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什么是伤心?

上一章:第三十章 哀伤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元宗供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小师弟~师娘她!”药儿在林逍的怀里拼命的挣扎,她的小脑袋从林逍肩膀上探了过去,呆呆的看着远处天空中,一团七彩霞光被团团黑烟吞没。一声脆响,霞光炸裂成无数细小的光雨,纷纷扬扬的洒下。药儿的小脸变得惨白一片,大颗大颗的眼珠扑簌簌的落了下来,滴滴打在林逍的肩头,将他的衣服弄湿了一大片。

林逍默不作声的驾御赤龙剑一路急奔。生死关头,他的心神一片通明澄亮,再也没有丝毫杂念挂在心头。一柄赤龙剑化为数丈长一道红光,裹着他和药儿,快若流星般掠过一处处山岭。林逍故意将剑光降得极低,剑光就在一座座山岭间急速穿行,以林逍御剑的经验,他到了现在居然还没有一头撞上山崖,实在是近乎神迹。林逍不断的催动金丹,大量真元涌入赤龙剑,赤龙剑发出了清越的鸣叫,剑光更盛了三分,速度也更快了两成。

后面有数百魔修御剑追来。血神老祖的命令是容不得这些魔道修士违逆的,他说要杀光回春谷内所有人,那么所有人都必须死。数百道黑烟邪气、又以及一道道昏黄黯淡的剑光紧随林逍而来,半个天空都被这些魔修散发出的黑色魔气所遮盖。

林逍发出了低沉的喘息声。饶是他已经结成了金丹,毕竟火候尚浅,修为远不及那些魔修中带队的几名大魔头。眼看着最前面的二十几位魔修已经追到了林逍身后不到三丈的地方。一名面孔赤红的魔修发出了‘桀桀’怪笑,右手一拍后脑勺,他脑后一团乌光涌起,化为一只腥气扑鼻的黑色巨掌凌空朝林逍抓了过去。手掌距离林逍还有数尺远,强劲的罡风已经震得林逍嘴角溢血。

一蓬光焰自林逍身上喷出,林逍果断的发动了散光帕护住了身体。黑色巨掌猛的攥住了这一蓬光霞狠狠的一捏,只听得‘嘎崩’一声,光霞散乱,林逍已经借着散光帕挡住了这一击,搂着药儿又朝前急冲了百多丈。

“噫?这娃娃身上居然有护身的法宝!可惜质地太差,却也挡不住贫道黑魔爪!”那魔修得意的笑了几声,右手连连拍动后脑勺,‘呼呼呼’连续八只黑色巨掌飞出,连同先前的一只巨掌,九只手掌铺天盖地般朝林逍涌了过来。这些巨掌近乎无形无质的幽灵,飞行的速度比剑光快了何止一倍?只是三五个呼吸的功夫,林逍就不得不停下了剑光,那些巨掌已经自四面八方将他围得结结实实。

“毋庸废话!杀了!”一名黑脸魔修冷笑了一声,二话不说右手一指,三道尺许长黝黑发亮的精光激射而出,朝林逍当心刺下。

林逍一声尖啸,他提起真元施展浮空术悬浮在空中,手一指,赤龙剑化为一道红光朝那三道黑光迎上。

奈何大罗丹道的御剑法门实在是不怎么的,林逍直来直去的剑光根本没碰到那三道黑光。三道黑光在空中划了几个极大的弧线,绕过了赤龙剑,径直刺向了林逍。三道黑光分别刺向了林逍的后心、眉心和天灵三处要害。黑光还隔着老远,一缕冷森森的寒气就逼得林逍打了一个寒战,似乎连五脏六腑都被冻结了。那些魔修同时鼓掌叫好,却没有一个人再出手攻击林逍,显然出手的这个魔修在他们中间极有威望,没人相信林逍能逃得过这三道黑光的攻击。

生死关头,林逍反而变得无比的冷静,他反手从手镯中掏出了玄武环准备祭出。他提起一口真元,用力的朝赤龙剑一吸,随后用力的一搂药儿,准备用玄武环护体,驾御剑光从包围圈中硬生生的冲出去。金丹微微一沉,赤龙剑在空中打了个盘旋,急速朝林逍冲了回来。但是他搂向药儿腰肢的手却是搂了一个空,本来抱着他脖子附在他身前的药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身开去。

手拈印诀,药儿团身迎向了那三道近在咫尺的黑光。她眼里满是迷茫,脸上却带着一丝异常坚决的坚定:“师娘死了,小师弟不能死!”

