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世界异变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生涯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救命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混帐!”

敖雪喷出一口心血,愤怒的望着那巨大的佛像咆哮着。一丝丝殷红的血液从敖雪的嘴角齿缝中喷出,鲜血在燃烧,如烟如雾的血炎在虚空中升腾,发出细微的‘呼呼’声响。十六柄降魔神兵沉沉的落下,满天的血炎为之一清,带着红莲业火的降魔神兵顷刻间就砸在了――敖雪盘起的身体上。

敖雪将巨大的躯体盘成了一团,牢牢的护住了沈小白、青锄、瑶璎和凌霸天。

十六柄神兵将敖雪的身体砸得支离破碎,大块的血肉和骨骼残片飞溅,敖雪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有如一条破破烂烂的麻绳漂浮在虚空中。十六柄神兵轰了敖雪一记,佛像又将长臂挥起,神兵带着滔天的烈焰再次落下。敖雪发出一声不甘的长啸,带着浑身翻滚的血炎,拖着破烂的身体,身上残存的每一片鳞片都闪烁着刺目的血光,愤然朝那十六柄神兵迎了上去。

“就算姑奶奶我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姑奶奶我自爆龙丹、自毁元神,也要毁了你这尊邪佛!”敖雪发出了疯狂的咒骂声,她喷出了龙丹,龙丹内激射出万丈血光,一条长不过十丈、和她巨大的身躯比起来显得格外孱弱、细小的血龙在片片红云的包裹下从她的体内飞出,小血龙张开嘴咬住了龙丹,一龙、一丹快若闪电的朝那佛像射去。

“敖雪!住手!”

真元耗尽身体没有一点儿力气的沈小白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长嘶。沈小白做梦也想不到,敖雪,这个一直和她作对的性格暴虐的母龙,居然会在生死关头如此自然的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轰向他们所有人的攻击。沈小白闪烁的双眸变得无比的坚定,她大喝一声,掌心中突然喷出了一朵金色的莲花,莲花上盘坐着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僧。老僧的身形朦朦胧胧的,好似只要一阵清风就能将他吹散。

“这是离尘院老院主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沈小白深深的望了那老僧的虚影一眼,突然大声喝道:“永别了,前辈!”

随着一声佛门真言,无边的虚空中所有的地水火风能量突然被一道神奇的力量转化为团团金光祥云,梵唱声声自天空飘落,一朵朵金莲、一朵朵曼陀罗花飘散。沈小白掌心上托着的金莲中,那老僧突然睁开了双眸,双眸中射出了两缕极细的毫光,老僧看似极其缓慢,实则快捷绝伦的站起身来,双手朝虚空一晃,无数团金光祥云纷纷朝他汇聚而来,一尊同样高有数百万丈的佛陀金身在金光祥云中赫然成形。这尊佛陀盘坐在一尊金色莲台上,脑后漂浮着一团火焰般闪烁的功德金光,佛陀只是一挥手,就有无数团霹雳雷霆裹着一枚枚万字佛印,朝那十六柄急速落下的神兵轰去。

正待自爆龙丹拼命的敖雪呆呆的看着沈小白放出的巨大佛像,厉声尖啸道:“小尼姑~这种要命的关头,你还藏私~气死姑奶奶了!”

沈小白一边默念真言,一边大喝道:“我藏私?你呢?你也不看看你的元神!”

敖雪一愣,抬头望一眼自己长有十数丈宛如实物的元神,咧开嘴一笑,张口将元神连同龙丹吞进了腹中。

‘轰隆隆’,离尘院那老僧留下的一缕法相化身爆发了不可思议的威力。无数团雷光轰得那巨大佛像巨臂断裂,十六柄降魔神兵变得支离破碎,一团团金色血液自那巨大的佛像体内喷出,很快就飘散为一团团粉尘一样的金色光雨,几乎弥漫了整个虚空。

佛陀巨像依旧在不断的放出霹雳雷火,渐渐的,更有一尊尊高有数十万丈的金刚、明王、菩萨、罗汉自雷火中凭空而生。这些金刚、明王、菩萨、罗汉手持各种佛门神兵,纵身扑向了那面无表情的巨响,挥动兵器朝他不断的轰击。每一次轰击,都能在那佛像身上砸下偌大一块躯体,每一块躯体带着金血喷散,都很快化为片片金光。

沈小白冷哼道:“这是前辈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我~只是舍不得用而已!”

