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启元,元宗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元宗供奉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疯狂的药单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林逍来到了原本回春谷后山某处。他看着同样平坦坦一片堆满了碎石的地面,不由得脸蛋一阵抽搐。跟在他身后的元宗一乙道人看了一眼林逍,缓声问道:“林供奉,这里有什么?”这里什么也没有,只不过循着两块山岩夹着的一条极小缝隙,可以深入地下三百丈,那里有一个奇妙的溶洞,洞内有一汪池塘,池塘内有一株奇异的莲花而已。

这里,是留下了林逍短短十八年人生中最美妙记忆的地方。这里,是完全属于他和药儿的绝密世界。

只是,青峰已塌,洞穴不再,那池塘中的莲花,怕是也被那些魔修掳掠了去。黯然神伤的看着面前一片平地,林逍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了。”抬起头来,勉强振作了一点精神,林逍苦笑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启元星?”

一乙有点担忧的看了林逍一眼,点头道:“血神老祖领着那些魔修不知去向,他们没有使用这里唯一的一座星际挪移阵,也不知道他们如何离开这里的。掌教已经分派了诸位师兄弟去查探一干魔徒的去向,想来~~~”一乙摇了摇头,若是魔道修士的踪迹是如此容易找到的,修道界早就将那些魔修斩尽杀绝了。他低声叹道:“总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他们,所以,我们待会就返回启元星。”

“哦!”林逍淡淡的应了一声,面无表情的朝四周望了望,脸上尽是一片茫然。

所谓星际挪移阵,就是林逍被玄武环带着一路向北急奔,在距离回春谷两万余里开外的那座大山之中。这座大山方圆百里,四面尽是高达数千丈的悬崖峭壁,彻底断绝了凡人进入的念头。山中有一个极大的山谷,地面尽以珍贵的紫刚玉铺成,上面刻画了一座直径过千丈的圆形阵图,阵图上镶嵌了数百块拳头大小的上品灵石,这就是大罗丹道所在的星球对外的唯一星际挪移阵。

几名元宗一字辈的修士将林逍护在了中间,一行人走进了挪移阵,自有元宗的弟子发动阵法,一道七彩流光冲天而起,林逍只觉周身一阵巨大的压力传来,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神智。却是他根本没有调动体内的真元保护身体,挪移阵普一发动,巨大的压力就压得他晕了过去。幸好几位元宗的修士早有准备,眼看事情不对,立刻伸出一掌搭在了林逍身上,一口精纯的真元输入林逍体内,帮他顶住了那足以将钢铁压成薄片的重压。

众人的身体剧烈的颠簸着,眼前一阵阵毫光流转,过了也不知道多久,他们眼前突然一亮,已经到了一座山清水秀风景绝美的大山之上。

这座大山怕不是高有数万丈,茫茫白云只是在它山腰间飘荡,几只硕大无朋的大雕轻盈的在那白云上盘旋,几只极大的仙鹤正叼着灵芝,缓缓的在青空中飞过。大山的山顶平坦如砥,好似被人生生的将山头削去了,留下了这么数万亩大的一块儿空地。

数十个巨型挪移阵就设置在这山头上,此时一座座挪移阵内正不断的闪烁出各色光芒,正不断有修士匆匆的走进挪移阵,也有人驾御剑光自阵内飞出,一派繁忙的景象。在平地的边缘,则修建了一排排纯木质的二层小楼。小楼上挑起了无数的幌子,有‘酒’、‘茶’、‘丹’、‘器’、‘苻’等字样,每一栋小楼内都有修士进进出出,俨然一派繁忙市集的景象。

在林逍这一批人之后,一行、一心也带着数百元宗修士走出了挪移阵。一行看了看那一片小楼,苦笑道:“大罗丹道居然就这么被毁了!可惜,可叹,这市集里的丹药,怕是顶不过半个月,就要断货了。”一行长叹一声,有点无力的看了看躺在一乙怀中依旧昏迷的林逍。

一心飞快的瞥了一行一眼,淡淡的吩咐身后的一名女弟子道:“去,传我法谕,今日起,所有丹药售价翻倍!”