林逍根本来不及反应,他更是来不及告诉药儿自己还有玄武环这一威力强大的护身法宝。三道黑光几乎是同时洞穿了药儿的身体,黑光上显然淬了剧毒,药儿白皙的面孔瞬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气。黑光透体而过,药儿的身体也变得僵硬冰冷,再没有半点儿生机。

林逍的身体猛的一硬,他呆呆的看着药儿,眼角突然迸裂,两串血珠喷了出来。

药儿身上多了三个洞穿身体的伤口,大片带着五色光彩的鲜血喷洒出来,泼了林逍一身。洞穿药儿心口的那一处伤口喷出了大片的心头热血,更是巧而又巧的泼洒在了林逍手上的玄武环上。没人发现,玄武环上突然有一丝丝极其微弱的灵光涌动,似乎玄武环突然有了生命。

林逍发出一声近乎疯狂的咆哮,一把抱住了药儿冰冷的身躯。药儿的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但是她眸子里再也没有往日的迷茫,只有一片令林逍绝望的死气沉沉。林逍呆呆的看着药儿的脸,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两串血泪自脸上大颗大颗的滴下,一滴滴的全洒在了药儿的唇上。药儿的嘴唇变得殷红一片,鲜血又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滑下,无比的诡异却给人一种心碎的痛感。

飞出三道黑光的黑脸道人同样呆呆的按住了剑光,黑光并没有趁势贯穿林逍的身体。他傻傻的看着药儿体内喷出的带着浓郁五色光彩的鲜血,突然间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五行灵体!这个小妞儿居然是五行灵体!天哪!我杀了一个五行灵体!”

所有魔修同时色变,就连远远的踏着血云缓缓飞来的血神老祖和姜自在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同时尖叫起来:“五行灵体?操!”

五行灵体啊,对于正道中人而言,一名拥有五行灵体的人,会让他们抢破了脑袋去收他为徒,拥有五行灵体,就几乎稳笃笃的能够飞升!就算是在如今灵气稀薄的修道界,只要一个门派舍得花费大代价搜刮各种灵石和灵药,也能将一个拥有五行灵体的人培养成绝顶的高手!如今修道界高手稀少,元神期的高手都没有几个,一名接近大乘的高手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门派地位的提升,门派势力将会因为他一个人而得到极大的膨胀――起码抢夺灵脉和各种灵矿、灵药时,没人抢得过你!

对于魔道中人而言,五行灵体不仅仅是收为衣钵传人的人选,更是作为修炼的炉鼎乃至各种恶毒却又威力强大的魔法的最好材料。更有那种精擅夺人精气的魔修,他们甚至能将一名拥有五行灵体的人全部精气神强行夺去,将自身转化为五行灵体!或者有那炼制魔道血丹的恶毒魔修,他们能够将五行灵体炼制成药力极强的血丹,极大的增补原神和肉体修为!

可是,一名万年难见的五行灵体,居然就被他们这样杀死!

眼看着药儿体内喷涌出的带着五色光焰的鲜血,所有的魔修居然同时有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血神老祖也气得仰天乱骂:“你还自诩和大罗丹道是多少年的好友,怎么连他们门派内有一名五行灵体都没有探查出来?”

姜自在的脸色也是极为的难看,他二话不说,双手结成一个雷印,嘴里默诵咒语朝天祈祷了一番,随后雷印一放,一道水缸粗细的紫色天雷自天空轰然落下,将那黑面道人当场打成了粉碎。三道黑光失去了主人控制,光焰一阵波动,就待朝西方飞射离开,却被那黑面道人身边的赤面魔修飞身抢上,忙不迭的将三道黑光收入囊中。那赤面道人脸上没有半点儿兔死狐悲的悲意,反而是充满了自己凭空得了三柄上好飞剑的喜悦。魔道之人的无情和冷漠,由此可见一斑。

“老祖的五行灵体啊!”血神老祖气急败坏的嘀咕了几句,架起血云就朝林逍飞去。他恶狠狠的说道:“那丫头是为了救这小娃娃而死,哼哼,为了这小杂种浪费了一具五行灵体!我要将这小娃娃碎尸万段!可恶,老祖本来可以将这丫头体内精气尽数掠夺,老祖我也就飞升有望了,可是!苍天不开眼,我血神老祖~~~难道真的没有飞升的命?”

