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魔灭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诛魔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遗迹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拳头、脚尖,雨点一样的落在了那倒霉的少年身上。沉重的拳劲透过了那少年的身体,震得那块主要成分为金属的陨石一阵阵‘咣当’巨响。敖雪一边毒打那少年,一边愤怒的呵斥道:“你傻了?你呆了?你痴了?悬空海整个爆炸了,你居然不会逃走?你居然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看着?你想死是不是?你死了,我去嫁给谁?你好狠心~~~你居然想要我没有过门就让我做寡妇!你好狠的心啊~~~”

愤怒欲狂的敖雪抓住了林逍的发髻,将他的脑袋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撞在了陨石上。林逍的脑袋里‘嗡嗡’直响,眼前金星乱闪,鼻子似乎都被撞得塌陷进了面门,鼻孔中两道滚烫的血泉喷出,似乎嘴里也有鲜血喷了出来。

林逍狼狈的想要用手护住脑袋,但是他的力气怎可能比得上血龙化形的敖雪?敖雪只是抓着他的发髻轻轻的一抖,就将他的反抗和挣扎化为无形。林逍的脑袋一次次的撞在了陨石上,渐渐的,林逍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脑子里已经麻木了,他只是不断的问自己:“我招惹了谁?为什么我要这么倒霉?我喜欢的人死了,而我不喜欢的人~~~却活得这样好!”

林逍觉得自己很冤枉!他根本不是不想逃,而是他还来不及驾御剑光逃走,就被一旁的敖雪一把夹在了腋下,纵起一道血光到了数百万里外。随之而来的就是劈头盖脸的喝骂和一通毒打,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顿打骂,来得何其无辜?

一个细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道青光闪过,一直蜷缩在林逍肩头,看了半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瑶璎化为人形,指着敖雪大声呵斥道:“你这坏女人!放开林大哥!你干嘛要打他?你的修为高,就很了不起么?放开林大哥!你这个坏女人,放开他!”

敖雪不屑的瞥了瑶璎一眼,冷笑道:“小小的青苔妖,也敢对我说话?他是我认定的夫婿,我揍他是天经地义的!”

‘砰砰’两声,敖雪又狠狠的给了林逍的脑袋两拳。一旁的古翁等人眼角一跳,同时有点不忍的转过头去。尤其是当时将敖雪丢给林逍的古翁,更是连连摇头道:“罪过,罪过!早知如此,当日老朽就带着那敖雪上路了。”

花神很不客气的幽幽说道:“若是那样,今日在那里挨揍的,就是古翁前辈了!”

古翁的身体一个激灵,急忙朝后面退了几步。

远处爆炸开的悬空海已经平静了下来。巨量的水气水团、玄阴水煞凝成的雾气以及依旧在燃烧的熔岩块漂浮在空中,将那一块空间变成了水火两重天的地狱。极远处的几颗行星因为悬空海爆炸造成的引力变化,正在极其缓慢的改变自己的运行轨迹,这一片虚空中的能量波动开始了剧烈的振荡,一些修为较低的修士,已经皱起了眉头,那能量波动引得他们体内的真元一阵阵的不畅,实在是让人难受。

古翁缓缓开口道:“星灭,那些魔修绝无幸免。很快这片虚空的灵气就会因为星灭而紊乱,方圆数千万里的星空,在未来百年内已经不适合修道人进入了。诸位,我们不如这就离开?”

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大叫,站在陨石上一阵急喘气的瑶璎突然跳了起来,一骨碌的盘在了敖雪的身上,张开小嘴,狠狠的一口要在了敖雪的耳朵上。一边死死的咬住敖雪的耳朵,瑶璎一边拼命的拍打着敖雪的脑袋,嘴里哼哼嗤嗤的哼哼道:“不许打林大哥!”

