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救命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世界异变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结拜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商场内依旧是充盈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这个城市,从来不缺少手头有点钞票想要破不接待的花出去的人。

“我没钱。”

林逍趴在商场最高一层的栏杆上,歪着脑袋,用纯粹欣赏的目光打量着一个个衣着清凉的少女。她们的气质各不相同,就有如一朵朵盛开的花朵,有茉莉、有桃花、有牡丹、有水仙、也有百合、玫瑰等等。甚至一个少女的身上,随着她的心情变化,都能流露出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林逍清静的目光,就有如深山中的微风,拂过她们的身体,不带丝毫的杂念。

用纯粹欣赏艺术的目光来欣赏这些少女美丽的面容、窈窕的身影,这种事情,以前林逍是绝对做不出来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些戒条,林逍是时时铭记在心的。但是,和光头胖子一伙人混在一起久了,林逍的性格和脾气被极大的改变了。一般说来,越是自幼循规蹈矩的孩子就越是变坏――只是要看他会不会碰到一帮坏朋友――很不幸的就是,光头胖子一伙人不能算是坏人,但是也绝对算不上正经人。所以,林逍这张洁白的宣纸,上面已经多了许多的痕迹。

“嗯,这小姑娘,很泼辣么。夫纲不振哪!”林逍突然笑了起来。一个身穿短裙的少女拎着一个白皮包,正一路对着身边的男朋友低声训斥着走了过来。林逍耳朵尖,将少女的训斥听了个清清楚楚。从男朋友昨天多喝了一罐啤酒到今天早上他又忘记了服食一粒多种维生素,各种生活的细碎小事就让这小姑娘唠唠叨叨的从商场大门一直嘀咕到这里。

“唔,这个世界,纲常都乱了呵!河东狮吼,这个名词可真~他妈的。”林逍摇了摇头,怜悯的望了一眼那面色难看的男青年,轻声的叹息了起来。“药儿师姐可不会这样,药儿师姐是那样的~温柔。”一缕温柔的笑容挂在了林逍的脸上,他一时间有点失神。

就是这一失神,林逍忽略了对商场内情况的把握,等他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喧哗声突然惊醒朝那边望去时,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几个青年男女正惊惶失措的围着他,有人拼命的掐他的人中穴,有人不断的抚摸他的心口,更有一个小脸吓得青白的少女抓着手机大声喊叫着:“快来人,快来人,我曾祖父晕倒了~在什么地方?不就是我曾祖父晕倒的地方么?”

林逍呆了呆,轻轻的摇了摇头,对这几个青年男女下了非常准确的定义:菜鸟。

有客人在商场晕倒,救治客人,这也属于林逍的工作范畴。而且就算林逍不是这里的保安,出于一名医者的本心,他也不会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匆匆的朝那老人扫了一眼,林逍心里一惊,指着那几个青年男女大喝道:“你们傻了还是疯了?还不快点住手?”

那老人气机紊乱,丹田中有数道霸道绝伦的气流横冲直撞,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尽有如烈火焚烧一般,林逍隔开这么远,都能隐隐察觉到那老人身上散发出的丝丝热气。那几个青年对着老人的人中一阵乱掐,刺激了老者的经络一阵阵的颤抖,只是雪上加霜,令得原本就脆弱不堪趋于崩溃的经脉益发的绷紧,眼看就要寸寸断裂,到时这老人就算被救活了,也是一个废人。

作为一个医道高明的丹师,林逍最看不得的,就是一帮子不懂装懂的半瓶子醋在面前晃荡。这掐人中令人清醒的法门好用,但是也要看是用在谁的身上。这老人分明不是什么疾病,而是修炼了一种极度霸道的纯阳功法,却似乎少了其中的某些关键,这才使得内力失去了控制,反而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老人银盆一样白净的面皮上,隐隐罩着一层红气,林逍就知道,老人这种内力失控的情况起码已经有五年以上的时间――真不知他是如何撑下来的!

随手抓住那个正在掐老人人中穴的男青年脖子,林逍一把将他丢出了三米多远。另外几个男女青年呆了一下,同时指着林逍大叫起来,林逍却是一声冷哼其声如雷,震得几个男女同时跳了起来,齐刷刷的捂住了耳朵闷哼起来。林逍轻哼一声,震得他们眼前金星乱闪,人体也失去了平衡,身体东摇西晃了一阵,好容易才没摔倒在地。

几个青年却也晓得事情,林逍露了这一手,他们心里就明镜一般清楚:这是碰到了不起的真正的高手了。他们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强撑着软绵绵的身体,绕着林逍和他们的曾祖父站成了一个圈子,将那些看热闹的行人都拦在了三五米外。

