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相逢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相遇的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疑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无边无际的虚空中,头昏眼花正在不断干呕的林逍死死的抱住了一个巨大的龟头,盘膝坐在一尊玄武虚影的背甲上,正任凭这玄武虚影化为一道长长的黑光,带着他在虚空中急速的前行。

他不知道这突然显形的玄武环要带他去哪里,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总之林逍听天由命的,任凭这玄武环折腾。

“唔,我的修为,还是太差了些啊!”林逍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自嘲的拍打了一下被他紧紧握住的玄武的脑袋。

飞星挚电,无数道红丝蓝光自身边急速闪过,无声无息中却带有一股令人心寒的死意。玄武环所化虚影和那不知名的红丝蓝光相碰,溅起巨量的火星和一圈圈急速扩散的光晕。

一阵阵剧烈的振荡令得林逍五脏六腑都翻了个个儿,他嗓子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张开了嘴想要突出点什么,却一点儿都吐不出来。林逍死死的抓住那玄武虚影的脖子,翻着白眼、张大嘴,从鼻孔里发出了难受的哼哼声。

‘轰’,一声巨响令得林逍身体似乎都要炸开,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了老远。一块小山般巨大的淡金色石块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了玄武虚影身上。玄武虚影一阵剧烈的波荡,体外缠绕着林逍的黑色光环一阵乱闪,几乎都要被这沉重的一击粉碎却勉强支撑了下来。淡金色石块凌空炸成粉碎,即刻被那红丝蓝光分解成了无数细小的颗粒。石块上蕴含的无铸巨力透过黑色光环轰在了林逍身上,虽然只是那冲击力的千分之一不到,却也差点将林逍的身体轰成了一摊肉酱。

‘呼呼呼’,林逍好似听到了什么声音。他扭头看向了声音传来了方向,不由得吓得魂飞天外。三块淡金色的,比方才那块巨石大了起码十倍的巨石正朝他冲了过来。

这一次,巨石上还缠绕着一团团的紫色火焰、一条条死白色的玄气。可想而知,被这三块巨石命中,林逍的下场会是什么。林逍急得用力的拍了一下那玄武虚影的脑袋,大声吼道:“你,快走罢~”

本来是惊惶之下的本能动作,哪知道那玄武虚影却是出乎人意料的仰天大吼了一声:“喏!”那声音浑厚嘹亮,中气十足,吓得林逍差点没从它背上摔了出去。玄武虚影在虚空中一个急停,随后朝斜次里猛冲了出去。三块巨石擦着林逍和玄武虚影飞过,那紫色的火焰上可怕的热流、白色玄气上刺骨的寒气扫过林逍的身体,饶是有玄武环保护着,林逍身上的衣服也依旧被烧了个精光,他身上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水泡,水泡又被寒气冻结,炸成了无数的冰晶挂在了林逍的背上。

林逍水火同源的身躯,也无法抵挡那高温和酷寒的侵袭,林逍面色大变,抓过头去朝那三块巨石飞来的方向望了一眼。

这一望,就吓得林逍魂飞天外,他用力的锤打着玄武虚影的脑袋,不断的催促它再飞快点!就在他身后不到三里的地方,一名身高丈许、身披乌青麒麟战甲、脚踏一团青云、手持三尖两刃刀的精壮男子,正朝他追杀而来。

那男子披散着头发,头顶一道白气冲起来足足有数十丈高,白气上托着三朵青莲,莲花的每一根花蕊上都放出了丝丝青色毫光,一丝丝毫光朝虚空扩散,将那虚空中无数激射而过的红丝蓝光逼开了老远。这男子的脑后还漂浮着一轮尺许直径的薄薄光轮,光轮上有一头猛虎虚影若隐若现,这是修炼某种奇异功法,元神修为到了大圆满境界,元神外放形成本命真形的征兆。

大罗丹经中记载,能够在脑后生成元神光轮,并且形成本命真形的修士,他们有一个令人仰视的称呼――仙人!

一名手持利刃追杀而来的仙人,而且看他身上的气息比之敖雪还要强大许多的仙人,如何能让林逍不恐惧?