敖雪震怒,她冷哼一声,一把抓住了瑶璎的脖子,随手将她从身上拽了下来,用力的掐住了瑶璎冷笑道:“小妖精,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不怕痛么?”奋起神力,敖雪挥动瑶璎的身子,用力的将她惯在了陨石上。

‘啪嗒’一声巨响,瑶璎的身体被恐怖的巨力震得炸散开,满天都是青色的肉体和血水在喷洒。

‘呜呜~~~’,瑶璎大声的嚎哭起来,一根小手指扭动着爬上了林逍的身体,凑在了林逍的耳朵边大声的哭嚎道:“林大哥~~~瑶璎又被打碎了~~~呜呜呜~~~好痛啊~~~呜呜,又要吃好多好多药,瑶璎才能恢复人形了~~~好痛啊~~~”

“敖雪!你他妈的不要做得太过份了!操!”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子火气,遍体鳞伤的林逍一骨碌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恶狠狠的对着敖雪咆哮了一句,抡起右手,狠狠的一记耳光抽在了敖雪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让在场的数万修士听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惊骇的后退了一步,用那不可思议的惊骇目光看向了林逍――这个不过金丹初期修为的小家伙,居然对着一名仙人,还是如此健美可爱的少女仙人抽了一耳光?

就因为这一耳光,林逍在修道界的名声大振,就算是身居偏僻星球的散修,也都知道元宗有一名来自大罗丹道的供奉,以金丹初期的实力就敢对一名仙人出手!后来,谣言甚至渐渐的演变成了,只有金丹初期实力的林逍,居然出手调戏一名仙人,居然还成功的将那名女仙人给就地正法,让那受调戏的女仙追着他林逍死活要做他的妻子!

敖雪呆呆的看着林逍,眼睛眨巴了好一阵子,慢慢的伸出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呆呆的说道:“你,你打我?”

金尊闭上了眼睛,他不忍的摇了摇头,叹息道:“世上最可怕的就是女人!这小家伙打了一个女人!这次,他死定喽!女人,可比老虎还要~~~嗯!”正准备嘀咕点自己的切身感受的金尊,突然被花神狠狠的拧了一把耳朵,于是呼,他很明智的闭上了嘴。

敖雪的眼睛拼命的眨巴着,她望着林逍,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打我?”

林逍冷笑了一声,怒视敖雪大声吼道:“我揍了你又怎么的?你以为我是我爹爹么?会对你一个恶女人这样客气?你认为我是我爹爹么?对你这个恶女人,我揍了你又怎么样?我不会像我爹爹那样!我不会!”林逍举起了右手,又给了敖雪一个沉重的耳光。

花梧娘在林逍心中留下的阴影,林善的不作为给林逍留下的悲愤,自幼在回春堂长大,受到的歧视和刻薄对待,种种委屈和伤心,似乎尽数随着这一记耳光挥了出去。林逍冷笑着看着目瞪口呆的敖雪,大声笑道:“老子是个男人!你以为你是化形的血龙又怎么的?你以为你有仙人的实力又怎么的?我林逍,不会像我爹爹那样的活!”

一把将重新化为一团青苔的瑶璎攥紧,林逍拍了拍自己的脖子,对敖雪冷笑道:“生气了,就对着我的脖子下刀,我还没有修成元神,一刀就死!如果你不敢下刀,以后就给我记住,我身边的人,不许你动!”

转过身,林逍架起大火剑,朝古翁他们飞了过去。

敖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吐了一口粗气,脸上突然露出了无比甜蜜的笑容:“好有男人味道,这耳光,好重!知道我有仙人的实力还敢这样揍我!真是太有男人味道了!唉~我们龙族女子的夫婿,就应该这样霸气十足啊!”

沉醉的叹息了一声,敖雪乖乖的跟上了林逍,她学着青锄平日里对林逍的小意样儿,轻轻的拉了拉林逍的袖子,细声说道:“以后,我不动你身边的两个侍女就是了。只是,你也不能再多要侍女了~嗯,不许别的女人靠近你~嗯,你的实力,还要加强~每过一段时间,我还是要考究你的修为进度的哦!”

林逍茫然的回过头去,看着满脸是笑的敖雪,只觉得无比的荒谬。

古翁他们也是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一阵,同时摇了摇头。血龙不愧是龙族的异类,这头母血龙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道淡淡的白光跨越了虚空,朝一乙道人飞了过来。

一乙道人打了一道灵诀收了那道白光,白光化为一只纸鹤停在他掌心。一缕薄薄的白气从纸鹤的嘴里吐出,一片淡淡的光影闪烁,将那红色的小精怪所见的一切悉数演示了一遍。

一乙道人的面色一变,他沉声道:“血神老祖在大黄星豫国的王城里!”

