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生死一线

上一章:第一百章 人间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凡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打了个饱嗝,胖子抓起桌子上最后一杯啤酒,‘咕咚咕咚’的几口灌了下去。‘咚’,胖子用力的将酒杯往桌子上一砸,大声吼道:“小二,结帐~”吼了一嗓子,胖子重重的往前一栽,一脑袋磕在了桌子上,‘呼呼’的打起了呼噜。

那肤色黧黑嘴唇极厚的店员飞快的走到了桌边,他望了望浑身酒气冲天的胖子,脸上挂起了一丝灿烂的笑容,朝林逍微微鞠躬,低声问了一句:“Sir?”

林逍这才注意到这电源古怪的肤色和容貌。

这等浑身污七麻黑的人,林逍不要说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到过!

“神仙?妖怪?恶鬼?”林逍脑子里还在寻思着这个店员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的身体已经作出了本能的反应。他跳了起来,指着那店员大喝道:“何方妖孽,敢在这里放肆!呔!”

一声大喝,林逍总算是记起自己如今体内一丝儿真元都没有,他也没有浪费力气施展法术,而是干净利落的一拳打在了那店员的脸上。

一声闷响,店员被一拳打飞了出去,远远的落入了江中。水花四溅,无数游客无比惊讶的望向了这边,有几个女子嘶声尖叫起来:“救命啊~杀人了~就是那个人,就是那个长头发的人!”

黑人店员在江心翻滚,他拼命的挣扎着,放声大叫:“Help~上帝,佛祖,三清道尊,救命哪~救命~Help~”

“杀人了?”身体的本能反应比思维快了许多的林逍这才突然醒悟,那个皮肤黝黑的店员虽然模样古怪了一些,但是他的气息,却是实实在在的人类的味道。

“糟糕!打错人了!”林逍呆了呆,四下游客里突然有几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朝这边快步走了过来,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林逍身上,他们的目光,居然给林逍带来了让他不安的压力。他们身上的气息,让林逍本能的想到了当年归化城衙门里的差役!

“是公门中人!”生平没做过坏事的林逍一阵的心慌,他一把掐住了趴在桌子上打呼噜的胖子的脖子,拎起这足足有两百来斤的大白胖子,飞一样冲到了大道边的花坛后,几个跳跃就冲到了外面的马路上,顺着马路一阵狂奔,很快就从那几个青年的视线中消失。

趴在林逍肩头的胖子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含糊不清的哼哼道:“兄弟,找辆出租车,呃,回去瞌睡!回去瞌睡!”

林逍站住了脚步,他惊起的问道:“出租车?什么东西?”

胖子突然举起了右手,用力的朝路上一辆出租车挥了挥手。

出租车就在林逍身边停下,胖子晃悠悠的从林逍的肩膀上挣扎着滑了下来,踉跄着走到了车门边,拉开车门滚了进去,含糊不清的说了个地址。林逍呆了呆,他有点畏惧的看了看四周的高楼大厦和马路上奔涌的车流,急忙跟着那胖子挤进了车里。

出租车在路上疾驰,林逍眯起了眼睛,他从出租车上感受不到半点儿发力波动,他不由得伸出手按住了出租车司机的肩头,大声问道:“这位道友,不知你这法宝,是以何等神通驱动?”

出租车司机猛不丁的被抓住了肩膀,他本能的大叫起来:“作甚?你作甚?”

以为碰到了劫匪的司机双手一抖,方向盘猛的打向了左边,出租车呼啸着冲过了路间的隔离带,和对面驶来的一辆黑色轿车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大街上立刻一阵混乱,又有几辆速度过快的车辆接二连三的撞了过来,整条大街顿时被堵得结结实实,后面的车辆同时按响了喇叭,尖锐的喇叭声震得林逍双耳嗡嗡作响,他不知所措的看着车外乱糟糟的一片,一拳将车门轰成粉碎,拉着那胖子钻出了出租车,撒开大步狂奔了出去。

再次换了一辆出租车,接受了经验教训的林逍这一次不敢再乱动乱说话,两人这才平平安安的回到了胖子寄居的屋子。

乘坐电梯上了顶楼,处于梦游状态的胖子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晃悠悠的走进了屋子。

林逍谨慎小心的跟着胖子走进了屋子,看着胖子在屋子的墙壁上随意的按了按,屋子里就充满了光。

“一点油烟味都没有!这灯,真不错。”林逍诧异的望着屋顶的电灯,急忙朝胖子问道:“道友,道友,敢问~~~”