一行没看一心,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当先招来一片白云,踏上云头朝远处飞去。元宗的弟子纷纷踏云的踏云、御剑的御剑、驱使法宝的驱使法宝,紧随一行而去。当一行他们出现的时候,数十个忙碌的挪移阵都突然停止了传送,因为所有负责挪移阵的元宗弟子都在向一行等人稽首行礼,直到他们飞出了十里多远,挪移阵内才又不断的闪烁出各色光芒。

和大罗丹道不同,元宗在修道界,是一个绝对的庞然大物。

整个启元星以及附近的十三颗有人居住的星球,尽是元宗的势力范围。元宗的山门在启元星,而另外十三颗星球上,都有他的分支驻扎。合计十四颗星球,居住的普通百姓超过三百亿人,却尽归一个由元宗支持的王朝‘启朝’统治。启朝上至国君、下至军队的一个普通士卒,都是元宗的挂名弟子,普通百姓中,更有一半人直接或者间接的在为元宗服务。

而元宗的直系门人数量过百万,也只有这么庞大的门人基数,元宗才能在七年多前大开山门,一次招收两万多名新的门人。也只有元宗拥有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如此强大的实力,能够作出这么大的手笔。也只有元宗会在接到大罗丹道的令信后,为了探查一名引发了天地异变的邪魔,一次性出动三千精锐弟子杀奔大罗丹道,吓得血神老祖都不得不带人急速逃窜。

这就是元宗,修道界顶儿尖儿的三大门派之一。

但是,就连并列三大门派的其他两门‘碧落宫’和‘潜源殿’都承认,他们能够和元宗并列,也不过是元宗过于谦虚,而修道界的道友太给他们脸面而已。起码就以门人弟子的人数而言,碧落宫和潜源殿的所有门人加起来,还不到元宗的一个零头。

这就是元宗,势力庞大得令人心惊的元宗,占据了据说是修道界源头的‘启元星’的元宗。

茫茫云海上,数十团白云带着数千道彩光飘然而过。时而有一座座灵秀的山峰凸出云海,那数千道彩光中,不断的有数十或者数百道彩光纷纷投向了一座座山峰。最终只留下了一行、一心、一乙等元宗长老踏着云头,继续朝前飞行。

元宗的山门根基范围广大,足足圈了有五万余里的一块儿地域作为山门。其中出名的就有三庄、三院、三府、三洞,以及十八灵峰、九九灵水、大小一千零七十二座灵山。元宗的弟子就分别驻扎在这些地方,而一行等掌教、长老的居所,则集中在了三洞之一的‘启元洞’。

启元洞,元宗最为重要的核心要地,位于高达三万七千余丈的‘撑天崖’腰部,四下里峰奇水秀,乃是一处风景绝佳的洞天福地。更兼启元洞中灵脉极为奇特,在修道界灵气急速消散的今天,启元洞中的灵气虽然也在缓缓消散,却依旧比外界浓厚了十倍以上,这就使得元宗修为精深的高手数量远超其他诸多门派,稳稳的站在了修道界的巅峰位置。

撑天崖西北三十里处,有一条自地心喷出的温泉。温泉水灵气逼人,在地面上汇聚成了一处方圆五十余丈的小小湖泊,肉眼可见的白色灵气一丝丝的自湖中散溢出来,滋养得方圆十几里内的草木格外的繁茂。湖泊边有一片竹林,竹林中有精舍一座,林逍就被安排在了精舍中。毕竟他只是元宗的外聘供奉,并不是元宗的直系长老,启元洞,他却是没有资格享受的。

但是就是这一灵泉附近的灵气浓度,也比回春谷浓郁了数倍,在这里修炼,起码可以节省不少的灵石。

在如今的修道界,还有这样灵气充沛的所在,元宗的气运旺盛得令人嫉妒!

林逍在精舍的玉榻上苏醒时,闻到了一缕很清雅的香气,熟知百药的他很轻松的就分辨出这是‘宁神草’的味道。宁神草,功能清澄人心、宁神定神,并有驱逐心魔的功效。元宗的安排很贴心,知道林逍这两日心神消耗太甚,甚至有点精神不稳,故而点了一炉可堪是珍稀的宁神草滋养恢复林逍的精神。尤其林逍闻出了,在宁神草的香气里面还混杂着一点点千年檀香木的味儿,这就更加难得了。

木然的直起了身体,林逍打量起精舍内的陈设。

精舍的内壁是以青色竹片拼凑而成,竹片上的斑纹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副极大的水墨山水画,清新自然极有趣味。精舍内有一张玉榻,正是林逍如今所在的这张,玉榻的材料是万年以上的温玉,也有凝神定气的奇效。精舍的屋角有一尊鹤形紫金香炉,一丝丝乳白色香烟正从香炉的鹤嘴上冉冉冒出。玉榻对面的窗下,有一张紫檀长案,上面搁了一张五弦古琴,旁边有一巴掌大小的青色蛤蟆形香炉,上面插了三根线香,却没有点着。精舍的地上铺着一片片的竹叶,这些竹叶似乎也用某种炼器的手法祭炼过,看似一片片的竹叶,却宛然一体,林逍用脚搓了几下,一片片竹叶却是纹丝不乱。

