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海底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血龙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醉龙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黑漆漆的海水中只有各种细小的磷虾和蜉蝣生物散发出黯淡的蓝光、绿光,林逍就借助这一点点的微光,将附近数百丈方圆内的物事看得清清楚楚。到处都是乱糟糟的石山,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深海生物,猛不丁的一条长有千多丈却只有手腕粗细的海蛇无声无息的擦着林逍所处的空球急速有过,却吓了林逍一大跳。

手捏雷印差点一道雷光砸出的林逍勉强镇定了一下精神,被动的随着暗流朝前奔涌。他从丹霞那里学到过御水的禁制法术,但是大罗丹道的禁制法术并不高明,林逍的修为也并不太高,面对黑礁渊的百里深处的暗流,林逍所学的法术没有一项能有效果的。他只能被动的朝前奔涌,奔涌,奔涌。几条巨大而生性凶残的海鱼张开大嘴,死死的缀在了林逍身后,林逍甚至闻到了它们嘴里散发出的臭气。

只是,又是一道暗流横地里冲了过来,两道暗流狠狠一撞,一声霹雳般巨响传来,林逍只觉眼前一黑,无数金星闪烁,他差点就被这巨响震得晕了过去。体外薄薄的黑光一阵闪烁,暗流相撞所产生的狂暴压力被黑光轻松的化解,这才免去了林逍在受巨响袭脑之苦的同时,还要经受身体被压成碎片的痛苦。

横冲而来的暗流裹住了林逍,将他带得翻翻滚滚的朝更深的海底冲去。林逍在暗流中翻转了几个跟头,勉强稳住了身形,呆呆的看着四下里一闪而过的黑色山石,心中一片茫然,不知道要如何才能从这种困境中脱身。突然,一片黑石山中露出了一点刺目的红色精光,林逍的眼睛一亮,指着那点红色精光大叫道:“天哪,海菩提!一花十八叶,通体覆红光,这是万年以上的海菩提!”

他还没叫完这句话,暗流就裹着林逍冲出了数里地,在乱糟糟的黑石山中乱窜了一阵,林逍根本就找不到那长有海菩提的石山在什么地方了。林逍急得在空球中直跳,手舞足蹈的也不知道乱叫嚷了一通什么。万年火候的海菩提,是炼制大罗丹道十八种‘天字级’仙丹都需要的重要药材。如果以海菩提为主药,更是能炼制出‘天字级’的仙丹‘解羁丹’,这可是能帮散仙渡过六九重劫的好宝贝!

出于一名炼丹师的本能,林逍心痛得心脏都快碎了。他无奈的仰面看天,长叹道:“海菩提,万年火候的海菩提,天哪!”

这一仰头,林逍顿时又愣住了。暗流卷住他狂奔而过的一处石山的巅峰处,赫然有一片散发出淡淡白光的海带在隐隐飘荡。“天香玉食,这是绝种的天香玉食!天哪!在大角星这种荒僻的地方,怎么会有天香玉食?”林逍再次激动起来,他一阵阵的乱蹦乱跳,有如被烧了尾巴的猴子,嘴里更是不断的发出意义不明的吼叫声。他脑海中急速的翻过大罗丹经的记载,嗯,大罗丹道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祖师深入过黑礁渊,所以无人知道这里居然生长了这些在如今的修道界已经无法估算其价值的灵药。

暗流卷着林逍又往前冲出了十几里,林逍呆呆的回头望着那一片乱糟糟的石山,真正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冲动。天香玉食,这是可以炼制起死回生的‘返阳丹’的主药,乃是传说中的仙种。可是就如此失之交臂!林逍真的想要哭,他闭上了双眼,再也不去看外面的景象。

林逍闭上了眼睛,所以他才没有在接下来的打击中真正的疯了过去。暗流带着林逍朝前狂奔,一路上又有数十种在大罗丹经种被列为‘仙品’、‘至品’、‘绝品’的灵药施施然的闪身而过。若是林逍看到了这些灵药的身影,却根本无法触及它们,林逍真的会被打击疯的。尤其是,其中居然还有一样是炼制轮回丹的主药,这会让林逍直接精神崩溃的。

万幸林逍没有睁开双眼,他听天由命的盘膝坐在了空球中,任凭那暗流将他带向不可测的海底深处。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林逍已经烦闷得快要打起瞌睡的时候,暗流终于将林逍带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海沟边。这条海沟宽有里许,却不知道有多长,更不知道有多深,左右一望不见边际,向下看去,黑黝黝的海沟似乎直透地心,一丝丝的寒气正不断的从海沟中飘起,海沟附近漂浮着无数薄薄的碎冰,那怕被暗流冲击,这些碎冰却也是纹丝不动,很是奇异。

