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丹翎,蒋宝儿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陨界主人的告诫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大梦禅法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突然间,青一猛的一皱眉头,他沉声道:“有元宗的小辈来了,他们似乎带来了什么消息?”

很快,古翁他们就施展神通,打开虚空禁制,却见是一行道人亲自来到了这里。

一行道人送来的消息,也让林逍喜出望外!

“我们,找到了可能是丹翎道友转世投胎的婴孩!”

一行道人一句话,就让林逍再也无法静心留在陨界,他带上敖雪等人,急急的跟随一行道人离开。

古翁他们一商量,对这个转世投胎的兴趣大增,他们似乎也突然失去了对陨界的好奇心,一番计议后,也跟着林逍离开了陨界。

大元国西南海境平波城。

平波城并不大,确切的来说,这里只是一个小镇的规模,居民不过千户,人丁不过八千,加上附近几个村庄的百姓,总人口也仅仅是万人上下。只是因为平波城外‘玉叶湾’出产极品的大海珠,尤其特产的一种同体金黄极其富贵堂皇的大金珠被定为大元国仅供皇室使用的贡品,故而特特的在这里设了一座城池的编制,设置了一座‘访珠司’专职采集各色海珠进贡。

在平波城,访珠司就有着对方圆十里内万余居民生杀予夺的大权,任何敢于和访珠司的提司大人作对的人,都会被扣上一个‘对贡品图谋不轨’的罪名,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而这一任的访珠司提司大人蒋务德,更是一个吵架灭门、欺男霸女、刮地皮、敛民脂的行家老手。平波城辖制的百姓,在背后都将这位蒋务德大人,偷偷摸摸的起了个‘无德’的绰号。

这位无德大人,身高五尺,腰围却有将近六尺,通体皮肤白皙如玉,更兼油脂肥厚,那一身皮肉端的是白净得令大姑娘小媳妇的都羡慕不已。性好女色的他,最是喜欢纳妾娶小老婆,抛开他来平波城上任时带来的七个大小老婆,仅仅是他在平波城任职的三年时间,他已经新纳了十一房小妾,其中他一年多前纳的那位名叫小玉的珠户小女子,更是给膝下没有一男半女的蒋务德,生下了一个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小子!

珠户,就是专责采集海珠,向访珠司缴纳贡珠的平波城百姓,乃是蒋务德直辖的子民。这小玉据说原本皮肤漆黑如墨,但是在蒋务德来平波城之前一个月,却无意中在海中采集海珠时,吞食了一颗奇异的紫色宝珠,只是一夜的功夫,一身皮肤就变得羊脂一般细腻可人,就连原本普通的容貌,也变得是清秀美丽,成了方圆数百里内有名的大美人儿。

蒋务德生性喜欢女色,见了突然变得美丽无比的小玉顿时惊为天人,立刻动用手上的权势强娶了小玉为妾。一番云雨欢乐之后,小玉给蒋务德添了一个儿子,由此小玉就坐稳了蒋务德内宅大妇的位置。

说起蒋务德的这个儿子也是有趣,生他之时,有一片淡淡的灵云自天空飘落,落地时满院子都飘荡着一股浓郁的――药香!那药香笼罩了半个平波城,城内凡是有积年病症的人居然在闻到那药香后尽数痊愈。

蒋务德为了自己第一个儿子的降生而乐得合不拢嘴,尤其是这个孩子生下时居然还有如此异相,更让他相信他的独生子日后定然有一份大造化。故而他将这孩子是爱到了骨子里,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握在掌心怕摔了,实实在在的当作了心肝宝贝,无论这个小娃娃想要什么,他都尽力的去满足他的需求。

比如说,如今这个被起名为蒋宝儿的一岁多的小童,就正蹲在蒋宅的大院子里,一边逗弄一条通体黑毛的小土狗,一边和围绕着他的三名方圆三百里内最有名的神医大夫讨论药方子。

“这清瘟丹的配方是极好的,对各种行军疫症大有效力。只是,你们不觉得,在这药方子里居然用上了红地参,实在有点过于奢侈了么?红地参是什么价钱?这足以用来代替红地参的空心莲和苦新草又是什么价钱?”

拎着那小狗的耳朵,蒋宝儿对着三个出神的年龄都过了八十的老神医侃侃而谈道:“红地参一两就要八钱银子,空心莲和苦新草呢,一牛车也不过三个大钱儿。这清瘟丹又是主要供应军队的,是要常年大量配备的,你们自己算算,若是更换了药方子,这一年得省下多少银子啊?”