林逍蹲在了老人身边,眯起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天林逍吸进身体的灵气和往日的格外不同,它们格外的清新,再也没有平日里那难闻的气息和数量庞大的杂质。默运长青诀功法,林逍将一口灵气转化为回春谷奠基的长青真气,右手五指并成鹤嘴形,指尖前隐隐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青色气针,快若闪电的在老人周身三十六处大穴轻刺了一记。

气针隔绝了老人体内霸道真气的运转,狂暴的炽热真气被截成了一小块一小块,再也不复方才气势汹汹的威势。林逍右掌按在了老人后心,慢慢的鼓荡体内的真元,不断的吸纳外界灵气转化为温和纯净、充满生机的长青真气,慢慢的注入老人的身体。林逍和老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巨大,长青真气所到之处,老人体内的真气无不乖乖的平复,顺着林逍真气的带领,在老人体内缓缓流转。

几个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逍依法施为,老人脸上那缕不正常的红气已经消散无踪,老人的呼吸也变得无比的和缓,一口气息悠长无比、呼吸转换若有若无,他们也是半个行家,知道自己的曾祖父已经脱离了危险,体内气息已经彻底平复。

他们正待向林逍致谢,林逍却是清喝了一声,他刚刚转化而来的一口长青真气毫无保留的全部灌入了老人的身体。如今林逍修炼的是玄武宝簶,长青诀对他而言实在是有点过于低级了,他转化这点真气也只是为了救这老人的性命,这点真气留在他体内也没什么用处,就算是转化为水火真元,能够增加的份量也是极少极少,和他浩渺有如汪洋大海的丹田比起来,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所以,林逍干脆将这一口真气全部赠送给了这老人。这不过是林逍三五次呼吸间提炼转化的真气,但是在性质上却比老人自己修炼出的纯阳真气精纯了数倍,在数量上,也相当于老人三五年苦修才能得来的成果。长青真气一进入老人体内,就和他的纯阳真气交融在一起。渐渐的,在林逍的催动下,这一口长青真气尽数转化为老人自身的真气,老人那霸道绝伦的真气顿时少了几分锋芒,多了几分内敛、多了几分柔韧,就好似一柄到处都是尖刺的奇形钢刀,却被套上了一个厚厚的刀鞘。

几个青年只看到林逍面上蒙上了一层青气,一股清风自林逍体内扩散开,带来了一道有如夏夜里深山中原始森林才有的清新气味。几个青年正在诧异于林逍所施展的到底是何等奇功妙法,他们的曾祖父已经睁开双眼,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这个白发白须,长长的银色胡须都快挂到小腹的老人也不顾附近还有近百行人围观,他撩起身上黑色唐装的袖子,‘嘿嘿’有声的就在原地打了一套简简单单的长拳。这长拳架势基本上是地球上武人的入门拳法,这老人打出来却是与众不同,一招一式无不工整到了极点,每一拳都蕴含了无穷的韵味。老人每一挥拳、每一踏脚,一股劲力都含而不吐,精华内蕴,却是已经到了极高明的境界。

“哇呀!不对!”老人堪堪打完了一套长拳,突然双目一瞪,大叫了一声跳了起来。他气急败坏的挥动了一下拳头,怒气冲冲的吼道:“老子都要死了,怎么突然又活了?活了也就罢了,怎么这功力还深了一截?功力深了一大截,还可以说老子昨天晚上啃的土豆沙拉其实是千年灵芝什么的,但是这真气的性质怎么都变了?”

老头儿大叫大嚷了一通,几个青年急忙凑了过去,对着他一阵窃窃私语后,老人用无比诡异的眼神望了林逍一眼,原本极跋扈、极霸道的老人突然变得谦逊有礼,朝林逍抱拳行礼道:“这位~小兄弟,不知你~他奶奶的,这里说话不方便,回去再说!”老头儿一把抓住了林逍的手腕,就要拉着他离开。

林逍有如一颗钉子般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看着老人摇头微笑道:“老人家,我正当班。”

“当什么班?”老人眉头一扬,怪笑道:“这商场就是老子的孙子的产业,你是这里的保安?依你的能耐,委屈你了,唔,我说,你不用在这里上班了。”老人拉着林逍的手又是用力的一扯,林逍依旧是纹丝不动的站在了原地。老人诧异的望着林逍,皱眉道:“怎么的?难道老子百多岁的人了,想要请你去老子家里喝顿酒,你也不乐意?嗯?”最后一个字,老人很不快的重重的哼了一声。

“长者赐,不敢辞,但~”林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制服。

老人一拍额头,飞起一脚踢在了一个男青年的屁股上,大声喝道:“去给这里的保安头子打个招呼,这个小兄弟老子带走了,嗯,快去给小兄弟挑选几套像样的衣服来。啧啧,这破破烂烂的制服,小兄弟穿上了也是玉树临风英俊不凡,嘿嘿,这个一表人才、容貌堂堂哪!”

