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丹翎归来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大梦禅法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瑶璎的异能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天魔。

疏忽往来,不知所踪,乃是天地间最神秘的存在。

天魔来时,天降金花,地涌金莲,白龙遨游,天女曼舞,无人得知是天魔到来。

天魔去时,就有如时光流逝,无数似真似幻的影像顷刻消散,就有如从没存在过一般。

天魔最擅长侵人心神,焚人元神,败坏修道之人道基,是修炼者闻风丧胆的可怖之物。除了佛门能有些许对付天魔的妙法,道者能有两三件抵御天魔的上古流传下来的法宝,其他修道者,对于天魔并无太好的应付方法。天魔若来,十个修道者,当有八九人魂飞魄散,永世沉沦。

林逍望着天空,天女正手舞天花缓缓而下。仙音曼妙,令人神魂欲飞。林逍望了望正施展大梦禅法唤醒蒋宝儿前世记忆的沈小白,心中不由得一阵担忧。

十数名袒胸露乳的天女轻盈的靠近了林逍放出的天火黑气,略微一踌躇,她们的身体突然闪了闪,身体四周的空间似乎波动了一下。林逍水火能量构成的太极图立刻剧烈的波动起来,就在林逍的头顶上,一团团紫色天火突然凭空腾起,一团黑气裹住了紫色天火,围着在林逍头顶突兀出现的十几条绝美的身躯疯狂灼烧起来。

七彩光影再次变幻,十几名天女重新出现在水火太极图上空,她们的衣衫略微有点破碎,脸上神情稍稍有点狼狈。她们睁大了美丽的眸子,惊骇的望了林逍一眼,浑身皮肉突然化为一道青烟崩解。方才还是美丽可人的散花天女,如今却就化为了一尊尊白骨嶙峋的飞天夜叉。她们张开蒲团大小的白骨爪,带起一道道七彩流岚,狠狠的抓向了那覆盖了整个蒋家大宅的太极图。

好似有又好似不存在的沉重压力当头落下,这压力似乎直接轰在了林逍的身上,又似乎轰在了他的心头。林逍耳边传来了无数妙龄女子在云雨欢悦时的呻吟声,那声音好似腐蚀力极强的酸液,声声直透人骨髓,似乎要将林逍的骨髓引着、点燃,燃起足以将他骨肉化为灰烬的阴火。同时他耳边也响起了金戈铁马的厮杀声,无数生灵惨死前的咆哮、呻吟、哀求、诅咒在林逍的脑海中飘荡,令得林逍气血翻腾,浑身筋骨一阵阵的鼓胀,他体内的精力在急速的膨胀,有如肥皂泡一样膨胀,似乎要将他的身体撑爆、撑裂,炸开成无数的碎片。

一股杀意在林逍的心头盘旋,他想要杀光身边的所有生命,然后解决自己的性命。紧随而来的,是林善温和的声音,林善在不断的呼唤林逍,要林逍撤去那笼罩了整个大院的水火太极;随之是林逍生母的哭泣声,她在哀求林逍,要林逍这个乖儿子,不要如此狠心的用法术将她拦在自家的门外!

林逍被天魔的心神攻击弄得道心大乱,他体内真元一阵紊乱,水火太极图在那十几具白骨魔神的轰击下荡漾起道道涟漪,阴阳双鱼一阵阵的光芒黯淡,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更多的天女、金刚、天神、菩萨乃至白龙、金凤等物自虚空中滋生,她们缓缓的落下,静静的悬浮在林逍的水火太极图外,面带微笑的望着身体剧烈颤抖,面色忽红忽白,眼看心神就要失守的林逍。

药儿的声音突然在林逍心头响起:“呜呜~~~小师弟,药儿好冷~好饿!呜呜,你为什么要将药儿拦在门外?快快收起你这功法!让药儿进去!”

“药儿!”

