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木神君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私行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失散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瑶璎出了大力气,一行人无惊无险的渡过了大海,来到了海那边的雪山下。

这片海洋,就和陨界的其他地方一样,没有任何的动物,这才令得修为不高的青锄她们能够顺利的来到雪山下。

就和林逍一行人一样,青锄、瑶璎领着七个孩童刚刚靠近一片似乎是实体却又有点朦胧的雪山虚影,一阵的光影变幻,天摇地动中,她们已经被那空间禁制卷入。

前方有一点强光闪烁,身边有无数的光带急速的流过,头昏眼花的青锄、瑶璎她们发出尖锐的叫声,身体正待投入那一点强光,突然斜次里一道青色的历芒撕裂了虚空冲了过来,无数道细细的青藤缠住了她们的身体,将她们强行从那一条空间通道中劫了出去,卷入了另外一道密布着青色光流的通道内。

那些青藤上附着着一股可怕的力量,那股力量压迫得几个人根本连开口叫嚷都不能。有如梦魇一样,她们被拖入了新的通道。

前方,是一片青绿色的光影,青锄、瑶璎以及七个孩童张大嘴、睁大了眼睛,急速的掉进了那一片光影。

‘砰砰砰砰’,几人来到了一处神奇的所在,从一片高空中坠下。她们身下是一株巨大的古木,古木上寄生了无数的藤萝,这些藤萝有如一张张渔网在树杈之间张开,稳稳的接住了青锄几人。

厚重绵软的藤萝有着极强的弹力,青锄狼狈的摔在了藤萝上,却被高高的弹起来好几次,她好容易才定下心神,提起一口气稳住了身体,斜次里跳了出去,落在了一根大树杈上站定。

‘铿锵’一声剑鸣,青锄身后背着的上品法器级的飞剑脱鞘而出,化为一道青黄色光芒在身周缓缓飞行。这柄元宗器堂长老一真道人赠给青锄的飞剑品级不错,更是耗费了极大的心思打造而成,剑上自带一缕玄气,阴寒刺骨,乃是一柄杀伤力在其品级之上的利器。青锄挥剑护住了全身,这才定睛朝四下里望去,一望之下,青锄不由得惊咦出声。

这里,是一片绿茫茫的大地。绿色的草原上,生满了一株株硕大无朋的古木。大木都有万丈高下,粗有近百丈,其中一些格外繁茂的大树,竟是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高,只看到一片片白云在它们树干边飘过,穷极目力,也看不到它们的树梢到底在哪里。

而就在大概百里开外的地方,有一棵大得吓人的巨木,隔着这么远,那株巨木的树干都有如一堵铜墙铁壁矗立在面前,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威迫感。那巨木似乎就在眼前,青锄甚至能够看到那巨木的树干上几条有如蛟龙一样狰狞扭曲的伤痕。

只是远远的望着,青锄就似乎能感受到,当年是何等伟大的力量,才将那株巨木伤成了那样。她似乎看到了,一名顶天立地的神人,手挥雷电做成的鞭子,狠狠的鞭挞着那株巨木,才可能留下这样几乎贯穿了整个树干的伤痕。

同样是几声剑鸣,七个小家伙和瑶璎同时放出了飞剑护体。他们小心翼翼的凑到了青锄的身边,呆呆的朝四周看了过去。这片无边无际的空间,这一望无际的草原,这草原上无数大得离谱的巨木,实在是让人震骇。而那颗百里开外的最为高大的巨木,更是引得瑶璎连声惊叹道:“这么大的树,如果他能化形,他该有多么厉害啊?能长这么高大,他要有多少年的道行啊?”

七个小家伙也是连连点头,不断的叽叽喳喳的评价起那株巨木的了不起。他们同为草木之精,自然知道这么一株巨大的古木,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一株何首乌化形的小女孩很是讶然的问道:“可是,它既然有这么大的年岁,为什么它身上感受不到一点点的生气呢?它还活着,但是,它似乎又死了。空空的,那里只剩下了一株躯壳,真奇怪。”

青锄皱起了眉头,她有点胆怯的望了望四周,低声问道:“这里,没有什么危险吧?”