蒋宝儿望了望三个激动得浑身哆嗦的老神医,摇头叹息道:“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哩,这家当,可都是一个大钱一个大钱省下来的!你们自己算算,若是更换了药方子,这每年你们能多得多少利润哪?就算你们把提供给军队的清瘟丹的价钱降低两成,你们的利润也是翻倍的!”

三个老神医同时起身,朝蒋宝儿深深鞠躬,却是无言以对。一个一岁多的孩童,在丹药之术上的造诣比他们这些浸淫医道数十年的老大夫还要高明,他们实在是羞惭得没有任何言语。

一个一岁多的孩童,能有如此精神的丹道之学,实在是诡异了一点儿,但是这些老大夫可没有别的心思,他们只是无比的钦佩蒋宝儿而已。当然了,对于蒋宝儿在丹方上一分钱一分钱计较的精神,似乎是有点贪财了一些,但是他们只顾着佩服蒋宝儿的丹药之学去了,却也没心思思索这娃娃是否太抠门了一些。

蒋务德得意洋洋的背着双手站在自家宅院的角落里,溺爱的望着自己仅有的独生子。对于这个儿子,他实在是太满意了。三个月的时候就能满地乱跑,四个月的时候就能开口说话,九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吓跑了两个启蒙的先生,满一岁的时候,已经读遍了蒋务德所能找到的所有医书,而如今,他甚至能够和这三位鼎鼎大名的老神医探讨医术了~~~不,不是探讨,而是单方面的教训这三个老神医!

心中的得意那是不用说了。蒋务德轻轻的摇晃着身体,他身上一波波的白色肉浪翻滚起来,发出细微的‘噼啪’声响。“我家这麒麟儿,可了不得。如此聪明伶俐,日后当个宰相什么的官儿,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他不爱读各种诗书文章,却只好医书,这如何是好?”蒋务德想到了这个让他有点头疼的问题,不由得张大了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他奶奶的,谁在背后念叨老子呢?肯定是那帮子刁猾的珠户!”蒋务德擦了擦鼻子,低声咒骂道:“不过是给他们今年要上贡的海珠加了三成的数量,他们就罗里罗嗦的不得个干净,实在是一群刁民!难道大人我不要养家糊口么?以后宝儿不用去亲生子么?他奶奶的,不过是额外加了三成的数量而已,这群刁民,实在是不知道好歹!”

盘算了一阵,正准备带着访珠司的官吏去平波城中显示一下自己的威风,好好的震慑一下那些刁猾的珠户呢,蒋家大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队身穿锦衣,上绣无数风云花纹,腰佩四尺长横刀的精壮汉子大步走了进来。这些壮汉面沉如水,快步走进大院后,立刻朝四周分散,占据了大院中各处紧要地势,却是摆出了一副包围了整个院落的架势来。

一看到这些汉子身上的风云纹路,蒋务德就觉得小腹一阵抽搐,差点一股尿水喷了出来。这是访风司的人,访风司,却是大元朝数年前登基的新皇,为了杜绝上次的王子作乱的祸患,特意新设的一个监察天下官吏和皇亲国戚的密探机构,拥有对三品以下官员先斩后奏或者干脆斩而不奏的特权。凡是访风司的密探出现的地方,往往就是一阵的腥风血雨,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祸!

如今这群凶残的密探突然来到了自己家门,蒋务德吓得一声惨叫,‘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他想要朝那些大汉磕头,但是他的肚皮太圆太大,他努力的弯腰想要磕头下去,但是肚皮却死死的顶住了他的上半身,他哪里弯得腰?蒋务德急得大声叫嚷,急忙叫道:“诸位大人,下官在平波城为官三年,也只是贪墨了贡品海珠一百七十二粒、数十万两补贴珠户的白银而已,够不上死罪!够不上死罪啊!诸位大人高抬贵手,下官,下官愿意散尽家财,立刻辞官归乡!”

“阿哼?”几个访风司密探的头目轻轻的哼了一声,望向了蒋务德。

蒋务德吓得浑身大汗淋漓,他急忙大叫起来,飞快的抽起了自己的耳光大声道:“下官之罪,下官之罪,下官其实是贪墨了贡品海珠三百一十三粒,其中有大金珠五粒,更是截取了朝廷补贴珠户的白银一百零八万两,可是这也够不上死罪!够不上死罪啊!”

