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特制丹炉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疯狂的药单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凝神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林逍携着青锄刚刚走出大厅,李乐老头就一个转身,走到了大厅后面的一进小小房间内。

房间内干干净净,青砖铺地,四面都是水磨砖拼的墙壁,上面糊了一层素洁的竹纸。屋子正中摆了一个草蒲团,颌下三缕长须,容貌清秀,双目似开似合,隐隐有一丝丝紫光霞气自眼缝中射出的一乙道人正盘膝坐在蒲团上。听到李乐走进来的脚步声,一乙道人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眸中一道冷电打出,淡淡的问道:“林逍小友,来做了什么?”

李乐将那厚厚的一叠药方恭敬的放在了一乙道人面前,他轻笑道:“林供奉开了一份药单,全是一些常用的炼制普通丹药的药材,只是数量实在是过于巨大。唔,里面还有几种说不清是什么用途的东西,数量却少了许多。”他弯下腰去,将那厚厚一叠药方最上面的那张纸拈起,恭敬的递给了一乙道人。

“唔,火系灵石矿脉中伴生的精金十斤,伴生的暖玉十斤,尽数打磨成粉末?”一乙道人歪着头想了想,突然‘呵呵’笑道:“有趣,林逍小友,果然是大罗丹道的本色,却还惦记着这么小的事情。唔,精金美玉的粉末,似乎只有一样用途,何况是在火系灵石矿脉中伴生的天生带有一丝火性灵力的精金和美玉呢?”

他看都不看那些药方一眼,只是点头道:“备好所有的药材,每样再加两成给林逍小友送去。唔,传我法旨,日后林逍小友要用到什么,尽数给他就是。”一乙有点期盼的低声说道:“大罗丹道被灭门,但是,也许他能给我们一个惊喜?如今的修道界,少了那些丹药,可实实在在是一件要命的事情。且看他在大罗丹道学到了多少东西吧。”

李乐微微躬身,朝后退了三步,正要走出房间,他却又停下了脚步。他有点犹豫的看了一乙道人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可是,林供奉刚才打伤了~~~”李乐朝门外点了点,苦笑道:“那几位的背后,可是有一玄祖师撑腰,一玄祖师,可是启朝五代前的太上皇,您看?”

一乙目中精光四射,他冷冰冰的说道:“将那五人送去后山柴房司职,再做三年苦力磨练心性。一玄那边,自有我分说。你且去吧。”一圈柔和的光晕自一乙体内缓缓扩散开,他的身形在光晕中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淡,最终消散于空气中。

李乐默默的朝蒲团的方向行了一礼,走上前抓起那一份厚厚的药方,转身快步离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低声的哼哼道:“哼,你们几个也有今天?平日里嚣张跋扈,老头儿奈何不了你们,今日你们却是触怒了一乙祖师,可有你们的好果子!”

林逍带着青锄,行走在一座大湖边。大湖就在方才那一片高山的山脚下,绵延怕不有数百里?湖边筑了一道白色的石堤,堤岸种满了山杜鹃。元宗的山门内四季入春,山杜鹃正开得绚烂,火红的花海从眼前一直延伸到天边,那细细的石堤,就好似火海中的一条细细的银链,林逍和青锄,就顺着这细细的银链慢慢的朝前行走,身边是如火的花,鼻中闻到的,是馥郁的香气。

略微有点出神的看着这张狂的花海,林逍的心头似乎被某种东西触动,自觉身上又多了一点点力气。他扭头看向了白汪汪一片的湖面,湖面上几艘巨舟正在缓缓飘荡,一众身穿粗布道袍的元宗杂役弟子,正大呼小叫的撒网捞鱼。天空有一圈儿鱼鹰在飞快的绕着圈子,似乎是准备从这些杂役弟子的手上,讨取一点儿荤腥混个肚子饱。

青锄静静的跟在林逍的身后,小手轻轻的拉着林逍的袍袖。她呆呆的看着林逍略显单薄和死气沉沉的背影,脑子里只有刚才林逍一挥手间将五个欺凌她数年的师兄师姐打飞出去的情景。青锄的小手紧了紧,益发用力的抓紧了林逍的袍袖。除了对她关爱有加的李乐,青锄突然发现,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似乎她又多了一个可以信赖、可以依靠的人。