回过头,就在玉榻后的墙壁上,挂着林逍的赤龙剑。赤龙剑的旁边一枚竹钉上,还挂着另外一柄鲨鱼皮鞘的短剑。林逍随手将那短剑拔了出来,轻轻的挥了挥。虽然是纯粹的装饰品,短剑也是精光四射、寒气逼人,放在普通人手中,这也是一柄价值不可估量的极品利器。

随手将短剑插回剑鞘,林逍取下赤龙剑挂在腰间,慢慢的站了起来。

被挪移阵挤压过的内脏还略微有点发痛,但是嘴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似乎元宗的人给林逍服下过什么丹药。林逍在精舍内走动了几圈,药力渐渐的扩散开,身体内的一点点异样感觉也就消散了。

站在房间内发了一会儿呆,林逍看了看左右,不知道自己如今要做点什么。他看到了那张古琴,就随意的走到了长案边,轻拂了一下琴弦。

‘叮咚、叮咚、’,古琴发出清越悠扬的声音。精舍外立刻传来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林供奉,您醒了么?”

精舍的房门被人小心翼翼的推开,半张白生生的小脸从门缝中露了出来。这是一张极其清雅可爱的少女面庞,干干净净的瓜子脸,头上梳了一个整洁的三丫髻,脸庞边还垂着一根细细的小辫子,益发显得可爱俏皮。小小的挺翘的鼻子,红润润的一张菱形的小嘴,加上那大大的灵动的却带着几分拘谨乃至有两三分害怕的大眼睛,这个小姑娘格外的引人心疼。

林逍木然的看了门外的小姑娘一眼,淡淡的说道:“一行前辈,对我有何吩咐?”

一开口,林逍自己都被吓了一条,他的声带似乎是受创过重,发出的声音沙哑得有如两片石头在摩擦一般,说不出的难听,甚至还带上了一股子狰狞凶狠的味道。门外的小丫头子一听到林逍的声音,更是吓得‘啊呀’一声,猛的就合上了房门。

林逍呆了呆,闭上双目以神识内视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身体内其他的伤势都已痊愈,只有声带实在是过于精细精巧,被天火真元震伤后,声带被烧毁了一小块儿,如今虽然伤口愈合了,却也留下了一条细小的痕迹,使得他的声音才如此的难听。林逍扭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轻轻的摇了摇头:“三一肉骨丹可以治好这伤,只是,炼制三一肉骨丹,需要元婴后期的修为。”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逍缓步走到了房门边,正要拉开房门,门外的小丫头却又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推开了一条缝隙,一只大眼睛凑在门缝上,滴溜溜的望着林逍。林逍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小丫头露出的一条儿面孔,淡淡的说道:“我的声音~出了一些毛病。你不要害怕。一行前辈,可有什么话交待?”

门外的大眼睛用力的眨巴了几下,小丫头似乎察觉出林逍并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人物,这才小心的推开房门,悄步走了进来。双手紧紧的握在身前,小丫头低着头朝林逍深深的一鞠躬,悄声说道:“奴婢青锄,见过林供奉。”

“你是,青锄?”林逍歪着脑袋想了好一阵,才木然问道:“是哪两个字?”

身高不过四尺多一点儿的小丫头脑袋更低下去了三寸,她的脑袋都低得快要比林逍的腰还要矮上了一点儿。青锄小着声音,有如蚊虫‘哼哼’般说道:“青草的清,药锄的锄。青锄以前专门帮着管药圃的李大爷整理药圃里的草药,又背熟了‘百药经’,所以才特意调青锄来伏侍供奉。”青锄越说话,腰肢就越是弯下去,最后林逍都害怕她的脑袋是不是就要碰到地面了。

“好了,抬起头来。以后不要太多礼。”林逍沉沉说道:“看你的模样,也有十三四岁了,我比你大不了多少。”

抬起头来,林逍想起了当年沈家堡被他救下来的沈小白,似乎那时候的沈小白也就是眼前的青锄这般大小。他低声说道:“你叫我林大哥就可以。供奉么~~~”林逍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有点萧瑟的自言自语道:“我倒是宁愿不做这个供奉。”

青锄缓缓的直起了腰肢,她两只手的手指狠狠的扭动了一阵,依旧是低着头低声说道:“送林~~~大~~~哥你过来的,是一乙祖师。他,他说,要林~大哥好生的修养一阵,喜欢做点什么都可以。一乙祖师说,他们最近要召集正派的诸位前辈联手诛魔,林大哥的修为不够,就,就不用参加了,且留在启元星好生休息。”