药儿的声音在林逍的心头回荡,一股浓烈的苦意涌上了林逍心头,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让林逍再也支撑不住,张口吐出了一道殷红的、腥气冲鼻的热血。林逍的身体摇摇欲坠,他仰天咆哮道:“药儿已经死了!我正在找她轮回转世之人!药儿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你们这些天魔,手段也不过如此!”药儿已经是林逍心头的执念,林逍清楚的记得药儿已经死去,他正在努力的让药儿回到自己的身边。这些天魔挑动了林逍的执念,却反而让他从那一重重的精神冲击中苏醒。

“哼!”一声冷哼,林逍再也听不到那令人蚀魂销骨的呻吟声、再也听不到那让人血脉膨胀的厮杀声、同时也生生的将林善等亲朋好友的呼唤声都抛去了脑后。他眯上了双眼,脑海中急速闪过在陨界时,那个神秘的青年传承给他的无数玄妙法诀。很自然而然的,一篇名为‘清天驱魔印’的法诀出现在林逍脑海中。这是一门以真言驱动,以手印带动天地之力,稳固心神、镇压一切邪魔的神通。

好似一切都做过千万次那样熟极而流的,林逍提起一口真元,真元鼓荡声带,发出了连续十三声有如雷霆般响亮的真言。他双手食指变化,随着真言的迸发变化了十三个玄妙无比的手印。最终他双手结在心口前,拇指、食指有如花蕊一般绽开,一道道亮蓝色的光波自指尖迸射出,林逍只觉丹田中一阵热流翻滚,他十成十的真元被这手印一举抽空。

一道蓝色的光纹横扫天空,光纹扫过了那无数的天女、金刚、天神、菩萨,扫过了那一瓣瓣正在飘落的金色天花,扫过了那正在摇头摆尾的白龙、金凤,扫过了那十几具正在疯狂轰击林逍水火太极图的白骨神魔。水火太极图的能量也化为黑紫两色强光涌回林逍体内,被那手印尽数抽去了指尖,化为那玄妙的光波冉冉扩散。光波所过之处,天女惨淡、金刚嘶咆、天神退避、菩萨也自莲台上一头栽了下来。金色的天花化为乌有,白龙、金凤惨嚎一声崩解成无数光雨飘散,那十几头气焰冲天的白骨神魔同时发出一声惨咆,白生生的骨架上出现了无数细细的裂痕,她们尖叫几声,齐齐转身就走。

这清天驱魔印结成的蓝色光纹看似普通寻常,但是一旦落在这些天魔身上,就使得她们有如通体被火烧灼,那火不仅仅烧灼她们的身体,更是自她们的本源烧起,似乎要一举将她们的存在彻底的抹去。这是一种来自根源的威胁,就好似老鼠碰到了猫儿,猫儿碰到了老虎,老虎碰到了狻猊一般,有死无生,没有逃脱的可能。只是因为林逍的修为过于浅薄,他发出的印诀还无法真正的抹杀掉这些上位天魔的存在,只是勉强给她们造成了极强烈的痛苦而已。不过,这也足够了。

这些天魔本能的察觉到了林逍对她们的存在造成的重大威胁,她们同时大吼一声,在古翁等人极度惊愕的目光中转身就走,纷纷化为一片片虚影融入了那无边无际的青天。林逍张了张嘴,发出了一声干笑:“嘎嘎!她们,居然就这么走了?这还是传说中有如附骨之蛆不死不休的天魔么?”大笑了三声,林逍‘咕咚’一声仰天就倒,却是真元消耗过度,体内一时间贼去楼空,他再也没有站立的力气了。青锄吓得尖叫了一声,急忙扶住了林逍的身体。她麻利的将林逍放平在地上,飞快的掏出了一个个药瓶,将一大把一大把的补充真元、恢复精力的药丸不断的塞进了林逍的嘴里。

药丸化为一道道热流涌下,丹田中重新有一丝丝真元生出,林逍的身体渐渐的恢复了力气,他勉强的撑起上半身,呆呆的望着正在施法的沈小白,低声问道:“这大梦禅法,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林逍看到沈小白的额头上冒出了大片的虚汗,不由得心中一阵担忧。

“危险倒是不会有!”古翁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摇头道:“大梦禅法,老朽却也听说过这门佛门奇法,只要护法之人小心谨慎,施法者却是不会有任何危险。这且抛开不提~娃娃你方才所用的,是何等神通?居然能吓得天魔转身就逃,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希罕事情。”古翁、金尊、花神同时目光炯炯的望着林逍,以他们这么多年的经验和阅历,能够让天魔逃遁的法门,可是了不起的神通。而大罗丹道是什么情况,他们更是清楚。大罗丹道除了炼丹之术冠绝天下,其他的法门简直就是一塌糊涂!

