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霹雳雷火诀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巨额订单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传道、授法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罗丹道数千门人道行高的悬浮在空中、道行低的站在山坡上,一个个傻乎乎的看着被烧成白地的二十几座山头发愣。回春谷后山,虽然没有什么重要的药圃等物,但是却也种植了不少的野菜、瓜果,是平日里门人们主要的膳食来源。这一把火烧得干净,二十几座山头还在腾腾的冒着黑烟,伙房的主事弟子已经哭天喊地的在地上翻滚起来:“天哪,今日的晚饭该怎么做?”

大罗丹道自身修为还不能辟谷的弟子就有将近三千人,总不能让他们都用辟谷丹扛着,每天总有两千多人会是去伙房进食的。一天要准备千多人的饭菜,伙房的工作量不可谓不大,而这一把火,将伙房弟子们辛苦开辟出来的菜园子、小片的耕地以及瓜果林烧得透底的干净,由不得伙房的管事弟子不悲从心来。

赤龙剑已经被林逍收回剑鞘,药儿正摆弄着手指,低着头站在丹翎道人、丹浮生、丹霞的面前,很是委屈的嘀咕道:“这不能怪药儿,要怪也要怪那几只山鸡。药儿用剑去砍它们,它们不乖乖的站在原地让药儿砍,反而到处乱钻。药儿也没注意它们尽往草窝树丛里钻~~~所以~~~一剑下去~~~两剑下去~~~三剑下去~~~”药儿的手指头飞快的扳来扳去,声音也越来越小。

“嗯,嗯!”丹翎道人轻咳了一声,冷声问道:“药儿,你追那几只山鸡,追了多久?”

药儿眼珠翻了翻,脑袋都快埋到了胸前:“呜,药儿追它们,追了一刻钟。”

丹浮生的脸蛋一阵抽搐,脑袋深深低了下去。丹浮生只觉心头一阵剧痛,自己的徒儿,一名修为也算精湛,学会了不少法术的修道之人,居然手持飞剑追几只山鸡,也花费了一刻钟还没追上!这要是传出去,自己丹浮生还有脸面见人么?

猛不丁的,药儿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丹翎道人,很是委屈的指着林逍说道:“掌门师伯,这要怪小师弟的那把剑太古怪了,怎么劈中哪里哪里就着火呢?药儿也没注意到呀?后来好几个山头都着了,药儿想要救火,都来不及了!”

林逍的脸抽了抽,脑袋也勾了下去。听了药儿的指责,他真的觉得,自己的这柄赤龙剑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了。嗯,如果赤龙剑是一柄寒冰属性的飞剑,想必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了吧?林逍很自责,很郁闷,很是气恼赤龙剑为什么偏偏是一柄火属性的飞剑。

“嘻嘻,小家伙怎么了?这女娃娃,你喜欢?”一旁突然传来了戏谑的笑声。林逍偏过头去,正好看到姜自在挤眉弄眼的朝他做着鬼脸。姜自在眯着眼睛看着林逍,低声笑道:“唉,年轻人哪!唔,当年,老道我也年轻过。”一抹怅然在姜自在的脸上晃过,姜自在用力的拍了拍林逍的肩膀,身形一晃,平空里消失不见。林逍耳朵里传来了细如蚁语的声音:“你们家务事,老道不插手。今夜子时,若是有空,就来老道居所一会。唔,老道被安排在东南向‘锦绣峰’下客居精舍中。”

林逍默默的记住了姜自在的话。

丹翎道人同时也作出了对药儿的惩罚决定:“面壁思过一月,这一月内,丹霞负责传授药儿各种禁制法术。”

大袖一卷,丹翎道人又望向了丹愚道人:“丹愚师弟,你速速出谷,采购~~~嗯,你合计着在后山的菜园、果园恢复之前,谷内需要消耗的食粮,多多采购一批回来。”丹翎道人狠狠的瞪了一眼药儿,随后有意无意的朝丹浮生和丹霞望了一眼,长叹道:“唔,丹浮师弟、丹霞师妹,你们的弟子,可要好好的教授才是,万万不可糟蹋了他们的天分!”说完,丹翎道人恶狠狠的瞪了林逍一眼。

丹浮生没吭声,丹霞则是毫不客气的给了丹翎道人一个白眼。丹霞极其鄙视丹翎道人这种借机发挥的做法,她隐约察觉出来了,丹翎道人是有点眼红林逍了,想要借着药儿惹出来的是非,在林逍的身上做点文章。这种事情,她丹霞怎能容忍它出现?

