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陨界图解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进入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私行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果然是曾经来过的地方,古翁一行五人熟练的破除了一路上重重禁制,冲过了刀山火海、风雪雷霆,一路上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重高大宏伟的宫殿楼阁,见识了多少原本奢侈至极如今却已经粉碎破烂的陈设物事,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这一座宫殿的核心三阳宫。

三阳宫长宽里许,高有近五十丈,自下而上分三层,通体以赤红玉石搭建,屋檐上密布着一层层龙鳞形状的赤色瓦片,屋檐下悬挂着一只只人头大小的红色风铃,风铃无风自动、无风自响,低沉沙哑的铃声有如魔咒,使得人五脏六腑一阵阵的发烫。

距离三阳宫还有数百丈远,众人就已经感到一股股热气腾腾的蒸了过来,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连修为最强的敖雪都是一头的大汗淋漓,衣衫都被汗水弄得浇湿。只有林逍如鱼得水,被这热气一蒸,反而是精神一振,情不自禁的开始汲取外界的火性灵气。

这里的热力好似直接从人体内蒸腾出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热浪包裹着,热力正在竭尽全力的,将他们体内的每一滴水都蒸发出来。这奇怪的热力根本无视众人修为高低的差别,一视同仁的将每个人都弄得是汗如雨下,就除了拥有水火之体的林逍――这似乎直接从体内蒸腾出来的热气,直接融入了林逍丹田中的金丹,被急速旋转的金丹疯狂的抽取,化为了林逍的修为。

甚至,林逍都省去了运功吸收的功夫,这热力是疯狂的往他体内钻、疯狂的自他体内冒出来,由不得他的金丹不努力的吸收炼化。

只是短短的一顿饭功夫,林逍就觉得丹田中气满如鼓,他忍不住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有如吃饱喝足的莽牛发出的叫声,其声如雷、奇响震天,吓得古翁等人身体猛的一哆嗦,同时飞出了各色法宝护住了自己身体。

敖雪身上冒出了大片血光,血光往林逍身上一罩,同时她飞身拦在了林逍身前。沈小白手上放出七彩佛光,佛光还没护住她自己,就已经笼罩了林逍全身。佛光、血光相互一撞,敖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沈小白则是‘哇’的一声被弹飞了百多丈远。

林逍翻着白眼,背着双手站在原地一声不吭,他刚才猛的大呼一声,就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体内真元差点就岔了气。

等得他好容易真元归拢正经,丹田中再次涌上了极度鼓胀的感觉,林逍只能憋着一口气,拼命的运转金丹,不断的将丹田中澎湃的真元吸入金丹中,一分分的滋养金丹,使得那丹体益发的璀璨明亮,体积也慢慢的膨胀了起来。

古翁他们修为何等精深、经验何等老到,一眼就看出了林逍体内产生的异变。

青一长眉一扬,大笑道:“纯火性之体,这三阳宫,的确是林逍小友修炼的上佳所在!三阳宫外火属性灵气的浓度,比之万年之前的修道界还要浓郁!纯火性之体更能没有丝毫滞胀的吸收火性灵气,大善!”

青一朝古翁等人笑了笑,大袖一挥,放出一蓬红光护住了全身,盘膝坐在了林逍身侧十丈之外,闭目调息,开始为林逍护法。古翁等人纷纷点头微笑,同样放出了宝光护住了周身,团团围坐在了林逍身边,充当起了林逍修炼的护法人。

敖雪、沈小白相互恶狠狠的瞪了几眼,敖雪挥了挥拳头,沈小白不甘示弱的将屠龙剑虚劈了几下,两人同时看了林逍一眼,也乖乖的坐定了下来。

林逍这一修炼,就是一年。

一年中,三阳宫外的火属性灵气有三次突然急速消散,但是天空随即出现了巨大的云旋,巨量的灵气翻滚着涌入了三阳宫,被那三尊金塔转化为纯火性的灵气,再次补足了消散的灵气。

三阳宫外的火属性灵气充沛得近乎令人窒息,一浪浪的火性灵气不断的涌入林逍的身体,被金丹转化为紫金色的天火真元,在体内周游三十六个大周天后,裹挟着一缕林逍本身的精血之气,再次被金丹吸收。

林逍的金丹就这么一分分的增长,金丹外缠绕的紫色天火由细细的火星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焰,一抹释放出可怖气息的紫金色光芒在金丹核心处隐隐闪动,毁灭性的能量在金丹中酝酿,却因为缺少某种条件,那股能量迟迟无法释放开来。