三名身穿紫衣,胸前绣着饕餮吞日图案的壮汉大步走进了院子。

蒋务德的小腹一阵急抽,一股滚烫的尿水终于喷了出来。老天爷,他蒋务德得罪了谁,怎么这传说中的访风司正副三位提司大人都来了这里?同样是提司官职,他蒋务德这个访珠司的提司不过是一个六品小官儿,而这三位访风司的提司,可是堂堂二品大员!就算是上个月抄没了当朝一品大将军神武大将的家,这三位提司大人也不过出动了一位而已,怎么为了他一个小小的蒋务德,居然三位同时出动了?

“老天爷啊!我蒋务德不过是贪墨了贡品海珠七百九十九粒,大金珠八十五粒,贪墨了这三年朝廷补贴给珠户的所有银子两百七十八万两而已!怎么,怎么,您三位大爷就来了?为了这点点东西,至于么?”蒋务德有气无力的嚎叫起来,他觉得他太冤枉了,他不过是贪墨了这么点东西,怎么就要出动三位访风司的提司呢?难不成,大元国的国主突然变得吝啬了,区区八十五粒大金珠,他都要出动这群凶神索回么?

蒋务德的裤裆里湿漉漉的,他有如一摊烂泥般瘫软在地上,翻着白眼,嘴里只有出气,却是一点儿进气都没有了。三名访风司提司的出现,已经差点将他吓得死了过去。他的嘴唇轻轻的颤抖着,不断的低声嘀咕道:“亏了,亏了,来了平波城三年,才娶了这么几个小妾。早知道城头黄老头的孙女、城尾张老太的曾孙女、城东王瞎子的女儿、城西马大麻子的寡妇和那女儿,都得娶回来啊!下手慢了,下手慢了啊~”

如丧考妣的蒋务德躺在地上一阵胡说八道,他的儿子蒋宝儿却是很有大将风范的背手而立,站在院子中心,一点儿都不畏惧的看着这些访风司的密探,大声喝问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入我家里来?非请而入良民宅院,所行非奸即盗,还不快快退去,难道你们不怕王法?”

蒋务德的喉咙一抽,好似被割断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嘶声叫道:“乖宝儿,不要说了,王法,他奶奶的他们就是王法~”话刚说完,蒋务德就看到了一件令他无比惊骇的事情。那三位在传说中有如阎王一样令人恐怖的访风司提司大人,居然是满脸堆笑的,谦卑有如仆役的连连点头哈腰的,恭恭敬敬的从门外迎进了一行人。

一名身穿青色长袍,肩上搭着一裘白色鹤氅的俊美青年。一个比寻常男子还要高了一头,只能用英俊而不能用美丽来形容的少女。一个身穿白衣,痴痴的望着那青年的少女。一个死死的抓着那青年的衣袖,怯生生的好生惹人心怜的小姑娘。以及一个皮肤发绿,头发发绿,眼珠子更是绿得有如饿极了的野猫,一边走路,一边啃食一大块紫色灵芝的小丫头。

这四个形容怪异的男女后面,则是跟了一个老头,一个身穿甲胄的壮汉,一个宫装美妇,以及大大小小十几个身穿各色道袍的老道。

这些人,正是林逍、敖雪、沈小白、青锄、瑶璎,以及古翁、金尊、花神、青一、青初、玄垣、玄桁、玄罗、一行、一心、一乙等人。

林逍刚刚走进院子,就和那站在院子正中的蒋宝儿正正的对视了一眼。蒋宝儿的身体明显的一震,他猛的举起了右手,指着林逍尖叫了起来:“逍儿~是你~”随后,蒋宝儿猛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摔倒在地上翻滚起来。他不断的叫嚷道:“爹爹,宝儿的头好痛,好痛!快,快,用‘金针定神’手法刺我头上十八处大穴止痛,快!”

林逍心中一震,他发出一声尖叫,飞快的冲向了蒋宝儿。他跑得快,心思却是乱了,脚下步伐也乱了。林逍左脚绊住了右脚,‘咚’的一声大响摔倒在地。

他狼狈无比的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冲到了蒋宝儿身边,一把搂住了抱着脑袋叫痛的蒋宝儿,大声的叫道:“你,你,你是丹翎师伯?你真的是丹翎师伯?苍天哪,苍天有眼,你真的是丹翎师伯么?”

