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有女

上一章:第七章 沈家堡 下一章:第九章 纵逃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又是一个胸口挨了一枪,几乎被扎了个通透的霸王卒被送了过来。林逍继续用他暴力的手段对这霸王卒进行急救。林逍野蛮而粗鲁的将那霸王卒在一块油布上胡乱的翻滚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粉药膏不断的涂抹了上去。眼看着那霸王卒伤口处的血流止住了,他呻吟的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最后就和他的袍泽一般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血五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算他是尸山血海闯荡过来的杀人魔王,他也看不下去了。他感觉着,他的儿郎们在林逍手下,就不像是受了重伤的伤员,而简直就有如过年的时候被绑上了砧板的年猪!甚至就连他们惨叫的声音,都是这样的一般无二。

愤愤然来到了督阵的凌霸天身边,血五将林逍的手段告知了凌霸天。

凌霸天惊讶的挑了挑眉头,惊问道:“到现在为止,送过去的儿郎,没有一个死掉的?”

“然!”血五恼怒的点了点头。

“哦,那就随便他折腾吧!”凌霸天微笑道:“这小子有一手。刚才送过去了九十七名受伤的儿郎,其中有十二名我断定他们是必死的。居然还能活下来?不错,收容这小子,却也不亏本。”

“可是他~~~”血五想要抱怨点什么。

凌霸天瞥了他一眼,淡然道:“老五,不要忘了,我们血杀魔道需要的,是百战余生的铁血豪雄。哼哼,受点苦楚,对他们的修炼更有好处。起码以后他们入门后,闯过‘血海炼体’那一关,可就容易太多了!你应该祈求那小子下手再狠辣一点,越疼痛越好!”

一听得‘血海炼体’四字,血五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兴冲冲的一拍手,大笑道:“我怎么忘了这个碴儿?嘿,嘿嘿,得了,让他折腾!”

凌霸天笑了几声,又扭头看向了正在血腥搏杀的沈家堡。

已经有数百名霸王卒涌上了城头,正将沈家堡的堡丁打得连连倒退。霸王卒们下手凶狠,修炼的又是和一般的正统武学大相径庭的血杀魔功,每招每式都带着一种哪怕是两败俱伤都要杀死敌人的悍勇戾气,那些堡丁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往往是一个照面,就被砍翻在地。

更让那些沈家堡的堡丁感到恐惧的,是这些疯狂的霸王卒,他们砍翻了敌人后,往往还要对着敌人的身体补上数十刀,一定要将敌人砍成一团模糊的肉酱,这才面带狞笑的扑向别的敌人。他们似乎很享受战场上的血气,所以他们一定要在战场上制造更浓的血腥气息。

短短的一刻钟,沈家堡的八百堡丁崩溃了。四百多名堡丁被当场杀死,剩下的三百余人四散奔逃。

八千霸王卒发出一声欢呼,有如潮水一样顺着打开的城门涌了进去。

凌霸天冷冷的看着被尖叫声和求饶声笼罩的沈家堡,淡然道:“三王子的意思是,除了沈关守的直系族人要送去飞云关外威胁沈关守,其他的沈家族人,一律处死。血一,你去办这件事情。”

血一淡笑道:“老大,其实,若是让我们去攻飞云关,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凌霸天懒懒的一笑,歪了歪脑袋淡然道:“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三王子给出的价码,还不值得我们血杀魔道替他如此卖命。一步步来,总要让三王子明白一件事情,离开了我们,他什么都作不成,他才会乖乖的成为我们最听话的傀儡啊!”

“老大英明!”血一轻轻的拍了一下凌霸天的马屁。

凌霸天摇了摇头,淡然道:“是道令英明,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好了,去放手杀人吧。唔,一个铜钱都不许遗漏了。”

血一轻轻的点了点头,带了人正待进堡,凌霸天突然又叫住了他:“罢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唔,你去杀人,我去寻宝。这么大的沈家堡,若是有什么地窖、密室之类的没有发现,那可就太浪费了。”

血一的脸蛋抽搐了几下,龇牙咧嘴的挤出了一丝笑容,乖乖的跟在了凌霸天的身后。

林逍用力的一巴掌拍在了一名大腿上挨了一刀的霸王卒伤口上,疼得那霸王卒‘嗷嗷’的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擦干净手上的鲜血,林逍扭头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血五,淡然道:“前面那庄子,你们打下来要干什么?”

血五眯起了眼睛,满意的看了看在一旁空地上躺着的百多个伤兵,随口应道:“帮人办事,杀人,抓人而已!”

林逍的身体微微一震,他抬头看了看天空青白色的月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要进去。”

血五皱起了眉头:“你去干什么?”