林逍的问题没能问清楚,因为那胖子已经麻利的脱得精光,一边拍打着肚皮,一边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淋浴的喷头,舒舒服服的洗起了热水澡。一边洗澡,胖子一边放声高歌,那难听的有如杀猪一样的歌声,令得林逍脸蛋一阵阵的抽搐。

不敢领教的林逍走到了阳台上,朝远处眺望了过去。

这里,是一片灯光的海洋。无数栋高楼有如地里的麻杆,从眼前十几丈外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

远处几条街道上,车流奔涌。

近处的大楼里,传来孩子的哭泣声、男女的争吵声、音乐声、舞蹈声、以及人类繁衍后代时某种微妙的声音。

林逍敏锐的五识将这一切尽数投射在心底,这是一个和林逍所熟悉的修道界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让林逍感觉到陌生,感觉到畏惧。这里的所有物事,都在使用一种林逍所不熟悉的能量体系,林逍感觉到无措、感觉到茫然,他好似一个被父母丢弃在陌生地的孩童,心中充满了忧虑、充满了恐惧。

“这里,到底是哪里?”林逍仰天长叹。

“救命啊~~~”林逍身后突然传来了那胖子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经过热水的冲洗,神智变得有点清醒的胖子指着林逍尖叫道:“天哪,怎么可能?猪头喝醉了带个女人回家,也许还有可能~我怎么带回来一个男人?你,你,你怎么进来的?你,你,你,你想要做什么?我警告你,我对男人没有性趣!”

赤身裸体的胖子跳着脚的在屋子里叫嚷,林逍翻了个白眼,再次深深的叹息了起来。

林逍扛着光头胖子在上海的街头狂奔时,敖雪她们也陷入了极凶险的境地。

和林逍面对的道装神像不同,敖雪、沈小白、青锄、瑶璎、凌霸天被卷入禁仙绝阵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尊高有数百万丈的佛像。

佛像生有三头、十八臂,脚踏一黑一白两座莲台,通体金光闪烁,虚空被映得一片通明。地水火风之气卷着敖雪他们冲到了佛像面前,佛像紧闭的双眸微微开启,没有丝毫表情的双眸瞥了敖雪等人一眼,两只巨臂缓缓伸了过来,佛像的掌心出现了一正一反一黑一白两枚万字佛印,佛印缓缓的旋转,庞大的压力有如磨盘一样压在了敖雪一行人的身上。

敖雪仰天咆哮,通体血光大盛。血光冲起来有数里高,硬生生将那地水火风给拦在了数里外。无穷尽的地水火风演化为五行能量,金木水火土各种能量狂潮倾泻而下,震得血光溅起无数涟漪,那狂暴的能量流却是丝毫不能寸进。

沈小白轻啸一声,舍利子宝幢、金莲等佛门至宝带着七彩佛光冲天而起,一道光幢护住了众人,一点金光就在滔天的血光中翻滚不定,任凭那地水火风能量疯狂的冲击,连成一体的血光、金光却是纹丝不动。光雨飞洒,敖雪和沈小白联手施为,血光、金光席卷四周虚空,所到之处将那地水火风能量冲得支离破碎,一时间禁仙绝阵被两人彻底的反制。

张口喷出一道血光将数十道地水火风演化的蛟龙轰成粉碎,敖雪长啸道:“这阵法有古怪,姑奶奶我刚陷进来时,只能调动不足三成的真元。哼,不过姑奶奶的修为惊天,岂是这个破烂阵法能困住的?给我破开!”

血色的龙鳞自皮肤下急速生出,敖雪的身体膨胀到一丈高下,额头上长出了两只龙角的敖雪仰天长咆,奋起右拳朝天空狠狠的一击,无铸的劲道将方圆数百里内地水火风能量抽得干干净净,霸道的拳劲裹挟着方圆数百里的地水火风,化为一颗血色流星,冲向了那巨大无比的佛像。

佛像的双眼略微睁大了一丝,佛像脚下的黑白莲台放出一道道黑白光芒,佛像的眉心冒出了一颗闪烁不定的白色光点,光点每闪烁一次,虚空中的地水火风能量就充沛一倍,涌向敖雪他们的压力也暴涨一倍。敖雪打出的拳劲距离佛像还有数里远,就被一片片朦朦胧胧的黑白光芒一层层的削弱,渐渐的拳劲消融,等得轰在那佛像身上,拳劲已经变成了微不足道的一阵轻风。