瑶璎和七个小家伙同时摇头,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她们这些草木精灵的感应特别灵敏,这一处空间内充盈着草木的气息,除此以外仅有的异样气息就是来自青锄身上的人气。这是一处草木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花草树木就是一切。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青锄有点呆呆愣愣的。她缺少足够的经验处理眼前的事情,她们被陨界的空间禁制卷入了这个奇异的世界,她不知道该如何做。青锄,不过是元宗的一个杂役弟子,只跟在林逍身边几个月而已,她的年纪,也实在是太小了一些。

瑶璎的小手在一个小童的脸上刮了一下,随手将手指塞进嘴里缀吸了几口,眼角余光贪婪的在那小童惊骇的脸上瞥了过去,用力的往那一株巨大的古木指了一下,大声说道:“那,就去最大的那棵树吧,我们爬到树顶上去,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歪了歪脑袋,瑶璎突然笑出声来:“好香的味道~小弟弟、小妹妹,让姐姐我抱抱!”她伸开手,就朝那七个小童抱了过去。七个小童发出一阵尖叫,蹦跳如飞的跳离了这株巨木,顺着那有如通衢大道的树杈,蹦到了邻近的另外一株巨木上。

“嗷呜~~~”瑶璎仰天长嘶了一声,同样是飞身而起,蹦跳着朝那七个小童追了过去。

青锄气恼的叫嚷了几声,施展身法朝瑶璎她们追了上去。但是瑶璎她们跑得多块?青锄的修为实在是太差,只是跑出了两三里地,就再也看不到瑶璎她们的影子。

幸好青锄知道她们要去那株巨木那边,她看准了方向一路前行,花费了两个多时辰,这才气喘吁吁满身大汗的来到了那株巨木下。

隔开百多里地就知道这一棵巨木实在是很大很大,但是只有到了这棵大树的面前,才知道它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

树干就在眼前朝两侧延伸,左右望去,有如一堵墙壁一样的树干居然看不到边际。抬起头往往,树干上面被云雾遮盖,根本看不清这树到底有多高。树干上寄生的藤萝和树藤垂下来,最细的一根树藤都有人头粗细,看上去起码有上千年的历史。

而树干上那几道狰狞扭曲的伤痕,缠绕着巨树朝上方延伸,这伤痕内,可以供十几匹骏马并排而行。这些伤痕就有如一条条盘山的大道,延伸向了不可测的高处。而在这些伤痕的边缘处,自巨木的体内渗出了大量碧绿色的灵液。

这里生长了大片的灵药,这些灵药直接汲取巨木渗出的灵液过活,一个个长得无比的肥厚丰美,一丝丝灵气在叶片间飘荡,一些极其希罕的灵药无风自动,发出‘簌簌’的声响,显得无比的神异。

瑶璎正盘踞在一堆火候极深的灵芝里面,张开小嘴不断的撕扯着一片片的灵芝,嚼都不嚼的就吞进了肚子里,忙得是不亦乐乎。而七个小童则是欢呼着跳进了一条伤痕中一处巨木渗出的灵液汇聚成的小池中,眯着眼睛舒服的浸泡在那碧绿色的灵液中。

青锄看到他们的时候,这七个小童似乎都长大了不少,虽然还是那副五六岁孩童的相貌,但是他们的身高都长高了半寸左右,显然是功候大进了。

“这个是?”青锄有点傻眼了。她左右望了望,眼睛里顿时冒出了兴奋至极的光芒。这里有许多稀有的药材,是元宗的药山中没有的,是林逍无聊的时候向她描述过的,在修道界已经近乎绝迹的灵药!