姜自在眯起眼睛思忖了一阵,他摇了摇头,静静的纵起血云离开了这里。他背着双手,淡淡的笑道:“这林逍面上依然是红光极盛,气运正是悠久,他今日怎么会死?但是,既然老祖我的本体亲身上去了?他却又怎么能活?不解,不解!且去一旁看热闹才是。”

林逍抱着药儿发呆,药儿的鲜血喷了他一身,他整个糊得成了一具儿血人,他却茫然没有任何知觉。附近数百魔修面带惋惜的看着他和他怀里的药儿,数里外还有一个血神老祖气急败坏的冲杀过来,他心中却是空荡荡的,好似魂灵儿都不存在了一般。

归化城被屠,回春堂被毁,老父林善和一干亲友被杀,林逍虽然悲伤欲绝,却也没有如今的这样万念俱灰。林善他们死了,林逍还抱着复仇的念头。那块丹令起码给了他一种支撑下去的盼头。事实也证明,这个盼头果然不是虚无缥缈的。

他被送来了回春谷,他被大罗丹道收为正式的弟子。大罗丹道更是纠集了正道修士,重创了寂魔门,更是诛杀了自己灭门仇敌!

大罗丹道的这些长老也好,同门也罢,他们都是这样的有人情味儿。宽厚、慈善却带着点商人的小机心的丹翎道人;对妻子唯唯诺诺,对徒弟宽容到了极点,略微有点窝囊,却给人慈父感觉的丹浮生;小气、精明、年纪一大把了还没有个正经,不像是师娘反而像是自己大姐的丹霞;还有,就是更多的承担起师父和师娘的义务,传授自己诸多修道常识的花风儿花大姐!

这些人啊,让林逍再次有了家的感觉。大罗丹道,就是一个家!

但是,如今这些魔道修士在回春谷如此肆虐,却不见一名大罗丹道的长老出面制止!林逍清楚的知道,想来大罗丹道,已经被这些魔修给联手摧毁了!而这一次,林逍一点盼头都没有!修为精深,在林逍看来有如神人的诸位师伯、师叔都被杀死了,他林逍还能做什么?向这些魔修复仇么?简直就是玩笑!

他林逍不过是走运结成了金丹而已!而丹翎道人他们呢?他们当中有多少结成了元婴的修士?其中有几个人更是快要突破到元神期,就要达到不生不灭的高层境界了!但是他们居然也被这些魔修给杀死了!

尤其是那些传说中的师门长辈,那些气字辈、凌字辈、霄字辈的长老!他们都是达到了元神期的厉害高手!魔修们将回春谷闹成了这般样子,黑烟都弥漫了半个天空,却也不见他们出现,想来他们也都被魔修们杀死了吧?

元神期的高手都无法阻止的敌人,他一个小小的刚刚结成金丹的,刚刚修道才两年多,对于修道界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他能做什么?

为大罗丹道复仇?向这些强悍至极的敌人复仇?林逍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过于荒谬。

复仇无望!但是这也只不过让林逍的一颗心脏冷若冰封。

真正让他万念俱灰,让他凭空萌发死意的,却是他怀中的药儿!

他重伤后被灭情师太送来回春谷,苏醒后见到的第一个人!

那个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口水流了一大摊的人!

那个迷糊到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以为林逍闯入了她闺房,故而一掌心雷差点将他劈死的人!

那个糊涂的用强力腹泻药给他治伤的人!

那个大大方方的,将那珍奇无比的莲花、莲子和自己分享的人!

那个为了救吃多了莲子快要被撑爆,而用嘴喂食莲藕给林逍,救了他一命的人!

