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仆从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故人重逢 下一章:第九十章 大荒星,古挪移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一声巨响突然在凌霸天面前爆发,强烈的振荡将凌霸天偌大的身体冲飞了老远,骨碌碌的在地上翻滚出十几丈。凌霸天有点眩晕的站起身来,诧异的摸了摸脖子,惊愕的叫道:“老子的脑袋还在?”他诧异的望了望左右,定睛看向了放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只见敖雪手持一柄血色长剑,长剑上冒出数丈长的一道碗口粗、晶亮亮的血光,正和屠龙剑所化的剑光绞缠在一起。

敖雪的血色长剑是以上古天龙的遗骸打造,坚硬无比、锋利无匹、更有一股威凌天下的龙气蕴藏其中,剑光一出,则方圆数里内一片风云变幻,正如有真龙在天空露须藏爪、飞腾变化。

沈小白所用的屠龙剑,则是上古佛门大德用以斩杀妖龙震慑一方世界的至宝,剑体内镇压了无数妖龙魂魄,宝剑一出则风云惨淡、天地变色,无数龙影缠绕在剑光上,声势也是极大。更兼屠龙剑上有无数高明微妙的佛门禁制,剑光展开,一道道佛光轻柔的拂过,于凛凛杀气中更多了几分庄严肃穆的气相。

两道剑光纠缠在一起,四溢的剑气竟如大海上卷起的飓风,带起了一道道可怕的罡劲,呼啸着冲向了四方。附近围观的修士被那可怕的罡劲吓得四散奔逃,有几个逃得略微慢点,被几道罡劲带中身体,就听得他们体内一阵‘噼啪’作响,也不知道断折了多少骨头,好似稻草人一样被掀飞了老远。剧烈的咳嗽声传来,这些倒霉的修士在空中就大口大口的咳出鲜血。

这些修士的亲朋好友正待喝骂敖雪和沈小白的霸道,却又顾忌她们显示出来的恐怖实力,一个个张了张嘴,却没能骂出声来。他们气恼的望了一眼已经打出了真火,踏着一片血云和一片金光冲上天空的敖雪、沈小白,只能无奈的走过去,扶起了自己被误伤的同伴,无可奈何的替他们治疗伤势。只是他们都是一些实力低微的散修,又哪里能有什么好的丹药?他们自配的一些药丸、药散却是效力微弱,根本对那几个修士的伤势没有半点儿用处。

林逍从戒指中取出了几个拳头大小的药瓶,快步走到了那些修士的身边。

深深的稽首一礼,林逍无比真挚的对那些修士说道:“各位道友,小子林逍的同伴脾气过于焦躁,误伤了这几位道友,委实是我们的过错。这里有几瓶伤药,可以治好他们的内外伤势,还有两瓶‘聚元凝气丹’,就当作是小子的赔礼了。”一边鞠躬行礼,林逍一边将几个药瓶递了过去,顺便交待了一下这几瓶伤药的用法。

‘林逍’!这些散修念叨着林逍的名字,不由得脸色一变。虽然没能参加大罗丹道的开山大典,但是他们也听说了大罗丹道重回修道界再建山门的消息,一手操办了大罗丹道开山大典的人,不就是林逍么?那么,按照修道界的传说,那两个正在天空厮杀的少女,那浑身缠绕着血光的,应该就是有着仙人修为的血龙敖雪;那脚踏金光的,就应该是有虚境实力的佛修沈小白!

仙人和虚境的交手!

一干散修吓得面色惨白,‘哗啦啦’的架起剑光、带着受伤的同伴冲出了数十里地,这才敢悬浮在空中,静静的望着这边山头上的争斗。林逍诧异的看着瞬间就剩下了他们几人的山巅广场,惊愕的张了张嘴,不明白这些散修为什么跑得这么快。

“你这恶女人好生无礼!”沈小白手一张,脱手飞出了数十道伏魔金光,劈头盖脸的打向了敖雪,同时大声喝骂道:“那凌霸天杀了我沈家堡上下数百口,我杀他报仇,你拦住我怎地?”