青锄突然想到,如果能够将这些灵药带给林逍,林逍会多么的高兴啊?于是,青锄也不问瑶璎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她欢呼着冲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采掘起这些难得的药材。

瑶璎一边咀嚼着一块龙纹玉芝,一边含糊的说道:“不知道是谁下手打伤了这株古木,下手好狠哪~过了这么多年,这伤口都还没愈合~这古木的道行深得吓人,它渗出的体液里蕴含的灵气简直就没办法形容的~好厉害的前辈啊~它如果能化为人形,怕是要比那个恶女人还要强得多,强得多!”她一边吞咽那些灵芝,一边学着青锄的样子,将身边的各种灵药不断的塞进戒指里。

几个小童看到了青锄忙碌的模样,他们也乖巧的从那小池塘中跳了出来,笑吟吟的去到各处帮青锄收集药材。他们乃是灵药成精,天生就有控制各种植物的能力。

在他们的帮助下,一株株灵药主动的从巨木身上拔出了根系,乖乖的走到了青锄和瑶璎的面前,任凭她们将自己塞进了戒指里。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视野可及的范围内的灵药都被一扫而空,青锄乐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瑶璎轻松的跳了起来,飞身到了数百丈高处的树干上。瑶璎猛的一呆,突然失声尖叫道:“青锄~快来~这里的药材更好!年份更足!天哪,这里的药材都有过万年的火候了,怎么一点儿化形成为妖怪的迹象都没有?”

七个小童愣了一下,同时飞身跳了上去。青锄没有这份本领,她只能顺着树干上的伤痕一路奔走,也赶到了瑶璎所说的地方。

这里是树干上的一处平台,看这平台的模样,似乎是有一发天雷在树干内爆炸一样,炸出了一个内凹的洼地,方圆有数百丈的一处洼地。洼地内积蓄了大量的碧绿灵液,内里生长了大片的灵药,每一株灵药比起青锄她们方才采摘的,显然是无论是品质还是卖相都要好了数倍。

“真是!”青锄幸福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她开始幻想,当她把这么多的灵药放在林逍面前的时候,林逍会是多么的高兴!

她欢呼一声蹦进了那池塘中,手忙脚乱的开始收集那些年份更悠久、更加罕见的灵药。瑶璎和七个小童也兴奋的冲上去帮忙,将大量的药材收集了起来,塞进了青锄和瑶璎的戒指内。

如此,她们一路上行,一路收集各种罕见的药材,渐渐的,她们穿过了云雾,穿过了高处的罡风,穿过了更高处的暴雪和雷霆层,一路来到了大树的树顶处。

大树的树干外有着一层奇异的能量屏障,隔绝了那足以将她们吹得骨肉成泥的罡风、将她们冻成冰块的暴雪和将她们的神魂都震成粉碎的雷霆。总之,青锄她们一行人耗费了三个月的功夫,这才爬上了这株高有近千里的巨木的树顶。

树顶上,居然是一片平原。一片方圆数里,由无数的树枝和树叶编织而成,平坦坦的、光洁如镜的平原。

就在这一块奇异的平原正中,一条条细嫩的枝条编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台,圆台上,一名皮肤、眼珠、头发都是碧绿色,自体内也透出一股浓郁的绿色光华的青年,正盘膝而坐。青年微笑着看着从平原的边上慢慢钻出来的青锄等人,突然深深的叹息了起来:“你们这帮小鬼,拖延了这么久,总算是上来了。你们如果再浪费多几天时间,怕是我们就无法见面了。”

青锄谨慎的望着那青年。她从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洪荒苍老的气息,她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个青年的年纪,似乎比元宗山门内的那些大山还要古老,他的历史,比启元星还要来得久远。这是一种本能的直觉,青锄本能的感觉到,这个青年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瑶璎和七个小家伙则是呆呆的望着那青年,她们从那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有如孩童见到亲生父母一样的温暖,一种孺慕的热浪在她们的心头翻滚。随后,她们的心脏突然一痛,瑶璎和七个小家伙同时滴下了滚滚热泪。她们缓缓的走到了那圆台前,朝那青年跪了下去,情不自禁的抽噎起来。她们感受到,这个青年的生命正在急速的消散,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还能有三五日的性命。

同时,她们也通过草木精灵之间特有的感应察觉到了,这个青年就是她们所在的这株巨木的化身!