“呃!”林逍呆了呆,他正想要一五一十的坦白这法门的来历,突然一道奇异的禁制覆盖上了他的心头。林逍的舌头一扭,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居然开口就喷出了一句谎话:“这是我大罗丹道羽黄祖师在某处无名遗迹中发现的驱魔神通,方才晚辈情急之下冒失一试,以全身真元消耗殆尽为代价,算是侥幸赶走了这些天魔。”

古翁等人听得林逍的‘解释’,顿时连连点头,再也不问林逍关于这清天驱魔印的问题。在他们看来,这清天驱魔印既然是大罗丹道的祖师记录在大罗丹经中的,他们自然没有权力多问什么。林逍则是呆呆怔怔的坐在地上,心里一阵阵的发寒――自己居然学会说谎了?不,不是学会的,而是心中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强迫着林逍说出了谎言。

林逍突然恍悟,这是给了他秘法传承的那个神秘青年在他元神中布置的一道禁制。这道禁制将会强迫林逍保守有关这个神秘青年的一切秘密。凡是和这个青年有关的问题,林逍都会在这禁制的迫使下不断的撒谎、不断的撒谎――直到,直到林逍有实力破开这个禁制――而到了那时候,林逍就已经超越了这个青年曾经拥有的实力,他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

“还有这样的禁制!”对于自己心头突然涌起的明悟,或者不如说是那青年留给林逍的最后一份说明,林逍不由得有点哭笑不得。这种直接施加在其他人的元神之中,逼迫人撒谎的禁制,简直是神乎其神,林逍根本就没听说过,还能有这样了不起的奇妙禁制。

摇了摇头,林逍坦然的接受了这无可奈何的事实。既然自己无力反抗,那么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虽然自己‘欺骗了’古翁他们,但是这并不是出乎林逍的本意,故而林逍一点儿都没有负罪感。君子坦荡荡,既然不是自己有心骗人,林逍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女大仙,女大仙,您行行好,绕了小的吧~~~”一旁传来了蒋务德的惨叫,被厚厚的青苔裹成了一个球的蒋务德正在院子里滚来滚去,瑶璎肆无忌惮的戏弄蒋务德和访风司的一干密探,折腾得他们五脏六腑好似都要翻了个个儿,蒋务德好几次都差点张嘴呕吐,却被瑶璎用妖法死死的堵住了他的喉管,他哪里呕吐得出来?蒋务德无奈之下,只能放声求饶。

不仅是蒋务德,就是那三名访风司的提司大人都有点受不住啦,他们被裹在青苔球里,有如风车一样急速转来转去,饶是他们也有一身不弱的武功,也被折腾得差点没背过气去。眼看着蒋务德开口求饶了,三位提司大人立刻带着麾下数十名密探同时大声哀求起来,无不是求瑶璎赶快停下这近乎惨无人道的折磨。至于那三位老神医,则早就晕了过去,哪里还能吭声?

林逍抬头望了一眼正在地上急旋的蒋务德,又看了看那些访风司的密探。耳边传来了瑶璎轻松快乐的笑声,那银铃一样的笑声证明,如今瑶璎玩得很快乐,她的心情很好。林逍眨巴了一下眼睛,飞快的衡量了一下蒋务德等人和瑶璎在自己心中的分量的差距,林逍立刻决定,就让瑶璎继续玩下去吧。这个小妖怪,似乎很少有心情这么好的时候。

“青锄,给他们每人一粒宁神丹、一粒补气丹、一粒固体丹。”林逍低声的给青锄吩咐了一句。宁神丹,能够让蒋务德他们不会晕厥;补气丹,能让蒋务德他们哪怕被转得再快都能保持足够的体力;固体丹,则是能让蒋务德他们的身体强固,能够经受瑶璎更惨重的折磨。

虽然因为林逍这三粒丹药的原因,今日在场的访风司密探中,日后出现了十几名突破了先天境界,在凡间被称为大宗师的顶级高手,但是这些大宗师没有一个感激林逍的。因为林逍的这三粒丹药,让他们在今日经受了噩梦一样的折磨。