虽然,林逍的脸总是冷冰冰的有如死人,虽然他的声音难听得有如鬼叫,但是,他却给青锄一种极其温暖的感觉。那是一种安全的,宁静的,直透到心窝里的温暖。和李乐给她的,那种长辈的关爱不怎么一样的温暖,一种让她觉得有点迷茫的温暖。

就这么抓着林逍的袍袖,青锄静静的跟在了林逍的身后。看着脚下的白石堤,青锄多希望,这条石堤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啊。

“青锄!”林逍突然唤了一声。青锄一直傻愣愣的看着林逍,根本没听到林逍的叫声。

林逍呆了一下,他猛的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青锄。青锄呆呆的看了林逍一眼,突然意识到林逍刚才叫了她一声,她有点心慌有点害怕国有点羞涩的低下头,低声说道:“林大哥,嗯,有什么事?”一句话还没说完,她的半边脸蛋已经红成了一片,另外半张脸蛋则是绿得发紫,里面隐隐透出的寒气冻得她附近的面颊一阵阵的发青、发白。

“嗯,元宗可有擅长炼器之人?”林逍没注意到青锄的面色,只是很淡然的问了一句。

“炼器之人?”青锄张了张嘴,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子,这才有点犹豫的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子低声说道:“这个,应该是器堂总管一真祖师最为擅长吧?但是一真祖师他,很少出手帮人炼器,我们想要见他一面,也基本上不可能的。”

飞快的抬头看了林逍一眼,青锄又低着头,低声说道:“我也没去过器堂,不知道器堂在哪里。只是听说器堂在‘天火峰’上,可是天火峰~~~”

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青锄的脑袋,林逍淡淡的说道:“你见他一面自然很难,我是元宗的供奉,又是为了元宗的事情去找他,想必应该不难见。至于器堂的所在么~~~”正好天空有一艘飞舟带着淡淡霞气急掠而过,林逍一把抓起了青锄,架起赤龙剑追上了飞舟。

飞舟上驾御飞舟的元宗弟子看得林逍飞身而上,急忙稽首为礼道:“贫道知机,见过道友。不知道友是?”这个看起来有五十许岁的元宗弟子诧异的上下打量着林逍,林逍身上穿着的依然是大罗丹道自制的道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不是元宗的人。

“林逍,元宗供奉。”林逍淡淡的问道:“不知天火峰在什么方向?”

林逍,新来的供奉?一乙道人的效率很高,只是一夜的功夫,关于林逍的消息已经传给了元宗所有的执事弟子,知机道人自然知道林逍是何等人物。他立刻反应了过来,急忙朝林逍郑重行礼道:“知机见过林供奉。”他也看出了面容冷漠的林逍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他随手朝西南方向一点,说道:“天火峰就在这个方向七百里外。供奉御剑飞去,见到的最高一座山峰就是。”

点了点头,向知机道谢了一声,林逍抓起青锄,御剑朝西南方向飞去。一道三丈许长的红光在空中,却也不甚显眼。

知机道人诧异的念了一声道号,低声自语道:“林供奉的修为,看起来并不甚高,却是怎地?”摇了摇头,知机继续驱动飞舟,操持起他的职司。

林逍御剑朝前疾驰了一阵,渐渐的就见前方一片片云霞凭空生了出来,蔼蔼红霞中托起了一座高山,山峰上一道儿红光冲起来不知道多高,有如一根天柱矗立在天地之间。红光下是一片规模宏大的宫殿群,赤红色玉石建造的宫殿一层层的从山顶直铺到山脚,又从山脚朝四面绵延了两里多宽,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楼阁殿堂。

高山前的虚空中,一团五彩云雾托着一座火红色的牌坊,牌坊上清清楚楚的阴刻了‘器堂’两个蝌蚪文字。

林逍带着青锄距离那牌坊还有两百多丈,就听到牌坊下响起了一声清脆的磬音,一名青袍白须的道人从牌坊后转了出来,笑吟吟的隔着老远朝林逍稽首道:“道友暂停云步。呵呵呵,前方有‘天火炼形’的禁制,道友切不可再进一步了。敢问道友何人,来此何事?”