敖雪双手各持一柄血色长剑,掀起了一层层的血色剑光,得意洋洋的大笑道:“你要杀的,姑奶奶我就是要保下,小尼姑,你能把姑奶奶我怎样?”身上血光一闪,一套厚重的血色铠甲覆盖在了敖雪身上,敖雪得意的长啸道:“这是姑奶奶用陨界内发现的天龙遗骸炼成的血龙战具,普通的灵器、宝器根本伤不到它分毫,小尼姑,你这次还能依仗那破烂屠龙剑来对付姑奶奶我么?”

长剑挥动,来袭的数十道伏魔金光被敖雪劈成了粉碎。敖雪张开嘴朝北方一吸,随后调转头对着敖雪一吐,一道黑漆漆的葵水精英自她嘴里带着滚滚涛声冲了出来。葵水精英和外界天风一碰,就凝聚成无数只长有三尺、拇指粗细、通体精光四射的长箭,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射向了沈小白。每一支长剑的箭头处,都隐含一点刺目的血光,却是敖雪凝练的血魄阴雷,拥有毁人元神的可怖威力。

沈小白一支屠龙剑带起数十丈长的精光,在空中组成了一道密集的剑网,和那无数葵水精英所化的箭矢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一阵密集的响声过处,剑气绞碎了数千支力道十足的箭矢,沈小白却也踉跄着被震退了里许。数千枚血魄阴雷同时爆炸,虽然被沈小白脚踏的金色莲台将那满天血光逼得不能近身,血魄阴雷爆发时产生的诡异波动,依然令得沈小白一阵阵的头昏眼花。

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凌霸天在地上用力的鼓掌叫好,他大声吼道:“兀那凶婆娘,你这一招厉害啊!把那姓沈的小娘皮给大爷我宰了,他娘的大爷我请你吃香的喝辣的!啧啧,看在你救了大爷我一命的份上,刚才你揍大爷的事情,就不和你计较了!”

猛不丁的听到凌霸天的叫声,敖雪猛的低头怒斥道:“闭嘴!好生呱噪!”她手指轻轻一弹,一道极细的血光激射向了凌霸天。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凌霸天身体四周方圆丈许的空气有如天雷般迅猛的爆炸开,凌霸天惨嚎一声,浑身衣衫被炸成了粉碎,赤身裸体的他一边吐着血,一边有如断线的鹞子一样轻盈的飞出了数十丈远。

“好心狠手辣的恶娘们!”凌霸天一边吐着血,一边挣扎着抬起头,用力的挥动着拳头大声叫嚷道:“姓沈的小尼姑!他奶奶的给大爷我砍死这个臭娘们!哇~~~你不是那个叫做沈小白的丫头么?怎么才十几年不见,你他奶奶的变得这么厉害?老子凌霸天今日要归位!还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那种归位!”

张开大嘴,凌霸天一边快意的吐着血,一边朝沈小白叫嚣道:“小尼姑!你沈家堡上下数百人丁都是老子杀的,哈!但是老子也饶了你一条性命啊!你不能只为你家人报复,就忘了我对你的饶命之恩哪!唉,当年抱着你逃走的那小子呢?”

林逍早就听到了凌霸天的叫嚣,他快步走到了凌霸天的身后,点头道:“凌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世事无常,你怎么落得如此下场?”林逍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乌银矿石,很显然,凌霸天是被鬼林老君当作苦力使唤了!但是以凌霸天的个性,他怎会甘心做人家的仆人?尤其是,凌霸天的后台不是血杀魔道么?虽然说~~~血杀魔道的高层都在悬空海被敖雪强力一击,连同整颗星球都化为了粉碎,但是,血杀魔道毕竟是修道界魔道中的巨檠,凌霸天有血杀魔道照应,怎会沦落至此?

凌霸天有点困难的转过头来,他一边吐着血,一边上下打量着林逍。他粗犷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他大笑道:“你是林逍?你可记得,你的家人被黑刀匪屠灭后,可是老子带着把霸王卒,帮你回春堂上下人等收尸的!这份人情,你要还我!”

不等林逍开口,凌霸天的眼珠子一转,他又飞快的说道:“还有,你当年带着那小丫头、如今的小尼姑逃走的时候,如果老子亲自带人追杀你们,你们也是死人了!老子绕了你们一条性命,这件事情,你总该记得!”