修为不够?林逍的身体微微的哆嗦了一下,他内视丹田,丹田中那粒绿豆大小的紫色金丹正在缓缓转动。玄武环悬浮在金丹上,正不断的将金丹转化出来的真元一一吸收,却是没有给林逍留下一星半点儿。玄武环已经便了个模样,原本光滑的环体上如今密布着龟甲一般的纹路,一颗玄武头颅正从环体内探了出来,张开了大嘴似乎准备撕咬什么。

“哦,我明白了。”林逍却也不多说什么,他当然明白,这是元宗的一番好意。他们也害怕自己一旦死了,大罗丹道就真正的覆灭了。以元宗和大罗丹道的交情,从道义上说,元宗都有义务帮助大罗丹道恢复山门。

林逍的眼里闪过一片略有生气的光芒,是啊,恢复山门!

找到转世投胎的同门,尤其是要找到药儿!然后炼制轮回丹和回梦丹,让他们恢复今生的记忆和修为!

自己是大罗丹道唯一幸存的门人,自己就有义务重建大罗丹道!尤其是,自己一定要让药儿回到自己身边!

这是林逍,一个十八岁的小男人在这一天发下的誓言!

想要炼制轮回丹和回梦丹,需要大量的珍贵药材!大罗丹道库存的药材都被魔修掠夺一空,自己必须依靠元宗提供各种原材料!而元宗是不会白白的给自己提供这些珍贵无比的药材的,自己就必须要对元宗作出贡献!

炼制轮回丹和回梦丹,更是需要极其高深的修为!所以,自己一定要努力的修炼!不管是一百年、两百年、一千年、两千年,乃至一万年、两万年!自己一定要达到炼制这两种丹药所需要的修为境界!

不管大罗丹道的师门长辈和同门轮回了多少世代,不管药儿轮回了多少次,一定要找到他们,让他们恢复今生的记忆、今生的修为!

林逍给自己加上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他突然又有了动力,有了希望!

两缕极细的紫色精光自林逍眸子里射出,原本有如木乃伊一样没有丝毫生气的他,突然振奋了精神,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大喝了一声。一圈圈无形的气浪自他体内涌出,震得精舍‘呼呼’的作响,青锄也吃不消林逍体内散发出来的无形潜压,被推得踉跄着朝后退去。

青锄有点站立不稳,她手舞足蹈的想要抓住玉榻或者长案什么的稳住身体,慌乱中她猛的抬起头来,林逍看清的她的面孔。

难怪这个小丫头说话做事都如此的小心谨慎,难怪她和林逍说话的时候都低着头!

她右边的脸蛋美丽可爱至极,分明是一个小美人胚子。可是她的左边脸蛋上,却有着巴掌大小的一块青色胎记,生生的将她的面孔变得有如夜叉般狰狞。

青锄抬起头,看到林逍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目光中还带着几分惊愕的神色。敏感的她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呆呆的看着林逍,大颗大颗的眼泪‘哗哗’的自脸上滚了下来。

看着默然流泪的青锄,林逍的心中突然微微的一酸。他似乎又看到了蜷缩在他怀中发抖的沈小白,以及饿着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手中烤鸡的药儿。他甚至觉得,眼前的青锄,就和他童年时的那只小狗一样,如此的惹人心怜。

轻轻的走到了青锄的身边,林逍强行拉开了她捂着脸蛋的小手,手指轻轻的划过了那片青色的胎记。

胎记触手冰冷,隐隐然有一丝寒气自脸颊内透出。

青锄惊惶的看着林逍,两只小手想要捂住面孔,却又不敢冒犯林逍。她小手在身边挥动了一阵,突然‘哇’的一声痛哭出来,身体慢慢的蹲在了地上,双手捂住了小脑袋,哭得无比的伤心。

“呃,不过是母胎中带来的一丝寒毒而已,很好治。”林逍缓缓的蹲在了青锄的面前,手掌轻轻的拍打着青锄的小脑袋,淡淡的说道:“我是一个替人开药治病的大夫,你的脸,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很是难治,但是对我来说,没什么难的。”

是的,没什么难的。

如今要论医道、丹道,还有谁比脑子里记下了全本大罗丹经的林逍来得厉害?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元宗供奉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疯狂的药单
热门: 女生寝室3:诡铃 霸海屠龙 艳绝乡村 大唐乘风录 葬鬼经 人间(中卷):复活夜 祀风师乐舞 法国粉末之谜 闻风拾水录 罪瘾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