想到离尘院那老僧遗泽给自己的巨大好处,沈小白不由得一阵失神。

佛陀巨响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咆哮。一团红莲自他张开的大嘴喷出,红莲上喷出了无数团青色的有如融化的琉璃一样粘稠的火焰。这些火焰喷散开,附着在了虚空中尽情的焚烧。虚空摇晃,一块块虚空被烧得扭曲起来,虚空有如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实体,被青色的琉璃火焰烧出了一块块的窟窿,露出了后面一片片黑沉沉的天空。

“灭!”一直承受着无数金刚、明王、菩萨、罗汉联手攻击的巨大佛像突然发出一声大吼,他团身扑向了正喷出红莲焚烧这一片虚空的佛陀。两尊巨大的佛像狠狠的对撞在一起,方圆数千里的虚空为之破裂,无数道细小的缝隙自虚空中迸放出来,刺目的黑色电光在那些缝隙中闪烁。沈小白突然大喝了一声:“寂灭!”

佛陀举起双手,牢牢的抱住了那尊高有数百万丈、残缺不全的巨大佛像。两尊佛像同时一晃,虚空中敞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可怕的吸力自那窟窿中生出,两尊佛像同时被吸进了窟窿内。沈小白手上佛诀一变,盘坐在莲台上的佛陀突然炸开成一团方圆数十万里的金色强光。透过正在急速合拢的黑色窟窿,众人可以看到,那尊差点将他们打得粉身碎骨的巨大佛像就在金色的强光中渐渐的融化、渐渐的崩解。紧接着,金色佛像也炸成了一片金光,远远望去,那边简直就是一颗太阳在肆意的释放自己无穷尽的光和热。就在那毁灭性的金色光流冲过来前一瞬间,黑色的窟窿完全愈合,将金色的光流拦在了那不知名的空间处。

青色的琉璃净火还在焚烧,虚空为之崩解,禁仙绝阵的禁制被沈小白放出的离尘院老院长的法相化身瓦解,众人身体一轻,突然出现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洞中。头顶又一丝丝的天光射下,渐渐的,光柱越来越粗,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碎裂的石块不断的自头顶坠下,头顶传来隐隐的雷霆轰鸣,却是禁仙绝阵上的三块禁制石板彻底的迸裂。恢复成人形的敖雪大喝了一声,卷起一片淡淡的似乎随时都能瓦解的血云,簇拥着众人飞出了禁仙绝阵。

在离地百丈的高度,敖雪谨慎的停下了云头。黑沙星上的禁制过于厉害,敖雪可不敢冒险再被一座山头轰一记。

无数道剑光自黑冥殿的方向冲天而起,急速朝这边涌了过来。

青锄手忙脚乱的从袖子里掏出了十几个用珍贵的玄玉制成的药瓶,从中倒出了百多粒半透明光华内蕴的丹药递给了敖雪和沈小白。敖雪、沈小白接过药丸分而食之,一缕缕真元自空荡荡的体内缓缓生出,身上的伤势急速缓和,敖雪身上横一道竖一道极深挤宽的伤口慢慢的合拢,新的血液从骨髓中生出,敖雪几个呼吸间,青白近乎透明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丝血色。

夜无鸦带着夜无鹞、夜无鹦、枯青老鬼和迷元仙子以及数百名三大势力的高手急速飞到了众人面前,正待开口说几句场面话,却猛不丁看到青锄掏出了大量的极品灵丹分给了两人,夜无鸦等人的眼珠都红了。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半透明的灵气十足的丹药?

夜无鸦等人同时吞了一口吐沫,迷元仙子双目通红的望着敖雪和沈小白将那百多粒灵丹分食,突然飘上前几丈,娇声喝道:“各位道友,黑冥府夜氏三兄弟包含祸心,一心计算各位道友,想要夺取各位道友身上的灵药和法宝,委实是罪大恶极,丢尽了我黑沙星的脸面。不如各位道友和我联手,铲除了这帮败类,如何?”