似乎黑礁渊所有的暗流都发源于这个海沟,无数巨龙一样奔涌咆哮的暗流不断的自海沟中冲出,漫无边际的朝四下里冲去;又有无数的暗流咆哮着扭曲着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狠狠的扎进了海沟中。一进一出,无数暗流相互撞击摩擦,狂暴的暗劲奔腾,震得附近的地面都在颤抖。海沟附近的地面平坦坦的不见一点儿凸起,所有的石山和礁石都被这些暗流冲成了粉碎。

只有那些巴掌大小的一片片碎冰慢慢的自海沟中浮起,就这么静静的悬浮在海沟四周的海水中。哪怕那些暗流就在它们身边冲撞炸开,足以将一座小山摧毁的潜劲轰在了这些碎冰上,碎冰依旧是纹丝不动,只是循着一个固定的轨迹,自顾自的缓缓飘荡。

林逍被那道暗流裹挟着,就一头冲向了那条海沟。

林逍看到了海沟附近无数道暗流相互撞击,搅得海底天翻地覆的恐怖场景,不由得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几道暗流就在他身侧不到里许的地方撞在了一起,暗流中巨量的海水以极高的速度飞溅出来,白色的水纹扫过四周,水纹和海底岩层相互摩擦,居然溅起了大片的火星!那‘轰隆隆’的巨响,更是震得林逍身体乱颤,七窍中都喷出了血迹。

很幸运的,林逍所在的暗流并没有和其他暗流相撞,而是带着林逍一头栽进了海沟中。那无数巴掌大小的薄薄碎冰就有如虚影一样穿透了暗流,径直划向了林逍。林逍呆呆的看着那些薄冰急速朝自己涌来了过来,还没想出应付的方法,体外黑光已经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圈圈黑色的涟漪在黑光上荡漾开,一片片急速射来的薄冰直接融合在了黑光中,好似被黑光吞噬了一般。

林逍惊骇的看着那点点涟漪,他清楚的感知到那些薄冰中蕴含的极强力量。那是任何一片都足以将他碎尸万段的强横力量,却被这薄薄的一层黑光阻挡~不,是吞噬了!林逍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大声叫道:“我糊涂了,这黑光是怎么回事?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唔,刚才醒来的时候,却是被吓得呆住了,却忘记了这个事儿!”

很快,林逍就不用疑惑这道保护了他的黑光从何而来了。玄武环有如闻到了血肉香气的猛虎,带着一道温柔的水波粼粼的黑光自林逍体内冲了出来。玄武环绕着林逍的身体一阵旋转,环体扩张到了丈许方圆,一条人头大小的玄武虚影自玄武环中窜了出来,张开大嘴朝着四周一吸,那海沟上密密集集何止千亿片薄冰就犹如飞鸟投林一般,乖乖的带起一道道寒光飞了过来。

林逍瞪大了眼睛,他只听到四面八方都传来了薄冰撕裂海水产生的‘嗤嗤’脆响,无数道寒光急速射来,渐渐的,林逍身体都被一道道急速流转的雪白光芒所覆盖。林逍只觉那些薄冰上散发出的寒气冻得他身体都僵硬了,一丝丝锋利的寒气在他身上刮来刮去,弄得林逍冒出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些薄冰堪堪贴着林逍的身体急速转动,不断的投入了玄武虚影的大嘴中。

随着被吸来的薄冰越来越多,玄武虚影也渐渐的变得凝练结实,渐渐的从一片朦胧的影子变成了近乎云雾的模糊状态。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漂浮在海沟上的千亿片薄冰被玄武环吞得干干净净。察觉到身边再也没有那呼啸而来的尖锐声响了,林逍这才慢慢的张开了眼睛。正好他看到那玄武环放出的玄武虚影轻描淡写的打了个饱嗝,朝林逍瞪了几眼,这虚影的身体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体积似乎扩大了一点点,从人头般大小长到了猪头的块头,但是它刚刚凝练的身形,又变得朦胧黯淡了不少。

林逍望着这玄武虚影,玄武虚影也眨巴着小眼睛望着林逍。林逍猛不丁的一本正经的朝玄武虚影做了一个大揖,异常诚恳的说道:“数次救命之恩,小子林逍无以回报。”说完,林逍又深深的作揖了下去。不知道怎么的,当这个玄武虚影朝林逍瞪眼的时候,林逍本能的察觉到,这虚影似乎是一个活物,而不仅仅是宝物幻化出来的影像。

玄武虚影伸长了脖子,朝林逍望了望,突然‘嘎嘎’的叫了两声。它打了个呵欠,喷出一片致密的黑色水汽喷在了林逍脸上,身体化为一道黑光,又融入了玄武环中。玄武环绕着林逍‘滴溜溜’急转了几圈,又缩回了林逍丹田,继续将林逍的金丹套在了环中,慢慢的汲取金丹内渗透出的天火之气。