随着火性灵气的继续涌入,林逍的身体都开始喷出一道道紫色的天火。古翁等人眼看林逍体内喷出的火焰竟然是至阳的紫雷天火,一个个无不惊骇的叫嚷出声,同时向外又撤开了近百丈。

紫雷天火,这种霸道绝伦的力量,就算是修为到了仙人境界、更是拥有龙族控水本能的敖雪都不敢胡乱碰触,何况是古翁他们?熊熊天火燃烧,将林逍身上的衣物烧得干干净净,就留下了一枚戒指在他左手食指上熠熠发光。

林逍的金丹已经通体都变成了那种可怖的紫金色,似乎有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蕴藏在内,但就是无法释放开。金丹对于天火真元的容纳已经到了极限,再也没有一滴真元能够被金丹吸收。火性灵气不断的涌入体内,金丹本能的吸收这些灵气,然后转化为天火真元喷射出来,林逍体内的天火真元也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一道道紫色的怒焰从林逍体内冲出来,冲起足足有数丈高下。

渐渐的,林逍的身体似乎都融化在了那紫色的火焰中,他的身形都变得模糊了。

沈小白发出一声惊叫,她以为林逍真的被那天火炼化,两串眼泪几乎是从她大眼角喷射了出来,沈小白就要团身扑向林逍。一支有力的胳膊从斜次里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沈小白的脖子,野蛮的将她拉了回去,用力的往地上一顿,让沈小白狠狠的坐了一个屁蹲,痛得沈小白‘嗷嗷’的叫了一声,眼泪涌出的更快更多了。

敖雪冷笑着看着沈小白,得意洋洋的挑着眉头笑道:“修为不够的小丫头就是麻烦,你没有发现,林逍的气息依旧生气勃勃,没有丝毫衰弱么?而且,他的生气,益发的强了!”

敖雪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用力的挥动着双臂,身体情不自禁的轻微哆嗦着。“不愧是我敖雪看上的男人,居然能够以金丹期的修为收服紫雷天火!这可是我龙族中火属性五爪天龙才有的能耐!变强罢,赶快的变强!当你能够击败我时,就是我嫁给你的好日子!”

敖雪得意的一把抓住了沈小白的肩膀,将她娇小的身体拎了起来,面对面的对沈小白冷笑道:“林逍是我的男人!我的东西,你不许碰,更加不许抢!否则,小丫头,总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沈小白恶狠狠的瞪着敖雪,小嘴翘得老高。她冷哼一声偏过了头去,冷笑着说道:“林大哥不喜欢你!我知道!”

敖雪也偏过了头去,冷笑道:“我会让他喜欢上我的!他碰过我的身体,我就只能嫁给他!”

“呃?”沈小白的眼角耷拉了下来,嘴角也斜斜的搭向了下巴的方向。她皱起了眉头,不满的说道:“不过是碰了一下你的身体而已,你的身体就这么娇贵么?我小时候也被林大哥抱过,我怎么就不说~~~”沈小白的小脸蛋突然有如火烧一般的通红,她‘吱吱唔唔’的哼哼了一阵,却是没有再能说出一个字来,很是娇羞的低下了头去。

敖雪白了沈小白一眼,淡然说道:“这是我龙族的规矩,我只是按照祖训办事!你不想嫁给他?只是你不敢说而已!我们龙族做事,从来不像你们人类这样假惺惺的。他搂过我的身体,碰到过我的身子,我就要嫁给他,就是这样简单!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两道杀气腾腾的凶光自敖雪眸子里喷出,她狞笑着捏了一下沈小白的脖子,低沉的告诫道:“不许碰他,否则,我宰了你!”

沈小白的小嘴翘得益发的高了,她看都不看敖雪一眼,直接启动辟空鉴,一个瞬移闪了开去。

林逍已经到了要爆体而亡的地步,幸好他这几年来吞服的大量莲子被奔涌的天火灼烧,大量的七彩灵气自他体内涌出,填充进了他的肉体,令得他的肉体益发的坚韧结实,硬扛住了一波又一波天火真元的冲击。

林逍伸开了双手,上身略微后倾,仰面朝天发出了一声龙吟般的长嘶!一圈圈红色的声波自他嘴里喷出,笔直的冲上了天空,触动了三阳宫上方三尊金塔上的禁制,无数道细如发丝赤红如火晶亮刺目的光线自金塔上激射而下,‘嗤嗤’声中,红玉铺成的地面上溅起了无数的火星。