林逍低头思忖了一阵,没错,的确是这个道理。回春堂上下人等的尸身,都是凌霸天的霸王卒帮助收敛的,而凌霸天也的确是有意的纵走了他和沈小白。若是当年凌霸天亲自出手追杀他和沈小白,他们怕是早就变成了地下的一缕幽魂,如今都不知道身在何方了。

“凌先生说得有理!”林逍轻轻的点了点头,轻声叹息道:“只是,能否劝说小白放过凌先生,却要看凌先生的运数了。小白如今有虚境的修为,更兼有无数强力的佛门法宝,怕是敖雪也只能堪堪挡住她。若是小白执意要杀凌先生~那~凌先生不如自己自尽来得痛快。”

凌霸天翻了个白眼,对于林逍要他自尽的话很是不以为然。但是,沈小白居然已经是虚境的高手了?凌霸天被这个消息吓得不轻。虚境的高手是什么概念?那是一巴掌就能将凌霸天这种凝气级的小小修士灭杀数万个的顶尖高手,如今整个修道界能有几个虚境高手?

“娘咧!老子当年真该走正道啊!”凌霸天的身体哆嗦了一下,有点后悔的喃喃自语道:“走了正道,就不用结这么厉害的仇家了!虚境的仇家啊!还他妈的是一个虚境的女人!娘们的心眼最小不过,老子居然得罪了一个虚境的女人!老子今日要归位!”

林逍轻轻的摇了摇头,望了凌霸天一眼,没吭声。他抬头看着敖雪和沈小白的打斗,轻轻的叹息了起来:“你们到底是为了凌先生而打斗,还是早就想要再较量一场了?嗯,真头疼哪!”青锄缓步走了过来,轻轻的抓住了林逍的袖子。瑶璎也蹦了过来,熟极而流的将手伸进了林逍的袖子里,从里面掏出了一瓶‘聚气丹’,一颗接一颗的,好似吃糖豆儿一样丢进了嘴里。

坐在地上的凌霸天眼珠子都红了。‘聚气丹’,而且看那药瓶上的戳子,是大罗丹道出品的聚气丹!这是凝气期的修士抢破了头想要弄几粒都弄不到的好东西,林逍身边的一个皮肤发绿、头发干脆就是墨绿色,整个看起来就好似一个妖怪的小女人,居然这样浪费的,一颗接一颗的吃了进去!是可忍孰不可忍,什么时候聚气丹也能这样浪费了?

“这小子,似乎身家很丰厚了嘛!而且,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相随!能够和虚境的小尼姑打成平手的,想来也是虚境高手吧?”凌霸天粗犷的脸上不断的变幻着各种神色,他突然低声笑了几声,眼珠转悠了几圈,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天空中,刚刚喘过一口气的沈小白听到了凌霸天‘得意’、‘张狂’、‘挑衅’的叫喊声,不由得气得俏脸发青,两条长眉倒竖,眉心一根青筋剧烈的跳动着,她双眸中闪过一片茫茫白光,眸子深处两团金色的万字佛印缓缓涌现,无数奇妙的佛门功法同时从沈小白识海中涌出,无数威力强大的攻击法诀潮水一样冒出来,沈小白手指上印诀瞬间千变万化,却一时间糊涂了,要使用哪一种法诀去攻击敖雪。

敖雪却本能的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自沈小白的身上冒了出来,那是一种近乎要灭世的可怖气息,那股气息中完全没有佛门修士应有的慈悲祥和的味道,反而充满了赤裸裸的、想要将天地万物都尽数毁灭的‘欲望’!

最终,沈小白双手结成了一个莲花状的手印,一团红色的火焰自她掌心摇曳而出,那火焰是如此的轻柔、如此的孱弱,轻盈的在微风中荡漾。沈小白的小手轻轻的举过头顶,那一团细小的火焰缓缓的腾起有数丈高,火焰一阵闪烁,慢慢的在沈小白的身后勾勒出一名长着三头四臂,手持四柄红莲降魔杵的高大虚影。

“这是!”那股毁灭一切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所有的毁灭气息都集中在了敖雪身上,以敖雪的修为,都被那股气息冲得身体摇摆不定。

“红莲炎华,明王灭世。”沈小白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手印缓缓的朝敖雪一指。

纯粹由红莲业火组成的明王虚像轻轻的一抖,快若闪电的扑向了敖雪,四支手臂疯狂的砸向了敖雪。四柄红莲降魔杵上包裹着浓烈的红色火焰,火焰在风中疯狂的飘荡,发出‘呼呼’的巨响。