和瑶璎她们不同,这个青年实在是有着惊天动地的大神通,他修练成人形后,又以大神通将自己的本体斩出,让自己的本体演化出了这一片虚空、这一方世界。这个空间,实际上就是这个青年用自己的本体演化出的芥子世界,是陨界无数的空间禁制中的重要一环。

她们更是知道了,不仅仅整个陨界的所有草木,就是修道界的所有的草木,所有从乙木灵气中演化的生灵的根源都在这个年轻人身上。这个年轻人,是整个陨界、整个修道界草木精灵的始祖,是他将自己的生命本源和修道界融合为一,才产生了修道界中无数的花草树木!

“小家伙们,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木神君!”青年淡淡的笑了笑,轻轻摇头道:“至于我的本名~~~抱歉,我已经忘记了。”

两滴青色的眼泪在青年的脸上慢慢的滑落,他低声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各种花草树木,却连一点儿动物都没有?那是因为,和我一样的几个兄弟姐妹,他们都死了~他们都魂飞魄散了~只有我苟存于此,留下了一缕生机,所以,这个世界中的花草树木,还依然存在!”

深深的叹息着,木神君低声说道:“你们触动了离神宫的外围禁制,本来要被卷入‘离火界’,是我动用了最后的一点点力量,将你们拖入了‘青木界’中。你们一行九人,其中有八个都是草木幻化的精灵,实在是让我很是欣喜。若非你们身上有草木灵气,我也无法感应你们的存在,无法将你们带来这里!”

“这么多年的封印,我的力量已经衰减得太多,太多,我的伤势太重,太重,我的寿命就将完结。但是,我真不甘心就和我的那些兄弟一样,和我们的主人一样,就这样的灰飞烟灭!”木神君凄然一笑,摇头道:“不甘心,所以,我要在你们当中挑选一个继承我的生命元核的人。”

木神君看了看发呆的青锄,摇头道:“人类,不成!”

他又看了看那七个小童,继续摇头道:“灵药化形的精怪,太多人窥觑,你们随时可能被人抓了去炼药,也不成。”

木神君微笑着看向了瑶璎,笑道:“青苔化形的妖怪?我知道青苔妖有一项天生的异能,你们很难被真正的杀死。尤其是你们结成妖核后,更是化身千万,极难被人杀死。青苔妖难得杀死,杀了又没有什么好处,不会有高手来对付你。所以,我的生命元核留给你,却是最合适的。在你真正的融合我的生命元核,成长为比我更强大的存在之前,你不会有太多的风险。”

轻轻的点了点头,木神君叹道:“苍天开眼,我来到这个世上,我热血过、我激情过、我爱过、我恨过,我活过,然后,我死过~”自嘲的笑了笑,木神君轻声说道:“最后,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我还能有什么遗憾呢?”

手一点,木神君指尖射出了一点黯淡的绿光,绿光裹着一颗有如树木种子的晶体,飞快的没入了瑶璎的身体,直接和她的妖核融合为一。

“不要问我是谁,不要追究这个世界的来历,不要追究一切~能够平安的活着,就最好不过了。”木神君很温和的望着瑶璎她们,轻声说道:“记住,我给了你们一点点恩惠,但是这点恩惠,不值得你们冒着风险去追究我的来历。忘记这里,忘记我,忘记你们所见的一切。好好的活下去~”

歪了歪脑袋,木神君看着脸上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悲凄和一点点古怪的杀意的瑶璎,突然心头一软,改口道:“罢了~小家伙,等你或者你的朋友中,有人能够开辟出一方属于自己的虚空时!就离开这里,离开外面的那个世界,去到真正的世界里去~”木神君古怪的笑了笑,低声道:“也许,你们还能打听到我们的蛛丝马迹!也许~”

短短的几句话,耗光了木神君最后的一点力气。

整个空间内的所有巨木突然同时萎缩,化为无数干枯的黑色粉末飘散。

木神君的身体也化为一片粉末,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

瑶璎和七个小家伙同时放声大哭,而这片空间却突然一阵扭曲,将她们抛离了出去。

青木界,原本生机无限的青木界瞬间化为一片沙漠,半点儿灵气都不复存在。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私行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失散
热门: 灵魂摆渡·黄泉 爱上她的和尚 飞羽天下 目破心经 皇帝的鼻烟壶 昆仑传说·天烬云殇 连续自杀事件 中国历史研究法 震旦1·仙之隐 蟑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