青锄手一挥,近百粒丹药飞射出去,准确的射进了蒋务德等人的嘴里。一道道热流在他们体内翻滚,蒋务德他们的精神突然清醒了、精力突然充沛了、身体也变得轻松了不少,似乎那急速旋转,也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了。蒋务德他们一阵高兴,正要大声高呼感谢临夏的大恩大德呢,瑶璎突然‘嘻嘻’一笑,青苔球旋转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十倍不止,这些大大的青苔球更是上蹦下窜起来,有如尾巴被点着的猫儿一样,在院子里一阵乱窜。蒋务德他们再次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凄惨的叫声传出了老远,吓得平波城中百姓户户闭门,都以为是妖魔鬼怪闯入了蒋家大宅,正在将蒋务德他们囫囵吞进肚子。

沈小白突然发出一声轻鸣,一道白光蒋宝儿眉心冲出,注入了沈小白顶心,沈小白睁开了眼睛,慢慢的将蒋宝儿放在了地上。

蒋宝儿盘膝而坐,双目缓缓睁开,眸子里完全没有一个孩童所应有的清澈和天真,有的只是无尽的伤痛和历经沧桑后才有的沉重。蒋宝儿环顾四周,慢慢的站起身来,朝青一、青初、玄垣、玄桁、玄罗等元宗长老稽首行礼道:“诸位道友,丹翎惭愧!”大罗丹道被灭,身为掌门,丹翎的确惭愧。

青一、青初等老道同时稽首还礼,大声说道:“恭喜道友,贺喜道友。”仅仅留下一丝真灵转世,却能这么快就被门人找到,恰恰有一个精擅大梦禅法的沈小白在场,能够及时的恢复前世的记忆,这的确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幸运事。

丹翎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眼角突然一红。他低下头,不露声色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随后望向了正坐在地上,痴痴的望着自己的林逍。丹翎道人同样呆呆的看了林逍好一阵子,突然长叹道:“逍儿,你很好~你做得,很好。”

丹翎道人老于世故,只是短短的一会儿功夫,他就猜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能够让青一、青初等元宗太上长老亲临,能够让玄垣、玄桁、玄罗等元宗长老大驾光临,更是让一行道人这个元宗当代掌教陪同林逍赶赴这里,却仅仅是为了一个孩童可能是他丹翎道人转世之人,这份人情大到了极点――整个修道界就没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脸面――可想而知,林逍为了做到这一切,在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经历了多少事情,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林逍的脸上,突然绽开了狂喜的笑容,他一骨碌的爬了起来,飞扑到了丹翎的面前,跪在他面前用力的就是连续九个响头。

“掌教师伯,您,您能回来,太~太好了!”一直以来,重建大罗丹道的重担,就犹如一座山一样压在林逍的心头。如今邀天之幸,第一个被找回来的大罗丹道的同门,居然就是掌教丹翎道人,这实在是一件让林逍狂喜的大好事。有了丹翎道人的经验,再建大罗丹道,将会轻松许多、许多。和丹翎道人比起来,林逍实在是太嫩、太嫩。

丹翎道人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林逍的脑袋。随后,他很郑重的转过身,朝沈小白深深的一礼。

刚刚收了法诀,将那舍利子宝幢收回体内的沈小白吓了一大跳,她急忙站起来,躲在了林逍的身后,看着丹翎道人连连的摇头。丹翎道人是林逍的掌门师伯,沈小白怎么敢受丹翎道人的大礼?

丹翎道人的眉头微微一挑,看了看林逍,又看了看沈小白,不由得微笑道:“原来如此!罢了!小姑娘,老道似乎见过你~唔,你是灭情师太当年带去过回春谷的沈小白吧?想不到,也这么大了。”

沈小白连连点头,小手紧紧的抓着林逍的袖子,低声说道:“我师尊她,她已经轮回去了。”

丹翎道人一愣,突然想起了灭情师太功法修为中的大隐患,不由得点头赞叹道:“善,这是喜事。”他又深深的望了沈小白一眼,不由得在心里嘀咕道:“这小姑娘才几年不见,就能施展大梦禅法将我前世记忆唤醒,莫非灭情师太一身修为都灌顶给了她?想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只是,逍儿这短短一年多时间,怎么身边多了这么多~~~女子?”