一行道人看了林逍一眼,淡淡的说道:“大罗丹道天乙祖师出身豫国王家,一直以来,豫国都受大罗丹道的照应。血神老祖,怕是要去寻找如何打开大罗丹经的线索。”林逍已经告诉一行道人他们,想要开启大罗丹经继承里面庞大的信息,必须依靠一种特殊的手法。所以一行道人很轻松的就判定,既然林逍身处元宗的保护,血神老祖无法进入元宗掳走林逍,他就应该是去豫国王城寻找开启大罗丹经的线索去了。

古翁的脸色微微一沉,冷笑道:“既然如此,诸位同道,不如同去大黄星一行如何?”

诸多正教高手齐齐鼓掌赞同。能够目睹一场虚境高手的厮杀,甚至可能是仙人级的高手出手诛杀一名虚境后期的高手,这种大场面,怎能不去?

数万道遁光划过虚空,大队正教高手急速赶赴大黄星。

一片血雾笼罩了整个豫国王宫。狂风卷着暴雪扑进了血雾,却连一点儿涟漪都没溅起。那血雾有如一只张开了大嘴的猛兽,凡是进入的都失去了踪影、失去了声音,就连这呼啸的风和狂暴的雪都不例外。

王宫前殿,豫国的议事大殿上,血神老祖高踞龙椅,面带微笑的看着大殿中面色惨淡瘫软在地的豫国君臣。这一代的豫国国君,是一个四十许的中年人,他的王冠上有着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却是被血神老祖一把抓起从龙椅上丢下了地面的。血雾笼罩着王宫,王宫内的所有人,不管是侍卫太监,还是王子宫女,乃至后宫的妃子女官,都尽数软在了地上,无人能动弹,更没人能够在血神老祖允许前开口说话。

随手将龙椅边一名软在地上的宫女搂在了怀里,仔细的用手指轻轻的摩擦过这宫女细嫩光滑的颈部皮肤,血神老祖‘桀桀’怪笑道:“好细嫩的人儿,想来口味肯定很好。不过,老祖我今日不想多杀人命,这血食~却也不急着品尝。”恋恋不舍的将那吓得面色惨白的宫女放在了地上,血神老祖凝视着倒在大殿中的豫国国君,轻柔的笑道:“陛下,您可听说过大罗丹经?”

豫国国君的身体猛的哆嗦了一下,他本能的开口道:“朕,并无~~~”他的目光游离,是人都能看出他在说谎。

‘砰砰砰砰’,大殿中四名大臣的脑袋突然炸开,血浆喷了一地,浓烈的血腥味以及那狰狞的场景,令得那四名大臣身边的人同时呕吐起来。血神老祖不满的摇了摇头,低声骂道:“老祖今日不想杀人,奈何你逼我杀生,这四条人命,得记在你的身上,这是你的罪孽,和我可没有丝毫关系。”叹息了一声,血神老祖摆出一副和蔼的面容,轻声笑道:“大罗丹经,陛下听说过?”

豫国国君沉默了许久,许久没有吭声。

‘砰砰砰砰’,一颗接着一颗的头颅炸开,豫国的众位王公大臣每隔十个数的时间,就定有一人头颅炸开而亡。偏偏死了这么多人,大殿的地面都被血水积了厚厚一层,却没有一个人能发出一点儿声音。一切都有如噩梦中的场景,而噩梦的主角,就是豫国国君。

生得眉目清秀看似文弱的豫国国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重臣一一惨死,却是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每一颗头颅爆炸,他就看看那惨死的臣子,略微的闭一下眼睛,脸上只有无限的歉意以及一种另血神老祖都觉得心惊的决然。

摇了摇头,血神老祖手指轻轻一弹,大殿内剩下的十三名臣子的脑袋同时炸开,鲜血和脑浆洒了豫国国君一脸。血神老祖怪声怪气的笑道:“噢哟?全死了!这下你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陛下还要这么固执么?唉,陛下,这也是您的错,若非您的元神没有被那‘青龙珠’保护着,老祖我无法用摄魂之法直接得出答案,您的这些臣子,又怎么会死呢?”