林逍指了指已经所剩无几的药物,冷声道:“药材不够了。这么大的庄子,他们总有药库的。”

一拍脑门,血五大笑道:“倒是忘了这个碴儿,我们霸王卒,以往倒是很少积蓄药材,那几个随军的大夫,也就治治牲口的毛病比较中用。嗯,成,我带你进去。”

随手将自己的小包裹扎在了腰间,林逍跟着血五缓步朝沈家堡行去。

少年林逍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他不能留在霸王卒内。他不能用自己的医术救治这些匪兵,不能让这些被自己救活的匪兵去杀死更多的善良百姓。所以,他要找机会逃走。虽然没有多少江湖经验,但是林逍在回春堂这么些年,也从那些南来北往的求医之人嘴里,知道了不少的江湖之事。沈家堡这样的大堡子,一定会有逃生的暗道。

就算他找不到暗道,这么大的一个庄园,让他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身,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吧?

先逃离霸王卒。至于以后的事情,林逍就管不得这么多了。

也许,去暂时还比较太平的京都是个比较好的选择,以他的医术,起码在那边饿不死。

京都啊,几位王子乱斗了数年,却是没人敢在京都附近大打出手的,毕竟那是大元国的老底子。

也许如今天下仅有的太平之地,就是京都了吧?

月光下,一身青衣的林逍,已经缓步走进了沈家堡的城门。

林逍走进沈家堡的时候,那些霸王卒都用一种微妙的带着感激的目光看着他。

这种目光,让林逍的心情极其的复杂。这些霸王卒,不是好人。但是他林逍救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感激他,但是这种感激,却让林逍通体有如被火灼烧一样,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他救了一百多名霸王卒,日后又要有多少人死在这些霸王卒的刀下?

想要一个少年想通其中的一些道理,实在是太过于困难了一些。

沈家堡已经陷入了一片动乱,八千霸王卒在每一间房舍中出没,将所有的人都抓了起来,带去了沈家堡正中的大操场上。这里原本是沈家堡用来训练堡丁以及平日里族人聚会的场所,今日却被近千霸王卒团团的围了起来,数千名满脸惊惶的沈家族人,正有如待宰的鸡犬一样蜷缩在操场中。很多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满脸麻木的望着四周的血衣士卒,不时的发出没有任何含义的咕哝声。

林逍就这么擦着操场的边缘缓缓行过。他看着操场中的沈家族人,不由得皱眉问道:“你们霸王卒,不是一向只求钱财么?”

血五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次,也求性命。你们大元国的三王子要我们,把沈家堡嫡系族人以外的所有人,全部干掉。”

林逍的身体猛的僵硬住了,他僵直的站在原地,慢慢的扭头看向了血五。

血五望着林逍,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不要看我,有些事情,是你们这些人所无法理解的。”

“那么,敢问你们又是何等人,就这样决定数千人的生死?”林逍愤然望着血五,低沉的问道。

低头沉思了片刻,血五很认真的回答道:“我们,和你们,不是同样的人。所以,你的那些愤怒、怜悯、不忍,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用力的推了一把林逍的肩膀,淡淡的说道:“你现在是我们霸王卒的军医,你的用处就是为我们的儿郎疗伤。除此以外,你没有力量、没有资格管任何别的事情。小娃娃,你知道这个世上什么东西最重要么?”

血五突然觉得,他有必要向林逍灌输一些正确的概念,所以,他和罕见的向林逍问了一句在他看来纯粹是废话的话。

世界上什么东西最重要?林逍张了张嘴,没能开口。林善和回春堂的大夫们都告诉他,医者最重要的,是一颗慈善而包容的心。但是很显然的,慈善而包容的心,这对于霸王卒这些人而言,是多么可笑的存在。

血五很严肃的看了林逍一眼,很凝重的说道:“在这个世上,拳头最重要!你的拳头够大,你就能有一切。你的拳头不够大,你就死无葬身之地!”

“胡说!”林逍捏紧了拳头,他张大嘴,想要辩驳点什么。

血五轻轻的揉了一把林逍的脑袋,目光如电光般刺得林逍的双眸剧痛。但是林逍却是倔犟的抬起头,哪怕眼珠剧痛使他留下了泪水,他也不愿在血五面前低头。血五赞许的点了点头,收敛了眼中神光,冷声道:“若是你爹的拳头够大,就不会被寂魔门无天令主杀死!”

浑身僵硬的林逍,一时间变得有如石人,甚至就连血五,都无法感应到他的一丝半点的活气儿。

血五有点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难道自己最近魔功大进,就一句话都能说死人么?

却看到林逍的大眼睛眨了眨,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原来,爹爹真的死了。寂魔门,无天令主么?好的!”

血五的眸子中寒光一闪,他有点兴奋的笑道:“其实,你可以考虑加入我们血杀魔道!”

“血杀魔道?”林逍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但是我们够强!”血五用力的捏紧了拳头,他大笑道:“我看你的根骨也还算凑合,也许以后能修炼有成,到时候区区一个无天令主算甚?”

林逍冷笑一声,抬头看着血五问道:“你是他的敌手?”