冷冷一笑,丹霞拉起药儿的手,点头道:“药儿,面壁一月,师娘正好教你一些常用的禁制手法,日后却也不会再犯今日的错。嗯,逍儿,明日起,你也随药儿一起听讲。嗯,师娘还没正经教过你。”丹霞若有所指的说道:“本来嘛,这些事情就是你师父和师娘的本分,却也用不着其他人来闲操心!哼!”轻轻的一跺脚,将脚边一块山石踏得稀烂,丹霞昂着头拉着药儿朝后山寒潭方向行去。

丹浮生抬起头来,朝丹翎道人怪笑了几声。

丹翎道人歪着嘴,斜着眼睛瞥了丹浮生一阵,‘哼哼’了几声,招来一朵云头飞身踏上,飘然而去。

眼看丹翎道人对后山大火的事情已经作出了决断,大罗丹道的门人乱糟糟的一哄而散,就留下了伙房的诸位执事弟子和那些白衣道童,看着被烧成了白地的二十几座山头欲哭无泪。药儿面壁一月就是惩罚了,他们想要在这二十几座山头上重新开辟出菜园、果园,没有小半年的功夫,怎么可能?这闯祸的人没怎么受惩罚,怎么感觉是在惩罚他们这些没犯错的人呢?

林逍也是摇摇头,背着长剑飘身而退,他可没心思在这里听这些倒霉同门的哀叹。“唔,掌门师伯这话却也有意思,药儿师姐若是学会了各种禁制法术,岂不是以后她抓捕山鸡、野兔的,就容易了许多?”一边轻巧的在山岭之间蹦跃,林逍一边琢磨着丹翎道人的这条古怪的命令。这到底是惩罚药儿呢,还是在成全药儿以后偷嘴方便?

不过,不管丹翎道人的出发点是什么,总之,林逍很喜欢大罗丹道。他甚至已经爱上了大罗丹道这个充满了人情味的门派。和他以前想象的,那种冷漠无情的修道门派不同,大罗丹道啊,实在是一个温馨的地方。甚至,林逍从这里感受到了,以前回春堂没曾给予他的家的滋味。

是夜,林逍在自己的小木屋前摆上了一条长案,上面端端正正的供奉了林家的家谱以及大大小小数十个牌位。

林家的家谱之下,是林善的牌位,林善的牌位旁边,是林遥的牌位。随之向下,是胡主帖和魏先生等一干回春堂老人的牌位。林逍摆上了鲜果和几个馒头,更有一壶水酒,加上三根清香,在这里祭典这些亡故的人。至于花梧娘,林逍已经将她刻意的遗忘了。人已死,恨已消,但是林逍还没大度到去祭典一位毒杀了自己生母的敌人。

每个月的月末,林逍都会点起香烛、供上一份祭品,略表自己的一份心意。

林逍还不知道,人死后是否会去到传说中的另外一个世界,但是林逍一直记得林善对他说过的那番话,林家的祖先,必须要有后人供奉的。

跪倒在地,毕恭毕敬的朝那些牌位磕了几个头,林逍拜倒在地,默祷道:“爹爹,大哥,诸位叔伯,你们的仇,师门已经为你们报了。你们九泉之下,却也可以安心。日后逍儿,却是不会让你们缺少供奉烟火。”长案前摆放了一个石盆,林逍将几陌纸钱在石盆中烧化了,这才缓缓起身,目光一个个的扫过了那些牌位。

