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陨界主人的告诫

上一章:第七十二章 陨界主人 下一章:第七十四章 丹翎,蒋宝儿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林逍呆呆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他茫然的看着那霸气四溢的青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青年呆了一下,他随手捏碎了手上那道收取的霞气,两条有如极品宝剑一样凌厉直刺鬓角的长眉轻轻的皱了皱,不满的摇头道:“完全是一个还没长全的孩子,就连随机应变的本领都这么差,一点儿为人处世的经验都没有,我的传人,就会是你么?”

轻轻的飞起一脚在林逍的脸上踢了踢,青年怒道:“还傻着作甚?当我这个死人还有很多时间和你呱噪不成?快点报上你的出身来历,看看这老天爷,给我送来了一个什么样的传人!”

林逍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发现他实在无话可说。他不知道从何说起!眼前这个青年过于诡秘,他口口声声自称是死人一个,但是林逍何曾见过这样有着无限威能,一掌就能轻松的将粗达百里的天雷湮灭,更能有如活人一样说话笑骂的死人?甚至他刚才踢林逍的那一脚,那触觉也是清清楚楚的,这分明就是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是死人?

看到林逍这傻乎乎的模样,这青年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叹息了一声,抬头看着这片球形虚空,低沉说道:“我将这‘大小三千世界琉璃青莲宝塔’的核心连同我之命源结合,分化为一百零八份投入周天世界中,更在周天世界内埋下了三百七十九处能将人改造成水火同源之体的先手,最终带来这里的,却是你这么一个有点傻乎乎的小子!天意,果然难测。”

青年蹲在了林逍面前,死死的望着有点茫然的林逍,眼珠转悠了好几转,突然无力的叹息道:“罢了,既然这就是天意,也就罢了。这么多的先手埋伏,果然是给我带来了一个传人!但是,我本来以为,会给我带来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一个气压山河的霸主、一个阴险狡诈的奸臣,哪怕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恶棍都好!可是这天道啊,却给我送来了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宝宝!”

‘啪’,用力的拍了林逍的头顶一记,这青年苦笑道:“乖宝宝就乖宝宝吧!总算我也算是有了传人。不过,你这么傻乎乎的乖宝宝,看样子是派不上用场了。唉~为什么不给我送一个地痞无赖过来,都比你强啊?起码送一个地痞无赖过来,继承了我这一脉的法门,未来还有给我报仇的希望。你这么一个正人君子乖宝宝,却又能作什么?”

林逍的嘴唇哆嗦了几下,终于开口问道:“敢问,前辈是?”

“死人!”青年虚影长叹了一声,无奈的摊开双手叹道:“我是一个死人!当然,我以前也威风过。我当年领着麾下五行神君、八方天王、以及诸多好友兄弟,也曾经是纵横一方的豪强。可是如今,我只是一个死人,一个都羞于说出自己名号的死人!你就,当我没有名字好了。”

青年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古怪的悲凄表情,他苦笑道:“我死了,其实也无关紧要,但是,却连累了我那帮子兄弟,我也实在是没有脸面说出自己的名号了!不过呢,你将会是我的传人,你,就继承我的法门,继承我留给你的一切遗产,然后~”歪着脑袋看了林逍好一阵子,这青年才再次长叹道:“你也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人,你的心性也是我最不欣赏的那种乖乖好孩子,你这样的好孩子,能够不被人害死就算难得了。所以,我也不指望你能作什么。这个世界毕竟是我和我的一帮兄弟开辟的,你就好好的将这个世界继承下去,也就是了。”

青年的话语中,充满了对林逍的失望和不屑。林逍心头一阵火气,他挺了挺胸膛,大声叫道:“前辈,我~”

“你能怎么?”青年冷冷一笑望了林逍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能心狠手辣的一次屠戮数千万修士么?你能将数万亿的平民百姓当作猪狗一样屠杀么?你能因为自己不高兴就随手毁掉数十颗有人居住的星球么?你能因为一次微不足道的赌注,就在数万颗凡人星球上散播烈性的疫病么?你做不到这些,你做不到~”

林逍哑然,他呆呆的望着这青年,没能吭声。

“是的,你做不到,所以,你不要觉得委屈!我是觉得失望,我是觉得~你根本不是那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但是,既然实实在在的是你出现在了这里。这就证明,我散布在周天世界内的一百零八枚玄武环以及三百七十九处先手,机缘巧合得到了玄武环同时又被改造成水火同源之体的,就只有你一人。那么,你就是我的传人!虽然你的为人实在是让我失望!”