这一片水汽打在了林逍脸上,林逍只觉通体一寒,身体在那一瞬间都失去了所有知觉,甚至他的神识都被冻僵了。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林逍就觉得一片清凉的气息自面门流转全身,有如一块烧红的铁锭被冷泉淬火一般,林逍体内因修炼产生的杂质被排洗得干干净净,似乎精神都通透明净了不少。尤其林逍的皮肤,变得是洁白细嫩、水润光滑到了极点,皮肤外甚至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正出神的感受着自己身体内的变化,正在猜测这姜自在送给自己的玄武环到底是什么来头,林逍突然身体一震,‘咚’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却是裹挟林逍的暗流已经猛冲到了海沟底部,暗流撞在了海底变得支离破碎,被黑色光球笼罩的林逍,也就被抛了出来,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撞在了一块大石上这才停了下来。

略微有点狼狈的站直了身体,林逍静静的打量起这海沟底部的情景。

宽有里许的海沟底部坑洼不平,一丝丝寒气不断的从地底升起,慢慢的凝结成一片片的薄冰向上飘起。林逍大致的望了一下这些有寒气飘起的地方,愕然的发现其中居然带上了一些奇门阵法的味道,显然这寒气的产生乃是人为的手笔,并不是天地自然生成的奇迹。只是大罗丹道除了炼丹是修道界顶儿尖儿的手段,其他的各种奇门是一窍不通,林逍也看不出这个阵势的端倪和好坏。

不过,能够在这么巨大的一条海沟地步布置阵法,这人的修为只能以惊世骇俗来形容。林逍不知道这阵势的威力如何,也不知道怎么样会触发阵势,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顺着海沟一侧的悬崖,随意选了他右手边的方向朝前行进。

确切地说,这也不是林逍选择的方向,而是玄武环选择的。因为玄武环放出的护住林逍身体的光球,略微的朝那个方向突起了一块,就好似有一根手指在往那个方向指一般。林逍也摸不清这下面的情况,自然是从善如流的按照玄武环的指引前进了。

时不时的有狂暴的暗流自海沟上空一头直栽下来,落地时激流乱射,有如投掷出的长矛撞得海沟内四处都是火星乱闪。林逍艰难的在湍急的水流中小心翼翼的行进,唯恐被这狂暴的暗流击中。虽然有玄武环护体,林逍觉得自己的安全是有保障的,但是若是被湍流命中了,就林逍的小身板,还不知道会被轰到哪里去,林逍可不敢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出现丝毫的纰漏。

如是朝前行进了两个多时辰,前方的寒气越来越甚,在海沟的底部,甚至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中满是粘稠的黑色液体,四面的海水被那黑色液体释放出的寒气所逼,不断的生成一片片的薄冰向上浮去,那池塘附近,却是出现了一片方圆数百丈的真空,一滴海水都无法靠近那池塘。就在那亩许方圆的池塘内,居然还生长了一株黑色的杨柳,这不过两丈多高的垂柳无风自动,数千条细长的枝条轻盈的舞动着,只是看着,就给人一种很清静、很安宁、很舒心的感觉。

就在柳树的下方,在那黑色的池水上漂浮着一方玉板,紫青色的玉板隐隐散发出丝丝霞光,显然是一件不错的法宝。玉板上,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老人盘膝而坐,双手合在丹田前,却是一点儿气息都没有。老人的体形就有如婴孩一般,团团儿不过两尺长短。杨柳的枝条叶片上一滴滴有如珍珠般黑灰色的灵露缓缓滚落滴在那老人的身上,居然发出了金铁碰击的声响。

玄武环再次从林逍体内飞出,那玄武虚像也显出了身形,馋涎欲滴的看向了那黑色的池塘和那黑色杨柳。不过是能量凝聚成的虚像,林逍却硬是能从它的身上感受到那种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那黑色池塘和黑色杨柳占为己有的强烈欲望。

“这是~~~”林逍诧异的走入了那黑色池塘旁空无一滴水的空间。

一股可怕的寒气透体而入,林逍的身体瞬间变成了冰块特有的惨白色。玄武环一阵轻鸣,一道黑光撒上了林逍的身体,身体就要因为那恐怖的寒气而崩解的林逍这才喘过了一口气,浑身的白色渐渐消退,身体又恢复了知觉。林逍惊骇的退后了几步,低声沉吟道:“这是什么?葵水元精?不是!冥水精英?不是!那,天地间还有什么物事是液体,却又具有如此的寒气?”

玄武虚影讥嘲的看了林逍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的讥嘲。林逍清楚的感知到,这玄武虚影是在嘲笑自己:夏虫不可语冰。

林逍气得直翻白眼,但是却也对这玄武环无奈何,他总不能对一件法宝发火吧?再者,这法宝还三番五次的救了他的性命呢?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血龙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醉龙
热门: 蒙娜丽莎的微笑 诡镯 西河口秘闻 赤朽叶家的传说 一先令蜡烛 魔手 鬼宗师 再见玉岭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 飞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