又朝着长案作了一个揖,林逍这才退后了几步,抬头看了看天色,施展身法,快若奔马的朝东南锦绣峰奔去。

平地里一道小小的旋风腾起,明心、明性两个道人突然出现在林逍的木屋前。两人走到了长案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上面供奉的牌位,脸上露出了一丝讥嘲的笑容。明心缓缓说道:“归化城回春堂?呵,有趣,有趣。”

明性则是摇头道:“和我们阴魅门无关。这是寂魔门的麻烦,休要理睬。”

明心点了点头,淡淡的笑道:“是极,是极。十八岁的金丹期高手,若是这番能留下一条性命,那也是寂魔门的麻烦。”

明性微微一笑,淡然道:“如此,就不用提醒他们。”

明心也点头笑道:“傻子才提醒他们,只需要给门主汇报一声就是。”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架起剑光,再度巡山去也。

回春谷东南向‘锦绣峰’,乃是一山清水秀、风景明丽的所在。干干净净的一座翠玉山峰,山脚前就是一处方圆两百丈许的小湖,湖水极清澈,湖底是干净清爽的白沙,一根根极细的水草从沙石缝隙中钻出来,随着水波轻轻的摇摆,煞是有趣。湖内鱼儿往来洄游,不时跳出湖面,几点水光闪烁,清脆的水响,就给这静谧的锦绣峰平添了几分生趣。

山下湖边,一片细细的凤尾竹林之中,有十几栋小巧精致的精舍。精舍通体以白玉为材料,用道法祭炼建成,通体不见一丝缝隙,造型新奇出尘,倒有几分仙家的意味。这里是大罗丹道招待贵宾的所在,平日里倒是少有人迹。

林逍来到锦绣峰的时候,正好看到姜老道披了一件蓑衣,拎着一根鱼竿,腰间挂了一个小小的鱼篓,赤着双脚从竹林中走出来。见到了林逍,姜老道朝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林逍跟着自己。月末无月,星光满天,璀璨的银光照得天地一片通亮。林逍默不作声的跟在姜老道的身后,踏着地上松软的白沙小道,缓步朝湖边行去。渐渐的,林逍不知不觉的,步伐已经跟上了姜老道行走的频率。

姜老道一步一步走得极稳,步伐中隐藏了某种极其玄妙的味道。林逍初始不觉,渐渐的他才回过神来,他似乎木偶一般,随着姜老道迈步而迈步,几乎完全的模仿了姜老道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识海中一股清澈的凉气突然涌出,自上而下的将林逍身体、心神洗涤了一遍,林逍清喝一声,突然受住了步伐。‘嗡’,一圈细小的风气自林逍身周扩散开去,将四下里的草木吹得‘簌簌’作响。

姜老道诧异的回头看了林逍一眼,点头赞许道:“我以旁门‘虚影摄神禁法’制你,原本以为,你会如同木偶般随老道走到湖边。哪知道,你才走出三十五步,就醒了过来。”姜老道连连点头道:“小娃娃,你的根基之深,实在是老道平生仅见。”

林逍有点警惕的退后了两步,躬身行礼道:“前辈为何开小子玩笑?”当年在回春堂做了这么久的大夫,林逍却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雏儿,那些江湖上的鬼蜮伎俩也听那些求医的病人说了不少,各种人心诡谲的道理,放在修道界,却也是通用的。

“毋庸害怕。老道只是喜欢和你们年轻人开玩笑而已。”姜老道竖目中金光一闪,他微笑道:“当年丹翎小牛鼻子,他也被我‘虚影摄神禁法’所制,跟着老道傻乎乎的到处跑了一天一夜才回醒。小娃娃可比丹翎强太多了。唔,若非如今修道界灵气稀薄,想来~~~”

摇了摇头,姜老道继续朝湖边行去,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天道莫测,天心莫测,这些事情,却也说不出是好是坏。你能修练到大乘之境,炼神反虚到那至高的境界,最终超脱红尘飞升,却也不见得比如今更好去哪里。这三千丈红尘,亿万的阎浮世界,众生挣扎其中自诉凄苦,却不知,就算超脱了,可能会好?可能会坏?谁说得清呢?”