青年站起身来,绕着林逍走了三圈,叹息道:“失望~真失望~为什么不是一名霸王、枭雄之类的人来到这里?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是你这么一个心性纯良的傻瓜娃娃?不过,也好,也许你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活着,就比什么都强。”

“活着,就比什么都强?”林逍望着那青年。青年体内荡溢出来的无穷无尽的霸气,已经全部转化为一种令人心碎的悲伤。浓浓的悲伤之气缠绕着这青年,林逍只觉得双眼发酸,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青年的话,令得他心中有所感悟。没错,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定会有希望的。人活着,就比什么都强。只要他林逍活着――他就能重建大罗丹道,他就能将师门的长辈们都找回来,他也能找到药儿~他就能完成自己对林善的许诺。林家的祖先,是不能没有人祭祀的,他要让林家开枝散叶,他要让林家子孙繁茂。

青年的双眸中闪过一片奇异的光芒,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林逍脑海中翻腾的念头。若非青年如今的身体只是一条虚影,怕是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苍天啊,厚土啊,我混迹三界无数年,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小家伙!他修道的目的,就是这么的简单?这么的单纯?天呢,开枝散叶、子孙繁茂!这,这,这是一个修道人应该有的想法么?”青年的手脚抽搐着,他的嘴角一阵阵的抽筋,他的眼角也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他拼命的压制住了心头的火气,好容易才控制了自己不将林逍一巴掌拍死。

青年曾经见过无数的修道人,利用他这门可以窥视他人内心的天赋神通,他见过无数修道人心中最隐秘的念头。那些念头有高尚的、也有卑劣的、有伟大无私的、也有自私自利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念头啊,他就从来没见过,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心中最隐秘的角落中,他这辈子最大的追求,仅仅是为了让家族开枝散叶而已。

“真他妈的单纯得好似一头猪!”青年顾不得自己的身份,恶狠狠的在心里咒骂了一句。他有点犹豫的望了望林逍,又看看躺在塔基上昏迷过去的敖雪、沈小白,以及在远处崩飞的乱石中手忙脚乱的古翁一行人,眼里不由得闪过一缕凶光。

“干脆干掉这小子和其他人,然后,再等几千年?可能,会有更加符合我心意的传人出现!”青年眯起了眼睛,心里翻腾着凶狠的念头。

“但是,我还能拖延多久呢?木神兄弟已经彻底湮灭了,我的时间,就算我再苟延残喘下去,大概还能坚持五年?五年啊!能碰到合适的传人么?几率太小了。当年为了躲藏他们的搜寻,我那埋下的先手,都在周天世界中最为偏僻荒远的角落~~~这些修为孱弱的家伙,可没有力量到达那些地方!”

“这小子,也不过是幸运的去了黑礁渊,碰上了我的那一记先手而已。”

“黑礁渊,只是那三百七十九处禁制中,最为容易到达的一处。我当年却是失策了,没想我死后,世界灵气的消散速度会如此的快。更没想到,我死前留下的一缕灵神,需要这么多年才能重新凝聚化形。来不及再等另外一个传人了!”

摇了摇头,青年目光中的凶煞意味渐渐的消散,他无可奈何的看了林逍一眼,轻叹道:“罢了,就这样吧。有,总比没有好!虽然你不符合我的心意,但是,这该死的天道啊,他由不得我们的!天道之下,就算我也不过是一只蝼蚁,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愿行事了。”

“你也不算我的徒弟,我也不算你的师父。你没有资格作我的弟子!”青年很干脆的告诉林逍:“我也没有做人师尊的兴致。总之,就好比你在大街上行走,突然拣到了一个钱袋子,这个钱袋子,可能让你富足众生,也可能让你为人所害,福祸相依的事情,你日后发达了,不用感激我,你若是倒霉了,却也不能咒恨我。”

手一抬,崩解的陆块突然重新聚合,无数巨石无声无息的重新组合在一起,陆块又回复了原样。

陆块上的宫殿楼阁都有极其强大的禁制保护,方才那纤纤素手一击,只是轰碎了陆块,那些宫殿楼阁却是完整无缺。随着那青年的一声清喝,一座座宫殿楼阁又飞回了原处。

青年无比留恋的望了那陆块一眼,低声咒骂道:“好狠心的娘们~当年我这一块清静琉璃天,方圆可是过百万亿里,如今只有这么小一块儿了!这缩水,也缩得太厉害了些!”

转瞬间,这青年却又变得幸灾乐祸的望着林逍直乐:“罢了,总之这事情是你以后要头疼的,和我却是无关了。”

轻轻的拍了拍林逍的脑袋,青年轻笑道:“看在你怎么也是我传人的份上,我给你提个醒吧!”