枯青老鬼冷笑一声,带着自己百灵崖的高手朝一旁飞掠了数百丈,这才厉声喝道:“迷元仙子所言极是!黑冥府暗下杀手计算远道而来的道友,已经是坏了我们黑沙星的声誉!这等无行之人,就不该留在天地间。”

夜无鸦双目圆睁,他怒道:“尔等~”

不等夜无鸦说话,迷元仙子、枯青老鬼已经是厉喝一声,带着麾下众多高手同时向黑冥府的人下了杀手。

迷元仙子的幻心湖所属尽是娇滴滴的美人儿,数百美女同时飞出了粉光致致的剑光,更有百多名美貌女子脱去了身上的衣衫,在那虚空中做天魔狂舞,一波波荡人心魄的粉色光雾在虚空中急速弥漫,数十名黑冥府所属一个不查被那些女子身上喷出的光雾一罩,一股异香入体,体内天雷地火一阵翻滚,一缕虚火、邪火自那丹田下三寸的外肾涌起,体内精源顿时被烧成了烂瓦窑,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通体干瘪倒栽下了虚空。

百灵崖的人则是另有手段。他们身体一抖,一道道扭曲的黑影就从他们的体内钻出,化为无数的恶鬼飞扑向了黑冥府众人。凡是被那黑影沾体的黑冥府所属,大量的精气神就从体内潮水一样倾泻而出,更有人被数条鬼影同时扑中,这些鬼影透过他们的身体,带走了他们大量的生机生力,几个扑穿之后,大批黑冥府的兽奴和府卫自天空坠下,已经没有了气息。

夜无鸦气得大叫:“尔等,好生无耻~全力一搏,杀!”

夜无鸦、夜无鹞、夜无鹦三兄弟同时一挥手,十八道黑漆漆的幽光冲天而起,朝枯青老鬼、迷元仙子以及他们麾下的几名虚境高手杀了过去。兄弟三人心里明镜儿一般清楚,所谓的道义等等,在黑沙星上是不存在的。既然先祖留下的禁仙绝阵没能杀了敖雪等人,面对一名仙人的威胁,枯青老鬼和迷元仙子若是不反戈一击反而是真的见鬼了。既然自己失败了,那么就要有承担失败带来的后果的觉悟!趁着敖雪他们在禁仙绝阵中伤了元气实力未复的关头,趁着这里是自己黑冥府的地盘,有无数的禁制阵法可以帮助自己应付敌人,放手一搏也许还能博取三五分生机!

这里是黑冥府的地盘,百灵崖、幻心湖联手,也不见得能讨了好处!

“发动黑冥陷魂大阵!调集全部人手,出动所有镇府神兽,不惜代价,杀了他们!”夜无鸦大声下达了命令。

发动黑冥府的镇府大阵,调集黑冥府十几万弟子以及数百头强大的神兽,就算是用性命去堆,也要杀死这群外来的修道之人和临阵叛乱的两方‘盟友’。别看他们有一个仙人――那是一个身负重伤的仙人;别看他们是两大势力的联手――那不过是两大势力的一部分高手,这里毕竟还是黑冥府的地盘!盘算下来,夜无鸦他们还是有着对半的胜算!

“枯青老不死的、迷元你这个烂婊子!哼,今天是你们自己闯入我黑冥府的地盘找死!哈哈哈,若非用这些外来之人身上的宝物勾引你们,你们有胆量踏入我黑冥府一步?嘿嘿,虽然这些人能够生离禁仙绝阵,大出我意料,但是你们这也是死定了!”

想到能够一并将两个生死对头以及这些外来的‘肥羊’解决掉,一想到独占黑沙星后自己能获得的好处,夜无鸦兄弟三人就不由得一阵的兴奋。随着他们疯狂的吼声,一道道黑光自黑冥峰上下窜起,黑冥陷魂大阵发动,片片肃杀的阴邪寒气冲天而起,在离地一百五十丈的高空聚成了一片青光熠熠的光笼。

十几万道剑光自四面八方升起,黑冥府阖府上下倾尽全力杀奔过来。

敖雪、沈小白却是根本不理会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黑沙星三方势力。两人只是诧异的抬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以她们敏锐的灵识她们发现,整个世界都在极其有韵律的颤抖。很细微的颤抖,大概就相当于一只蚂蚁喷了一口气在一块巨石上,那点微弱的力量撼动了巨石所产生的震颤。

世界有如一个孕妇腹中的胎膜,这种有韵律的颤动令得敖雪这样修为的人都觉得浑身暖洋洋、痒酥酥的,好似又回到了孵化出她的蛋壳中,和谐静谧,有一种安全的、绝对安全的温馨感。