天火炼形禁制?一听到‘天火’二字,林逍就不由得想起他结丹之时紫雷天火在体内灼烧给他带来的无边痛楚。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林逍急忙回礼道:“林逍,特求见器堂总管一真前辈。”

“林逍?”看守牌坊的老道愣了一下,急忙行礼道:“贫道知明,见过林供奉。”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逍,看到林逍的模样的确是和一乙道人传来的道法图象中的影响一模一样,知明道人又扫了一眼被林逍拎在手中的青锄一眼,双眸中一缕微光射出,在青锄的身上狠狠的转了几圈,又查探出青锄修炼的是元宗下层弟子的入门功法,知明道人这才点了点头,微笑道:“还请供奉出示令牌。”

令牌?林逍和青锄都有点傻眼了,林逍的供奉令牌刚才却是交给了李乐,要他去调集药材去了,他如今上哪里去找一块供奉令牌?

眉头微微一皱,林逍面无表情的说道:“供奉令牌,我方才交与了药山管事李乐去调集所需药材,所以,令牌如今不在身上。”

林逍说得干脆,知明道人则有点傻眼了!就算林逍和一乙传来的图象中的模样是一般无二,但是没有供奉令牌,他也是不敢让林逍进器堂的。器堂,乃是元宗专门为门人弟子炼制各种法器的地方,其中自有无数不能外泄的机密,怎能轻易的让一个连身份证明都没有的人进入?修道界各种鬼蜮伎俩变化万千,知明道人也不过初结金丹的修为,他又如何能判定,这个和‘林供奉’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就是林逍?

沉默了一阵,知明道人苦笑道:“林供奉,如此,还容知明去请示一真师祖。”他略带歉然的看了林逍一眼。

林逍略一沉吟,也明白了其中的关碍,他冷着一张脸点头道:“如此,多谢。”

知明道人朝林逍稽首一礼,急匆匆的架起一道青光朝天火峰巅峰处飞去。剑光迅速,比起林逍御剑的速度又快了何止十倍?只见一道青光瞬息间就没入了那道红光。林逍呆呆的看着知明消失的方向,略有苦涩的点了点头:“本门御剑诀,比之其他诸门,果然差了一截!”林逍心中又多了一份心思,作为大罗丹道仅存的一位门人,也许他应该从根本上改善大罗丹道的某些弱点。

“也许,如果本门有强力的御剑诀,这次就不会被魔道~”林逍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的牙齿咬得紧紧的,发出了‘嘎崩’脆响。他却是根本没有想到,其实丹翎道人他们没有经过打斗,就被人暗算杀死。

只是略微等了一盏茶的时间,一道红光、一道青光自那天火峰顶部的光柱中飞出,一名身穿火红色道袍,道袍上用金线绣了大片火焰的红面道人架着红光疾驰而来,隔开老远就打双眸中射出两道金光对着林逍一扫,雷鸣般的笑声突然自他嘴里迸出,震得前面的牌坊都‘嗡嗡’作响。“哈哈哈,林逍小友,你来找老道,可有什么事情?嘿嘿,知明,你好生不懂事,林供奉来这,你拦他作甚?”

红面道人按下剑光,脚下凭空生出一片淡淡的云彩,轻盈的滑到了林逍面前。他用力的一拍林逍的肩膀,大笑道:“说吧,有什么要我一真帮忙的?嗯,别的事情我不会,若是要炼制什么法宝、飞剑之类的,倒是可以帮小友预备几件上好的货色。”

一真道人身材异常壮硕,身高过八尺的林逍站在他面前,却不过齐他胸口高。缩在林逍身边的青锄更是不堪,被一真老道庞大的身躯一衬,她简直就有如站在一匹壮马前的小狗,完全就不起眼了。

老道的胳膊都快有林逍的大腿粗,他那用力的两掌拍在林逍的肩膀上,差点就没将林逍从剑光上拍得栽落地面。林逍身体晃了晃,好容易才在剑光上站稳了脚步,肩膀上却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林逍干巴巴的一笑,朝老道行礼道:“一真前辈,知明道友也是一番谨慎小心,晚辈并没放在心上。唔,这次找前辈来,的确是有事求助。”