一边拼命的摇晃蒋宝儿小小的身体,林逍一边在左手上以真元凝聚出了一根细针,飞快的连刺蒋宝儿头上十八处大穴,止住了他的头痛。

蒋宝儿的头痛消散,他也呆呆的望着林逍,不断的嘀咕道:“逍儿?逍儿?真的是逍儿?可是,你是逍儿~我是谁?你是谁?我,我是~你是~”蒋宝儿的眼珠渐渐的翻起了白眼,他的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的痰声,显然是气急冲心,整个心神都乱了。

“这,这~该死的,轮回丹,轮回丹~”林逍急得手足无措的抱着蒋宝儿放声大哭,轮回丹,能够让人回忆起前尘往事,回梦丹,能恢复前世心境修为的仙丹!但是他林逍,却连炼制轮回丹和回梦丹所需的药物都没找到一株!很可能是丹翎道人转世投胎的蒋宝儿就在他面前,但是他却没有轮回丹唤起他的记忆,没有回梦丹恢复他前世的心境修为!

林逍急得用头去撞大院的地面,用尺许厚的水磨青砖铺成的地面被他的额头撞得‘砰砰’乱响,‘咔吧’声中,大片青砖被他撞成了粉碎,原地出现了一个数尺深的大坑。大院中的访风司密探们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用凡夫俗子膜拜神灵的目光望着林逍,心中不由得讶然问道:“这位仙长的额头,莫非是用铁块铸成的么?不愧是传说中能够呼风唤雨的仙人,这额头,真是硬哪!”

蒋宝儿被林逍的哭声惊醒,他呆呆的望着林逍,突然伸出小手,轻轻的摸了摸林逍的头,轻笑道:“不急,不急,急什么?轮回丹所需的药材,如今的修道界却是难得找到的~”突然,蒋宝儿又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他大声叫道:“轮回丹是什么?修道界~修道界又是什么?”

‘哗啦啦’一声,敖雪、沈小白、青锄、瑶璎连同古翁他们全部围了上来。敖雪好奇的用手指头在蒋宝儿的身上指指点点的,沈小白则是双手抱住了脑袋,翻着白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青锄则是轻轻的抱住了林逍的肩膀,不让他再去用额头撞地板。瑶璎则是无心无肺的一边继续啃食灵芝,一边哼哼道:“不要急,急什么?把这小娃娃抢回去不就成了么?嗯,管他是不是那个丹毛老道投胎的,带回去总没错!”

古翁、金尊、花神则是围着蒋宝儿不断的转圈,嘴里‘啧啧’惊叹道:“只知道佛门同道能以秘法转世轮回,重修法力;没想到我道门一脉以真灵投胎转世后,却依旧能保持前世的一些模糊记忆。只是,这记忆能保存下来,是和道行有关呢?还是和修为有关?”

真灵转世投胎,这对于古翁他们而言,也是一件很希奇的事情。修道之人,要么是兵解后夺舍重生,这样能完全的继承前世的记忆;要么是被打得魂飞魄散,这样就连一点儿投胎的希望都没有。仅仅以真灵状态转世投胎,这件事情,饶是以古翁他们的见识和阅历,也是从没见过的。毕竟修道界争斗之时,怎会容忍敌人的真灵遁逃?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青一、青初同时摇了摇头,低声道:“能保留真灵转世投胎,却也是运气,运气!”

一行道人则是望着蒋宝儿,低声叹道:“可怜丹翎道友,今日却成了如此模样。林逍小友,你看?”

林逍紧紧的搂住了蒋宝儿,却是调头看向了蒋务德。刚才还被吓得快死过去的蒋务德,如今却是一对眼珠子‘滴溜溜’的急转,圆团团一张银盆般的面孔上,已经挂满了得意洋洋的笑容。很是有点奸猾的他,已经看清了眼前的局势。虽然他不明白所谓的真灵转世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儿子蒋宝儿,已经成了场内举足轻重的人物,似乎,他蒋务德的命运、他蒋务德的前途,都在蒋宝儿的身上。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陨界主人的告诫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大梦禅法
热门: 灵魂破译师 学生街的日子 笼中的爱人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4 大唐行镖 心理罪·暗河 剑王朝 秦时明月之亡秦必楚 闪苍 追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