血五眉头一皱,很坦白的摊开双手无奈道:“我不是他的对手。”

轻轻的点了点头,林逍微笑道:“所以,他不是一个区区无天令主。”

转过身,不给血五说话的机会,林逍就沿着操场边的马道,朝沈家堡正中的主宅行去。血五歪着脑袋咧了咧嘴,有点愤懑的一掌将路边的一块石桩劈成了粉碎,撒开两条长腿跟上了林逍。他一边走,一边低声嘀咕道:“血杀魔道?多好听的名字啊!怎么说我们也是朝元星魔道排名第一的血杀魔道啊!虽然朝元星在整个修炼界不算什么,可是,我们血杀魔道真的不弱哩!”

絮絮叨叨的,血五跟着林逍走到了沈家大宅的门外,正好看到了几名血甲亲卫领了大队霸王卒,将一干灰头灰脸的沈家族人押了出来。

血五怪笑了一声,大叫道:“二哥,怎么弄了一堆地老鼠出来?”

身形瘦削、满脸黑气的血二得意洋洋的笑道:“他们遁入了秘道想要溜走,结果被我用地听之术搜了出来,可不是一个个灰头灰脸的?”

逃入了秘道,却被‘地听’之术搜了出来?

林逍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默不作声的从那些沈家族人身边走了过去。

血二眯起了眼睛,用疑惑的眼神扫了林逍一眼,血五耸耸肩膀,轻轻的说道:“军中准备的药材不多了,他去沈家的药库弄点药材。”

血二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淡然道:“这是正经事,嗯。孩儿们,走!”

挥了挥手,一群如狼似虎的霸王卒押着沈家的嫡系族人,一路拉拉扯扯的往沈家堡外行去。

方才林逍他们经过的操场上,突然传来了连片的惨叫声和刀枪入肉的‘噗哧’声。针对沈家旁系族人的屠杀,开始了。

林逍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想阻绝这残忍的声浪。但是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哪怕他将耳朵捂得紧紧的,依然觉得有无数人的惨嚎声不断传进耳朵里。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双手也带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腥,是他救了那些霸王卒,那些霸王卒,日后还要去杀死更多的人啊!

有如行尸走肉般来到了沈家堡的药库门外,林逍缓缓的推开了药库大门。正如林逍所预料的那样,以军伍起家的沈家,堡内的药库规模很大,储藏了极多的药材。他深深的抽了一口气,缓步走进了药库内。血五带了一队霸王卒,点起了数十个火把,跟着林逍走了进去。

远处不断的传来翻箱倒柜的声响,更有许多瓶瓶罐罐被打碎的声音不断传来。

凌霸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沈家堡的上空:“仔细点,一个铜钱都不要放过!妈的,说了,一个铜钱都不许放过啊!钱,知道钱是什么?钱就是这个世上最让老子喜欢的东西啊!”

一走进药库,林逍就发现了事情有点不对。一些原本码放得整整齐齐的药材,却被人看似很仓促的扫落在地,几个药篓子也被碰倒在地,里面的药材洒了满地。林逍有点惋惜的看了一眼其中的一个药篓子,里面盛放的是一罐子上好的‘寸金藤液’,对于烧伤有极好的疗效,更是稀少难得,如今却也被打翻在地。

叹息了一声,林逍绕过了一个药架子,他却突然听到了一堆药篓子后面,传来了细微的呼吸声。

血五也察觉了那药篓子后的动静,他拔出长刀,就待一刀捅过去。

林逍则是急忙拦在了血五面前,一手将几个药篓子打翻在地。

一个身穿白纱单衣,圆鼓鼓的小脸蛋被吓得青白一片,浑身哆嗦着有如寒风中的小雏鸟一般的,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出头的小姑娘,从翻滚的药篓子后面露了出来。

血五的长刀绕过了林逍的身体,架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上。

林逍一把推开了血五的长刀,一把搂住了那小姑娘因为恐惧而变得无比僵硬、冰冷的身体。

他怒视血五,大声吼道:“你要做甚?”

血五淡淡的说道:“这小妞脖子上没有沈家嫡亲特有的金链,按照老大的话,我得宰了她!”

小女孩惊惶的张了张嘴,两只小手紧紧的扣住了林逍的身体。

林逍眼前闪过了大片大片的血光,他似乎听到了操场上那些沈家旁系族人的呻吟和惨嚎。

他望着血五,无比坚定的说道:“她活,我活;她死,我和你们拼命!”

血五张了张嘴,突然收刀归鞘,用力的朝林逍点了点头,赞道:“小子,有种!这妞儿,是你的了!”

说完,血五转身大步走出了药库。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章 沈家堡 下一章:第九章 纵逃
热门: 鬼吹灯之盗破天机 断肠镖 紫极舞 憎恶的化石 武侠之神级捕快 少女的坟墓 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 通天神捕 无双七绝 龙蛇再起之国术无敌