沈小白、青锄的脸上同时露出了很温和的笑容。沈小白似乎回到了自己母亲的怀抱中,青锄也似乎看到了自己从未蒙面的双亲,她们笑得如此的温和,如此的甜蜜,心中一片安宁。

就连凌霸天这样的凶神恶煞,就连瑶璎这样无心无肺的妖怪,他们也都发出了洋溢自心底的快乐笑声。

空中十余万杀得心头血气翻腾的修士同时停下了手,他们也抬起头来,呆呆的看着天空,脸上同样挂上了安静宁和的笑容。

天空突然荡漾出了很温和的青光,那是一种充满了生气生力的青光。

无数道如烟如雾的细细灵气自天空垂下,灵气虽然稀薄,却是无比的纯正、纯净。而且,这些灵气自遥远的虚空飘散下来,就再也不消散。

这还是原本无比贫瘠的黑沙星上发生的事情。

在那灵气很是充沛的启元星和回春谷内,磅礴的纯净灵气有如大江大河一样轰然而下,那灵气是如此的充沛,发出的声响是如此的巨大,吓得元宗和大罗丹道的修士们纷纷冲天而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整个修道界、整个战魂域,原本趋近枯竭的灵气正在缓缓滋生,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灵气正在缓缓的充盈整个世界。

只是短短的功夫,黑沙星上突然下起了暴雨,每一颗雨点中都混杂着沁人心脾的纯净灵气,一丝丝绿色从黑沙星的沙漠中冒了出来,一颗颗嫩芽近乎无中生有的出现在沙漠中。

至于启元星和回春谷,它们的山石上都冒出了厚厚的肥沃的青苔!一切的花草树木都在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缓缓的生长。

启元星元宗的低辈修士又被逼得离开了启元星――灵气的浓度太大,灵气近乎是灌进了他们的身体,他们根本无法承受。

整个世界的灵气浓度都在缓缓的增加,按照这个趋势,也许只要三五十年的时间,整个世界的灵气就能恢复到传说中的上古时代的水准。

上海市某处幽静的小酒吧内,林逍光着膀子,正和光头胖子一干人厮混在一起,放肆的灌着烈酒。

他的丹田中,原本死气沉沉的青色宝塔上,一枚细小的符印正在缓缓闪出淡淡的青光。外界的灵气一丝丝的被吸进宝塔,宝塔中也不断的放出一缕缕淡淡的雾气。

地球的灵气和启元世界的灵气一旦会合,就有如阴阳相生,发生了奇妙无比的变化。

小酒吧内原本充满了酒气和烟气混浊不堪的空气突然变得无比的洁净,近乎原始森林内特有的新鲜空气从小酒吧内朝四周扩散。

一道道清风从小酒吧内卷出,慢慢的将这清新至极的空气吹向了四面八方,吹向了整个世界。

林逍经过数月苦修,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的真元。青色宝塔吸收了林逍的那一点真元,又受到地球灵气的刺激,终于开启了它本来就有的一项功能。

地球的灵气被吸入启元世界,和启元世界的灵气产生了奇妙的融会作用,数百万亿倍的灵气就这样平空而生。

启元世界的一缕缕极淡薄的灵气也被注入了地球所在的世界,同样生出了巨量的清新灵气!

已经喝得面红耳赤的林逍等人浑然无所知觉。

林逍举起了一个酒瓶,将里面的烈酒‘咕咚’灌进了肚子,赢来了大片的掌声和喝彩声。

丹田中,青色宝塔的基座下,一个黑白二色的太极图浮现,太极图缓缓的旋转,启元世界和这个世界的灵气正不断的交融、变幻,更多的奇异正在转换的生出。在这一刻,那青色的宝塔成为了连通启元世界和地球所在的宇宙空间的枢纽。林逍的身体内,充满了新生的灵气,他丹田中的小小气团正急速的旋转着,将这新生的灵气不断的吸纳进去,气团上隐隐有紫色、黑色光芒闪烁,林逍的修为,正在逐渐的恢复。

东方,天色渐白。

最后一个酒友也倒在了酒吧的地板上,只有林逍依旧清醒,他笑吟吟的掏空了光头胖子的口袋,叫来了老板买单付帐。

用力的踢了踢光头和刀子一行人的屁股,林逍笑吟吟的接过酒吧老板的找零,施施然走出了酒吧,跑步去商场上班去也。

无数方圆数万里的巨大气旋出现在启元世界的星空中,一缕缕灵气缓缓溢出,填充着空荡荡的星空。

星空中,无数恒星散发出的光芒更亮了。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生涯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救命
热门: 仙剑奇侠传3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起源篇 神女传奇 鹰坟 闪灵 古玩生死局:一盏失落500余年的琉璃佛灯,一个曾经改变国家历 螺旋楼梯 死亡草 黑暗的另一半 生死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