古翁他们早就有了经验,一看到那火线自天空落下,纷纷脱手放出了最强的护身法宝,一团团强光笼罩了全身,无数火线在他们身上炸开,炸出了满天光雨,却没有触动他们的护身宝光一丝一毫。玄垣、玄桁无比谨慎的打出一红一青两团宝光,两团光芒交缠在一起,牢牢的罩住了身体,同样也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只有身形有如童子的玄罗惊讶的抬起头来,指着天空落下的火线叫道:“噫?这是什么?”他飞出法宝的速度略微慢了一线,一丝火光就温柔的粘在了他的肩膀上。

玄罗密布皱纹的额头猛的伸展开,额头上变得光洁一片,他的脸蛋则是扭曲成了一团,小嘴张开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三阳极光,果然威力非常!死定啦~”‘噗哧’一声,一团燃烧的血块喷出老远,玄罗毛孔中也喷出了一丝丝极细的火光,顷刻间将他浑身毛发烧得干干净净。只有他坚韧无比的法体受过数百年天风地火的淬炼,还在死死的抵挡着火毒的侵袭。

青一大叫了一声,飞身到了玄罗身边,一盏林逍提前配好的三黄三花汤倒进了玄罗嘴里,玄罗身上的火焰立刻熄灭。随后周身血光闪烁的敖雪懒洋洋的走了过来,张嘴喷出了自己的龙丹,龙丹绕着玄罗的身体一阵盘旋,一丝丝火毒被龙丹缓缓吸出,只是片刻的功夫,玄罗就有睁开了眼睛,苦兮兮的看着将脸蛋凑到他面前的青一老道,很是委屈的叫了一声:“师父~”

“师你老母!”青一恶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玄罗的身边,大声呵斥道:“再敢受伤一次,就将你驱除出门!”

玄罗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有气无力的望着青一,仰天哀叹道:“师父,不是徒儿不小心,是师兄、师姐他们太奸诈!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们平安无事,就是徒儿我被五毒蜂叮、被三头郫蛇咬、被三阳极光射中?”

“嗯哼?”一句话就惹了众怒,金尊、花神、青初以及敖雪、沈小白同时不善的望向了玄罗。

玄罗飞快的举起了双手,尴尬的朝众人笑了笑,乖乖的蜷缩在了青一道人的身后,再也不敢胡说八道。

林逍的啸声变得有如长江大河般滔滔不绝,七彩灵气打开了他体内一扇神秘的门户,他在黑礁渊海底被那神秘老人的遗蜕改造过的身体,突然发挥了它全部的威能。林逍体内的经脉、穴道、丹田,都在瞬息间扩张了不知道多少倍,刚刚还将他撑得几乎自爆的天火真元,突然变得是如此的不起眼。林逍只觉通体清爽欢畅,刚刚痛苦和憋气似乎有如一场梦幻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套着林逍金丹的玄武环上黑光闪烁,那玄武虚影冒了出来。伸长了脖子,这玄武虚影探头探脑的望了一阵林逍正在喷吐出一股股强劲真元的金丹,脸上居然很人性化的露出了一丝肉痛、吝啬的表情。无声的轻叹了一记,玄武虚影张开小嘴,朝着林逍的金丹喷出了一股粘稠如胶、漆黑如墨的、奇寒无比的液汁。

‘嗤啦’一声巨响,林逍已经彻底化为紫金色、通体透明近乎融化状、有如一颗液球在丹田中翻腾的金丹一碰到那股液汁,水火相激,立刻生出了无穷无尽的变化。一道紫金强光自金丹上喷出,林逍身体表面丹田部位都变成了一片紫金色。

林逍的金丹上喷出了紫色天火和黑色玄气,至阳至阴两道气流缠绕住金丹,有如太极图阴阳双鱼一般缓缓的流转。体积增长了数十倍的金丹被那液汁一喷,体积缓缓缩小,最终回到了原本状态。林逍的金丹益发的凝练,真元比之以前增加了十倍不止,但是境界,似乎依然维持在金丹初期。只是他的金丹和真元,比之普通金丹初期的修士,却是有了天差地远的不同。

睁开双眼,林逍眸子里一片密集的电光闪过,吓得站在他面前不转睛打量他的玄罗‘腾’的一下跳出了十几丈远。玄罗惊呼道:“你修炼的是什么法诀?怎么,这么奇怪?”