林逍听不懂姜老道的抱怨,他修道的时日毕竟太短,很多最基本的‘道理’都弄不清楚。但是,他察觉到姜老道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故而他低头思忖了一阵,又迈开步伐跟上了姜老道。以姜老道的名望和他的身份地位,他也不会设计自己一个小辈吧?何况这里是回春谷,是大罗丹道的地方,姜老道深夜约自己出来,一路上自己却也碰到了好几拨巡山弟子,他们都清楚自己的去向,姜老道也不会傻到在这里对林逍不利。于是林逍放宽了心,背起双手跟在了姜老道身后两丈处。

缓步走到小湖边,姜老道轻轻一叱,就见湖边沙石一阵翻滚,凝聚成了一张小小的石凳。林逍的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一声呵斥就能引动戊土之力凝聚成形,林逍就连一点儿法力波动都没感应到,这老道的修为,果然是深不可测,不愧是修道界如今威名最鼎盛的三大散人之一。林逍羡慕了一阵,干脆的一屁股坐在了姜老道身边的沙石地上。

姜老道慢条斯理的给鱼钩穿上鱼饵,轻轻的挥动鱼竿,将鱼钩抛进了湖水。

姜老道不吭声,林逍也不吭声。满天星光灿烂,林逍就这么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搁在膝盖上,静静的看着湖面上那鱼漂儿轻轻的起伏。

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天空星光消散,东方冒出了一抹鱼肚白。姜老道的蓑衣上和林逍的头发、衣衫上,都沾满了露水。

“唔!”一声轻哼,姜老道突然将鱼竿一抖,细长透明的钓线在空中带起一条长长的弧形,晨风吹过,钓线轻轻颤抖,发出‘嗡嗡’的细鸣。鱼钩上,三条大鱼被一团儿捆着拖出了湖水,三条拼命扭动挣扎的大鱼划出一条弧线,飞进了姜老道丢在湖边的鱼篓中。鱼篓轻轻的晃动了几下,姜老道已经收起了鱼竿、鱼线,将鱼竿随手搁在了身边。

“嗯,你看老道钓鱼时,气息分毫不乱,两眼澄净有神。你不知老道为甚要你来此,却也不知老道为何自顾自的钓鱼,却能有这番气度,嗯,小家伙~~~不错。”再次称赞了林逍一句,姜老道突然笑问道:“你如今在大罗丹道修炼,你可知道,你求的是什么?”

“晚辈求的是什么?”林逍诧异的看了姜老道一眼,刚想要回答他,却突然语声一滞,竟然是愣在了那里。

‘求的是什么’?这问题多简单,但是林逍却无法回答。

自己修道,是求的什么呢?

或者说,自己长到这么大,求的是什么呢?

林逍茫然的看着姜老道,浑身大汗淋漓,竟然是因为姜老道的一句话而心神大乱。

“晚~~~晚辈不知晚辈求的是什么。”林逍张了张嘴,终于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姜老道的问题。

“老道看也是这样。”姜老道嘟了嘟嘴,点头道:“老道第一眼见你,就惊叹于好一块纯金璞玉,大罗丹道这次倒是走了好运,有了你这么一个资质不错的弟子。但是老道见你自身却是懵懵懂懂,好似没有一点儿火气,也没有一点儿心思,似乎整个人都是空空荡荡的,这种心思倒也适合修道,却也不适合修道,故而才点醒你一句。”

林逍呆呆的看着姜老道,不知道说什么。

“你如今这般心性,心里空空荡荡却是好,起码不惧心魔作乱。但是心里空空荡荡却也不好,修道,乃是逆天之事,逆天行事,心中没有半点儿执念,自然是容易突破境界。但是一点儿执念都没有,修道途中若是有任何艰难困险,你却是轻易放弃,这也是不好的。”

姜老道侃侃而谈:“故而,修道之人,要心如明月不沾半点尘埃,却又要有些许执念,才能有那动力走过那无穷无尽的道途啊。”

叹了一口气,姜老道摇头道:“修道之人无数,但是心中尽有各种执念,有求长生的,有求实力的,有求高官厚禄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执念无数。而你这娃娃,却是连自己为什么修道都不知道,何其荒谬?”