那个在他闭关转化真元时,小心翼翼的在他身边、身上撒上厚厚一层驱赶毒虫蛇蚁的药粉的人!

那个看似稀里糊涂,一天到晚只知道叫肚子饿,要他漫山遍野抓山鸡烧烤的人!

那个一进了丹房,就变得专注无比,为了一张汇灵丹的方子在丹房中埋头炼丹两年的人!

那个在一心一意的钻研丹方改良的时候,只要自己有任何疑问,就抛下快要成形的丹药跑来为他林逍解惑,从而练废了数十炉丹药,浪费了无数心力精神的人!

那个林逍为了她,在真火诀突破了第五层后依然留在荒字号丹房司职,只为了静静的看着她认真的背影的人!

那个让林逍又头疼、又心疼、又甜蜜、又苦恼的人!

那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用三千青丝,将他林逍的心脏紧紧的捆扎成一团,理不清、理不顺,整个魂灵儿都放在了她身上的人!

那个微笑时就能让林逍随之微笑,哭泣时就让林逍随之悲伤,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林逍喜怒哀乐的人!

药儿就这么冷冰冰的躺在林逍的怀中,身体内的鲜血已经流光。她的脸上黑气更盛,睁得老大的眸子里,再也不见往日的迷糊、迷茫。

那灰白色的,死气沉沉的眸子。

那灰白色的死气,似乎直接渗入了林逍的心脏,将他那颗因为大罗丹道的覆灭而变得冰封绝望的心,彻底的碾成了碎片。

一阵心痛,鲜血自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林逍丹田内金丹一阵黯淡,金丹上裂开了一丝丝的缝隙,竟然有崩解的征兆。

并没有人攻击林逍,仅仅是因为药儿的死,林逍心神巨变之下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他心脉有如被人重力捶击,心脉已经断了一半,心血一口口的自嘴里喷出。他神识大乱,体内真元不受控制的胡乱奔走,他的金丹居然就这样被自身的真元击成重伤。

血神老祖踏着血云急冲而来,他恶狠狠的望着林逍,正待说一些凶狠的话语,却猛不丁的看到林逍那完全孔洞的表情和目光,以及他嘴里不断喷出的殷红心血。血神老祖的修为早就突破了元神期,已经到了妙不可言的炼神化虚的境界,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林逍丹田中金丹就要自行崩解。金丹崩溃,林逍自然是一个死人,却是根本不用他动手了。

“原来,这小娃娃也是个痴人!”血神老祖凶狠的面孔一阵的黯然,他呆呆的看着林逍以及林逍怀中的药儿,眼珠一阵转动,突然大声喝道:“兀那娃娃。给你一炷香时间自行了断吧!老祖今日也慈悲一把,你自断心脉,却也省得死前多挨上一刀!留一具全尸,多好?”

听到血神老祖的叫声,林逍慢慢的抬起头来,他睁大双目看着血神老祖,冷冰冰的问道:“你是谁?”

血神老祖沉吟片刻,点头道:“老祖自号血神,乃是当今魔道九门十二道三十六派共尊魔祖。今日特意带人来灭你大罗丹道满门,躲去大罗丹经。日后我魔道一统修道界,你大罗丹道的大罗丹经,当为首功!”

林逍将药儿往怀里紧了紧,他张开嘴,一道劲气冲出,内中带着几点血珠。却是体内真元紊乱,一道真元走岔自喉管中冲出来,将他声带撕开了一条裂缝,声带溅血从他嘴里喷出了出来。林逍的声音变得极其的沙哑难听,有如铁锯条磨过了沙石,他面无表情的用那难听至极的声音说道:“若我今日不死,日后我将尽全部力量杀你。”

林逍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他转过身体,朝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魔修扫了一眼,淡淡的说道:“魔道九门十二道三十六派?日后我林逍,将和你们不死不休。若我不死,你们的门人弟子,就将随时受我袭击。等我修为增进后,你们就是我林逍的目标!”