这脚踏青云的仙人飞行的速度极快,比之玄武环要快了些许,正不断的逼近林逍。他僵硬麻木有如僵尸的脸上带着肃杀的杀气,张狂的杀意已经凝结成了实质化为一团黑气裹住了他脑后光轮中的猛虎虚影,正在那里疯狂的咆哮跳跃。他那死气沉沉有如傀儡的眸子中射出了两道极细的红光,红光死死的钉在了林逍的身上,没有丝毫的偏移。不管玄武环如何的变化飞行的轨迹,这两道红光依旧顽固的钉在林逍的后心要害处,似乎随时都能顺着那两道红光飞来什么东西,将林逍扎一个透心凉。

“这怪物是怎么回事?”林逍回头望了那仙人好一阵子,终于发现这个仙人似乎并不是生人,反而有点像是受人控制的傀儡,他不由得大声怒喝,搞不清楚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为什么要追杀自己。林逍可不认为,那不断的凌空挥动,将一道道红丝蓝光斩成粉碎的三尖两刃刀,只是用来削果皮的。那‘嗖嗖’划过虚空的大刀,好似就在林逍的后颈处舞动,一丝丝的寒气刺得林逍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身后再次涌来那熟悉的压迫感,林逍本能的转过身一看,就看到那仙人左手轻轻的抬起,随意的变幻了一个指诀,虚空中三块高有近千丈的淡金色巨石凭空冒出。指印再次变幻,三团紫色烈焰就裹住了三块巨石。那仙人面无表情的瞪了林逍一眼,手指轻轻一弹,三块巨石就有如狂雷轰顶一般呼啸而下,狠狠的撞向了林逍。距离林逍还有里许,三块巨石突然炸开,无数丈许方圆大小的石块满天乱窜,一团团紫火呼啸往来,似乎整个虚空都被那巨石和紫火所笼罩。

玄武环再次激闪,但是这一次石块的数量太大,‘砰砰’声中,近百块巨石接二连三的轰中了玄武环所化的黑色光环。光波流转,巨石迸裂,林逍身体巨震,外界传来的巨大压力将他内腑震伤,林逍张着嘴,不断的喷出一口口的鲜血。玄武虚影回过头来,担忧的望了一眼面色惨白的林逍,眼里突然闪过了一道凶残的历芒。玄武虚影猛的停下,转过身去,恶狠狠的望向了那急追而来的仙人。

“尔,安眠!”玄武虚影突然开口怒吼了一声,张开嘴,喷出了一道粘稠的黑色液体。这黑液一出,虚空中的温度直线下降,四周正在狂飞的石块上紫火直接熄灭,紧接着那以禁法形成的金色巨石也纷纷被冻成了碎屑飘散。玄武虚影大吼一声,那黑色液体散开成数十道黑光,在虚空中翻滚着,带着一股令人绝望的寒气,飞快的涌向了那追来的仙人。

“仙令·锢!”那仙人的嘴唇突然微微一动,大喝了一声。他手上冒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三角形令牌,令牌上涌出了大片璀璨华美的星光,在他周身组成了一副奇怪的星图。这是一副林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星图,星图内似乎有二十八个星座,每七个星座自然而然的合为一体,组成了青龙、玄武、朱雀、白虎四相圣兽的图象。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虎咆、雀鸣、龟嘶,四条活灵活现的丈许长灵兽纯粹由星光凝固成形,在那仙人的身周显出了身形。

黑光射中了那一片璀璨的星光,四相圣兽同时迎向了那一道道黑光。黑色的寒气弥盖了那一片虚空,林逍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隐约听到了一声脆鸣,紧随而来的就是那仙人愤怒欲狂的咆哮声。林逍从那咆哮声中听出了极大的痛苦和冲天的怒火。那吼声,就有如林逍当年在回春谷后山,看到过的,两头相互厮打的猛虎中落败的那一头发出的绝望吼声。

身形缩小了大半,身上光芒也黯淡了许多的玄武虚影轻鸣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化为一道黑光,带着林逍再次朝前急飞。

后面黑色的寒气缓缓散去,露出了那追杀林逍的仙人身形。这仙人手上的令牌已经被冻成了粉碎,身上麒麟战甲也裂开了粗大的裂痕。那仙人的体表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玄冰,大片大片的皮肤正从身体上脱落,带着那些冰片慢慢的飘离了他的身体,被那红丝蓝光炸成了粉碎。仙人呆呆的望着玄武环飞离的方向,低声的自言自语道:“极酃冰髓!世间最寒之物。必须禀告给~~~”