背着双手,青年抬头望着那朦朦的虚空,语气突然转为极其低沉的说道:“记住,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不能往死里得罪一个女人。如果你得罪了一个女人,那么,就趁早要么娶了她,要么就趁早杀了她。切记切记,不要和女人纠缠不清。当你和一个女人纠缠不清时,你就可能要赔上你的一辈子,赔上你的一切。”

“尤其是那些有权有势身居高位的女人,尤其是那些实力惊人修为比你还要精湛的女人,万万不能招惹。”青年很诚挚的望着林逍,苦笑道:“若是你见到了这样了女人,那么~有多远就逃多远,千万不要和她们见面,千万不要和她们打交道~千万不要让她们爱上你,更不要让她们恨上你~否则,你就会和我一样,魂飞魄散,最终只能留下一缕灵神在这里交待后事而已。”

不甘心的仰天大吼了一声,青年长叹道:“老子青……嗯,也是堂堂一代仙……嗯,没想到落得如此下场!罢了,罢了,来时茫茫,去时茫茫,倒也干净,倒也干净啊~”

一声长叹,青年化为一道青光注入了林逍的识海。无数奇妙的修道法门和典籍纷纷涌入了林逍的识海,其中尤其以一片‘玄武修性养命清静宝簶’,最为玄妙莫测。青年残留的灵神也直接告诉林逍,这篇宝簶,是他真正的修炼功法,乃是周天世界中有数的玄妙法门。青年最后的一缕意识不无得意的告诉林逍,他自认,他的这篇功法,是世上最奇妙的修炼法门,在诸多顶级功法中,绝对是排名第一的神功秘典。

青色的宝塔基座也化为一道青光注入了林逍的丹田。缩小到拇指头大小的宝塔基座悬浮在林逍的金丹上,一朵朵极细小的青色莲花自宝塔基座中飘荡出来,很快林逍丹田内就是莲花朵朵、雾霭层层。

一只小小的玄武虚影在宝塔基座附近时隐时现,不时的吞吐几下林逍的真元。凡是被这玄武虚影吞吐过的真元,都变得格外的凝练精纯。

青年的声音突然在林逍脑海中响起,这也是他留下的最后一点交待。

“你的同伴关于此处的记忆已经被我尽数抹去,等会你们将会被送出离神宫。没有丝毫心机的小娃娃啊,在你有实力轻松毁掉他们之前,不能告诉他们关于这里的一切,否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切记切记,千万不要得罪女人!一定要记住!如果你得罪了一个女人,要么赶快娶了她,要么,赶快杀了她。除此以外,别无他途。”

“女人~这是道途上最为恐怖的存在~比之天劫还要恐怖一万倍的存在!切记,切记,切记不要得罪一个女人。”

一股柔和的力量自离神宫所在的虚空中生出,将林逍他们卷了起来,丢出了这片虚空。

林逍眼前一花,等他睁开眼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碧云轩前。

古翁、金尊、花神、青一、青初、玄垣、玄桁、玄罗、青锄、瑶璎、敖雪、沈小白以及七个小家伙傻傻的站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许久,古翁突然呵呵一笑,大笑道:“这次我们大破三阳宫内的禁制,得了这么多的法宝飞剑,运气实在是不错。”

金尊也是得意的大笑道:“古翁说得极是,虽然这次我们冒了不少风险,我们都还受了重伤,但是能够得到这么多极品的法宝,实在是了不得的事情。”

花神俏生生的捂着小嘴笑道:“尤其是,原来我们这么多的前辈飞升前都来过陨界,在三阳宫内将自己得意的随身法宝都留在了那里,这次我们能得到这么多门派的镇门之宝,也是诸位先辈的护佑。”

容颜焕发的青衣道人得意的大笑道:“说得是,这是诸位先辈的护佑!只是,这些法宝,却是要还给诸门诸派的。想来有了这些法宝,我们正教诸门的实力,又要大大的增长了。”

敖雪满脸是笑的点头道:“没想到那三阳宫内,居然还有我龙族前辈留下的战具,尤其居然是一套血龙战具,实在是我的运气!”

甚至是沈小白都笑吟吟的连连点头:“实在是运气。想不到里面居然还有我佛门前辈高僧的遗泽,实在是我的运气。”

林逍看得是目瞪口呆,那个青年的实力实在是让林逍觉得无比的恐怖。敖雪是仙人的实力,古翁他们也都是虚境的高手。他们的记忆,却被这个青年如此轻松的抹杀,如此轻松的篡改,这是什么样的修为,这是什么样的神通?

古翁他们也就罢了,他们毕竟只是虚境的实力。但是化形的敖雪,她是仙人啊!一个仙人,都被这样轻松的玩弄于手掌之上!

这青年,甚至只是他的本体留下的一缕灵神,就连真灵都算不上的物事,就有这样可怕的实力!

他的本体,又有多强?

林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敢再想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十二章 陨界主人 下一章:第七十四章 丹翎,蒋宝儿
热门: 小李飞刀1:多情剑客无情剑(上中下) 强蚁 孤独的精确度 紫玉钗 灯下黑:阴影之内,常理之外 茅山后裔之建文谜踪 烧烤怪谈 萨满往事(猎关东) 爱人的头颅 切莫相信应召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