“阵法禁制极强,我的佛力被压制了九成!”沈小白沉声道:“不过,只要给我一点点时间,我就可以~~~”

一边说道,沈小白一边掏出了一串十八粒的佛珠,佛力源源不断的注入佛珠内,沈小白就待召唤佛陀分身轰击这禁仙绝阵。

就这时,那巨大佛像的另外十六条手臂上一道道红莲业火闪过,十六柄佛门特有的降魔法器有如金刚杵、降魔剑等出现在佛像的掌心。十六条巨臂雨点一样落下,重重的轰在了那一团血光、佛光上。‘咚咚咚咚’,光团被轰得有如流星一样满天乱飞,敖雪、沈小白被震得五脏六腑都翻了过来。

敖雪还好,她只是外放的血光被佛力冲击,震得她略微受了点内伤;正在发动那串佛珠的沈小白则是被打断了佛咒,一口真元逆冲丹田,丹田中气息大乱,沈小白张口就是几口鲜血喷了出去。

青锄尖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掏出了几个药瓶,也不管是治疗内伤还是外伤的,只要是没有毒性吃不死人的,就将瓶子整个都倒空了,大把大把的丹药往沈小白和敖雪的嘴里直塞。凌霸天则是抱着脑袋大声叫道:“天爷~这是什么阵法?赶快破了这个该死的和尚阵,否则老子的头都要晕了!”

‘咚咚咚咚’,十六柄降魔神兵带着熊熊业火轰下。能够焚烧世间一切的业火将敖雪放出的血光一层层的烧化,渐渐的,敖雪血光被烧得干干净净,业火和沈小白放出的佛光碰到了一起。张口将一大把药丸吞进肚子里,沈小白顾不得体内传来的隐隐剧痛,大声唱了一声佛号,双手结了一个不动明王印,眸子里两枚万字佛印急速旋转,她大喝一声,佛印外放,一道弥天极地的金光朝四下里扩散开。

碰到这金光,满天的红莲业火纷纷倒卷了回去,烧得那佛像的十六条巨臂‘啪啪’作响。

佛像的双目睁得益发大了。四周虚空微微一震,巨量的地水火风能量从虚空中凭空冒出,庞大的能量聚集在一起,地水火风几乎凝结成了实质。佛像突然开口,大声喝了一声佛号,天空落下了满天的金色莲花,一道道朦胧的白光自天而降,梵唱声中,佛像嘴里喷出了几点金色的鲜血,金血喷在了四周翻滚的地水火风能量中,一股似乎是檀香又似乎是莲花香气的异香飘散开,地水火风中出现了四点刺目的精光,四周所有的能量分为泾渭分明的地水火风四种能量流,纷纷注入了四点精光。

伴随着震天的啸声,四条巨龙出现在空中。一条巨龙通体土黄,这是地属性能量凝结而成;一条巨龙通体漆黑,这是水属性能量凝结;一条巨龙浑身通红,熊熊烈焰包裹着巨龙周身,这是火性元力汇聚而成的精灵;一条巨龙身形模糊不清,青色的龙体被一道道风劲缠绕,这是风属性能量演化的神奇生物。四条巨龙的体长都在万丈开外,从四个方向同时扑向了敖雪一行人。

敖雪大怒,她看清了那佛像中吐出的几点金血,那是要不知道屠杀多少条龙族,抽取这些巨龙全部的精气神,才能凝练出一滴的‘龙咒精血’。这是被整个龙族诅咒的物事,每一滴‘龙族精血’,都意味着有最少一百条巨龙被屠杀。佛像施展神通,以龙咒精血赋予了地水火风灵气生命,令得它们演化为拥有无穷威能的真龙以攻击敖雪等人。

“些微假龙,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敖雪怒啸,她身体一阵扭曲变幻,滔天血光冲天而起,敖雪突然挣碎了身上的衣物,化为了一条长有百里开外,巨大无朋的血色巨龙。血龙一出,万里内的地水火风能量尽数被敖雪控制,一应能量都化为滚滚血浪,血浪翻滚,敖雪仰天长嘶一声,挥动巨爪,朝那佛像扑了过去。