林逍朝玄罗笑了笑,朝古翁等人一一稽首行礼致谢道:“小子无状,有劳诸位前辈了。”

古翁等人纷纷点头示意无妨,沈小白则是在敖雪杀气腾腾的目光凝视下,也不顾林逍身上的衣服都被天火烧得干干净净了,一骨碌的跳上了林逍的后背,趴在了林逍的背上。“林大哥~你可算是没事了~小白担心死了!”沈小白一边亲昵的拍打着林逍的脑袋,一边转过头去,朝脸色铁青的敖雪挤了挤眼睛,吐了一下舌头。

敖雪气得身体直哆嗦,她歇斯底里的一拳震碎了数千道射向她的三阳极光,尖叫道:“林逍~你好不知道羞耻~你的衣裳呢?”

林逍呆了呆,他随手一抖左手食指,一套合体的青色道袍已经披在了身上。沈小白轻轻的帮林逍整了整头上的三羽道冠,双手搂着林逍的脖子,又故意扭过头去,朝敖雪作了个鬼脸。敖雪的拳头捏得‘咔吧’直响,脚下的红玉地面不断的轻微颤抖着,若非有极其强大的禁制保护住了这里的地面,这三阳宫外的一片广场,早就被敖雪轰为废墟。

这一次,有了林逍的妙手医术和各种灵药,古翁等人又都做了完全的准备,一行人终于平安的走到了三阳宫的正门前。

那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射下来,给林逍他们造成了极强压力的三阳极光,在古翁踏上三阳宫正门前的石阶时突然停下。三阳宫高有二十丈的正门无声无息的敞开,露出了里面红光紫气蒸腾,隐隐有玄音天籁传出的殿堂。

林逍他们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三阳宫,一路上古翁、金尊、花神、青一、青初打出了无数道灵诀,无数道灵光照亮了他们前进的道路,结果愕然的发现,一路上居然没有半点儿禁制,他们就轻轻松松的走到了三阳宫内。

三阳宫内只有一扇屏风,上面绘满了各种山川河流的图案,其中隐隐有无数的光影变幻,各色烟云飘荡,看上去这副宽有近百丈的屏风飘飘忽忽,有如虚影,不似存留在这个世界的实物。

古翁双眸中透出一道紫光打在了屏风上。林逍他们知道古翁在使用某种特殊的神通窥视这屏风的玄虚,没人敢打扰古翁运功,所有人都紧张的望着古翁。就算是一直目光交锋的敖雪和沈小白,这次的注意力,也终于是暂时的离开了对方。

古翁突然发出了一声长笑,他大声欢呼道:“苍天哪!这是陨界禁制的图解!”

众人同时欢笑起来,一通拊掌庆祝。

随后,古翁面色猛的一板,开口骂了一句粗话:“他奶奶的,只是陨界禁制图解的一成不到!其中更留下了几处极厉害的进制根本没有记载上去,当中有大段的空白!这不是故意引人去送死么?”

刚刚露出笑容的一干人等,一时间全都傻了!

碧云轩外,七个灵药化形的小童正在蹦蹦跳跳的布阵炼气。他们站成了一个奇怪的勺子形阵势,缓缓的循着一个玄妙的轨迹变幻方位,一丝丝乳白色的乙木灵气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注入了这阵势的勺柄上所立的那只紫芝男童体内,经过一番奇妙的转化后,一丝丝紫色的灵气就从那男童的七窍中涌出,另外六名小童同时张嘴大口吸气,将那一丝丝紫色灵气纳入体内。

青锄手里端着一个青花细瓷碗,蹲在碧云轩外的游廊上,一边小口缀吸碗里的药粥,一边呆呆的望着那七个正在努力练功的孩童出神。

身体已经完全恢复的瑶璎趴在那池塘边,脑袋上顶着一朵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大莲花,嘴里喷着绿色的吐沫泡泡,嘴角挂着一丝邪恶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七个孩童。‘滴答’一声,一滴口水从瑶璎的嘴角滑了下来,坠入了池塘中。几条锦鲤急忙游了过来,争抢着将那口水分食殆尽。几缕极细的光芒自这几条锦鲤的身上晃过,它们游动的时候似乎又灵快了几分。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进入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私行
热门: 长安乱 双重赔偿 诡念 天下无极 明日歌·山河曲 诡案笔录之诅咒 迷人的山顶 盗墓鬼吹灯 人间六道之修罗道 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