老头儿开口就是一连串的马屁,等得林逍跟着他走出了商场大门,登上了老人那辆林逍叫不来名字的加长汽车后,老头儿这才吞了一口吐沫,接过一个女青年递过来的茶水灌了一大口,暂停了他对林逍的吹捧。

举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茶水余沥,老人急切的凑到了林逍身边,大声叫道:“小兄弟,你可得对我说实话,我白伯堂的这‘真炎劲’修炼了九十几年,对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清楚得很。这真炎劲啊,我缺了奠基的法门,一路用蛮力修练到如今,若非是几个儿子、孙子、重孙子孝顺,找了无数的寒性药材给老子进补压制这真气,老子早就被烧成焦炭啦!”

叹了一口气,老头望着林逍说道:“这几天呢,老子也知道,熬不下去了,就算是把那些药材当饭吃,每天吃它几百斤,也压制不住体内造反的真气了。可是小兄弟你一出手,老子体内的祸患就全没啦,功力还加深了一大截。小兄弟,你师从何人哪?”

换上了一套白色休闲西装的林逍眯了眯眼睛,他直起了上半身,毕恭毕敬的说道:“老人家,晚辈师从回春谷大罗丹道一脉,晚辈师尊是丹浮生道长,掌教师伯是丹翎道长。”

“道门,难怪!可是!”老头儿傻眼了,他望了望坐在对面的一个重孙和一个重孙女,男女青年同时对老头儿摇了摇头。回春谷这个地名,他们闻所未闻;大罗丹道这个宗派名字,他们也从来没听到过。老头白伯堂望着林逍,犹犹豫豫的问道:“敢问,小兄弟的师门大罗丹道所在何处?小老头寡闻,却是~”大罗丹道,这个名头听起来就有一股子出尘的道味在里面,但饶是白伯堂交游广阔,却也没听说过。

“这个~”林逍想到了光头胖子他们听说自己身份来历后的反应,心里翻了几个念头,张口就是一片瞎话扯了出来:“大罗丹道乃上古流传下来的外丹门户,千年以来,本门内人丁稀少,最多时也不过有七八门人,更兼地处荒僻,老人家没听说过,也是应该的。”

不等老头儿继续盘问,林逍就撇开了话题:“小子这次离开师门,云游天下,也就是想要寻访一二同道之人,切磋一下丹药之术,增长一下见闻阅历。所谓红尘炼心,就是这个道理。”

可怜见的,林逍心里都为自己刚才的哪几句谎话觉得心慌、脸红。大罗丹道人丁稀少么?如今大罗丹道山门内,起码有二十万门人了吧?虽然不如元宗的声势赫赫,但是那门人的数量,也是极其可观的了。至于说大罗丹道的地方荒僻么,林逍觉得他并没有说谎――告诉白伯堂他们大罗丹道位于某颗修道界的星球上,这可是大实话,但是人家也不会相信的不是?

汽车一路朝上海郊外狂奔,到了某处林逍不知道的所在,这才停靠在了一栋大宅院的门前。自有人迎上来,将白伯堂和林逍一行人接了进去。宅院中的林木森森、高堂华宅却也不用多说了,这毕竟不过是人间的气象,和修道界的那些宏伟巨大的建筑根本没得比。林逍看着这些过于‘矮小’的厅堂,脸上一点儿神色变化都没有,倒是更让白伯堂肯定了林逍乃是‘世外高人’的身份。不是高人,怎会有如此的涵养功夫?

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和十几个中年人匆匆的迎了出来,几个老头隔着老远就惊喜的大笑道:“老爹,您走火的真气控制住啦?您不用死啦?也就是说,我们修炼这真炎劲,再过二十年,也没有走火的风险啦?哈,能多活几十年,好生快意哪!”

白伯堂大手一挥,得意洋洋的笑道:“老子一辈子积德,命好!这不临死前想要去咱家的各处产业走走看看,这就能碰到一个救命的高人!林小兄弟,来来来,这几个是我的几个不成器的儿子,这些个是老子的孙子,还有一批孙子、重孙子的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反正如今不在面前!啧!”用力的拍了拍林逍的肩膀,白伯堂异常坦诚的说道:“小兄弟,老子一辈子不讲虚话,你帮我白家解决真炎劲走火的风险,只要是我们白家能拿出来的,你都可以拿去!”

“这个~”林逍突然想到了这一段时间来困扰自己的经费问题,他点头道:“那,小子也不矫情。小子游历天下,却是囊中羞涩,这路费~”

“路费?好说!”白伯堂一挥手,大声叫道:“去给林小兄弟准备一张我白家作担保的卡片,小兄弟这游历天下的花费,自然是我们包了!”他一把拉住了林逍,殷切的拉着林逍走进了宅院正中的大厅。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世界异变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结拜
热门: 荒村神秘事件 刺客之死 红粉干戈 楚留香传奇 迷心罪 人类的家园 仙剑问情5:沧海屠龙 结局 唐朝诡事录2:长安鬼迹 饮马流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