林逍心中一抖,他想起了林善告诉他的话,正想要将这话对姜老道分说个明白,却突然觉得,林善吩咐他的那些,实在是有点赧然出口,故而他低下了头,不再吭声。他想起了供奉在木屋前条案上的家谱和林善的牌位,自己对自己说:“这,应该也是执念吧?”

随后,他的心思自然而然的转到了药儿的身上。

一想起药儿的面孔,以及那有点傻乎乎的目光,林逍的心整个的就融成了一团温暖的浆液。暖意在心头回荡,林逍猛的抬起头来,低声说道:“其实晚辈,如今,却也~~~”说着说着,林逍一阵的心虚,很有点底气不足的低下头去,俊脸已经是一片通红。

姜老道的目光闪烁,他轻声笑道:“小家伙,却也有自己的一份心思。如此就好!唔,喜欢一个女人,然后为了和她天长地久的厮守而修道,这念头,却也不错。而且,为情爱而修道,所受的干扰却比别的念头要轻得多。男女之情,若是不生变化,原本是这世上最纯净的执念,却是大好,大好!”

欣赏的望了林逍一眼,姜老道从袖子里掏出三张巴掌大小的玉片丢给了林逍,淡然道:“这是霹雳雷火诀,最是适合纯火性的人修炼。炼成之后,罡气中自带霹雳天雷,剑光一出自然有伏魔雷霆如影随形,更兼其中有一门威力极大的‘引雷诀’,能以纯阳真火引动天地巨雷轰击敌手。你拿回去好好参悟,老道这辈子能看入眼的年轻人也没几个,这也是你的缘法,却也不用谢老道什么。”

一把抓住了林逍的肩膀,姜老道有如丢草把一样将他随手丢了出去。林逍‘嗷~~~’的惊叫了一声,只觉身体飘飘荡荡不受控制的飞出,随后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却正好落在了自己的木屋前。

“好厉害的手段!”林逍呆呆的捧着那三张玉片发了一下呆,纯然不知道姜老道赠送了他玄武环后,为什么又要和他胡扯了半夜,最后又赠送他霹雳雷火诀。能够被姜老道称赞一声威力极大的‘引雷诀’,可想而知这雷诀的力量委实不小。凭什么他要如此厚待自己?

小湖边,姜老道慢条斯理的将鱼竿夹在腋下,拎起鱼篓,缓缓起身,准备返回竹林精舍,用三条大鱼熬上一锅鲜美的鱼汤。

他五名弟子中的道人在一阵青烟中浮现出身形,毕恭毕敬的朝姜老道行礼道:“师尊,为何如此厚待此子?那玄武环的玄妙,师尊都尚未参悟透彻,赏赐与了他,却也罢了。而那上清雷火真诀,乃是师尊九死一生自上古大神通者洞府中得来的修道秘篇,却为何也传授给了他?”

姜老道淡淡的望了那道人一眼,冷声道:“天心莫测,天地之下,我等皆为蝼蚁。天意最慈,哪怕是洪荒灭绝,天机中总会留下一线生机。为师这般作,无非是给大罗丹道留下一线生机而已。徒弟们,你们要记得,我们修道之人,行事万万不能做得太绝了。”

眉心竖目一阵急转,姜老道冷兮兮的告诫道:“对人绝情,则是对己绝情。做事留一线,日后,还有个打圆场的机会。”

长叹一声,姜老道抬头看着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有点诧异的嘀咕道:“以我神目观之,大罗丹道众人眉心尽是一片死气,为何独独此子眉心间红光万丈,却是气运悠长的异相?我给他留一线生机,他却真能逃脱此番死劫不成?”

道人毕恭毕敬的在一旁袖手而立,只是眉目间,一抹煞气惊人。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巨额订单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传道、授法
热门: 白衣方振眉 埃及十字架之谜 青城道长 宽容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完全犯罪使者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终结篇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死活人 九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