四条能量所化的巨龙扑向了敖雪,和敖雪纠缠在了一起。敖雪长达百里的巨大身躯轻轻的一扭,将四条巨龙弹飞了出去。四条巨龙尖锐的爪子狠狠的抓在了敖雪的身上,无数的火星从敖雪身上喷洒出来,数十片巨大的龙鳞被抓飞,十几道深深的血痕在敖雪的身上拉出了百多丈长,泉水一样的鲜血疯狂的涌了出来。

敖雪巨大的双眸中凶光一闪,她张开嘴,一道粗有里许的血炎带着刺骨的寒意涌向了那四条飞腾着朝她扑回来的巨龙。血炎中有一道道古朴的符文闪烁,每一道符文都是由一条条细小的黑龙虚影扭曲而成,符文充满了不可一世的霸气以及一丝刺骨的杀意。

“昂~~~”敖雪以龙族密语发动了专门对付龙咒精血的秘法,血炎所过之处,四条巨龙的身体寸寸碎裂,四点金血冲天而起,被敖雪张开大嘴一口吞了进去。

‘吼~’,敖雪身上喷出的血光突然暴涨数十里,无边的血海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飞一样冲到了那佛像面前。

和那高达数百万丈的佛像比起来,体长不过百里的敖雪就有如巨人面前的一条小蚯蚓。敖雪张开嘴,朝佛像喷出了一道血炎。佛像的一支大手探了过来,掌心一枚黑色佛印闪过,血炎被轻而易举的抵消。紧接而来的,是十六柄降魔兵器沉重的打击。

十六柄神兵雨点一样落在了敖雪身上,每一击都是沉重无比,直打得敖雪身上龙鳞碎裂、筋骨断折,头上的两只龙角也被打得支离破碎,鲜血滚滚喷出,敖雪疼得满天乱扭,无数鳞甲纷纷扬扬的洒下。

一声佛号过处,一道佛光自天空落下,正正的覆盖住敖雪。佛光闪烁,敖雪身上的伤口急速收合,断裂的龙角和龙鳞也极快的生出。

敖雪回头望了一眼,正好看到沈小白手持一只尺许长的青色净瓶,那道佛光正是从净瓶中喷出。只是,佛光喷出时,沈小白的双手似乎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她的手臂正急速的颤抖着,身体也有如秋风中的叶片,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看到敖雪回头,沈小白嘶声叫道:“这‘庆佛玉净瓶’消耗太甚,我撑不住多久!”

敖雪猛的扭过头去,她努嘶一声,挥动四爪疯狂的扑向了那神像。血龙龙力在敖雪的体内翻滚、凝聚,庞大的血龙龙力全部凝聚在了敖雪嘴中,敖雪喃喃念诵着龙族秘传的大威力咒语,一道道血光自敖雪嘴缝中涌出,渐渐的,血光变成了有如枯竭的血液一样的紫黑色。

“吼~”敖雪张开了嘴,一道带着浓浓死气的紫黑色精光自她嘴里喷出,直射向了那神像眉心正急速闪烁的一点白光。

喷出了这一道紫黑色精光,敖雪已经耗光了体内的全部力气,她再也没有半点儿力气动弹哪怕一根爪子。

十六柄兵器沉沉落下,砸得敖雪通体骨骼碎裂如粉,体表鳞甲尽数碎裂,身体扭曲的敖雪被重重的砸飞向了沈小白的方向。

沈小白鼓荡起体内最后一点儿佛力,倾尽全力催发净瓶喷出了一道青色光华。

青光洒在敖雪身上,堪堪将她沉重的伤势恢复了一点,沈小白也耗尽了力气,她身体一阵哆嗦,双手无力的垂下,净瓶一阵光芒黯淡,在沈小白身前悬浮了片刻,化为一道青光融入沈小白体内。

巨大的佛像双目完全睁开。一片赤红色强光自他双眸中喷出,轻而易举的将敖雪喷出的紫黑色精光化为无形。黑沙星所在的星域所有星力都被抽调了过来,禁仙绝阵全力发动,阵内无数星光耀目,庞大的压力充盈在阵内,敖雪以下,所有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身体被挤压得扭曲变形,已经同时受了重伤。

佛像挥动十八条手臂,沉沉的朝敖雪他们当头砸下。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章 人间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凡人
热门: 昙花梦 圣诞夜惊魂 玻璃之锤 顺水推舟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五部) 鬼妻 极乐小尸妹 莫斯科情人 都市传说拼图 恶俗:或现代文明的种种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