“林逍与汝等,誓不共立天地间!”林逍伸出了左手,慢慢的伸出右手食指,深深的划过了左手腕脉。鲜血喷出,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艳丽的红光。他左手中正握着玄武环,他的鲜血也喷在了玄武环上。玄武环中极细的灵光急速闪动,将林逍的鲜血以及粘在他手上的药儿的血液极快的吸了进去。

这是血誓!修道界最高的誓言。

林逍发誓的同时,天地间隐隐有一道清雷响过。

血神老祖的面色一变,对林逍的那份痴情而涌出的些许慈悲之心消散得干干净净,他冷冷的朝林逍一指,冷笑道:“杀了他!消灭他的魂魄!血誓一出,若是他逃出了一魂半魄,日后也会和我等纠缠百世,不得清静!灭了他的魂魄!”

四下里数百修为精深的魔修同时出手,各色混浊的彩光朝林逍涌来。这一波攻击若是命中,就算林逍是金刚打造的身体,也只有化为齑粉的份儿。

林逍仰天怒吼,目中鲜血滚滚而下,他紧紧的抱住了药儿,丹田中金丹突然崩解,化为道道可怕的紫色炎流四处奔涌。

一道紫色真元冲进了他左手经脉,顺着经脉直冲进了他握着的玄武环中。

玄武环爆发出一道刺目的精光,那光芒是黑色的,却给人一种极其明亮、明亮到让眼睛剧痛的错觉。

玄武环‘嗡’的一声急速变大,化为黑漆漆的一道方圆数丈的黑光将林逍紧紧护住。环体内那玄武虚像在黑光中一阵流转,化为一尊高有丈许的玄武幻象出现在林逍足下,扛着林逍朝正北方急速奔去。

这玄武环飞行的速度快得令人瞠目结舌,数百魔修发出的攻击尽数落在空处。血神老祖急得尖声怒骂,他双手一揉一放,数十团栲栳大小的血光带着丝丝血色雷霆朝林逍轰了过去。但是就连血神老祖的阴煞血雷,也无法追上玄武环逃遁的速度,眼看林逍很快就冲出了十几里。

突然间,林逍面前一阵黑烟腾起,正在回春谷中施展魔法搜寻的,魔修们纷纷飞上天空,拦在了林逍面前。

玄武环一阵波动,黑光中突然放出了数以万计的葵水神雷,黑色的雷光铺天盖地的涌上前去,将那过千魔修打得‘嗷嗷’乱叫,当场就有数百人神形俱灭。玄武环发出一声轻鸣,速度更是快了数倍,带着林逍突破了回春谷护山大阵,直朝北方去了。

血神老祖看得是目瞪口呆,他惊愕万分的叫道:“那是什么?谁能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

姜自在面孔扭曲的站在极远处一朵血云上,他看着林逍消失的地方,苦笑道:“玄武环,好一个玄武环!原来要用五行灵血祭炼才能发挥全部神效!该死!我去哪里找五行灵血?这天杀的玄武环哪!那小子,果然是命不当绝!”

低头沉思了片刻,姜自在突然笑道:“也好,留下这份香火情缘,日后也许有用,很好,很好!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伏魔真人姜自在,不是血神老祖姜自在!”

依仗突然异变的玄武环逃出生天,林逍已经冰冷破碎的心里,却没有一点儿高兴的感觉。他只是紧紧的搂住了药儿,呆呆的坐在了那玄武虚影背上,任凭玄武虚像带着他朝前疾驰。

两道血泪在林逍脸上缓缓滑落,他体内肆虐的天火真元正在不断的破坏他的身体。莲子所化的七彩灵气又在不断的帮他收拾破碎的身体。

林逍却连五脏六腑被天火炼化的剧痛都无法感觉到,他只是一路无声的哭泣着,一滴滴血泪被强劲的罡风吹离面孔,一滴滴的撒落在地上。

突然前,前方一座大山深处腾起了一道冲天的七彩毫光,无数道庄严宏大的剑光、宝光自那七彩毫光中喷射而出,朝林逍这个方向涌了过来。隔开老远,就有人惊呼道:“前面那两人身穿的是大罗丹道弟子的道袍!怎么会满身是血?诸位道友,速速迎上去!”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哀伤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元宗供奉
热门: 斯托维尔开膛手 残疾人宣言 侠骨丹心 24点谋杀案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 暗夜下的墓葬 满江红 暮光之城4:破晓 间谍课:复仇者 诡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