“青龙珠!乃祖先留下至宝,是上古大神通者专门炼制的稳固元神的重宝,你一邪魔歪道,又怎能奈何得了朕的元神?”豫国国君叹息了一声,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圆润柔和,有如一颗滚圆的珍珠,令人听了就无端端的会对他有三五分的好感。

“老祖我的确奈何不了你的元神,所以~~~”血神老祖笑了笑,手指一点,一道光幕出现在豫国国君的面前。光幕中显示的,是豫国王宫后宫的景象,此时光影变幻,出现在豫国国君面前的,是一间陈设雅致的楼阁,楼阁的地上,正躺着两名秀丽的女子,其中一女子的怀中,还搂着一个不过四五岁的孩儿。看这两个女子和那孩儿身上的服饰打扮,显然都是后宫有数的贵人。

“宜妃!兴儿!”豫国国君猛的抬头看着血神老祖,大声嘶吼道:“你不能这样!”

“老祖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血神老祖冷声道:“老祖本来只是存了万一之想,既然不能抓住那小子,就到处去碰碰运气,看看能否解开大罗丹经的~~~”话没说完,血神老祖突然张开嘴,一口血喷出了数十丈远,整个人好似漏气的气球,软绵绵的倒在了龙椅上。一股令人恐惧的威压自天空落下,覆盖了整个豫国王宫,驱散了那满天的血雾,渐渐的,威压全部凝聚在了血神老祖的身上。

‘嘎崩’几声,血神老祖体内的骨头断了数十根,他奋力的想要直起身体,但是那股威压过于恐怖,他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血神老祖甚至有一种错觉,他好似一只被猛虎盯住的小兔子,从骨子里就惧怕了对方九分,他就连最后一点点豁出去性命放手一搏的勇气都消散得无影无踪!不愧是见多识广的魔道巨檠,血神老祖仰天长嘶道:“龙族~仙人~怎么可能?”

大殿的屋顶整个被一道狂飙揭走,天空中数万道光芒闪烁,奇光异彩将天空照得一片通明。数万名正教修士齐刷刷的望着血神老祖,目光中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古翁等八名虚境高手就悬在百多丈高的空中,静静的望着血神老祖。

林逍站在一行道人的身边,锋利如刀的目光扫过血神老祖的身体,令得血神老祖心中本能的冒出了一片寒气。

敖雪一步步的自空中走下,她得意的走到了血神老祖的身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你曾经有合道巅峰的实力,已经等同仙人了,难怪当年你只是被封印,没有被杀死!”敖雪强大的神识暴虐的扫过了血神老祖的身体,近乎实质的神识所过之处,血神老祖的身体内发出一连串的‘噼啪’声响,却是敖雪霸道的神识将他的身体都震得一处处碎裂开,一些骨头碎片撕裂了肉体,从血神老祖的体内激射而出,将他坐着的龙椅打成了粉碎。

“可惜,你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实力降到了只有虚境巅峰!虽然不能算弱了,但是在我敖雪的面前,也不能算强。”敖雪得意的点了点头,她拎着血神老祖的脖子,回过头去看了林逍一眼。林逍翻着白眼瞪了她一记,慢慢的转过了头去。

“好罢,你要死了!”看到林逍不理睬自己,敖雪不由得有点火气。她冷笑道:“你杀了林逍――我未来夫婿的所有师门长辈,这就算我为他出气了。”敖雪也有点心计,她故意将这句话的声音说得很大,故意的让所有在场的修士都听到了这句话。

林逍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架着大火剑冲天而起,带着只剩下了拇指头大小一团的瑶璎飞速朝大黄星的星际挪移阵飞去。

敖雪一见,急忙手忙脚乱的一掌拍死了血神老祖,喷出一口血炎将他的肉体和元神都烧成了灰烬,慌慌张张的追着林逍飞了出去。‘叮当’一声响,大罗丹经从血神老祖的身上落下,被眼明手快的一丹道人一把抢在了手里。

一代魔道巨檠血神老祖刚刚脱困,还没来得及实现他心中的报复,就被突兀出现的敖雪击杀。

他的元神分身姜自在给林逍留下的一线生机,却成了他的死机。

天道造化,就是如此的涓滴不漏、冷酷无情。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诛魔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遗迹
热门: 奇谈百物语·眩 恶魔的彩球歌 耳语娃娃 失落的秘符 盗影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夜夜夜惊魂(第2季)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英雄岁月 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