到底要通知谁,如何通知,这仙人还来不及作出接下来的动作,他的身体就突然裂开,化为无数的冰晶消散。他的元神也被这极酃冰髓毁坏,元神光轮无声无息的炸开,在虚空中留下了最后一点点黯淡的光影。

林逍的身体猛的一抖,玄武环所化的黑光已经簇拥着他冲开了一层空间禁制,投入了一片广袤的虚空中。

这片虚空的体积有限,浑圆一体的空间直径大概只有万里左右,空间被驳杂的混沌气息所包围,一层光芒黯淡的空间禁制艰难的抵挡着外界混沌气息的侵袭,林逍甚至都能感受到,这一道空间禁制正在一丝丝的向内压缩,外界庞大的压力,已经令得它不堪重负了。虽然不知道这个空间以前有多广大,但是很显然的,如果以这样的速度继续压缩下去,这个空间大概还有百多年的时间就将消失。一道道混杂着混沌气息的狂雷不断的在那空间禁制上炸开,每一道狂雷都令得整个空间在细微的颤抖。

玄武环带着林逍来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奇妙的所在。

就在这球形空间的核心处,漂浮着一片长宽五百里许的正方形陆块。陆块上有小山、有溪水、有河流、甚至还有一眼长宽百里的湖泊。森林繁茂,草木葱茏,鲜花盛开,一片精巧的宫殿,就被那茂密的林木花草簇拥着,很慵懒的躺在了那一处湖泊的岸边,从沙滩上顺着一座小山的山坡朝山顶延伸,一眼望去,层层叠叠的屋檐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进。

就在那小山的山顶,矗立着一座宝塔的――半截儿身躯。

这是一座淡青色的宝塔,圆形的塔基直径只有十丈左右,宝塔的每一层,高度也在十丈左右。塔基上残留着八层宝塔,高度就有近百丈。而宝塔的其余部分,则好似被人一脚踹倒断成了数十段,乱糟糟的散失在这座宫殿方圆百里的大地上。这些断裂下的宝塔残骸多者数百层,少者也有百多层,林逍草草的数了一下,这座宝塔原本应该有数千层,高达数万丈。林逍不由得抬头望了望天空,他可以想想,当年这座宝塔有如擎天玉柱一般矗立在这片虚空中的宏伟气象。

玄武环带着林逍慢慢的飞到了这座宫殿的正门前,玄武虚影喷出了一道黑光射向了正门前的一座青玉牌坊,轻轻的鸣叫了一声后,似乎是耗力过度的它打了个呵欠,懒散的恢复成玄武环的本体,再次隐入了林逍的丹田,将林逍的金丹环绕在内,慢慢的吞吐起林逍的真元。

林逍呆呆的望了望四周,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皱眉喝道:“你带我来这里作甚?你~喂?你?”

玄武环没有一点儿回声,林逍茫然的看了看面前的宫门,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朝前行走了几步。玄武环吐出的那一道黑光,却是已经将眼前这座宫殿的所有防御禁制尽数解除,林逍朝前行进了几步,却是没有碰到一点儿禁制,没有丝毫的风险。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逍再次朝宫门小心翼翼的逼近了几步。他抬起头来,看看前面那座高有百丈的青玉牌坊,突然开口大声叫嚷道:“有人在家么?敢问,有人在家么?晚辈林逍,见过~~~”

还没想到怎么称呼这座宫殿中的人呢,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狂喜的欢叫:“林大哥!”

几道淡淡的剑光冲了出来,脸上带着泪花的青锄从一片小树林中飞奔了出来,飞身而起扑进了林逍的怀里。林逍也是欣喜莫名的大叫了一声,一把搂住了青锄,情不自禁的在青锄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大声叫嚷道:“青锄~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被陨界的禁制卷进来的,你们~呃?”林逍一把将满脸通红的青锄丢在了地上,跳着脚的骂道:“你们怎么来了这里?啊?你们怎么来了这里?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瞪了一眼七个围在自己身边蹦蹦跳跳的孩童,林逍知道这七个小妖怪的胆子极小,若是没有人带头、没有人蛊惑,他们是根本不敢离开那座安全的小峰的。如此说来,这次青锄一行人跑出来的罪魁祸首么~林逍恶狠狠的指着正架着飞剑飞扑过、嘴里还叼着一根千年人参须的瑶璎喝道:“瑶璎,是不是你蛊惑青锄她们来这里的?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你,你气死人了!”