敖雪仰天长啸一声,双手风车一样挥动长剑,带起两团血光沥沥的剑光,迎向了那明王虚像。

‘叮叮当当’一阵脆响,敖雪身上血光冲天而起,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狰狞巨龙,一口将那明王虚影吞了下去。血色巨龙的身上腾起了红色的烈焰,敖雪痛呼了一声,双眸中血光闪烁,她再次朝北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片朦朦的黑色水雾自天空落下,将巨龙身上的火焰熄灭。

沈小白手一指,十三道金光冲天而起,化为十三道丈许长的金龙,发出嘹亮的龙吟声冲向了敖雪。

刚刚泯灭了一团红莲业火,多少损失了一点元气的敖雪双目一睁,努哼了一声,团身扑向了那十三道金龙。没有使用任何的法术,纯粹依靠一身的蛮力,敖雪挥动两柄血色长剑,和十三条金龙斗成了一团。

十三条金龙疯狂的朝敖雪冲击绞杀,敖雪挥动长剑,长剑出击的频率却比十三柄大威天龙剑刺击的速度快了数倍。沈小白不断的变幻剑诀,十三条金龙从四面八方各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刺向了敖雪,却哪里能碰到敖雪的一根头发?敖雪轻松自若的,就将十三道剑光尽数拦在了身外数丈远处。血龙一族惊人的战力,今日才略微显露了些许。

一声惊人的巨响,敖雪突然奋起神力,一剑将十三道大威天龙剑所化的剑光震飞数里远,在沈小白发出另外一道攻击佛法之前,敖雪飞扑到了沈小白身前,得意的朝目瞪口呆的沈小白狰狞一笑道:“小尼姑~说实在的,有了这套血龙战具,你已经不是姑奶奶的对手了~记住~姑奶奶我是仙人~是仙人啊~”

敖雪的拳头上,是用上古天龙遗骸中找到的逆鳞中最中心、最坚固的鳞片炼制的手套,手套上满是密集的鳞片,一片片有如刀片一样竖起,只要随意的抓挠一下,就能造成惊人的杀伤。敖雪捏紧了拳头,丝毫不顾这手套可能划伤沈小白俏丽的脸蛋,很是快意的一拳轰在了沈小白的脸上。沈小白脚踏的金莲放出一层层金光护住了沈小白,但是敖雪的手套上也放出了一丝丝极锋利的血光,蛮横的将那金光撕成了粉碎。重拳轰在了沈小白的脸上,将她一拳轰得晕了过去。

金莲继续放出道道金光,不断的涌向了敖雪。虽然主人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这件佛宝依旧在继续保护主人的责任。敖雪皱起眉头,低声嘀咕道:“这件宝贝可了不得啊~小尼姑都晕倒了,居然还能主动护主~哼哼,起码是仙器级的好货色!真可惜!这小尼姑实力太差!姑奶奶真好运,这小尼姑的修为实在是差了点!”

一道血光自敖雪嘴里喷出,重重的轰在了那金莲上。金莲被血光打得剧烈颤抖,金莲上的金光一阵黯淡,金莲化为一道金光重新融入了沈小白的身体,敖雪一把抓起了沈小白,得意洋洋的自空中飘了下来。

凌霸天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沈小白被击倒了,他今天的死劫却是逃过了。他看了看敖雪,又看了看林逍,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

敖雪却看都没看凌霸天一眼,她只是得意的将沈小白往青锄身上一丢,青锄手忙脚乱的搂住了沈小白,突然惊叫道:“啊呀,小白姐姐的脸肿起来了!”林逍、敖雪急忙看向了沈小白的脸蛋,果然她的左脸肿起来了老大的一块,肿起来的地方已经变成了青紫色。敖雪的那一拳,可不是这么好受的,沈小白俏丽的脸蛋,却是因为那肿块,变得有点狰狞了。

林逍一看到沈小白脸上那块青肿,就不由得心中凭空冒出了一片火气。他怒冲冲的望向了敖雪。

敖雪则是得意洋洋的看着沈小白肿起来的脸蛋,低声嘀咕道:“果然,姑奶奶如今已经可以克制你了。你毕竟只是一个虚境的修为,怎可能是姑奶奶我的对手?哼哼,这次打趴下了你,以后姑奶奶我教训林逍的时候,你还能插手?”

