伯堂在真炎劲上浸淫近百年,所得还不如林逍以真气探测他体内情形后得来的感悟。白伯堂不由得在心里大喊:“这小子,他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他的见识,又是何等的惊人?这,怎么可能?他不会是一个返老还童的老怪物吧?”

白仲远毕恭毕敬的对林逍拱了拱手,沉声道:“林小兄弟,这功法,我们白家,领受了……只是,不知我们可否有幸,见识见识林小兄弟的实力?”白仲远的话可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纯粹就是好奇。一个随口就能解决他白家修炼的功法隐患的大高手,他自身能有多高深的修为?

沉吟了片刻,林逍想起了刀子等几个人给他说过的,有时候的确应该稍微展示一点实力的问题。如果是敌人,展示实力可以震慑住对方;如果是盟友,展示一定的实力,则能让对方对自己起一份敬畏,就能令盟友的关系益发的稳固。

白家和林逍绝对算不上盟友,但是如今起码可以算是朋友。不过,也只是交情不厚的朋友而已。为了自己以后周游天下寻访灵山大川的费用计,林逍觉得,按照刀子的意见,展现一点点的力量,让自己的这笔‘诊费’不会长翅膀飞走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点了点头,林逍沉声道:“拿一坛酒精来!”林逍这一段时间,除了参悟道德经等道家经文,更是阅读了不少地球上的自然科学类的书籍――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各种自然现象,这可是修道界没有的新鲜学问。林逍知道,纯酒精的结冰点,可是很低很低的。

三分钟后,一坛几乎达到百分之百纯度的乙醇被送到了大堂里。

林逍示意将那一坛酒精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他左掌轻轻一挥,一片奇寒刺骨的淡淡黑气从手掌上喷出,酒坛中乙醇被急速凝冻,酒坛‘嘎巴’几声碎成了数千块细小的碎片洒落,圆溜溜一块酒坛形的冰块在地上转了几圈,‘咕咚’一声滚在了地上,‘骨碌碌’的滚出了老远。

酒精的结冰点,是零下一百一十七摄氏度。能够让一坛十几斤酒精在瞬间结成冰块,这寒气又要多强才成?

以空手能发出零下百多度的寒气,这等听都没听过的事情,令得白伯堂一家子全傻眼了。

“这是~这是~”白伯堂结结巴巴的指着那冰块,半晌不能说一句囫囵话。

突然间,白伯堂的眼珠亮了,锃亮锃亮的眼珠就有如两盏小灯泡,死死的盯住了林逍。

白伯堂的眼珠子在那一瞬间冒出了绿光,那是令林逍觉得浑身汗毛直竖的目光,白伯堂突然一拍手,用力的拉住了林逍的双手,大声道:“林小兄弟~今日你救了我老白的性命,老白我无以回报哪~得了,我白家的这点子家当,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这么些孙子儿子的家当加起来折合成现金,也有个百儿八十亿的!这家当,就是你的啦!”

白仲远等白家子孙听得自己的老祖宗说要将白家的所有产业都交给林逍,他们硬是没一个吭声的。每个人都是用无比笃定的眼神望着林逍,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林逍心里一惊,他可是明白所谓的百八十亿在这个地球上是个什么概念。他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老白哪,这可不成。”

林逍连连摇头摆手的推辞白伯堂的‘好意’,白伯堂‘嘿嘿’一笑,点头道:“既然如此,林小兄弟是看不上我白家的这点家当了。那,这样吧,我们就义结金兰,哈哈哈,林小兄弟,来来来,摆上香案,烧上纸钱、香烛,摆上三牲祭品,老子和林兄弟义结金兰哪!”

白家的人闻声而动,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就做好了一整套准备。

林逍心里一阵慌乱,他还没想好对策,白伯堂已经涎着一张老脸,拉着林逍来到了香案前。

白伯堂用尽了手段,将林逍若是不和他结拜就归结与林逍看不起他白伯堂,看不起他白家的一家老小,看不起他整个白家,他白伯堂以下的数百族人,也就只有抹脖子来洗刷耻辱了。

林逍硬是被白伯堂弄得晕了头,虽然跟着光头胖子一伙人学了不少无耻的招数,但是林逍毕竟在无耻上的造诣略微欠缺了些,又怎么是白伯堂的对手?

几个响头磕过,一碗血酒喝过,白伯堂就亲热的搂着林逍,热情无比的叫起了兄弟。

“二弟啊~~~”白伯堂泪眼朦胧的望着林逍,大声笑道:“我白伯堂孤苦伶仃了一辈子,这到老了,总算是有了一个兄弟,可慰平生,可慰平生啊!”

林逍龇牙咧嘴的望着白伯堂,不情不愿的拱了拱手,叫了一声:“大哥!”

林逍在骨子里还是一个实诚人,既然已经和白伯堂磕头拜了把子,他就不会否认这份联系。虽然说,他有点被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但是林逍却也承认了这件事情。

虽然在人情世故上不是白伯堂的对手,但是林逍却能察觉出,白伯堂他们对自己并没有恶意。除非是修为高出林逍一个大境界,否则若是白伯堂他们稍微有点计算林逍的意思,那股子恶意就瞒不过林逍敏锐的感知。

一声大哥叫得白伯堂眉开眼笑的,他手一招,就有白仲远送上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白伯堂很是大方的一挥手道:“二弟,这卡你拿着,以后你在外有何开销用度,全算在我白家的账上,谁叫我们是兄弟呢?”

白伯堂心里明白,以林逍这么不可思议的修为,居然跑去了做保安,可见这手头上不是一般的缺钱。而他宁可去做保安,却也不愿意仗着自己的身手作恶,可见他的本性良善。这样的一个奇人、高人,能够成为他白伯堂的兄弟,对他白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虽然说,如今的世界已经不是那个打打杀杀的年月,但是家族能和这样的奇人拉上关系,总是好事。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救命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兄弟的请求
热门: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阴阳鬼医 十宗罪4 德意志帝国:一段寻找自我的国家历史,1848—1918 同级生 人骨拼图 参天 魔鹰记 能面杀人事件 碧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