“呃?”瑶璎停下了剑光,歪着脑袋站在了林逍身前,翻着白眼看着林逍,嘴里的人参须一动一动的,她一边咀嚼那根人参,一边含糊的说道:“不是我啊?不是我啊?怎么会是我呢?我也不想出来啊?留在碧云轩每天吃饱了睡觉多有趣,我也不想出来啊?是青锄要出来找你,我们陪着她出来的啊?怎么会是我呢?”

林逍望向了青锄。青锄乖乖的点了点头,小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可怜兮兮的望着林逍道:“是~是我拉她们出来的~我,我担心林大哥~呜呜,你们出去了这么久还不回去,我们担心~我们一路上走了很久很久才来这里,我们~呜呜!”

看到青锄哭了,林逍顿时慌了手脚,他手忙脚乱的从瑶璎的袖子上撕下了一块布条,递给了青锄让她擦眼泪。瑶璎愤怒的望着林逍,挥动着自己缺了一大块的袖子,‘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七个小妖怪抱着肚皮在地上翻滚着,笑得不亦乐乎。青锄接过了布条,慢慢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胆怯的望着林逍低声问道:“林大哥,你,你不怪我吧?”

“呃!”轻轻的拍了拍青锄的脑袋,林逍捏住了青锄的鼻子,狠狠的捏了一把。青锄痛得发出一声尖叫,林逍摆出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望着青锄冷哼道:“当然要怪你!你怎么这么大胆子,以你们的修为,你们就敢来这里犯险?等找到了古翁前辈他们,我们回去了,再和你计较今日的事情!唔,你们一路行来耗费了多少时间,却又碰到了什么风险没?”

瑶璎哼哼了一声,取出了一大块千年茯苓抱在怀里啃了起来。青锄则是乖巧的,将她们一路上的事情都说过了林逍听。她们在路上耗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被卷入陨界的空间禁制后,在那青木界又浪费了一点时日,等得青木界崩溃后,似乎是那木神君有意为之,她们就被传送来了这个叫做离神宫的宫殿前。只是,她们来的时候,离神宫外还有着强力的禁制,她们根本无法靠近一步。

离神宫无法接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离开这片陆块,青锄、瑶璎只能带着七个小家伙在树林中对付了小半个月。这一日她们突然听到天空传来闷雷般的破空响,就看到一道黑光笔直的落了下来。因为玄武环所化的黑光的关系,黑光在修道界中往往就是邪道修士的象征。几个人还正在害怕是不是有什么强力的妖魔侵入了此处,正在树林里探头探脑的不敢出来,却猛不丁的听到了林逍的叫喊声,青锄这才第一个蹦了出来。

点了点头,又狠狠的拎了一把青锄的耳朵,林逍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却是好大胆子,也是好大的运气。那木神君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却是将你们送来了这里。你们可知道,我们一路行来,也是运气不错了,各种空间禁制都没有触动,也是九死一生的才来到此处。”

‘砰’的一声巨响,虚空中突然喷出了一团血云,身上套着一件血色战甲,手持两柄长剑的敖雪‘嗷嗷’叫着,晕头转向的被直丢了下来。

又是一声佛号声过处,一团七彩祥云裹着眼珠翻白似乎还在昏迷的沈小白从虚空中卷了出来。

各色光华闪烁,头破血流的古翁等三人被一群身高三丈的金甲力士追杀着,从一处突然开启的孔洞中钻了出来。

更多的霞光闪烁处,浑身珠光宝气、各色光焰直冲天空的青一等五个老道被狼狈的从虚空中弹了出来,玄罗正在大声叫嚷道:“慢一点,那柄氲崆剑是我看上的~呃?这里是哪里?”

一干人都落在了地上,除了双眼发白的沈小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间大眼瞪小眼的望了好一阵子,这才同时放声大笑。众人心知肚明的,大家都得到了奇遇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否则不会这样一个个容颜焕发的!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相遇的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疑云
热门: 广陵剑 江湖风神帮 达芬奇密码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 母亲的女儿 死亡通知单2·宿命 白色病毒 谁杀了她 楚留香新传4:新月传奇·午夜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