林逍听到了敖雪的自言自语,脸上不由得一阵阵的发黑发青。

青锄、瑶璎同时怒视了敖雪一眼,敖雪却是完全当作没看到她们愤怒的眼神,得意洋洋的将双手抱在了胸前,扭头看向了正朝这边凑过来的凌霸天。凌霸天猛不丁的看到敖雪望向了自己,不由得吓得一哆嗦,体内血气一阵翻腾,又吐出了一口血。

“嘿嘿!”敖雪上下打量了凌霸天一阵,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眼珠一阵急转,也不知道在动些什么怪主意。

凌霸天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敖雪,眼角余光微微一瞥,瞥向了瑶璎拎在手上玩耍的药瓶,眼里闪过了一片炽热的火焰。

张了张嘴,凌霸天正想要说话,敖雪却突然拔出长剑,用剑脊重重的敲在了凌霸天的肩膀上。‘当’的一声大响,凌霸天偌大的身体被敖雪敲得一软,狼狈的跪倒在地上。凌霸天气急败坏的低声咆哮着,身体用力的挣扎扭动,但是那柄长剑有如大山一样压在他的肩膀,他哪里动弹得?长剑上传来的压力还越来越沉重,逼得凌霸天缓缓的弯下了腰肢,渐渐的,就连他的额头都差点挨在了地上。

凌霸天低声的咒骂着,他双手用力的撑着地面,死活不肯对着敖雪磕下头去。但是敖雪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强大,她只是微微一笑,慢慢的加了一分力气,凌霸天就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一头磕在了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大响。

林逍皱起了眉头,怒道:“敖雪,凌霸天虽然是魔道中人,却也是一条好汉,你杀了他也好,何必折辱他?”

回春堂位处大元国西北边陲,往来的尽是粗豪的好汉,林逍在回春堂做事,却也听得这些往来的豪客说了不少的江湖上的道义规矩。对于敖雪这种强迫凌霸天向她磕头的事情,林逍很是觉得不以为然。只是,林逍清楚的知道自己和敖雪之间的实力差距,他也不能做什么。

“好了,就当我吃亏吧!”敖雪冷笑了一声,收回了长剑。凌霸天怒嚎一声,猛的从地上腾起身子,怒视着敖雪,两个小酒坛大小的拳头捏得‘咔吧’作响,看他的那势头,似乎是恨不得将敖雪一口给吞进了肚子里。

敖雪昂起头,斜睨了凌霸天一眼,冷笑道:“好了,你后你就是我敖雪的仆人了。姑奶奶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过,一般说来,你也不能帮姑奶奶我做什么事情!就当养一条狗养着好了!”

随手从瑶璎的手上抢过了聚气丹的药瓶,瑶璎正待开口叫嚷,敖雪猛的瞪了她一眼,逼人的气势震得瑶璎身体一抖,她又委屈又气恼的转到了林逍身边,伸手进林逍的袖子又掏出了一瓶丹药。敖雪将药瓶随手丢给了凌霸天,冷声道:“这瓶药是给你的,你的修为太差,实在是丢尽了姑奶奶我的脸面,赶快突破到金丹期,否则~哼哼!姑奶奶不介意偶尔吃几个人解解馋。”

小小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敖雪低声嘀咕道:“不过,看你黑漆漆的模样,也不好吃~”

轻哼了一声,敖雪放声道:“以后,谁敢欺负你,谁要对你喊打喊杀的,就给姑奶奶我说,我会护着你的!”

用力的拍了拍凌霸天的肩膀,沉重的力道震得凌霸天再次吐出了一口血,敖雪仰天大笑起来。

林逍、青锄、凌霸天同时看向了敖雪,他们终于明白,敖雪的这般施为,却是要故意气沈小白的?

林逍摇了摇头,青锄摇了摇头,凌霸天则是气恼的低下头,却将手上的药瓶攥得紧紧的。过了没一会儿,凌霸天突然朝敖雪拱手道:“启禀~~~主上!属下知道,那鬼林老君在一个偏远的星球上发现了一条小小的乌银矿脉,属下可以带主上前往。”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故人重逢 下一章:第九十章 大荒星,古挪移阵
热门: 武当一剑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龙争虎斗 鬼吹灯之雌雄双盗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魔法课·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2 在地狱那头等我 华音流韶:风月连城 诡案追踪(大结局) 道士下山(癸巳年修订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