沈小白不提,沈小白是丹翎道人的大恩人,他是不会说什么的。

乖乖的跟在林逍身边的青锄,丹翎道人自然看得出,青锄对林逍,也有一点别外的心思。

至于那站在一旁恶狠狠的望着丹翎道人的敖雪呢,那凶狠狠的目光,似乎恨不得要将丹翎道人一剑劈死。而她偶尔瞥向林逍的眼神却是那样的~‘馋涎欲滴’~丹翎道人怎么就觉得,敖雪是恨不得一口将林逍吞进肚子里呢?而敖雪身上的气息,却也给了丹翎道人一种极恐怖的感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大高手,一个比丹翎道人曾经见过的高手都要强大百倍的高手。

“逍儿从哪里认识的这么多~女子?”丹翎道人有点不解的摇了摇头,不过,这是林逍的私事,丹翎道人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说什么。林逍虽然身边有这么多风格各异的女子,但是林逍却还保持了童子之身,一身元阳未泻,这一点,丹翎道人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只要无碍林逍的修行,丹翎道人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说什么。更何况,是林逍找回了丹翎道人的呢?

古翁他们纷纷走了上来,和丹翎道人寒喧、攀谈。一干人很快就将大罗丹道被灭门后,修道界发生的事情详细的给丹翎道人述说了一遍。丹翎道人听得幕后黑手血神老祖已经被打得魂飞魄散,一干魔徒也都被敖雪施展辣手连同一颗星球彻底的湮灭,不由得连连稽首感慨。

灭门的敌人已经被歼灭,如今摆在丹翎道人和林逍面前的事情,无非是找回曾经的同门,恢复他们的前世记忆,重建大罗丹道而已。

有了元宗和修道界诸多正教门派的帮助,这事情,并不难。

丹翎道人的心情很好,好得很,他不由得很是欢畅的笑了起来。稚嫩的童音,在蒋家大宅的上空飘荡,这笑声,连得心有愧疚的林逍,都不由得笑出了声。丹翎道人说了,虽然没有轮回丹,但是有了沈小白的大梦禅法,只要能在这一世找回所有的门人,就能恢复他们的记忆;虽然没有回梦丹,但是有了前世的记忆,修为和道行都是极容易修炼回去的,又有什么要紧?又何必一定要恢复记忆,就恢复前世的道行?

也许,换一条新的路子走,将会发现一片新的天地?从头开始修炼,未必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遭逢大劫之后,能够得回一条性命,能够有重新修炼的机会,这已经是大不幸之中的大幸了。经此一难,丹翎道人反而有了一种大彻大悟的明悟,这对他未来的修行有极大的好处。基础如此稳固,慢慢的修回以前的道行,并不是什么难事,想来还会有极大的新的提高,又何必一定要即刻的恢复前世的心境修为和道行?

“道,玄而不可测。一切顺天行事,何必强求?”丹翎道人背着双手,仰望着比自己高了好几尺的林逍,很不客气的教训着他。

林逍连连点头称是,虚心的接受了丹翎道人的教诲。

是的,何必强求呢?有沈小白的大梦禅法可以代替轮回丹的效用,这就已经很幸运了。修道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强行要将一切事情都做得无比的圆满,这是大忌啊!世上并无十全十美的事情,刻意的求得圆满,只能是给自己造成极大的障碍,最终形成心魔。

林逍只觉眼前突然一亮,自己心头似乎打碎了一层无形的窒碍,他的元神中一片清凉透亮,元神竟然有飘飘欲飞、直欲脱体飞出的奇妙感觉。就在这一瞬间,林逍似乎已经突破了自己身体对元神的约束,他的元神已经和外界的天地,隐隐的沟通在了一起。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大梦禅法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瑶璎的异能
热门: 连续自杀事件 七宗罪1:冰箱藏尸 超脑4:海岛 人间仙路 奋斗在洪武末年 大雷神 大英雄 星期五有鬼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五部) 盗墓鬼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