“嗯!想来也是!没事也没人会来天火峰找我。”一真老道摇了摇头,咧开嘴笑道:“他们都嫌老道我脾气火暴,不像是个修道人,所以都不乐意来见老道!嘿,既然是有事,那就随我上去吧。唔,天火峰上特产的紫烟藤萝正好结果,唔,小友正好尝尝鲜。”

一把拉住林逍的肩膀,一真老道架起剑光就往天火峰顶飞去。他庞大的真元在体外形成了一个罡气罩,将林逍、青锄紧紧的裹在了罡气罩中,带着两人快若闪电般飞上了峰顶,冲进了那一道红光中,慢慢的从山顶上一个笔直向下的洞穴降了下去。

这洞穴也不知道有多深,总之林逍、青锄一眼往下去,根本看不到底。那道粗大的红光就是从洞穴深处射出,三人越是向下降落,外界的温度就越高,一真老道修为精湛、林逍的身体被天火萃炼过,两人倒也不惧这高温,可是青锄却是热得满身大汗,汗水一滴滴的顺着脸蛋滚了下来。一真老道看了青锄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随手打了一道灵诀在青锄身上,一道青光笼罩住了青锄,替她隔绝开了外界的滚滚热浪。

青锄缩在林逍腋下,小心翼翼的朝一真老道谢道:“弟子青锄,谢过祖师。”

“嗯!”一真老道只是朝青锄点了点头,并没多说什么。看青锄身上的衣服就知道,她只是门下的杂役弟子,想来是调拨去伺候林逍的小丫头子,一真是什么身份?他可没兴趣和青锄多罗嗦。一真老道最感兴趣的就是,林逍来找他做什么。

在洞穴中下降了两千多丈,洞壁上都隐隐可以看到一缕缕头发丝细的赤红色火苗急速喷出的时候,林逍看到在那洞壁上出现了一个方圆三丈许的洞口,门前盘膝坐着两名身穿红袍的道童,正满脸是汗的盘膝坐在洞口一块青色玉板上吐纳调息。

一真老道拉着林逍冲进了洞口,飞起右腿在两个道童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大声的喝道:“两个小杂毛,快去摘一盘紫烟藤萝的果子来待客。嗯,看看祖师爷我埋在洞后的冷桂酿还有没有,若是还剩下坛把,就挖出来。若是没剩下了,唔,就去找你们一乙祖师要一坛贡酒。”

两名道童被踢得飞了起来,狼狈的在地上滚出了老远。他们身手麻利的翻身而起,一个飞出洞外,一个狂奔向洞后,显然已经很有应付一真老道命令的经验。

一真老道拉着林逍走到了洞府深处,在一处广大有近百丈方圆的石室内分宾主坐定,这才笑吟吟的说道:“不知老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小友的?”

林逍默不作声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三张纸片,手指轻弹,将那纸片弹给了一真老道。

一真老道随手接过纸片,飞快的扫了几眼。

猛不丁的,一真老道从蒲团上跳了起来,大声的尖叫了一声:“老天,这是丹炉么?哪里有高达百丈的丹炉?这,这要耗费多少材料?”

林逍镇定自若的看着一真老道,淡淡的说道:“没错,特制的高达百丈的丹炉,一炉可以出丹十万粒的丹炉!”

“一炉出丹十万粒?”一真老道的眼珠子都绿了!他在石室内急速转了几圈,突然用力的一拍大腿,大声吼道:“他奶奶的,老子~~~呃,贫道今日就豁出去败一次家当,给你炼制这丹炉就是!”

随后,一真老道的面色突然一惨,他仰天长呼道:“这要多少材料才够啊?”

林逍耷拉着脑袋,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吭声。

青锄用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林逍,她不知道林逍要做什么,但是高达百丈的丹炉?这听起来就很壮观,青锄觉得林逍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疯狂的药单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凝神阵
热门: 死亡接力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我的阴阳招魂灯 蝴蝶花园 乡村艳医 侠少 风生水起 刺局5:气杀局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盗墓之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